♥ 作者: 未知 ♥

牝犬和剑士 第五章

牝犬和剑士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不过在这之前。”训练师俯下身,把手中的链子套在风弦瑜的项圈上,然往前轻拽了两下,似乎在试探项圈有没有锁好在脖颈上,“得先见见你母亲。”

风弦瑜顺服地从项圈传来的拉力下爬出了笼子。

“母亲?”风弦瑜包在黑色乳胶的身体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幅度很大,连胸脯下两颗玉球也随之晃动,带咬在乳头的小铃铛也发出明显地声响。

“你在害怕?”训练师温柔地抚摸风弦瑜光滑的腰线,“没什么好怕的,她毕竟是你的母亲……孩子顺着母亲指定的道路走不是很好吗。她对你是有爱的,不是主人对宠物的爱,而是母亲对孩子的爱。”

训练师轻拍风弦瑜的柔软的后背安慰她。

“真是个娇贵的小母狗,按道理牝犬应该无条件地执行命令,不能犹豫,不能抵触。”

训练师的鼻尖凑到风弦瑜身子上,轻轻扫过,“你刚才的反应换成普通的雌犬就得狠狠地受惩罚了,甚至都不能卖给那些中年胖贵族们,他们会嫌弃你这只母狗反应太慢,从而会亲手重新调教你。相信我,在他们手底下,你会知道我对你的调教是多么简易,就像是在玩轻松地扮演游戏。”

训练师接着说,“他们会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有个女性的身体。他们会切掉你的四肢,不是简单的折叠在一起。会把你下体的小穴塞满各种冰凉粗硬的东西,扩充到一个能塞下一个西瓜那么大,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地一根有温度的假阳具。你的胸部不会是正常偏大的,而是两颗注水的气球一样,随便一动就会有奶水流出。不过接下来你就没感觉了,因为他们会瓦解你的意识,让你以为这具肉块就是你天生的样子,你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侍奉讨好把你改造成这样的中年胖贵族。”

风弦瑜努力地克制着身体不再颤抖。本来只是类似于打了一个寒颤,现在倒是真发起了抖。

训练师说的风弦瑜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她在视频里见过那种不成人样的肉块,甚至根本就不能或不敢把她和人类女性联想在一起。

在她脑海里,自己最坏的结果只是被遗忘囚禁在黑暗,而不是被改造成没有人样的肉块。

她害怕变成那样,甚至连想象都不敢。这样的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当主人厌倦了她,会不断地改造她的身体,改造,改造,以此来从风弦瑜身上找最后的乐趣。

而自己将永远以那样的身体在黑暗里蠕动。

“不过别担心小风弦,你母亲给你找的主人是个温柔的人,不会让你变成那样的。”训练师掩唇而笑,“只是吓唬你的,走吧,早点见你母亲就早点结束。”

金丝雀俱乐部,最初只是一个普通的色情交易场所。直到二十年前经过转手以后,在新部长的治理下接触魔法牝犬调教和其他灰色行业。

才慢慢足以和幼犬调教学院、纯洁圣妓教会、性奴监狱、乳胶公司、欲具改造厂、人偶拘束协会这些机构相媲美。一起支撑起了路西尔王国庞大的魔法需求。

金丝雀俱乐部在首都路西尔的总部和名声相比非常低调,没有多少人知晓。

随着汽车引擎熄灭,被拘束在黑暗里的风弦瑜微微晃动脑袋。她知道金丝雀俱乐部到了,自己就要见到母亲了。

她想睁开眼,扭动一下身子。

可眼睛被黑色眼罩遮住。柔软的身体被折叠在一起,像刚出生的婴儿蜷缩在子宫一样,被数十根皮带紧紧的捆在一起,动弹不了一点。

她尝试扭动腰肢,却发现皮带紧紧的捆在小腹上,没有一点回应,就像是焊死在一起一样,试着扭动脖颈也是一样。

最后风弦瑜放弃了挣扎,在黑暗里等待了一会就感觉自己被提起,向前动了起来。

她被提出了汽车后座,进入了俱乐部。

“好了,到了。”

训练师打开专门用来盛放牝犬的行李箱,一一解开风弦瑜身上捆着的皮带,拽着项圈把她拉了出来。

她依然穿着乳胶拘束衣,四肢折叠,跪趴在地,保持着牝犬的形态。

看来母亲更愿意风弦瑜以牝犬的身份和她见面,所以没有卸掉风弦瑜身上的任何拘束。

口腔、小穴、后庭和乳胸的调教工具依然在工作,微微震动着。不过频率很慢,让风弦瑜身体阵阵酥麻。

风弦瑜已经被调教习惯了这种频率,这样恰好让她感到舒服。

“呜呜~呜。”风弦瑜喉咙中消声装置虽然没有开启,但嘴巴里塞着带着假阳具的口球也依然只能让她只能发不出声音。

眼睛依然被眼罩绑着,看不见任何东西。被拘束的前脚向前尝试性的踏了几步,没有被剥夺听力的耳朵传来了瓷花地板清亮的响声。

看来已经到了俱乐部的大厅了。

风弦瑜来过很多次几次俱乐部了,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被拘束成牝犬四肢折叠爬行走在俱乐部里面,所以俱乐部对她依然陌生。

