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玲子的“重生” 第一至三章

目录

  • 玲子的“重生” 第一至三章

玲子的“重生” 第一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陷阱

L国在20年前出于人道废除了死刑,改为由终身监禁代替。这样做的好处是能让穷凶极恶的人有的发挥自身剩余价值的可能,同时也能避免一些国际舆论对L国的人权问题的指责。但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了死刑的约束,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冒险以获取巨大利润,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L国的社会治安,也让L国议会面临着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正逢这时,聚能生物科技公司首次提出了“将失去人权的犯人改造成家务机器人引入商业活动,最大程度开发犯人的可用价值,服刑的同时为社会创造更高价值”的“重生计划”提案,考虑到结果比较有争议,最终这个提案被议会搁置,直到几年之后……

“高木玲子,19岁,女,今年4月刚从国立高中高四毕业,8岁时父母就因金融案件被判处终身监禁,此后其由第四福利院代为抚养。一周后会受邀来参加我们公司举办的展览会,她绝对是最适合的人选了,这是她的详细信息……”,见男人接过了助手递过来的资料,仔细阅读之后,面露难以捉摸的表情说“就她了”。“好的,总裁,我现在就去安排。”说罢,助手就匆忙地离开了。助手说的这个总裁,就是聚能生物科技公司“重生计划”项目的负责人。

一周过后,五年一届的聚能生物科技公司展览会如期举办,会展当天各行业大拿,上层人士云集现场。当然,除了这些社会精英,聚能生物科技公司也首次邀请社会人士参观展览,限额50人,而玲子就是其中的一员,面对L国数一数二的科技公司的热情邀请,玲子当然想也不想就同意了。为此,她还提前准备了半个月的背书。到了会展现场,是玲子从未见过的宏大场面,展厅被装饰得无比奢华,那些此前从未对外发布的科技产品现在就出现在玲子身边,而那些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社会顶流,玲子居然能亲眼见到,这简直是太幸运了,激动的心情难以掩饰地表露在脸上,惊讶得合不拢嘴,拉着刚认识的伙伴很快跑遍了整个展厅。正当玲子还在感叹展品的不可思议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打断了她“您好!小姐!您好!我是本公司的技术人员,我现在需要请求您的帮助,这可能会耽误您一会。”看穿着是聚能公司的人,看他微抚着身子喘着粗气,很匆忙地样子,既然是聚能公司的人,玲子没多想也便答应了。

于是来不及多言,工作人员就疾步地将玲一个人带至展厅后台机房里,并将手中的数据盘接入后台主机,然后告诉玲子“您只需要守着它一会,等它亮起绿灯就立刻拔出来,十分感谢,您真是帮我了大忙,现在公司里有紧急事件,处理完我马上回来。”还来不及让玲子插话,这人就大喘气地跑出机房了。

一头雾水的玲子没反应过来,还在梳理着刚刚那人交待的事,“是等它亮绿灯之后就拔出来就可以了吗?”。突然后台机房的警报响起,警报声穿透整个展厅,玲被吓了一跳,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警报器,又看了看主机上的数据盘“这是什么情况?!”。随后,挂着工作牌的工作人员及安保人员便冲了进来,带头的两名保安迅速将玲控制住。

玲子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给吓到了 ,眼神里尽是恐慌与不解,回过神来地玲子对安保人员喊到“你们在做什么啊?快放开我!放开我啊!……”身体奋力地扭动着,试图抽出被控制在背后的双臂,可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的玲子哪可能抵得过那两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安保,在一通无效地挣扎和辩解后,玲子还是无奈地就范了。

话说大公司行动迅速,玲立刻就被送往了警察局。当晚,号称是聚能生物公司法务部的工作人员来到警局,领头的对玲进行盘问:“多项证据指明,你与同伙故意盗取并泄露我司机密产品文件及核心信息,造成公司无可估量的财产损失……你为什么要盗取我们公司的机密资料,是否其它公司的支持,你的同伙还有谁……”等一长串问题。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偷东西 ,什么同伙,我根本不认识他,他不是你们公司的人吗?是他自己来找我帮忙的……”玲子激动地回答到,她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自己明明只是好心帮忙,现在却被关在了警局,而且还被认定为什么盗窃犯。

