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614 ♥

玩偶们 第一章

玩偶们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从清醒开始,便隐约听到有稀稀疏疏的水滴声。

嘀嗒——嘀嗒——

什么声音啊,屋里漏水了吗。

也许是我睡得太久了,身体软软的有些使不上力气,等我艰难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完全陌生诡异的环境。

一个不大不小西欧式的房间,用一盏大吊灯堪堪照明,摇摇晃晃的灯光下,最为显眼是房屋中像尼龙丝丝袜一样材质的黑丝布料,像蜘蛛网一样交错着包裹着家具拉满整个屋子,有些地方甚至镶嵌进了墙里,唯一幸免的是房屋中心的银黑色哥特式大铁床,床上的黑纱纱帘直达屋顶,而床边的床头柜和梳妆台却显得有些残破,被丝带盘根错节地拉拽在墙上,椅子之类的轻一点家具都被缠绕着半掉在空中,就连我躺的位置也没能幸免,那些丝制布料胡乱的缠绕在我的身上,由于我是侧躺,右手已经完全被包裹起来了,陷在丝制品堆叠的地面。

这是哪……是梦吧?我到底是谁呢?在这里干什么呢,是在学校吗,还是已经毕业了,今天是几月几日?我为什么在躺在这里睡觉,没有记忆,便很难解释这一切。

不行……不行……

还是想一下有答案的问题。

我是男人还是女人,答案显而易见,我是女人,我穿的是女装,兔女郎一样的皮制紧身衣加丝袜,丝制长手套配合短外套,腰上套的皮带上还有个小刀鞘和枪套,不同的是脖子上并不是束带而是项圈,头上也没有两只耳朵。

我为什么穿成这样,难道我的身份就是普普通通的服务员?

没有记忆这将成为大问题。

不自觉地掐了下手,很痛,身上的乏力感无比真实,胸口沉闷的得厉害,废了很大功夫才挣脱束缚从地上爬起来,这些丝制品很奇怪,明明材质就像尼龙丝一样,但是我却无法抓破它,好在它的弹性让我有挣脱束缚的余地。

我为什么在这里,一边站起来一边想着这个问题,可是,可能是因为睡太久了,站起来的时候双腿一直打颤,就好像曾经用力过渡脱力了一样。

我是不是被绑架了,如果真是那样,为什么将我捆得这么潦草,难道是因为这个屋子是锁住的。

连忙环顾四周,才被身后的人形吓了一跳,原来这个房间并不只有我一个人,之前我没有看到她是因为她的位置正好在我的身后,雪白的身体被黑色丝料以一种羞耻的姿势束博在墙上,可怜的身体体态被压迫着完全凸显出来,想要达到这样的程度势必要将丝料拉得最紧,最大限度地缠绕她的身体。

她身上衣服都没有穿,完全赤裸的情况下,只有依靠丝制布料堪堪遮住身体,头微微斜歪着,长发随意的散落垂下,还有些被丝料压在了墙上,苍白的小脸上一双眼睛虚掩着眯成了一条缝,看不出来睡着了还是醒着。

也无法辨认她是谁,丝料捂住了鼻子嘴巴,再往下大部分身体也都被缠绕着,双手埋藏在身后,隐约有一些丝料穿过并且反复包裹起来,看样子应该不能轻易挣脱。

她的双腿被略微分开,呈内八字样被丝料紧束在墙上,私处虽然被丝料遮挡住了,可由于它的透明性和贴身性让她阴部的轮廓一览无余。

这一切太疯狂了,心中有一丝不安,这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绑架,恐怕是以玩弄虐待为目的。

我也体验过它的韧性,将人捆成这样,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或者根本不是人,就算它有那么大的力气,这样高强度的拉伸真的不会撕裂吗,这真的是尼龙丝吗,除了外表一样基本都已经颠覆了我的认知。

她双腿内侧为数不多裸露出来的皮肤并不是全都是一片白皙,隐约有丝丝鲜血的痕迹,一滴滴突兀的血液混合着透明的白色液体侵湿了她裆部和腿部的丝料,沿着大腿滑下滴落在地上,不难想象,之前隐约听到的滴水声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不会死了吧?

