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glacialsun ♥

玩具 第十七章

玩具 第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车子一路开到了会所,我跟着主人下了车,主人大步向里走去,我夹紧双腿跟在后面。虽然是周末,但这个时间表演大厅还没有开始营业,所以并没有什么客人,主人一路上了楼,向办公室走去。

远远的,我就看见有个人影在办公室门口来回踱步,眼睛盯着手里的手机,然后他抬起头,看到我们,便快步向我们迎了过来,是欧阳魅,“凌,今天怎么这么晚,担心死我了。”

“师兄,没事,今天中午在外面吃的,耽误了点时间。”主人笑笑,轻松地回道。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我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所以才挨了那一巴掌,我想明白过来,心里也就放松了下来,知道什么原因就好,下次多加注意,不要犯相同的错误就是了。

欧阳魅听了也松了口气,点点头,“没事就好,今天怎么在外面吃?小白呢,你没带他过来吗?”

“哦,你不说我都给忘了,我说怎么觉得好像手里少点东西。”主人看看右手,“我给扔家了,最近越来越不听话,还跟我这玩花活儿,需要给他点教训。”

欧阳魅突然扭捏起来,他低下头,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凌,你手里不牵着狗,不太习惯吧,要不…今天…你…牵我……”

“呵呵,师兄,你别闹了,”主人挥挥手,继续向办公室走去,“你要是被人认出来,还怎么工作。”

欧阳魅忙上前赶几步,为主人打开办公室的门,把我们让进去,然后也跟进来,回身关好门,继续说道,“凌,没事的,我已经很少接单子了,遮上脸,只有几个熟悉的奴能认得出来。“欧阳魅继续低着头,红着脸,请求道,“我…我不怕。”

主人坐到办公桌前,抬起头,眼睛盯着欧阳魅看了一会儿,“师兄,今天咱们就把话挑明了吧,我实在不明白,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主人摇摇头,“你总说你有快感,但你我都知道那不是真的,你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欧阳魅一直低着头,听了主人的话,猛地抬起头,看向主人,脸色从红瞬间变青,“凌…这么多年了,你…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欧阳魅对上主人的眼睛,又像是被烫了一下,再次低下头,慢慢说道,“我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看着你身边那些奴,我觉得羡慕得要死,他们的反应,我怎么也无法体会。我知道,这样的我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你身边的那个人。

“我每天都洗干净自己,只希望你能多碰我一下,多看我一眼,只要能多陪你一会儿,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主人大笑起来,“师兄,你怎么还在跟我开玩笑,哪里会有人羡慕奴隶的。他们流着卑贱的血,才会有那种变态反应,咱们这样的天生就是支配者,没有咱们的支配,他们就无法生活下去。

“师兄,我一直都很敬佩你,敬佩你那王者的气质,强健的体魄,你才是我仰望的目标啊。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才牺牲了自己的生活,留在这里帮我,我真的很感激,也很愧疚,但没有办法,我这里真的很需要你。

“你想玩m的游戏也只是因为好奇吧,不要紧的,你想玩我陪你就是,但可不要耽误了工作,毕竟我这里只有靠你才撑的起来啊!”

欧阳魅听着主人的话,脸色变了几变,最终还是抬起头,傻笑了几下,“呵呵,被你发现了啊,还是你了解我。不说笑话了,开始今天的报告吧。”两句话都说得僵硬极了,傻子也能看出他是在逞强。

欧阳魅僵硬地做着报告,报告完,便对主人说,“凌,我今天还有点事,你自己玩吧,有事再叫我,我先走了。”说完也没像平常一样请求主人调教,甚至没等主人允许,就转身离开了。

主人也不说话,默默地看着他离开,盯着他连门都没关,越走越远的身影,表情凝重,像是在想什么。等欧阳魅的身影消失不见,主人挥挥手,对我说,“欣欣,你去把门关上,到我这来。”我听话地去关上门,走到主人手边。

主人拉着我的手,让我侧坐在他的腿上,分开我的腿,把我的左腿搭到扶手上,右手从我的腋下伸过,揽住我的身体,捏住我的胸部,左手插在我的两腿之间,把玩起来。

主人似乎有些疲惫,靠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手里却不停,右手揉捏我的乳头,抓握我的乳房,左手磨擦我的阴蒂,挖弄我的蜜穴,时而扣时而捅地玩弄着里面的东西。

我靠在主人肩头,不敢挣扎,不敢躲避,被快感和疼痛弄得娇喘不已,嘴里还含着跳蛋,口水流了一身。而主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有发挥平常的技术水平,只是随意地玩着,我被弄得不上不下,很是难受。

“欣欣啊,”主人说话了,“这爱,究竟是什么呢?”