对玲子进行盘问的工作人员同样观察到了玲的无助与无措,便让手下支开旁听的警察,放松姿态轻声地对玲子说到:“玲子小姐,我很同情你,也理解你。我相信你不是会做那种事的人,但现在证据确凿,我也无能为力,公司因这件事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这直接影响了我们公司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发展走势。这是很重的罪……”听到这,玲心里咯噔了一下,完了。工作人员接着说:“没事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抓住恶人,不过在这之前,你可能会代他们接受法律的审判。明天上午就开庭,我们部门会代表公司起诉你,考虑到实际影响很大,你极大概率会被判以终身监禁,之后你需要在牢狱里接受无数次的审问和调查,直到真相水落石出。说实话,即使这样,也无法弥补我们公司的损失。可我们公司正好有一个实验,只适合你这样特殊的人来做……”随后工作人员便向玲介绍了“重生”计划项目,并承诺在查出真凶后,按照公司标准给与玲相应的报酬与赔偿。

玲子还想争辩,可工作人员赶在玲开口前说:“我知道你的父母也在监狱里,如果“重生”计划成功了,我们可以把你父母也转接到我们公司来……”

玲子听完后忍不住地哭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等了几分钟后,才听到她支支吾吾地说了个“好。”

工作人员见交涉成功,便和玲讲起了具体流程。“你只需要根据我说的流程来就行了。”第二天,开庭了,正如那个工作人员所说,无论她怎么辩解,玲最终被判处终身监禁,三天后就会被送往监狱服刑。闭庭当晚,依旧是那个法务部的工作人员,不过这次他不是来审问玲的,而是带了仅薄薄两页纸的合同,上面对“重生”计划被实验室者的改造是这样描述的:“完成一系列必要改造,穿戴特定的制服服刑。”

玲子读不懂这句话的含义,但还是在合同上签了字。如果说玲子生来做过两件错事,第一件是“帮助”歹徒盗取机密,那第二件便是在这个合同上签下了名字。

次日上午,玲子被聚能生物公司的工作人员接走了。一到公司,玲就被带到“重生计划”负责人办公室。总裁见到玲后十分热情,亲手给玲子端了杯热咖啡,这几天的事已经让玲子劳累万分,看似普普通通地热咖啡却再一次让玲子的眼泪绷不住地往外流。加之总裁无微不至的问候,让玲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邻家好大叔啊,一股脑地将这几天的委屈全部向他吐露了。

很不巧地是,助手在这时敲开了门:“总裁,实验在一个小时后就要开始了。现在需要带实验对象前往实验室。”没等总裁开口,玲便自己站起来,自己跟着助手和工作人员去了,离开时还不忘转头对总裁说了句“谢谢你。”总裁看着玲子那被泪水填满的双眸以及被泪水浸地微红的脸上那真诚又无奈的笑容,心里竟有些许不舍。

一路上,玲子没有说话。其实周围人都清楚,但没人告诉玲子,这也许是她最后开口说话的机会了。

实验室里非常干净,洁白的墙面和洁白的仪器,周围都是穿着白色大褂的工作人员,空气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味道。玲子仔细看了看周围。实验室并不大,左侧是几张病床,应该是给“病人”用的,床旁还有几台检测仪器,和医院的ICU很像。而实验室右侧却与左边风格迥异,一排排的仿真人体模特,油光发亮的,每个仿真模特的动作都不一样,还有些模特在嘴部,熊部,裆部等部位有不少细线连接出来,也不知道接往哪里。

旁边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性用具,熊贴,口塞,羊具等等。然而这些东西玲子大多都没见过也自然不认识,只是隐隐感觉这些东西并不简单。

让玲子觉得奇怪的是实验室中心那装满蓝色液体的罐子,非常巨大,就像一个可以潜水的室内游泳池,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工作人员把玲子带到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前,看样子应该是这个实验室的“老大”吧。女人没有废话太多,直接令工作人员脱掉玲的衣服。玲子当然不肯,但双拳难敌四手,玲最后还是光溜溜地站在了女人面前,曼妙的身材以及完美的脸蛋,女人看了之后很满意:“不错,开始改造吧。”

说罢,玲子就被实验人员领走,之后就是做了一系列检查,并被要求用专用的沐浴露清洗身体,然后喝了一大罐药水,最后被要求躺在病床上,随着注入的麻醉剂发挥作用,玲子慢慢失去意识。