耳朵贴在她的胸口上,只有微弱的心跳声,证明她还活着,不过好像很虚弱。

强忍着不适扒拉开她裆部的丝料替她检查伤口,不出意外,这里已经完全被不明液体渗透,再用力,等到完全拉开,并没有发现想象中的伤口,只有那牵扯着她私处的丝料,像是事先设计好的一样从她的弱点末入她的身体内部,就连她的阴蒂都好像被缝在丝料上一样,连同我撑开丝料一起拉起来。

真难看,被缝死了。

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可真就不秒了。

难道……

我试着拉开她身上其他位置的丝料,不出意外,包括乳头肚脐在内都被同样的方式侵入,就好像那种丝袜配上内入式的阴道套,可以方便男人隔着丝袜进入,如果要拉出来,指不定会带出什么东西,但不试试怎么知道。

呜呜——呜——

我刚下手拉深入身体的丝料,隔着布料沉闷的呻吟声突然响起,似乎因为疼痛她终于苏醒过来,刚想问她问题,却发现她状态似乎并不乐观,之前闭着的眼睛是睁开了,却翻着白眼,嘴里发出些不明所以的声音。

“你还好吗?”

我尝试性地问道。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扭动着身子摩擦着腿,眉头紧皱,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喂喂喂,快醒醒……”

她真的能回答我吗,很明显不能,询问半天无果,也只好放弃。

既然这样她的死活已经无所谓了,她的长相甜美,是那种让男生喜欢的女人,如果是一个男人的话,一定会愿意和她一直呆在这里吧。

先去看看别的地方吧,先离开这里,不对,房间不大,门呢,门在哪里?

围着屋子转了一圈,才发现门的位置也被缠绕着着,一眼望去还真的很难看出来,转动门把手,出乎意料的是门开了,并没有上锁。

难道不是绑架吗,那这一切更加扑朔迷离起来,不过这样也不坏,至少我能离开这里,谁能保证一直呆在这个房间会发生什么。

门外是一条走廊,并不长,窗子开得很高,却没有阳光射进来,昏暗的灯光下有几张报纸紧贴在墙上,很破旧了,只能看到少部分的内容。

——

边境小镇克曼谷多名学生同一天失踪,具权失踪原因不明,各地警方已经组成调查组前往事发地点。

——

每一个公民都应当自愿为国献身,6月28号起,全国停工停课,15—40岁年龄段的公民请前往克罗伊尔曼都城集结报道,拒服兵役且符合条件的公民,将被遣送至克曼谷地区。

……

报纸破损得太厉害了,很难看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上面还有一群学生在学校的合照,我想应该与失踪学生有关。

走廊的尽头使一个雕花小门,打开门进去是一个宽阔的休息室,里面杂乱的摆放着一些长桌椅和娱乐用的设施,在灯光最暗的地方,有一位长发少女,她穿着迷你裙,坐在一条长椅上,此时也正用迷惑的眼神望着我。

“尼娅姐姐,你工作完成了吗?” 她先打破了沉寂,语气并不重,反而有一点轻盈,就好像很熟识的人之间的问候。

尼娅是我的名字吗?她是谁,完全没有她的记忆,应不应该直接告诉她我已经失忆了呢。

“工作?我把它忘了,要干什么来着。”我假笑一声,对于她还是保持了三分谨慎。

“这样吗……主人……会怪罪你的……”女孩谈到主人顿了一下,脸色也从红润变得有些苍白,连说话也带起了颤音。“你不怕主人……主人惩罚你吗?”

主人?难道我从事的是那种难以启齿的事情,结合身上穿的奇怪紧身衣,以及束博在墙上那个女孩,不可能,这样的结果并不合理,不论如何,必须找一件正常点的衣服换上,还有她说的主人很可怕吗,为什么把她吓成这样,仅仅是谈起名字就如此害怕吗。

“额,当然不怕,有什么好怕的。”

我有些迷惑,我也并不知道应该怕什么,如果他很危险,那应该避着点。

“那……那你……阿尼娅,请跟我来吧……”女孩站起身走过来,轻轻拉住我的手。

她的个子不高,比我低半个头,看向我还要略微抬头,怎么看也是一个无害的女孩,但也不能保证她并没有危险。

“去哪里,找主人?”我连忙问。

“啊,不能找主人,主人会怪罪你的,”女孩好像也很意外我会这么问,一边否定一边拉着我的手带着我离开休息室,

经过走廊转过两个弯道,走到一处电梯口停下。“就是这里了,你上去吧。”

“你难道不一起吗,”她好像并不打算进电梯,而是站在门口。

“尼娅姐姐”

“怎么了?”