爱?什么啊?我的脑筋无法思考,身体各处,快感时强时弱,痛楚时大时小,我实在有点跟不上主人的思路。

“我从小,就被人说,像是能洞察人心。我总能察觉出,别人想要什么,害怕什么,然后再加以利用。

“比如小白,他要的是快感,是享受,为了这些,他愿意委身于我,供我玩耍,为我服务。比如成斐然,他怕的是失去光环,失去庇佑,要的是地位,是身份,为了这些,他愿意背叛他的恩人。比如公司里的那些人,他们要的是尊重,是金钱,是成就,得到了这些,他们就愿意为我工作。

“人都应该是这样才对,我给了你什么,你才会给我什么,公平交易,等价交换。

“但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人,那些人,说他们为了爱,就能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怕呢?”主人嘴里喃喃地说着。

我有些听明白了,是因为欧阳魅刚才的话吧,他为了你,什么都能不要,什么都能不怕,他能不要身为S的尊严,不要自己的生活,也不怕被你利用,被你调戏,被你玩弄。

“像是师兄,我能知道他想要什么,但他要的,我根本做不到,根本给不了。可为什么,就算他只能得到一点点,甚至什么也得不到,还会继续付出呢?

“就因为所谓的爱吗?可,这爱,究竟是什么呢?”

我不能理解主人的困惑,在我看来,一切都简单极了!爱是什么?爱就是一个人的全部,你获得了别人的爱,就拥有了那人的一切,而你把你的爱给了别人,那那人,就拥有了你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可主人并没有真的在问我,而且就算主人问了,也没有用的,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这种事,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就算说了我的想法,主人也不会懂的。

只是觉得,主人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苦恼,实在是不值得,弄懂了又能怎样,主人就是主人,只要尽情去享受别人的爱就是了,无论是欧阳魅的…还是…我的……

“我熟悉的那些人,似乎个个都知道,这爱是什么。师兄就不说了,就连师父,父亲母亲,大伯,他们每个人也都有着心爱的人,他们也给我讲过爱是什么,可每个人的说法都有所不同,而我,竟一种都没听懂过。

“过去也有过不少人,嘴里说爱我,可我从没当真过,爱这东西虚无缥缈,怎么能让人信得过。”主人低下头,看向我埋在他胸口的脸,轻声问道,“欣欣啊,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也爱着我呢?”

我的眼泪,唰地就涌出来了,我哽咽得不能自已,我想回答主人的问题,可我嘴里含着跳蛋,流着口水,说话含糊不清。

“算了,你还是别回答了。”主人打断了我,“无论答案是什么,都会影响我的判断。我就是我,我会按我的想法去做的。”主人似乎是清醒了过来,不再纠结。

我也后怕起来,还好主人及时打断了我,我要是真的回答了那个问题,会不会让主人觉得恶心,我的身体里流着卑贱的血,我哪里会有资格去爱主人?

“走吧,什么爱不爱的,全是瞎扯。”主人推开我,站起身来,把被我口水弄脏的衣服脱了,换了一身。

我的身体被主人弄得正是躁热,满脸的口水眼泪,湿漉漉得难受,我两腿发软,淫水横流,脚下疼痛,趁着主人换衣服的功夫,我扶着桌子喘息一会儿,稳定了一下心神。

我告诉自己,别想那么多了,我得到的已经完全足够,现在拥有的,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比起欧阳魅,我还要好得多,毕竟我现在能时常陪在主人的身边,已经如此幸福,我还想奢求什么?

主人换了一身正经的调教师套装,里面是低腰紧身皮质六分裤,盖过膝盖,胯部是开口的,露出硕大的分身和健美的臀部。

外面又单穿了一条连接着腰带的硬皮护具,后面是横竖两指宽的皮带,正面是高高鼓起的硬皮,把裆部盖住,腰带和正面都镶着金属钉的装饰物。

上身是简单的X形装饰皮带,中间用金属圆环连接,皮带上也镶嵌着金属,脚下是尖头系带皮鞋,没有穿袜子,右手还有一条散鞭挂在那里。

整套装备都是黑色的,这是主人最普通的调教套装之一,我18岁在这住时,经常看到主人穿这身衣服。

主人换完衣服,转过身,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把鞋脱了吧,你今天在外面走路像鸭子一样,太难看了,明天脚上纱布摘了,要给你安排重新练练走路。”

我听了主人的话,打了个寒颤,练走路可不是随便走走,这是专门的训练项目,回想我过去,一共算是练过两回走路。

第一次是16岁左右,那时候叫仪态课,在这之前,我从没穿过高跟鞋,第一次穿,就是10cm高的细跟鞋子,尖尖的鞋头,我记得是大红色。

从小,我每次洗完澡,都会做教给我的皮肤保养,足部也是一样,打磨死皮,修剪指甲,涂护肤液,平时在家也都穿柔软的室内鞋,运动时是专门的运动鞋,就连洗澡,也都是塑料拖鞋,我几乎连地板都没有踩过,再加上定期药浴,我的脚被保养的柔嫩无比。

看到那双鞋子摆在桌上时,我还有些高兴,因为它们是那么漂亮,那么优雅,我想像自己穿上它们,会变得更加成熟,性感。但开始上课,我才知道,我的想法有多么幼稚,高跟鞋穿着,可没有看着那么舒服。

高高的鞋跟使脚尖踮起,五根脚趾被挤在坚硬的鞋头里,全身压力都集中在上面,只有很小部分的前脚掌能够帮忙承担。

还不光是穿,从第一堂课起,就要穿着它们,不停地在形体教室里绕圈走路,从中间向前,走到头右转,到墙角右转,右转,再回到起点,再向前,走到头左转,左转,循环往复。

形体教室本是不让穿硬底鞋进入的,漂亮的实木地板,光滑无比,高跟鞋鞋底没有纹路,加上又细又高的鞋跟踩在上面,很难着力,第一天走,我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