第二章 改造

这是玲子几天来第一次入睡,她似乎睡得很香,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可突然下边一疼,把玲子从美梦中拽了出来。玲子本能地想坐起来检查情况,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无法动弹,连嘴皮子都是无力的,全身就和瘫痪了一样,只有眼珠能转动。

“博士,实验体醒了。”旁边在观察的实验人员对她们的“老大”说到。

“这么快就醒了,麻醉剂的用量没核验过吗!”女博士对助手指责到。

玲子用仅能动的眼珠观察着四周,发现自己身上接满了各种仪器,就好像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一样。突然,玲子的下边又是一阵刺疼,这种剧烈的疼痛让瘫痪玲子都忍不住“嗯!”了一声,如果没有麻醉剂的效果那估计就是惨叫了。

“安装好了,以后你的排泄都靠它了。”女博士说着并站起身,接过助手递来的项目列表。

“博士,还有头部设备需要安装,需要再次麻醉实验体吗?”助手问到。

“不用了,正好边安装边测试。”

说罢,女博士便走到玲子身边,看着因剧痛而紧眯双眼的玲子“现在给你安装头部设备。”

玲子还没从刚刚的疼痛中缓过神来,只发现自己四周突然变得十分安静,隔绝了一切声音,能听到的只有自己耳朵内血液流动的声音。

她睁开双眼,看得到女博士对着自己说话,但自己什么也听不见。只见女博士按了下手中的遥控板,外界的声音突然全部涌进玲子的耳朵,仪器的嘀嗒声,手术车轮的滚动声……像是失聪患者再次获得听觉。“现在可以听到了吗?如果可以就眨三下眼睛。”面对女博士的要求,玲子照做了。

“好,封闭耳机安装完成,以后它就是你的耳朵,能在你穿上‘囚服’后保护你的耳膜。它的能源结构也很简单,只要保持你正常的日常活动就能给它充能,续航在3个小时左右,并且能通过我手里的遥控器控制。”

女博士的语调就像是念稿子一样。囚服?遥控器?都是些什么东西?不是说不会让我进监狱吗?玲子在心里想争辩,嘴上却说不出来。

“现在给你佩戴隐形眼镜”只见女博士轻轻拿起两片十分纤薄的镜片,它们和一般的隐形眼镜不同,镜面的包覆面积非常大,能覆盖住半个眼球。博士非常娴熟地为玲子安装上了两个镜片,因为镜片十分的薄,玲子并没有感到过多的不适,也不影响视线。接着女博士操作起手中的遥控器,玲子的眼前瞬间变得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了。

玲子焦急地眨巴着眼睛,女博士看玲子这反应,她知道镜片安装成功了,并对玲子说:“不用眨了,开关在我手上,这是为你定制的隐形镜片,也是你这一套‘囚服’中最贵的设备,弄坏了你可赔不起。”说完又按了下遥控器,色彩重新映入玲子的视线中。

直到这时候的玲子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意味着以后我的视觉和听觉都会被其他人控制吗?”玲子很害怕,她想叫停实验了,但无奈身体被麻痹后动不了也说不了话,只能用无辜的眼神乞求着女博士,渴望她能读懂自己内心的想法。

可博士却没闲功夫盯着玲子的眼睛看。她转身又拿来了两个微小的设备,然后让助手摘掉玲子的呼吸面罩,分别在玲子的左右鼻孔内安装入了两个小型设备。因麻醉而无法自主呼吸的玲子脸被憋得有点红了,她连续地眨着眼想将情况告诉博士,博士当然注意到了,随后让助手按了遥控器上的按钮,玲子这才微微感受到空气进入自己的肺部,但吸入量非常少,而且好像是鼻腔内的机器带动的。

“微型呼吸机和鼻饲器,前者安装在你的右鼻腔,能帮助确保你的正常呼吸,通过量会比你正常呼吸时少,不过也能满足人体活动最基本的需求,能源结构和封闭耳机类似,不过这个蓄能能达到8个小时,正常活动就能充能。另一边是微型鼻饲器,因为改造完成后你将无法用嘴巴进食,你需要通过特定的机器来补给身体所需要的养分,特制的引流管已经在之前的手术给你安装好了。这些同样是可以通过遥控控制。”