她只依稀记得俱乐部的大厅很大很大,天花板上挂着繁絮的水晶吊灯,泛着华丽的黄光,地板干净的像镜子一样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

“走吧。”训练师拽拽脖颈上项圈,示意让风弦瑜跟上。

风弦瑜顺从地跟在身后。

训练师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风弦瑜被折叠捆绑的前后肢踏着妩媚多姿的步伐也发出哒哒的声音。类似于高跟鞋声。

风弦瑜穿高跟鞋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有在中学表演合唱时才第一次穿高跟的凉鞋。

其余时间就是休闲运动鞋或是板鞋。在几乎占人生一半的牝犬生涯里,风弦瑜也很少穿鞋子。

作为牝犬,修长的双腿被折叠捆绑,大小腿被紧紧捆绑在一起,双脚就被迫和丰满的臀部贴在一起,被乳胶填充空隙,包容在一起,在视觉上让牝犬的臀部变得更硕大。

虽然玉足上的拘束少不了,但也都是类似于踮起脚的芭蕾鞋样式,也穿不到高跟鞋子。

以至于风弦瑜虽然能熟练的使用自己这具被层层拘束的牝犬身体行走,甚至跳舞。但穿上高跟鞋依然有些不习惯,踉踉跄跄的。

但高跟鞋似乎也能激发主人的性欲,所以侍奉主人而设计的牝犬前后肢下的软垫也设计成了真正母狗一样微微踮着脚尖,走路发出高跟鞋一样的哒哒声。

就这样,主人牵着宠物一起走在地板上发着明显的声音。吸引了不少俱乐部的其他客人。

客人们大多数都戴着面具。

他们都是路西尔各行业的精英,有头有脸,不能轻易让他人知晓真实的身份。于是俱乐部赠给他们各种精致的面具,让他们遮挡真面目。

那些出入与俱乐部的会员们本身就穿着华丽的定制礼服,再加上戴着的精致面具,当然还有会员手中牵着的牝犬们,俨然就像一场靡乱的假面舞会。

而风弦瑜在训练师的牵引下走在这场假面舞会的正中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目光当然都不可避免的集中在了训练师牵着的牝犬,也就是风弦瑜身上。