而且还不只是穿鞋走路而已,头上还要平铺一本书,我记得是全彩的《时间简史》,书倒是不厚,也不算沉,只是杂志大小,硬皮而已。一开始只是书,一周后,书上要放一个香槟杯,再一周后,杯子里要放满水。

不光是头上,身体也有要求,上身穿上没有弹性的背背佳,用来保持挺胸,大臂要下垂,小臂要抬起,放在腰间,手腕上松松的系上两根细绳,下面坠着两个大大的铃铛

无论是摔倒,头上的东西弄掉,还是铃铛响起,都会被旁边的人记录下来,然后帮我重新站起,重新放上书,重新继续走路,而记下来的数字,会在下课后,变为打手心的次数。

你也许会说,就是打手心而已啊,呵呵,就是打手心而已。在18岁以前,我一直以为,打手心,打脚心,就是世界上最疼的惩罚了,那种尖锐的感觉,不快不慢的节奏,一下一下从手心,脚心传进内心深处。

一次性打的次数多了,不止会红肿,还会破皮,但无论打成什么样,都不会减少次数,挨打时,不许哭,哭了就要重来,打完了,就会给你上药,但严重时,伤并没有那么容易好,红肿疼痛的手,还要每天还要做各种事,写字,吃饭,穿衣,全都要靠自己。

挨打是几乎每天都有,能做的,只是尽量减少次数而已。上走路课的这段时间,就没有打脚心,全被手心承担,头几天,手肿得根本无法拿笔。

每节课是3个小时,中间有20分钟休息,你也许以为,我不喜欢上这节课,你又错了,在那段时间里,我每天都盼着开始上仪态课,这3个小时,才是真正的休息。

不上仪态课时,首先,除了睡觉,洗澡时,背背佳是不能脱的,为了保持仪态,这到很普通,而头上的书,也不能掉落,这都没什么,只是每天脖子肩膀僵硬,和多挨几下打而已。

额外的改变是鞋子,不上课时,我不用穿高跟鞋,而是改为一块木板,木板前面由两根细绳绑在大脚趾上,中间是一块高高的金属锥立在上边,我要一直踮起脚尖,才能不让尖锥扎到脚心,说是为了加强脚趾的力度。

每天除了睡觉和上仪态课以外,我都要穿着这个特制的鞋子,不光走路,就是站立,坐下,挨打,学习,随时随地都要注意,稍微放松一点,就会刺到脚底,而穿高跟鞋的时间,反而才是休息。

我记得高跟鞋课似乎就上了一个月左右,每天3小时,最后考试时,是头上,双手手背,都直接放上盛满水的香槟杯,不能撒,不停走路1小时。那时候,形体教室的地板,到处都已经被我踩得坑坑洼洼的了,可我依旧是一次性通过了考试。

考完后,我的脚就得到了放松,重新穿回柔软的室内鞋,却连着好多天,都觉得不会走路了,总是不自觉的把脚尖踮起。一个月的课,并不是为了让我受折磨,也不为了虐待我的脚,只是,想让那种穿上高跟鞋,踮起脚尖,就会挺胸抬头,伸直脖子,挺直腰板,双臂放好位置,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条件反射。

后来还进行过几次抽查,我竟全都顺利过关,没有再次上那可怕的课。

第二次的行走课,就不是上课了,是18岁后的正式调教,犬行练习。我在前面说过姿势,而训练时,中指绑上细线夹在乳头上,脚趾绑上细线,夹在小阴唇上,线的长度,都不够我伸直手臂和双腿,只能弯曲肘部,弯曲膝盖支撑身体爬行。

后背上,从双肩到臀部,都要放上红酒杯,杯里放水,犬行时,后背不可能平得让水一点不撒,只是撒多少,会有个标准,但杯子不能倒,就是倾斜角度的问题。

受罚时也不再是课后,而是直接用鞭子抽打,主人,站在我身后,有时是藤鞭,有时是散鞭,有时是蛇鞭,时不时的抽在我的身上,告诉我哪里位置不到,哪里做得不好。

说实话,主人打得比上学时那些下人打得疼多了,犬行也比高跟鞋难上数倍,每天的练习时间也长得多,就算主人休息时,我也不能放松,依旧练习静止状态,胳膊、腿、腰、肩膀、脖子,全身都酸痛不已,身上鞭痕也都火烧般的疼,乳头和阴唇就不用说了,被细线带着鳄鱼夹子,拽破了不知道多少次。

但我依旧更喜欢犬行调教,只因为,能有主人陪伴在身边,虽然视线角度不好,但依然可以时不时看到主人健美的小腿和性感的双脚,主人休息时,坐在椅子上,如果我的方向正好,还能看见主人的全身,这一切微小的快乐,都支持着我,使我完成了艰难地调教。

我脑子里回想着过去,手底下却没有停顿,我弯下腰,把鞋子的绑带解开,把包裹着纱布的脚落到地面上,紧张的脚趾得到舒缓,脚后跟平摊了压力,前面疼痛减轻,后面疼痛增加,我并没感到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你去洗手间把妆洗了,衣服也脱了,然后到新奴调教区找我。”主人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散鞭,轻轻地拍打在我的大腿上,吩咐完,就转身离开了。