女博士仍是念稿子式的,不带感情地说完了,这毫无起伏的词句却像判决书似的一字一字地剥夺了玲子作为正常人所应享有的权利,她的内心已经完全崩溃,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玲子预料,她努力的尝试活动身体,好阻止改造的继续进行,但麻药使得她全身上下无一处可以活动。眼泪成行地淌过被闷得微红的脸蛋,女博士还好心地用纸巾帮玲擦拭:“这些项目你在合同上肯定都看过了,这只是按合同工作。”

女博士面无表情地说着。玲子内心却委屈极了,因为她在合同上根本没有看到这些项目的说明,那些人骗了她!可现在玲子已经没办法阻止改造了,她甚至后悔自己能清楚地知道这一切。
“待会是改造的最后一项”女博士语气相比之前略带兴奋

“眼泪可是会影响改造的,你还是先睡一会吧”随后女博士让助手重新设定了麻醉剂的量,玲子在绝望中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玲子睡着后其他人开始忙碌起来,最后一项的改造几乎需要整个实验室的人进行配合操作,也就是帮玲子穿上她未来的“囚衣”或者说是新衣服。
他们把光秃秃的玲子推到位于实验室中间那大大的蓝色储液罐旁,检查完玲子身上无其他异物后,由操作人员控制机械臂,夹住玲子的腰身,转至专用的清洗间清洗烘干,清洗的玲子就像天使一样“圣洁”,嫩白的皮肤和绝美的身材让操作机械臂的工作人员都感叹竟有如此人间尤物。

随后,工作人员将玲子的微型呼吸机暂时关闭,并利用机械臂,将玲子整个人都浸入到装满蓝色液体的储液罐中,辅之机械臂的一通操作,使得玲子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完全地与蓝色液体接触,很快他们就将玲子夹了出来,此时的玲子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胶状物质,有点像胶水,这种浅蓝色的点缀让玲子变得更诱人了,不过这层蓝色胶水只是为了让玲子的新皮肤更好地贴合,并抑制皮肤细胞和组织的衰老再生。

这胶质的液体可是女博士的杰作,全球首位攻克人类皮肤衰老秘密的生物专家,但由于这项发明在实际使用时受外界环境影响非常大,长期与空气接触还会导致严重的皮肤疾病,这在当时给聚能生物科技公司惹来了不少的麻烦,于是,这位天才科学家连同她的杰作一同被公司雪藏了,一直到“重生”计划成为可能。所以这一次不单单是“重生”计划的转折点,同时也是女博士职业生涯“重生”的关键。
胶状物质半个小时左右就会被皮肤完全吸收,所以得工作人员立刻将玲子装进她的新“囚服”。终于,玲子的“囚服”被助手从无菌盒里拿了出来。

如果玲子看到了她的囚服,她肯定会无比抗拒,与其说是衣服,不如说是一个浅黄的乳胶娃娃,一件只有成年人手掌一般大小的全封闭胶衣,从头到脚,每一处细节都是根据玲子的身体比例制作的,而且全身上下看不见一个开口,这叫她怎么穿得进去呢?

女博士用手扯了扯这件胶衣,发现它弹力十足且坚固,她如何用力都拽不长,估计女博士自己都没想到这件胶衣会制做得这么小这么紧。

因为制造这件胶衣的材料的确十分特殊,它是10多年前聚能生物科技公司研发的一种新型乳胶,保留了原本乳胶弹力大,密闭性好的特点,同时分子结构的变化也使其拥有了划不破,烧不穿的特性,即使现在人类科技如此发达,也仍没有办法弄破它,所以广泛应用于航天和军事领域。虽然新型乳胶的制造成本很低,但出于安全考虑,它被禁止引入民用市场,所以玲子将会是全球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穿着新型乳胶的人类,这可能听起来不太像是个值得夸耀的成就。


随后,玲子的新囚服,哦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新皮肤被女博士放进了专用的操作室内,剩下的就交给机械臂了。操作人员通过机械臂将胶衣背后那几乎看不见的开口撑开,然后将胶衣放进了真空仓,随着仓内的压力变小,开口连接外部的胶衣被逐渐扩张到玲子略大于玲子体型的大小,颜色也在惊人的扩张后变得完全透明,胶衣的厚度也变得及其纤薄,这种程度已经是胶膜了,若不是舱内特制的光线打在胶膜表面,工作人员还真无法胶衣的位置和状态。