“真的可以一起吗?”她拉着我的手有些颤抖,但很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半低着头,半响才憋出一句话。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我说道,她好像很害怕,但我完全不知道她在怕什么。

“嗯”她应答一声,反而主动拉着我进了电梯,头却始终没有抬起来,像是在努力压制恐惧。

电梯只有一层和负一层两个选择,负一层是暗的并不能按,代表这就我们所在的楼层。

来到一楼,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不深的走廊,走廊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门,都是开着的,从右边门里看去,房间里摆放着小很多小型座椅,正中央是一个小型祭祀台,整个房间很暗,只有些许蜡烛泛着红光。

而另一边的房间非常宽敞明亮,像是大教堂的主殿,唯一不同的是教堂后方耸立的神像并不是人们孰知的神灵,而是一座奇怪的女性雕像,身体呈灰白色,双手合十交叉抬过头顶,被从四个方向拉过来的四条铁链锁住掉在链接在天花板上的铁制大圆盘之上,双腿脚踝同样也被底座上的铁链拉开,呈内八字一样强行分开,无力地搭在神像底座石台之上,不知道支撑石像的到底是天花板上的铁链还是看似无力的双脚。

神像身上的长黑绸裙似乎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岁月侵蚀,颜色显得有些暗淡变成了灰黑色,最为显眼的是左侧腰部那一道长长的刀痕,从破洞看去,很明显里面灰白色的石像身体也被波及到了被砍出一个刀口,里面并不是清一色的灰白色,而是奇怪的肉色的填充。

“嘿,该死,谁让你们来这里的”一声怒呵打破了宁静,一个身穿教父服装,头发花白的白胡子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走廊里,他的眼睛瞪得老圆,望着我们似乎要喷出火来。

很显然这里并不欢迎我们,当然我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正想拉着女孩走,没想到身边响起一阵诡异的笑容,不是第三人,声音真真切切地来自和自己手牵手的女孩

不像一开始那种处处伊人,声音带了一丝丝诡异的邪性,那种阴冷的笑声,就好像深入骨髓的刻刀,直透内心最脆弱的深处。

心中暗骂不好,被女孩抓住的手腕传来刺骨的寒意,并且越来越强烈,刚想挣脱,便看到她娇小的身体整个朝我扑来,实在太近来不及闪躲,一阵天旋地转,面朝下和地面来了狗吃屎。

这力道就好像被一头牛正面撞上,脑袋一片眩晕,身体像散架一样传来强烈的钝痛,随之而来就是脚部腰部和手部的束博感,晕头转向的脑袋半天才有所缓解。

“洛塔,滚回你自己该呆的地方!”周围有人喊,声音不大却有逼人的威压。

这声音就好像镇定剂一样,让我混乱的意识有所缓解,等眼神重新聚焦,才发现束博自己双手的罪魁祸首,被一条恐怖蛇一样的触手层层缠绕,已经延伸到了手肘的位置,别说抽出来那种力道似乎随时都能把我双手挤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只是触手而已,没有嘴不会动口咬人。

而腰部也同样如此,能看到女孩裙摆覆盖了我的腰部,她的双腿夹着我的腰骑在我的身上,不过压力不是来自她的双腿,而是双腿间的触手,那触手的源头好像就是出自那里,能清晰感觉到本应平坦的女孩阴部却有东西顶着我的背部,往下延伸穿过我的裆部,缠绕在我大腿和腰上。

不等我开口,奇怪又浓郁的分泌物的味道扑面而来,紧接着一条粗大的触手出现在眼前,朝着我的嘴就蹭了上来,不等多想,头连忙一歪避开,可是胸部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能感觉触手已经缠绕住它们,闷胀和揉捏感强烈得随时都能挤爆一样。

“啊……痛痛痛……”