鞭子抽得不重,力道像是被手抚过,发出普通的刺痛,并没有感到鞭子应有的那种刀割般的痛楚,我心里觉得怪怪的,一方面有些窃喜皮肤改造居然也有好的方面,一方面又因为我连被鞭子抽打的感觉都和普通人不同,而产生一种怪异的自卑感。

我进了主人专用的洗手间,看见洗手池上镜子里的脸,晕死了,妆全花了,各种诡异的颜色混杂在一起,我赶紧打开水龙头洗干净脸,美瞳和假睫毛直接扔了,衣服也一样,直接扔在地上,自会有人来处理。

可嘴里的东西,主人没有交代,只好继续含着,含了这么久,下巴脸颊早就酸极了,硅胶虽然柔软,但上颚还是被磨得生疼,舌头也因为早已无力,却还要继续躲避,继续处理口水,时不时的抽筋,比过去长时间带口枷还要难受不少。

我尽快把自己收拾干净,使得至少看上去依旧性感迷人,然后夹紧阴道内的物体,迈步走向新奴调教区,去找我的主人。

一路上,我遇到不少会所里的人,大多数人这几天都见过我一直跟着主人,也有少部分没见过我的,眼里充满了好奇。

这个全身赤裸,只有脚上缠着纱布的美女,既没带项圈也没穿调教装,到底是什么人,直到看见我臀部的烙印他们才明白过来,这是他们老大的私人奴隶,不,是私人玩具。

就因为这个标签,我一路上畅通无阻,到了新奴调教区。这里分为大型的刑具室、绳具室、淫具室、特殊室和小型的综合调教室,用于调教不同时期,不同特长的奴隶。

每间调教室都是私密的,门上也没有窗户,我只好挨个开门找去,这本来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初期调教的奴,突然被陌生人看到,会在心理上产生不确定的影响,严重的会影响到调教进程,而正规暴露和羞耻调教都另有安排,会被严格控制。

顺带一提,我是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暴露和羞辱调教的,我18岁时,就直接住到了会所里,但住的是比较内部的单人专用调教室。

虽然我的身体一直是保持着赤裸,但从一开始被调教,我就很少见到外人,后来虽然渐渐出来得多了,却也是一直跟随在主人身边,算是在主人的陪伴下,慢慢适应了在陌生人面前暴露身体。

而正规的暴露羞辱调教,要可怕得多,我后来跟着主人也参观过几次,从在身上写字、被辱骂、说淫荡的话等轻微程度,到要求自己扒开阴户,插入各种东西,去勾引大堂里的陌生人,甚至还有在大堂里自慰,求别人向自己吐口水等,还有我只听说没见过的外出暴露,光是想想,我都觉得尴尬得要死。

而今天没有主人跟在身边,是自己赤裸着行走,被无数陌生人直勾勾地盯着看,就已经让我无地自容了,但我并没有工夫去顾及这些,抓紧时间找到主人才是我的第一要务。

几个调教师看我不顾规矩,擅自开门乱闯乱看,也想要上来训斥,我不能理睬他们,只能红着脸,硬着头皮,自顾自地继续,反正他们看到我身上的烙印,自然就会停止。

还好并没用多久,我就在007号小型综合调教室里找到了主人。里面还有五个女奴,戴着相同的装束,跪在那里,正在进行女体口交练习,而主人就坐在一旁,看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调教师,进行着调教。

女体阴部模拟器,一共五个,一字摆开,位置就是一般女人站立时的高度,女奴跪在下面,双手背后,脸部向上,臀部离开脚跟,却又不能完全跪直,全靠大腿用力保持着高度。

这个位置是大多数女同主喜欢用的体位,既可以方便虐待女奴的后背,鞭打,滴蜡,又能享受女奴的服务,还能看见她们或屈辱或淫荡的表情,接尿也大都是这个姿势。

五个女奴背在身后的小臂直到手肘,都被单筒束缚套固定在一起,束缚套上带着尖锐的金属钉,女奴们只能自己用力抬高双臂才能避免被尖钉所刺,这种姿势相当的辛苦,每个奴都大汗淋漓。

她们的脖子上都戴着项圈,上面挂着名牌,乳头上被鱼线缠绕凸起,鱼线下面连接着小巧的金属铃,这个跟走路训练时不同,为的是要让它们不断响起,女奴既要注意嘴巴不能离开主人的阴部,还要努力扭动摇摆,展现自己淫荡的身体,让主人更加兴奋。

这五个女奴应该已经练习过很久了,都做得很好,没有人让铃铛停止响动,即便如此,有谁的摆动幅度小了,或太过僵硬,光是机械性的重复,调教师就会用手里带着针尖的教鞭,刺在相应的位置。

针刺的伤口更容易痊愈,效果也和鞭打相似,而且平时身上没有鞭痕,不带羞辱的目的,一般用于即将有表演的或还没进行过羞耻调教的奴隶。

女奴们的下体都戴着贞操带,腰带上有几个开关挂在那里,我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但应该都是在开启状态,我看到有大量的淫水和汗水顺着她们的大腿向下流淌,已经在地上汇成了一片,可每个人都在还在女阴模拟器上继续努力着。