胶衣扩充完毕,就等主角进入了。操作人员通过机械臂,将玲子从胶衣背后的开口塞入,依次对准头部和四肢。与正常设计不同的是,这件胶衣是没有手指和脚指的,这意味着玲子在穿上这件胶衣后手指和脚趾就再也无法分开了,不过好在他们在事先的手术中已经将玲子的手脚指甲换成了不会生长的仿真指甲,免得指甲的伸长使得里面的犯人受伤,不然都不晓得如何医治。

对准位置后,接下来就是泄压,通过缓慢改变真空舱内的真空度,使胶衣缩小,慢慢贴合玲子的身体曲线。同时操作人员用较小的机械臂将玲子的双手握成拳状,将眼皮调整到合适位置。值得注意的是,这件胶衣连面部曲线都是根据玲子的脸量身定制的。随着头部真空舱的真空度下降,胶膜慢慢地吸附在玲子的面部,完美勾勒的曲线不会使得玲子的脸因压力变得扭曲,而是变得更加紧致,并外加操作人员用操作臂辅助,胶膜就这样完美地吸附在了玲子的脸上。

一系列操作完成后,玲子皮肤和胶膜间的那层蓝色胶水也消失了,两者之间不会存在任何杂质了,包括空气。几分钟后,玲子的全身都被胶膜完美地吸裹住了。

最后,机械臂用胶衣原液涂抹在胶衣背后的开口处,同时将微型呼吸器、鼻饲器,以及玲子下面那不可言的设备与胶衣的连接处做了无缝连接,这样,玲子全身上下每一处肌肤都与外界完全隔绝了,同时也杜绝了玲子取下装置的可能。

缺口填补完成,真空舱的阀门被完全打开,失去大气压的牵引,原本只是吸裹在玲子身上的胶膜马上紧紧地绷在了玲子身上,胶衣强大的压力让玲子纤瘦的身体整整瘦了一圈。

被透明胶衣完全包裹住的玲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微微闪着亮光,因为胶衣之纤薄,不仔细观看或者触摸,一般人基本看不出玲子穿了胶衣,完美的身材曲线经过胶衣的修饰,这时的玲子就像一件艺术品,悬在半空中任人欣赏

。对此,实验室内的人无不惊讶庆贺,既是对眼前那完美人形,也是对他们的第一次实验圆满成功。

可这对玲子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

第三章 苏醒

玲子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梦见自己掉入深不见底的大海,慢慢沉入深海的黑暗之中,那深海的水压压得自己无比难受……全身好重……要无法呼吸了!!!

玲子从噩梦中惊醒,她和往常一样下意识地张开嘴巴大吸一口凉气。但这次并没有如愿地把嘴巴张开。

麻醉剂的效果消失了,玲子的感受慢慢恢复,身上胶膜的紧裹让玲瞬间清醒了过来

“啊!!!身上好紧呐!好难受!”

她想要张大嘴巴,大喊一声,缓解一下全身上下那要命一般的压力就算只有一丝,如果能,她一定会喊得很大声。

但可惜胶膜并不允许她这么做,现在这层超薄胶膜已经牢牢压裹住了玲子的每一寸肌肤,不留有一丝空隙,不存在一丝褶皱。而胶膜带来的强大压力让玲子无可适应,她躺在地板上奋力地挣扎着,尽管胶衣强大的压力使她连抬手都变得十分费力。她依旧不断踢打着她那纤细的双腿,用被裹成拳的手在脸上不断摩擦,渴望让全身那要命的压力能小一点。

可随着运动量的突然变大,身体对氧气的需求也随之增加。玲子极力抽动着肺部,用尽力气想张开嘴巴大吸一口新鲜空气,但没能成功,她只能等待鼻腔内的微型呼吸器供给来的那少之又少的空气。

玲子想要用手取出鼻腔内的装置,结果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被包裹成拳状,完全分不开,气急败坏的玲子只能用拳头不断蹂躏自己的鼻子,希望能把这个破装置从鼻子中挤出来。

无用的挣扎和稀薄的空气强迫她冷静了下来,顶着全身的压力,她开始寻找原因,看向双手,才发现手掌被不知名的东西强行裹住了,怎么分都分不开

居然是一层透明的膜!

