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钛合金滑稽 ♥

生命方舟·重启 第一章

生命方舟·重启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来自神秘东方的那罗严,在异国的冬日里邂逅了他的爱侣,而萦绕在他身后的巨大阴云,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序章 实验报告

在新泽西州罗切斯特市,梅奥医学院(MayoClinicSchoolofMedicine)临床医学实验室院长办公室内,红枫木办公桌后的尼尔森院长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拿着一沓实验报告,不停的摇头。在他对面,一个英俊的亚裔男孩则略显紧张的不停的搓着白色制服的衣角。

“理论知识功底扎实,动手能力无可挑剔,尤其是缝合技法简直天衣无缝,但动物实验死亡率高于理论值470%。再次解剖死亡原因,腹腔内脏器之间发生的不正常黏附。”尼尔森顿了顿,接着说,“完全遵守了手术章程,手术时间比标准用时减少1/3,按道理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你自己有没有想过问题会出在哪里?”

“院长阁下,其实这些手术大部分并没有接触道内脏粘连区域,或许是实验动物本身的问题?”大男孩小声的说。

“且不说这些动物是专门培养的医学实验品,单单18只不同种类的实验生物在你的实验手术后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就证明问题不应该在实验动物身上。会不会是手术过程太急于求成导致的?”尼尔森缓缓的反问道。

“我可以证明其中至少有10例手术都十分完美的,这10例手术是我们共同完成的,至于我经验和技术,我想可以用手术室的轮椅天使称号来证明,院长阁下。”温柔的声音来自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白衣女士,精致的面容让人几乎看不出年龄,金色的长发靓丽而柔顺,天蓝色的瞳孔带着一丝的笑意,白皙纤细却强壮有力的双臂缓缓的转着轮轨,驾驭着轮椅从敞开着的院长室大门缓缓驶入。

“安妮·苏教授,我想你在进来之前应该先敲门,即便那扇门敞开着也是一样。”尼尔森微微叹气着说道。

“当然,关于这一点我道歉,下次我一定先敲门,院长阁下。”安妮·苏轻轻回答着老院长的问题,蓝色的瞳孔却一直望着院长办公桌前的大男孩,目光中充满了温柔,脑海中回想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第一章 两个奇迹

梅奥医学院临床外科礼堂,一年一度的外科学院入学欢迎会上,二十余名入学新生排成一排,准备挑选自己心仪的教授作为未来学业的导师。教授们也显得十分轻松,能够通过医学院选拔的学生无一例外都是最优秀的,但作为医学院新晋的也是最年轻的安妮·苏教授则略显紧张,这是她的第一次独立带博士,虽然作为北美西海岸排名前列的医学院,它旗下的教授们显然都是最高水平的,只要进入了医学院就意味着最好的医学教育水平,但并不意味着学生们没有选择偏好,显然年龄依然是一个直观的印象分,人们更愿意相信一个年龄更大,看起来经验更为丰富的医生。而只有30岁、面容年轻的更是看起来只有20岁出头的安妮·苏显然会被归类为经验不足的那一类,研究领域也是相对难以出成果的【器官与神经系统的体外培养】,更别提她还有着更致命的缺陷……

随着尼尔森老院长冗长的欢迎致辞结束后,学生们的选择导师的活动开始了,一个接一个的做自我介绍后便宣布自己心仪的导师。那些看起来头发花白的教授们显然又得到了一次丰收,而排在教授们最边缘的安妮·苏则无人问津。安妮·苏眼睛有些微微酸涩,用力捏了捏自己毫无知觉的大腿,暗自想着:或许真的是自己努力过头了,成为教授的时间太早了些,也许等自己头发花白了后,也能像他们一样……

没有选择导师的学生越来越少,就在安妮·苏准备撤退放弃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我叫做那罗彦,来自中国协会医学院推荐,我的选择的导师是安妮·苏教授……”听到自己名字的安妮·苏猛然抬起头,望着站在讲台上的亚裔男孩,高挑的身材,俊朗的面容,一双温柔而坚忍的黑色瞳孔正在微笑着注视着她。