突然,左数第二个奴隶的模拟器里喷出一股液体,浇了那奴隶一脸,她立刻大喜,停止了继续,跪直身体,慢慢转过身,面对着主人的方向,踮起脚尖低头看着地,我没进行过女主的调教训练,不太清楚那些模拟器里有什么机关,但看来那女奴是达到了目的。

女调教师也转身看向主人,主人挥挥手,说,“你继续,不用管我。”女调教师微微一点头,转过身来,站到那个女奴面前,抬起手中的教鞭,放在奴隶的头上。

“贱奴237,你今天做得很好。”
“贱奴237谢谢主人的夸奖,这全是主人的功劳。”
“你可以获得今天的奖励。”说着,调教师转到237身后,解开了她的单筒束缚套,伸手在她腰带上的开关上按了几下,“第一名的奖励是到下课之前,你可以随意高潮。”

随着调教师的按动,237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她大声地呻吟,双腿有些跪不直了,束缚套虽然拿掉了,但里面的双手,手腕上依旧戴着皮手铐,还是不能分开,她坚持着没有倒下,需要把话说完才行。

“贱奴…237…感谢…感谢主人的赏赐……”她尽量简短地说完,身体趴在大腿上,抖动着,抽搐着,享受着,很快就到了第一次高潮。

就在237大声地呻吟着,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时,第四个和第五个女奴,几乎是同时,模拟器里喷出液体,但似乎还是第四个早了一秒左右。

她们两个也立刻停止动作,跪直身体,慢慢转过身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女调教师先走到第四个女奴那里,照样把教鞭放在她头上。

“贱奴239,你今天做的还可以。”
“贱奴239谢谢主人夸奖,贱奴下次,一定会做得更好。”239似乎还没有喘匀气。
“你可以获得第二名的奖励,”调教师转过去,也解开了束缚套,按动了开关,“你的奖励是,下课后,可以获得一次高潮。”
239也开始颤抖,但似乎没有237厉害,估计是开关调的强度不同,而她需要忍耐住快感,直到下课后才能高潮。
“贱奴239,感谢主人的赏赐。”239明显没有237来的开心,声音有些发颤。

调教师不再理她,走向第三名。
“贱奴240,你今天做的很一般。”
“贱奴240非常抱歉,贱奴下次一定会更加努力。”240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哭腔,是啊,就差了一点点。
“你今天没有奖励。”调教师转到她身后,没有摘束缚套,只是按动开关,240身体也开始颤抖,大口喘气,两腿发软。
“贱奴240,感谢主人的调教。”240的声音很小,继续努力抬着胳膊,一副忍耐的表情。

第四名是238,女调教师还是那套动作和话语,第四名不但没有奖励,还加了惩罚,三角棱罚跪到下课和30下鞭打,而且依旧调高体内的东西的开关,没有摘掉束缚套。

在第四名完成后,236就开始哭泣起来,她知道等待她的是更严厉的惩罚,只是却还要继续,因为如果完不成,那就更糟了。但恐惧和哭泣使她的状态越来越差,一直都不能使模拟器喷出水来。

这段时间237已经达到了3次高潮,浑身瘫软,侧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口水,淫水流了一地。239要忍耐快感,直到下课才让高潮,而236不快些结束,下课就遥遥无期,她也倒在地上,口里大声呻吟着,扭动着身体。

240也是一样,等待下课,才能关上体内的东西,虽然即使下课也不能高潮,但至少能冷静下情欲,和让高抬的双臂得到休息。238的罚跪也要持续到下课,所以几个人都在祈祷236能快些完成。

女调教师也很着急,总boss就在这看着,如果她手下的奴,连模拟器都不能完成,真是太丢脸了,还怎么在这里继续当调教师。

主人倒是兴致满满,嘴角都露出了笑意,他站起身来,走到236身边,抬脚一踹,把她踹翻在地。倒地使她的胳膊挨到了身体,尖刺刺入,疼痛使她尖叫了出来,然后,她赶紧双腿用力,翻身爬起,转过身,面对主人跪好,脸上依旧还在掉着眼泪。

“你叫什么名字?”主人问到。

“回主人的话,贱奴叫236。”236一边抽泣,一边回答。

“你知道我是谁吗?”主人继续问。

“回主人话,贱奴知道,您是主人,您是这里所有人的主人。”236渐渐止住了抽泣。

呵呵,这马屁拍的,我听了都直想笑,我看见那女调教师直撇嘴,却也无法反驳,毕竟这也算是事实。

主人也被她的回答逗乐了,“呵呵,你很聪明,我给你个机会,你好好完成,不但今天不会受罚,做得好了,还有奖励。”

“贱奴236,感谢主人给贱奴机会。”236不再抽泣,她的眼睛盯着地面,身体跪得更直了一些。

“欣欣过来,”主人叫我,我走过去,主人指着我对236说。“我给你10分钟,你把她下面的东西吸出来,告诉我是什么,10分钟内完成,并回答正确就算你过,能免除你最后一名的惩罚,而如果,在时间内你还能让她达到高潮的话,就能得到额外奖励,奖励由你的调教师来定,怎么样,你满意吗?”