往下看,整个身体都泛着亮光。原来全身都被这层膜给裹住了!

“太紧了!快帮我脱掉它!”玲子在心里呐喊着。

“一定有个拉链的!”

玲子开始用拳头在身上四处抚摸,渴望能找到一个拉链,好让自己能从这紧裹中解脱出来,但她摸遍了全身,从头顶到脚底,全都滑溜溜的,甚至连一条凸起的接缝都没有发现。

因为胶膜并不透气,玲子全身早已变得无比闷热,紧密的包裹加上无法释放的闷热,简直生不如死,这让玲子不再愿在这层膜里面停留半秒,她用光滑的双拳不断摩擦着同样光滑的玻璃地板,兴许能将这层比纸还要薄的胶膜给磨破来。

但可怜的玲子并不知道,即使胶膜已经这么薄了,这个世界上仍没有任何办法能弄破这层胶膜,她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女博士透过观察室的玻璃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玲子的这些一举一动,她并不觉得奇怪,被一个手掌般大的乳胶娃娃包裹全身,不难受才怪呢。不过她还是慢慢走近观察室,想要近距离地欣赏自己的最新杰作。

哒哒哒……

玲子听到了愈来愈近的高跟鞋声,转过头,是女博士!她好像遇见了救命恩人似的,急忙爬起来,即使因为胶膜的包裹行动起来很困难,她还是尽最快的速度爬到玻璃墙前。

双拳无力地在玻璃墙上锤打,用无比渴望的眼神望着女博士,心里哭喊到:“博士,快帮我脱掉它,太紧太闷了,我受不了了,我不想接受改造了,什么都行,帮我脱掉它!麻烦你……求你了……太难受了……救命……”但这种折磨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外人看来她甚至发不出一句呜咽声。

那无辜的眼神没法不让人生怜,女博士显然是看懂了,可她不吃这一套,低头按下几了手中遥控器,关闭了玲子的视觉和听觉传感器。

今晚睡个好觉吧”说完,女博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实验室。

一瞬间,玲子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周围如死一般的寂静,玲子能听到的只有耳朵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眼前也漆黑一片,就像是被流放到了无垠的宇宙中,周围什么都没有,看不见也听不见,全身的每一处肌肤都被胶膜挤压着,收紧,收紧,收紧,感知的缺失让身体上的紧裹感被成倍放大,玲子能感觉到身上的胶膜在拼命地缩小。

恐惧、痛苦、绝望占据着玲子的身心。她可想大声叫出来,想要喊来某个人,帮她从这套难以忍受地囚服中释放出来。她用面部肌肉蓄力,发力,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一声呐喊。“啊!!!”玲子用力想要叫出来,她蜷缩在玻璃幕墙的墙角,全身都在用力,紧闭双眼使劲鼓动面部的肌肉,奋力地张大嘴巴;

“加油,玲子,嘴唇好像分开了…”玲子感觉到;

顶着胶膜的强大压力,玲子终于将嘴唇分开了一段不到几毫米的距离;

“连嘴巴都没有开口吗?真是太可恶了!!!”

玲子心里咒骂到,而在外看来,胶膜仍然完美地包裹着玲子的面庞,甚至吸裹在了玲子奋力张开的嘴唇上。可嘴巴还没张开到一个黄豆大小,玲子却很明显地感到整个面部都被胶膜拉动了。现在的玲子已经非常生气了,她想将愤怒全部发泄在束缚着她的胶衣上,她期待着,也许再用力点,胶膜就会被撑破了,自己也能解脱出来。

可这几毫米的距离,已经是玲子的极限了,不论她再怎么用力,双嘴都没法分得再开一些些,可玲子两颌的肌肉早就已开始发酸,肌肉本能想放松一下,泄了点力,没想到双唇和颤抖下巴立马被胶膜绷回原来的位置,和之前一样,分不开了。玲子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她不甘心地又尝试了几次,发现连嘴唇再也没办法分开了。无奈的玲子只能用被裹成拳头的双手不断地在嘴唇上下摩擦,想要把嘴巴再次分开,可最终也是徒劳。

