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的黑短袖 ♥

琴音庆庆 第一章

目录

  • 琴音庆庆 第一章

琴音庆庆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夜里九点四十分,卫庆茹终于写完了高数作业的最后一道题。

趁着她收拾东西的空档,我一把搂住她:

“亲一下。”

“走开走开!不亲!”

卫庆茹轻轻推开我,脸红着摆摆手拒绝道。

她是我隔壁专业的同学,大一军训结束后,我们加入了学生会的同一个部门。

在第一次部门开会见面时,她梳着中学生一般的马尾辫,笑着用“おはよう”跟我打招呼。

第二个学期、四月、春天、她的生日,我也写了一张“おはよう”的纸条,附在了买给她的生日蛋糕上。

我们在一起了。

也从那天后的某一天开始,她很少再扎马尾,转而每天都会梳整齐的披肩发。

“你终于不像个懵懂无知的中学生了。”我那天笑着调侃她。

卫庆茹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懵懂无知一点不好吗?”

“都好,我都喜欢。”

······

平日里,我们会一起去自习室上自习。

这天,正好是在学院办公室值班的日子,自习的地点也相应改到了学院楼的办公室。

官宣关系后,负责安排值班的同学也乐得成人之美,把我们安排在了同一天值班。

学生会值班,名义上是处理一些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

比如有同学临时有事要请假回家,问过辅导员同意后晚上值班的同学就可以帮忙开假条盖章。

但实际上,有突发情况的概率微乎其微,大家基本上都是自习或者刷手机,坐满两个小时到九点就算完事。

这天周二,是我们第二次一起值班。

九点钟一到我就坐不住了,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开溜,但庆茹却坚持要写完高数作业再走,还一直在催我先回宿舍。

不过,正处在热恋期的我,哪有丢下女友不管的道理。

看我坚持要留下陪她,一脸无奈的庆茹只好埋头开始钻研作业,不再多说。

待到她收拾完了书包,我填完了值班表,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刻。

“呼——”庆茹把书包备在肩上,在值班表上签上了名字,然后长舒一口气。

“快走吧!”她脸上泛起一丝潮红,看着我语气有些催促。

我俩刚准备关灯走人时,门口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

我有点疑惑,眼下早就过了“下班时间”,是哪位同学真碰上什么急事了吗?

“哟?你俩挺敬业!这么晚还不回宿舍吗?”

推门而入的,是学生会的大二部长学姐——白琴。

刚进门的她带着审查的目光把办公室扫视一遍,打趣道。

白琴这位学姐在外面的名声不是太好,听说大学一年半就换了四五位男朋友。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样的行为总会在学生时代被传一个“水性杨花”的坏名声。

加之刚入学面试学生会时,这位学姐也对我不少刁难,所以我对她的印象并不是很好。

“学姐不是也大晚上来视察工作嘛!”尽管心里不太感冒,面上我还是半开玩笑的回应道,同时拉起庆茹的手走上前去,不过余光却瞥到她面色一沉,脸蛋上的潮红色愈发浓重。

“我来取点东西。”白琴回应道,“你快回宿舍吧,晚了要被宿管阿姨关在外面了。”

“这不是庆茹非要写完作业再走嘛,那学姐没什么事我就先送庆茹回宿舍了。”

“你先回吧,让庆茹和我搭个伴回就行,我们都在一个宿舍楼。”

“那怎么行”我又把背在肩上的包重新放下、回复道,“干脆我也等一会,三个人一起走吧!”

学姐白了我一眼:“让我当你俩的电灯泡是吧!”

“就是,你快回吧,”庆茹也摇了摇我的手,把我朝着门口推去。

“等会儿你俩呗,现在还不到十点,不急不急。”我有点疑惑的看着两人,不明白这俩人再搞哪一出。

“最后问你一次!”白琴突然提高声量,吓了我一跳。

她伸手指着我,整个人都有点颤抖,看起来像是紧张,又像是生气···

像是下了不小的决心,白琴终于继续开口:

“你是自己先回去,还是一定要,留下来等她?”

“听起来像是学姐在帮学妹考察男朋友?” 我尝试着缓和着这种有点奇怪的气氛,“那我一定要等!”

“好!”

听到我的回答,白琴转身走到门前,反锁上了办公室的房门,然后在我疑惑的目光中,一脸不悦坐到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琴姐,要不明天再办吧?今天有点晚了。”卫庆茹怯生生的看向白琴,颤抖的语气根本不像是疑问,反倒像是苦苦哀求。

“办事,办什么事?”我一脸疑惑,“学姐不是说来取东西吗?”

但庆茹却像是没听到我的声音,只是自顾自呆呆地看着学姐。

虽说从大学入学不久这两人应该就认识了,但毕竟分属学生会两个部门,也不是同一个专业,怎么听称呼两人好像很熟络的样子?

再看这俩现在的动作,好像两人关系有些···微妙?

我胡思乱想地同时,一旁的庆茹又找了几个理由,在哀求着白琴“改天再办”···

另一旁的白琴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看向站在一边的庆茹,眼神满是凌厉。

“别磨蹭!”白琴一声呵斥,把我从神游中拉回了当下,也拉开了一幕让我无比震惊的画面:

庆茹听到呵斥后缓缓的放下肩上的背包,低头不语。

沉寂了十几秒后,她缓缓的跪在了地上,用双膝和小臂作为支撑,一步步爬到了白琴的面前。

“我原本还想要保护一下她在男朋友心里的形象,但是你自己选择留下来不走,啧!”白琴一改凌厉的目光,带着几分笑意的看向我。

话语间,庆茹已经爬到的白琴脚边,贝齿轻咬着白琴运动鞋上的鞋带,缓缓的拉开绳结。

没搞懂情况的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用嘴解开鞋带后,庆茹毕恭毕敬的用捧着白琴的左脚,轻轻的脱下了足上那双淡紫色的运动鞋。

白琴也非常配合的翘起了自己的左脚。

鞋子脱下后,是一只被汗水浸湿的浅紫色短袜。

迟疑了几秒后,庆茹再次凑上前去,咬住脚跟的部位,缓缓的将袜筒部位从白琴的脚踝上扯下,随后再抿住脚趾部位,将整只袜子脱下。

这只浅黄色短袜,也被庆茹视若珍宝般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