236听得两眼放光,不停点头,“回主人话,贱奴一定会好好做,超额完成任务。”其实不光是她,其它奴也都眼睛发亮,10分钟啊,终算有个盼头了。

就连女调教师也很感激,10分钟内嘬出身体里的东西,无论里面是什么,都应该不算难,只要她的奴完成了,她就算有台阶下了,不至于太过丢脸。

“那就开始吧。”主人说着,转过身,坐回到椅子上,继续看。

我倒觉得无所谓,主人并没给我下达命令,配合或者不配合都可以,高潮是不可能了,10分钟,别说是个连模拟器都完不成的新奴,只要不是主人亲自动手,我都有信心,说实在的,我只是个主人拿来收买人心的道具而已。

236跪着来到我的面前,规规矩矩的说,“贱奴236请求为主人服务,请主人,分开您高贵的腿。”

直到听见她的话,我才反应过来,主人没有命令,本身就是命令啊,我不被允许理会别人,我不能听别人的话,那我到底该不该分腿呢?理论上主人没直接叫我做的,我就不该做,但这女奴要完成的也是主人的命令,我到底该不该配合?

我的身体开始发抖,我脑海里浮现出各种想法,却始终一动不敢动,几天来我已经慢慢习惯屏蔽别人,我的世界里,只有主人的命令才是唯一。

就在我脑中思索时,几个主奴都从各个角度看着我,旁边的那四人还好,无论我配不配合,10分钟一过,她们差不多就能解脱,主要是女调教师和236,她们两人心中充满了疑惑。

她们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分腿,为什么不配合,难道公然违背主人的命令吗?却又不象。刚才主人叫我走过来,我也照做了。但为什么现在这么不配合?是故意要给两人难堪吗?而没有我的配合,236就无法完成任务,女调教师也要背黑锅。

但她俩又没有办法,我打着冷凌的烙印,女调教师即便是主人,我不听从她的命令,她也无话可说。而236就更没辙了,急得跪在我身边,直给我磕头,用她所学的方法,不停地请求着,甚至说是我的主人命令她要这么做,这句话刺中了我的死穴,但我依旧犹豫,大脑里天人交战着。

就这么僵持了大概一分多钟,看着236焦急的脸,我头上也冷汗直冒。这时,主人终于开口了,“啊,抱歉,我忘了,没有我的命令,她是不会理你们的。”

主人的话语让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更加觉得我做了正确的抉择,众人知道了我不配合的原因,不论她们心中在想什么,都使我受到的压力有所减轻。

“欣欣,过来。”主人语气轻松。

我转过身,缓缓向主人走去,这种感觉真好,不用犹豫,不用彷徨,主人说,我做,就是了……

“因为我的错误,耽误你的时间了,我给你点福利,帮帮你。”主人笑着,解开了自己的硬皮护具,露出硕大的分身。

我走到主人面前,主人拉着我的手,把我拽跪在地上,让我的嘴靠近他的分身,抠出我嘴里的跳蛋,我忍着刺骨的疼痛,自觉的为主人服务起来。

舌头还是非常酸软,有些使不上力,但我对主人的敏感点异常熟悉,很快,主人的分身挺立起来,高高的竖起,我觉得满意极了,超有成就感,我继续着主人喜欢的深喉,想用最快的速度,让主人满意。

主人却推开了我,把我转过身,分开我的臀部,把分身对准我的菊口,按着我,向下坐去。我大喜,主人愿意使用我的后庭了,这是很少见的,两年多了,主人使用我后庭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今天在这里,我很意外能有这种幸运。

主人的分身可不小,我的后庭每天只有基本的灌肠,很少扩张,很少使用,要全吞进去,有些困难,但我的后庭开发时,分数就很高,我配合着主人的进入,完全没有犹豫。

最终,我坐在了主人的腿上,感受着菊口的褶皱被抻平,应该没有破,却依旧觉得一片火热。主人的分身又长又硬,直直地捅在我的身体里,像是要把我戳穿一样。

我的双腿分开,搭在主人的大腿上,感受着主人在我体内的跳动,膨胀,真是太舒服了,我的后庭本就比前面还敏感得多,再加上里面的是主人,即使他完全不动,那种充实感,满足感,也让我兴奋不已,我闭上眼睛,娇喘起来。

主人全插进去后,招手对看傻了的236说,“来,赶紧的,你还有不到7分钟。”

主人拉着我,靠在了他的身上,一只手在我的胸部开始活动,抓握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我的腰部,腹部,来回摩擦、按揉。

剧烈的刺痛感传来,主人的力道很大,随着主人的手,被主人按压的地方,开始变形、疼痛起来,还好,因为这几天的适应,已经使我不再像第一天那样,条件反射般地躲避,我皱着眉,忍受着疼痛,只有少量不舒服地扭动和哼哼。

突然,我感到阴蒂上传来一阵刺激,睁开眼,看见236趴在那里,开始吸吮我的阴道口。真笨,我心里想着,这都会碰到阴蒂吗?我舒张开阴道,随意地配合她的吸吮,没必要阻挠她完成主人的任务,但也没必要太过关注。