拘束着风弦瑜身体的黑色乳胶衣是最大部分普通牝犬身上最常见的一种。

没有经过专门的定制设计前后肢来更好的弥补牝犬的身体比例。手臂和大腿折叠捆绑在一起的前后肢显得粗壮短小。

被乳胶包住的双手双脚也暴露在外,没有填充融合进拘束衣内部,显得格外不协调。

脑袋上也是被拘束着口球,眼罩等各种琐碎的调教物,毫无美感,只是为了拘束而限制。

训练师特意让选这种最普通的样式来掩盖风弦瑜的完美身体。

但即使是最普通的乳胶衣包裹在风弦瑜身上也让人血脉喷张。

黑色乳胶泛着光泽,在水晶吊灯饱满的光照下更加锃亮。甚至模糊了不协调的身体比例。

更加彰显了风弦瑜纤细的腰肢,修长的脖颈,光滑漂亮的后背,肥硕的臀部和几乎完美的丰满乳胸。

得益于在歌剧院扮演牝犬舞蹈的舞蹈训练,风弦瑜在当牝犬时潜意识里养成了走猫步一样走一条直线。

虽然没有专门的牝犬舞蹈拘束衣,被折叠的前后肢没有被填充加长,走不了完美的直线,但走出的步伐也足够魅惑。

漂亮的腰肢扭动着,带动着硕大的两颗玉球左右碰撞在一起。

珠圆玉润的臀部前凹后翘摆动着,插在后庭的毛绒尾巴立起来回摇曳。

这些动作在日复一日的训练里完美的刻在了风弦瑜潜意识里,走的一步都出自于被调教出的牝犬本能。

但在这场奢靡“舞会”中的会员看来,如此凹凸玲珑的身段,如此诱人妩媚的步伐。

根本就不能后天调教到如此,只有天生就是侍奉主人的牝犬,才能如此勾人心魂,魅惑人心。

不管任何的物质包裹着这具绝世美人的肉体,都不能阻挡她的美。

任何男人只消看上一眼,心里的燥热就会不断地涌出,让人心里抓狂。

只有抚摸到这具绝美的肉体,不——只有彻底侵占了她,侵入她的牝具,她的后庭,她的玉口……

才能释放出那股心底深处的燥热。

假面下一对对眼眸露出贪婪的欲望,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绝世美人的肉体。

周围这些群狼般贪婪的目光在风弦瑜自然是感觉不到,被遮盖双眸只能看到黑暗。

“小风弦,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训练师轻声对风弦瑜说。

训练师扫过会员们,以一种绝对的女王姿态从他们中间走过。

会员们纷纷让开了道路。

是啊!如此完美的牝犬只有更加强势的主人才能驾驭。

看见同样身为女性的训练师傲然的气质,戴着假面的会员们心中才有如此感概。这只牝犬太过完美了,既然自己不能占有,就更不能让其他男人触摸。

这只牝犬的项圈上的链子唯有在这位同样是女性的训练师手中才让他们勉强接受。

训练师带着风弦瑜在会员们恋恋不舍的眼神下走了出来。

“叶姐!有件事需要你过来一下。”

一个西装笔挺戴着面罩的侍从从人群里冲去,小跑着去追训练师的背影。

“什么事?”牵着风弦瑜的训练师看向跑过来的侍从。

“叶姐。”侍从左右晃了晃脑袋示意不方便在这里说,却又非常紧急。

“行吧,我过来一下。”

训练师穿过人群,把风弦瑜牵到离大厅最近的一个房间里。

房间里模拟着太阳光,四周铺置着各种花卉,在最中间还有一座小型的喷泉。

这样的房间有许多,各式各样,用来服务会员们在这里不同环境下调教俱乐部的牝犬。

训练师把风弦瑜带到小型喷泉边上,把手中的项圈专门挂在了喷泉外围一圈专门暂时“存放”牝犬的小圆柱上。

“小风弦,在这待一会,等我一下。”训练师俯下身拍了拍脑袋。

“呜呜~呜。”

风弦瑜只能发出呻吟表示服从。就这样像小母狗一样被拴在喷泉池柱上,以防不听话乱跑。

训练师的高跟鞋声逐渐变小,最后被喷泉的流水声阻挡,让风弦瑜听不清了。

风弦瑜趴握趴在喷泉旁边,放松着身体。

穿着普通乳胶衣拘束成牝犬的样子在地上爬行非常累,几乎就是一种折磨。

如果换成一个普通女孩折叠着手臂和大腿只用手肘和膝盖走路的话,那么她大概迈出一小步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吧。

更别说一直扮成牝犬紧跟着主人的步伐,来回一直走,时不时上下楼梯,做出跳跃动作。

就算是风弦瑜这样天赋异禀天生就合适做牝犬的女孩,穿着普通乳胶拘束衣也做不出在舞台时像灵猫一样的敏捷动作。

做出那样的动作得需要特制的拘束衣,会在被折叠捆绑后的手肘和膝盖处链接上一段机械义肢,用来正好修正前后肢比例。

机械义肢的内部有着弹簧般的构造,可以让牝犬快速移动、跳跃,做出一些有难度的动作。

并且可以用来缓解手肘和膝盖的压力,让牝犬可以不费太大力气就做出最基本的爬行动作。

但风弦瑜的训练师这次只给风弦瑜穿上了最普通的黑色乳胶拘束衣。

本来就被黑色乳胶紧紧包手臂和大腿,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活动空间,四肢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挪着移动,而且每迈出一步紧绷的身体就会传来一阵很疼的拉扯感。

虽然才走了一小段距离,但其实风弦瑜已经精疲力尽了。

就算训练师不让休息鞭打着继续走,风弦瑜也走不动了,最多只能蹭着地缓缓前进。

但幸好训练师给了风弦瑜休息时间,不至于累到那种程度。

但不一会,房间的大门再一次打开,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陌声的声音,不一会又有两双高跟鞋的哒哒声跟着进来。

风弦瑜抬起身子,戒备地望向门口。

眼睛上的眼罩依然没摘掉,所以只能用声音收集周围的信息。

“高跟鞋的声音,但不一样。”风弦瑜听了出来不是训练师。

“看,真是骚啊!”

“哼,真会勾引男人啊!”