安妮·苏本身是一个奇迹,出生在犹他州一个虔诚的摩门教家庭中的安妮幼年就展现出非凡的天赋,9岁小学毕业,14岁考入盐湖城杨百翰大学护理专业,而在她15岁时中遇到了她一生的挚爱,一个来自明尼苏达州的美籍华裔年轻人苏杨,安妮为了爱情放弃了学业,不顾家庭的反对依然与苏杨结婚,并改姓为安妮·苏。

婚后两人一起开办了家庭诊所,并在安妮16岁那年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就在安妮期待着未来幸福而平淡的生活时,噩梦发生了。在一个天空中不时有流星划过的夜晚,一个醉汉驾车冲向了正在散步的安妮夫妇,在千钧一发之际苏杨抱住了安妮,承受了绝大部分撞击。就这样,苏杨永远离开了她们,而安妮的腰椎脊髓严重受损,引起了双下肢截瘫。原本引以为傲的健美双腿永远失去了知觉,从此不得不与轮椅为伴,更可怕的是膀胱、肛门括约肌功能丧失,连女人最重要的阴道与阴蹄都不能再感知到性的魅力。

就在周围的所有人都认为安妮奇迹已经结束的时候,安妮·苏再次震惊了世人,她一边用半残之躯照顾女儿,一边从新捡起学业。在19岁时从新考入了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进修临床医学,成绩优异,理论与实践知识并重,在医院实习期间获得了手术台上的轮椅天使称号;在24岁时因硕士论文太优秀被破格授予博士学位;27岁破格晋升为当时最年轻的医学教授,并被西海岸最出名的梅奥医学院聘用,30岁晋升为博士生导师。而她的女儿雅丽也同样出色。在10岁时就被纽约圣三一学校破格录取,15岁就考入普林斯顿大学,但不知为什么,她的女儿并未选择医学的相关专业,而选择了去学习冷门的舞蹈专业。

那罗彦也是一个奇迹,他出生在东南沿海的一个三线小城,没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也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有他的出生证明,仿佛凭空而来一般,只要他脖子上挂着一块玉石,上面写着那罗两个字;当地的孤儿院收养了他,院长用她自己的名字给这个奇迹少年命名——那罗彦。少年时代的那罗彦在孤儿院中度过,很小就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特征,聪明,坚毅,活泼好动,总是梦想着各种探险;在6岁那年一次不成功的探险后,那罗彦的性格变得文静而富有爱心,并且开始喜欢救助那些受伤的小动物;在16岁时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东方协会医学院,并在4年的时间内就完成原本需要8年的临床外科课程,同时兼修了中医系的大部分课程。他在毕业答辩时精彩的针灸外科麻醉技术展示,甚至得到当时来游学的美国外科协会专家们的赏识,并被推荐前往梅奥医学院进行博士深造。

就这样两个奇迹在梅奥医学院临床外科礼堂相遇,20岁那罗彦成为了30岁的安妮·苏教授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博士生,在空旷的独立实验楼内共同进行【器官与神经系统的体外培养】这个艰涩的课题研究。研究的过程枯燥而单调,但安妮·苏温柔和那罗彦坚韧很好的适应了这种枯燥的科研生活,在工作之余那罗彦则尝试着用他的中医针灸技法帮助安妮·苏恢复双腿的直觉。

安妮·苏至今依然清晰的记着那罗彦第一次帮她针灸的情形,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实验异常的顺利,在一整轮培养基种植完成后也刚刚到下午3点,保姆卡罗琳大妈还没有来。安妮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的双腿,那天卡罗琳帮她换上的是一条紧身的高腰裤袜,安妮不得不时常做一些康复运动,帮助毫无知觉的双腿进行血液循环。

而清理完试验台的那罗彦则试探的问要不要让他尝试一下中医学的针灸和按摩,虽然中医疗法的理论并不充足,但却时常有奇迹发生,截瘫者经过治疗恢复双腿知觉的也不止一例。

“好啊。”安妮轻轻回答,仅仅两个月的相处让她对那罗彦有了深深的信任,以及一丝不可诉说的情素。

“我们需要找到一张床。或许可以去康复实验室那边。”那罗彦温柔的说道。

“这里不就是一张床吗,虽然硬了一些。”安妮转动轮轨,将轮椅挪到那罗彦试验台前,“需要我躺着还是趴着?”

“趴着就好,要我帮忙吗?”