从无奈到焦急,再到愤怒,气急败坏的玲子用被紧紧裹住的双腿来回踢打着玻璃地板,双拳则在熊前不断地摩擦着,一是渴望胶膜被磨破,好让自己闷热已久的皮肤有一丝接触新鲜空气地机会,二是用她仅能做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委屈和愤怒。

吱吱~胶膜和玻璃地板摩擦发出奇怪的声音

玲子不顾脚部和腿部敲击地板带来的疼痛,仍歇斯底里地踢打着,这样反而能让玲子暂时转移身体上闷热挤压的感觉,但剧烈的运动迫使玲子本能地抽动肺部吸入氧气,她似乎忘了鼻子内的呼吸器,稀薄的氧气让玲子有点发晕,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玲子只能逼着自己忍受身体上的不适,迫使自己保持清醒,但一想到如果抓不到真正的犯人,自己的余生将会是这样被装进这样的“囚服”里,并且手不能写,嘴不能说,视觉和听觉还由别人掌控着,玲子就按奈不住自己的委屈,其实她在心里已经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只是由于镜片和胶膜的阻隔,眼泪一滴也流不出来。

没法挣脱的束缚加上无止境的黑暗,这让玲子感觉每一秒都过得十分漫长且煎熬,她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全身的压力又让玲子难以入睡,她只能自言自语,抱着没有希望的希望,“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我放出来了,他们说过会抓住罪犯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玲子又听到了熟悉的仪器的滴答声,她猛地睁开眼,镜片上的黑色也在慢慢褪去,是天亮了。

视觉和听觉的恢复立刻将玲子从黑暗中拉了回来。一晚上的煎熬让玲子觉得好像过了一个月那么久。

精神亢奋的玲子想要抓住自己看到的第一人来倾听自己的委屈和苦楚,她费力地站起身,用双臂遮挡挡住自己的隐私部位,害羞但期待地环顾四周。只见玻璃墙外围了一圈穿白大衣的人,自己就像动物园中的猩猩一样,体无遮蔽地暴露在“游客”面前,玲子地脸一瞬间就变得通红;但她顾不及这些,她望向站在人群中央的两人,正是女博士和总裁,眼里满是委屈和乞求,没法说话的玲子只能她不断眨巴着自己那双大眼睛,同时扭动着曼妙的身体,想要他们下令帮她脱掉这身“囚服”。玲子这诱人的胴体和动作让实验室中的男性工作人员瞪大了眼睛不停地咽口水,小弟都不争气地硬了起来,有些甚至直接往卫生间里冲。可总裁似乎没有丝毫动容,他拿起手中的话筒看着玲子说:

“A001号,按照合约内容,你从今天开始属于公司财产的一部分,公司对你拥有绝对所有权,你必须完成公司对你的一切要求,如果抗拒或是逃跑,我们有权对你进行惩罚,清楚后就点两下头。”

玲子没有照做,她摇了摇头,她想辩解,她想终止实验,哪怕让她去监狱都行。但总裁没有想听她辩解的耐心。

“这是最后一遍,点头!”总裁的语气十分吓人,丝毫没有之前那种好大叔的影子。

玲子依旧摇头表示抗拒,但总裁有点生气了,他不喜欢别人反对他,何况还是一个囚犯,他直接夺过女博士手中的遥控器,“你没有照做,这就是惩罚。”说完,玲子的下面立马感到一阵刺痛,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好疼!”剧烈的疼痛迫使玲子瘫坐在地上,双拳紧紧地捂着下面,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又一阵刺痛传来,这下让玲子疼得蜷缩在地上了。

还不清楚吗?”总裁不耐烦地问到。

痛苦中的玲子急忙点头

“今天下午会有一场发布会,你现在就是代表公司的产品,发布会上你不准出差错。”总裁说完,又给身边的女博士交待了一些任务便火速离开了。

照做就是了,何必让自己难受呢?”玲子的耳边又传来女博士的声音。
玲子下面的疼痛还没缓过来,她头一次尝到了受惩罚的滋味,没法思考总裁所说的发布会和女博士的话,只能是一个劲地点头。

4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4 thoughts on “玲子的“重生” 第一至三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