“这样的从小就得调教成小母狗,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使用了。”

“那些男人被这小母狗迷的神魂颠倒啊。”

其中两个女人打量着被限制着自由的风弦瑜。

“喂,我可是抱着欣赏美的目的去看着这只小雌犬的。”跟她们一同前来的男人说。

风弦瑜看不见自己的周围,但明显感觉到不断有人聚集到了自己身边,评论自己。

那些是俱乐部的会员,有男有女,女性还不止一个。大多数的评论则是那两个贵妇人说出来的,而那个男性会员则不再评论,只是默默地看着恨不得把风弦瑜全身看个遍。

“艺术,你觉得能信吗。”其中一个女人说,“要是这只母狗到我手里。哼,我倒想看看她能一直这么风骚吗。”

“要是真到你手里,我可不忍心看你虐待这小家伙……”男人说,“都说最毒妇人心,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哼,你真是被鬼迷心窍了,未来几个月里都最好别让我看见你。我们走。”女人对着另一个女人说。

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其中的两人之间关系还比较亲密。风弦瑜这才听出了个大概。

很快就是一声摔门而出的声音,但这让风弦瑜更紧张了。

因为现在只有陌生男人和自己单独在这间小房间里了。

换言之,陌生男人可以对风弦瑜动手动脚了。

就算男人对她做任何事风弦瑜都无力反抗。

紧张混夹着害怕从风弦瑜心里席卷全身。这个男人想对自己做什么!

真是明知故问啊。风弦瑜心想,男人们靠近自己还能是为了什么。

自己被调教成这样不就是为了侍奉他们吗。

只可惜母亲的打算了。

也真是奇怪,被调教的最完美的牝犬不就应该是十分淫荡的吗,任何男人都来者不拒,自己的肉体应该灌满众多男人的精液。

而母亲却要自己保持纯洁,除了未来的主人不让任何男人触摸自己。

这算什么,最纯洁的淫荡母狗!

“都一样。”风弦瑜在黑暗中闭着眼默念。

既然自己最后的结局就是别无选择的侍奉某个男人,那么任何男人进入自己身体里面不都一样吗。

反正,自己对自己肉体和自由做不了主,自己的肉体只不过是母亲巴结别人送的礼物。

那么,玷污这具送给别人的肉体会让自己开心吧。

毕竟这样不就破坏母亲的计划了吗。

让自己的肉体坏掉吧!

“来吧!狠狠地操我吧!随意地抽插我的吧!占有我,或杀掉我都行!反正别让母亲那么轻易得逞就行!只要别让她得逞!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风弦瑜抓挠着自己的内心,用尽所有力气,好像要把自己撕碎。

但男人站在风弦瑜面前,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

他半蹲下来,轻轻捧起了风弦瑜束在一起的黑发,然后向下温柔地抚摸过后背和腰肢,仅仅是如此,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没有风弦瑜想象的场景发生,男人只是像安慰宠物一样抚摸着风弦瑜的光滑的腰线。直到……

风弦瑜的训练师重新来到房间里面,站定在男人背后。

男人转身看过去。

“你好啊,叶姐。这是您收的小母狗?”陌生男人冲着风弦瑜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对训练师问。

“算是吧!”训练师回答。

“哈哈,这完美的身体,诱人的气质!叶姐。能不能……卖给我?我出高价。”男人笑着问。

“这只小母狗我可是很看重的,费了我不少功夫,从小就跟着我。”训练师也笑道。

“我就说这么完美,原来还是个幼犬。我懂我懂,叶姐,你说个价,只要您开口…”

“洛先生。这只我留着自己玩呢,在侍奉男人和服从方面也没怎么系统的调教过。”

“那更好啊!”男人有些迫不及待,“没调教过才好啊,我亲手调教这只小母狗听话。”

“哎,您怎么不听我说完啊,我手里还有一批跟着这只一起的,也都是从幼犬就跟着我,而且比这只更好,有时间,我让下面人牵给你。”训练师说着,把风弦瑜拽着靠近贴住自己的小腿,慢慢和男人拉开距离。

“你可别骗我,叶姐。”男人听出了训练师的意思,但还是俯下身摸了摸风弦瑜的束在脑后的黑发。

“那么有机会再见了,小家伙,我叫洛雷克.墨鲁泽。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想我会忍不住把你留下,当做我最好的宠物来调教你。不过你放心,我非常温柔,也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当我的宠物。”

“洛先生,你对我的小母狗说太多悄悄话了。”训练师咄咄逼人地说。

男人不再多说,站起来恋恋不舍地看了风弦瑜一眼转身走了。

“哈哈!只是随便说的。再见了叶姐,有空来我这里坐。”

“有时间我会的。”

训练师目送男人走出房间。

“你这小家伙,你可真是天生当牝犬的料啊,你知不道这一路走来你勾引了多少男人啊!”训练师俯下身拍了拍风弦瑜被口罩遮着的半张脸。

整张脸都红了,羞红到了耳垂。既有羞耻……也有害怕和———不甘。

<< 牝犬与剑士 第四章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5 thoughts on “牝犬和剑士 第五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