我大叫着回头,看见她笼罩在阴影里的半张脸,嘴角诡异的弧度勾起,就好像落魄的猎人发现了猎物,饥渴难赖的乞丐发现了食物,而她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食人花一样的生物,透明的花苞是肉色的,里面充斥满了肉色的粘液,本应该是花蕊的位置无数条触手张牙舞爪的舞动着。

花苞一口咬了下来,心知避无可避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紧闭双眼,被生吞的包裹感并没有到来,只有腰部和屁股被温热的液体淋湿,随后一阵天旋地转感觉自己像失重一样被甩来甩去,这样的动作缠在自己身上的触手似乎也有些松动。

等我晕乎乎地睁开眼,才发现骑着我的女孩整个上半身已经被含进花苞内,下半身因为勾住我的腰还露在外面,不知道她是想出来还是想把我也拉进去,强力的挤压下一股向后的拉力把我的身体向花苞内拉去,由于双手被束博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大腿和屁股末入到花苞之中。

再透过花苞壁向内看去,女孩仿佛也没料到这种情况,双手胡乱的在花苞内壁上拍打着,被淹没的窒息感让她小脸憋的通红,想要逃出去可是身体又被花苞内的无数触手缠得死死的,不仅不能出去,反而稍微有点动作都只能让她陷的更深,想求救在花苞的液体中也只能张大嘴巴无声地喊叫,这时候触手也乘机转入她的口中,她吐不出来不得已只能拼命抬头,让触手贯穿进喉咙深处。

我能感觉到身体陷入花苞越来越深,那温暖的液体甚至末到了胸口,快要绝望的时候缠绕在我身上的触手却松软下来,手上脚上腰上的都是如此,夹住我腰的双腿也软软的没有力气,一用力居然真的从花苞内挣脱出来,摔在地上。

好在食人花并没有管我,而是全身心的吞咽着女孩的身体,她似乎也接受了无法挣脱的命运,闭着眼睛任由触手抵住她的阴部,将她推入花苞内,直到露在外面的双腿也完全末入其中。

等她全身进入花苞花口也随之完全封闭起来,无数大大小小的触手在花苞里游荡着不断进攻着她的身体,女孩的衣裙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解,最后完全消失,将完全赤裸的身体暴露在我的眼前。

隔着透明花壁可以看见一条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侵入了女孩屁眼,从肚子上撑起一条条的凸起的痕迹,蠕动着,相必已经深入到很里面了,她双腿紧紧夹住触手,双手想将触手拉扯出来,但可能是因为触手太大太滑了,她的动作丝毫没有作用,反而能看见触手还在变本加厉的深入。

就在她努力拉扯转进屁眼里的触手的时候,她的阴道也受到同样的对待,或许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她双手放开了插入屁眼的触手,转而两只手拼命捂住阴道口,但狡猾的触手却乘机缠住了她的双乳,她刚想去拉扯,另一条触手便乘机窜进她的阴道内。

“呜呜呜……”她绝望的在花苞内翻滚着,包裹在花苞内的身体已经上下完全失守,睁开的双眼也时不时地翻白眼,双手无力的抓挠着花壁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很快她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窒息还是因为触手的进攻,颤抖着身子拼命的弓起下体,然后脱力地躺在花苞底部,而触手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疯狂的冲刺进女孩的身体。

我不敢想象身体被这么多的触手装满会有多痛苦,看到这些如水蛇一样灵活的触手,我不由得心有余悸的摸向下体,害怕有漏网之鱼偷偷转进了我的体内,好在身上得皮衣和丝袜都没有破损,除非它们从我的胸部缝隙转下去,不过紧身衣很贴身应该是不可能的,等我尝试着收缩阴道和肛门确认时,奇怪的是感觉到阴道里面真的有两个椭圆形的异物,我很确定它们不是触手,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它们一直没有动我都已经适应了它们的存在,但当我收缩阴道时就能感觉到它们在里面上下移动,用手对阴道附近的按压我更加确认它们的存在。

失败的作品啊啊啊啊啊

玩偶们 第二章 >>
13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6 thoughts on “玩偶们 第一章”

  1. 突然诈尸,还以为看不到作者的作品了。小露的文风独具一格,内容也充满幻想,描写也很细腻,喜欢的人应该不少。加油!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