我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后穴里,主动蠕动我的肠道,想给主人带来更多的快感。我不知道主人的快感有没有增加,但这种做法,确实使我的快感急速攀升,我张开嘴,大口地喘息着。

主人的双手所到之处,虽然皮肤表面刺痛难忍,但皮下的脂肪和肌肉,却开始发热发烫,再加上敏感的乳头被玩弄,主人在我的脖子后面轻轻的喘息,这些全都给我带来极度的刺激,我的快感开始不可抑制的累积起来。

好像还没过几分钟啊,我有些反应过来,只觉得下体湿热一片,充实感满满,后庭的感觉比前面要强烈得多,我分辨不出236到底吸出了多少东西。

我的主意力需要转移,快感再不压抑,就撑不过10分钟了,我开始大口大口呼吸,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身上刺痛的部位,想靠疼痛来缓解快感造成的压力,但那刺痛所在之处,就是主人双手所在之处,这样的想法比疼痛更加让我感到兴奋。

我的扭动动作变大了起来,不再老老实实的被主人玩弄,可我的做法,似乎让主人很是兴奋,后庭里的东西,变得更大、更硬、更热,跳动得更加剧烈。我快疯了,怎么什么办法都适得其反,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可以。

就在我不知所措地盲目挣扎时,阴蒂上也传来一阵猛烈的刺激,“啊啊,啊啊”我大声呻吟,喘息,我快不行了,就要到高潮了,我根据经验,舒张着阴道,努力地拖延那最后一下的来临。

就在这时,阴蒂上的刺激感,突然消失,有什么东西,顶在我的阴道口,试图进入,但力道很怪,东一下西一下,非常笨拙,小阴唇被什么硬物剐蹭到,痒了一下,涨热的大阴唇也被什么凉的东西弄得冰冷,我的快感一下子被这些不知所谓的感觉影响了,略微冷静了下来。我的呻吟声减弱,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利用这一点机会,赶紧调整呼吸,以便迎接后面的快感累积。

主人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只是双臂紧紧地抱着我,下巴趴在我的肩上,吭吭唧唧的,居然笑出声来,“呵呵,太逗了,能遇上这么笨的,也不容易,今天算你运气好。”主人在我耳边小声说着,乐不可支。

我却还无法放松,主人虽然手里停下了动作,但分身依旧在我的体内跳动,我浑身的情欲也没有释放,燥热无比。快感依旧攀升,只是比刚才慢了些许,我压抑着后穴的满足,把注意力尽量放在前面。

阴蒂再次被舔弄,但速度太快,快感不能持续,只是一下一下的有些刺激,小阴唇被吸吮着,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碰到牙齿,本该充血的阴唇被温度略低的牙齿碰触,反而冷却下来,大阴唇似乎是被她蹭到了脸上,本来湿漉漉滑滑的摩擦感,被弄得干涩起来。

虽然我的前面后面,包括被主人拥抱的身体,依旧受着刺激,但后穴持续的快感,被前面时大时小,时有时无,时而还被减弱的刺激影响得不那么迅速累积了。

我集中注意力,压抑快感,效果比刚才明显的多,又坚持了一会儿,主人开口宣布,“时间到,贱奴236,你完成的如何?”

埋在我下体的脸,退开了几步,她跪直身体,回答道,“回主人的话,女主人体内的应该是,麦乐鸡块和不素之霸双层堡里的香肠。”

“嗯,贱奴236,你做得不错,可惜额外任务没有完成。”主人点点头。

“回主人话,就差一点点了,您再给贱奴点时间,贱奴一定能完成。”236低着头,很有信心地说。

“哈哈哈,”主人再次大笑起来,“嗯,是啊,就差一点点。”主人笑得合不拢嘴,我体内的分身也随着主人的大笑,抽搐起来,我的前面虽然不再被刺激,但相对,后穴的快感更加明显,我的身体颤抖起来,不敢扭动,怕快感无法抑制。

“没关系,差一点就差一点吧,你也算完成任务了。”主人还是止不住笑,身体抖动着,我的头皮发麻,大口地呼吸。

“贱奴236谢谢主人给的机会。”236规矩地回答。

“花姐,后面的,你继续吧。”主人对女调教师说道。主人终于停止了笑意,分身也安静下来,我再次得到些许休息,赶紧趁机会尽量冷静自己。

女教官微微一鞠躬,用教鞭刺激她们跪好,开始最后的训话,宣布下课,允许239高潮,然后给她们解开装备,让她们站起身来,排好队,自己回到主人面前重新站好。

在此期间,主人的手里没有动作,身体也没有太剧烈的姿势变化,我充分的得到了喘息,情欲被有效抑制,快感也保持在可控范围,甚至有余力去享受主人停留在体内的舒爽与满足。

“老板,今天的课已经结束了,您还满意吗?”女调教师笑盈盈地向主人报告。

“这批奴质量都很高,快毕业了吧?”主人依旧抱着我,淡淡地问。

“是的,老板,下周就是验收考试了。”女调教师回答着。

“你做得很好,辛苦了,去忙吧,跟他们说一下,这屋子先别收拾,我还要用一会儿。”主人点点头。

“好的,老板,祝您玩得开心。”女调教师一鞠躬,转身带着女奴们出去了。

等她们全走光了,门被关好,主人再次开始按摩我的腰腹,揉捏我的乳房,摩擦我的大腿,我的身体再次燥热发烫起来,我感受着疼痛与快感的冲撞,小心地抑制着情欲的累积。

“今天算你拣个便宜,”主人凑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火热的气流吹着我的耳朵,我觉得整个人像飘进了云里。

“你就是个玩具,根本都没有资格伺候我,今天手边上没带合适的奴,才拿你凑和凑和。”主人的话语使我从云端掉落,我是个连奴隶都不如的存在,我甚至没有伺候主人的资格。

“不过,我今天心情还可以,既然你赶上了,算你运气不错。”主人开始玩弄我的敏感点,乳头被捏拽,阴蒂被扣拧,脖颈被啃咬,我的身体随着主人的动作,快感迅速攀升,我顾不得别的,开始大声呻吟起来。

“有机会伺候我,你高兴吗?”主人轻声问我。高兴吗?当然高兴,能伺候主人,我当然高兴,可主人并没有叫我回答,我只能在心里大声地诉说。

“我不让你高潮,你也高兴?”主人继续玩弄着,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快感从上面、下面、前面、后面,一波一波,不断的猛烈来袭,我觉得自己就像巨浪里的一片树叶,随着主人的动作,被快感的浪潮,不停地拍打着。

“回答我。”主人发话了,他用手狠狠地揉捏了我一下,剧烈的疼痛使我稍微恢复了一丝清醒。

“啊!!”意外的疼痛使我尖叫一声,“主人…回主人话。”我的脑筋根本无法思考,只是听到主人叫我回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高兴,啊…啊…欣欣高兴…啊…主人怎么弄,啊,啊!啊……欣欣都高兴。啊!主人,主人,啊……弄死欣欣吧…欣欣真的快不行了啊……欣欣想高潮,啊…欣欣也想让主人高潮啊!主人,主人您……啊,啊…您快乐吗?……啊…主人怎么啊!怎么弄都好,只要,啊……啊……主人高兴就好……欣欣不怕啊,真的!不怕……”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言乱语起来。

“乱七八糟地说什么呢?”主人貌似今天真的心情很好,听我乱说一通,居然没有生气,还笑了出来,“呵呵,别担心,你身体里的电击,今天其实没开,要不然我在你身体里,离那东西那么近,你要真没忍住,我不也被电了。”

啊,没开,什么没开啊?我一时没有转过弯来,我忍耐高潮只是因为主人还没允许,根本没想起电击的事。

“今天我手边没奴隶,才用你代替,算是给你的额外工作的奖励吧,一会儿我射过了,就允许你高潮一次。”主人笑盈盈地说。我听了,瞬间大喜,真感谢小白,今天被罚扔在家里,我才能有这样的机遇。

但高兴归高兴,快感还是要继续忍耐,主人的手就像控制着我的开关,想给我快感,就给我快感,想给我痛楚,就给我痛楚,也就是主人并没有故意让我高潮,好几次就在我快忍耐不了时,主人的手离开了敏感点,改为按压揉捏皮肤,使它们产生剧烈刺痛,要不然,我肯定是忍不住的。

主人不再说话,开始专心玩耍,一边使我的快感不减,一边使我的痛楚增加,过了一会儿,似乎还是不过瘾,主人揽着我的腰,站起来,分身继续插在我身体里。

我双脚着地,疼痛加剧,向上传去,我的双腿发软,难以站立,要不是主人的胳膊,我早就瘫倒在地。主人拽着我的胳膊,指引着我,转了个身,我双手斜斜的扶在椅面上,半趴着,手臂分担了一些脚下的压力,虽然依旧酸软、颤抖,但勉强能够站立。

主人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一会儿,然后抓住我的腰,分身快速地抽插了两下,我的肠液早就充分分泌,但菊口的皱褶全被抻平,一直紧紧的箍着主人的分身,液体一点都没有外流。

主人的抽插,使我紧箍的菊口迅速的外翻,内收,肠壁的嫩肉被粗大的分身猛烈摩擦,坚硬的棍棒从体内冲撞着我的内脏,我的快感直冲脑际,一下,两下,我大声尖叫起来,再也抑制不住了,马上就要到达高潮。

突然,主人右腿膝盖一顶我的腿弯,压着我的小腿向下落去,我本就双腿酸软,站立不稳,这一下,使我直直的向地面跪去,还不止,主人的膝盖一直没有离开,依旧压在我的小腿肚子上,我的右腿膝盖承受了两个成年人重量的压力。

“啊!!!!!!!!!!”临近高潮的淫叫瞬间变为了惨叫,我都怀疑那些小刺是不是断在了骨头里,已经临门的高潮被生生压了回去,巨大的疼痛迅速传遍全身,我的身体颤抖着,抽搐着,瘫软着,无力着,脑海里除了疼痛,什么也感觉不出,我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 玩具 第十六章玩具 第十八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glacialsun

QQ:3182937955 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世界,文章的创作者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幻想中的世界,但有的神没有时间去把它的世界变成文字。我可以帮你,帮你创作属于你的世界。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