安妮摆了摆手,说:“不要小看手术室里的轮椅天使哦。”说完双手抓住了试验台上的吊杆,轻轻一摆就将身体放置在了试验台上。

那罗彦拿出了从国内带来的银针,消毒完毕,便要隔着衣服为安妮施针。

“等一下,难道不帮我脱下裤子吗?”安妮有些羞涩的问道。

“女士,请放心,我甚至可以闭着眼为人施针,一层衣服并不成为障碍。”那罗彦得意的说。

“我的裤子里还有隐形尿袋,帮我脱下来好吗,它们应该已经装满了,我怕他们一会漏出来。”安妮见那罗彦双手颤抖了一下,继续说,“现在你是医生,我是你的病人,病人在医生面前是没有隐私的,记得吗?来吧、别怕。”

那罗彦的双手颤抖的深入安妮白色短外罩内,找到了高腰裤袜的腰带,在尽量不接触安妮肌肤的情况下缓缓的退下那条高腰紧身裤袜,映入眼帘的是纤细又泛圆纤腰,高耸臀部浑然天成般的丰满而没有一丝的赘肉;随后是两条白晰修长性感的玉腿,肌肤雪白如玉,白里透红,两腿相合之处的没有一丝毛发,只有一根透明的小管连接绑在大腿内侧的尿袋;最后是一双柔若无骨的娇嫩小脚,脚型纤长,小巧玲珑,白嫩可人;脚面的皮肤光华细腻,透过细腻半透明的白嫩脚背皮肤,隐隐可见皮下深处细小的血管,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曲线优美,脚弓稍高,脚后跟处的皮肤甚至能看出皮肤的纹路,脚指匀称整齐,就像十棵白嫩柔软的珍珠。

伴随着裤袜的退下,淡淡的奶香从安妮的身体上散发出来,那罗彦望着眼前竟然的美景震惊的好久才说道:“没…没有内裤吗?”

“人家要带上尿袋,不方便。”安妮的脸似乎有些发烧。“没有见过吗?”

“太美了。”那罗彦似乎没有听清安妮的问题,自顾自的说道。

原本热爱运动安妮有着一身强健的肌肉和小麦色的健康肌肤,但在车祸后不得不常年与轮椅为伴,原本坚实的肌肉渐渐软化;但似乎是得益于常年的康复按摩,皮肤仿佛恢复了幼年时的白皙,反而使她具有了一种东西方兼具的柔美;原本下身浓密的体毛也不再生长,颈部以下的毛发都逐渐脱落,浑身上下都变得光滑起来的,倒是便于清理;而向来规律饮食并注重卫生的安妮可以控制自己的排便时间,几乎不需要带粪袋,在保姆的精心护理下,没有一般截瘫病人身体上的异味,反而由于经常清洗,以及不穿鞋子,使得她从头到脚每一处地方都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奶香,就连私处也仅仅是多了一丝淫靡的气息,没有丝毫怪味。

“帮我把尿袋卸下来好吗?”安妮闭着眼轻轻的说道,纤细修长的双手轻轻掰开了自己紧闭着的双腿,将神秘的三角区展露出来,高高隆起的阴户上没有一丝毛发,仿佛一条浅浅的细缝,淡褐色的肛门微微收缩。

那罗彦用颤抖的指尖轻轻的触碰一下,瞬间便缩回了手指。

“她们没有感觉,不要害怕。”安妮温柔的说道。

听完安妮的安慰,那罗彦用微微颤抖的左手托起安妮柔软的下腹,右手撑开两片粉嫩的阴户,一片粉红色的肉瓣赫然入目,只见一片粉嫩之中两片鲜红色的半透明阴唇矗立在中间那片导管的两侧,像两位守门人把守着这片神秘的禁地。

轻轻的拔出导管,一滴液体随着导管从尿道中缓缓渗出,那罗彦用手指擦掉了滴液,粉嫩的肉瓣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帮我先按摩一下好吗,听说中医的按摩更加有效。”安妮对拆掉了尿袋的那罗彦轻轻的说道。

那罗彦没有拒绝,一双微微颤抖的大手轻轻覆盖在安妮娇嫩的翘臀上,缓缓的按压,慢慢向下,直到柔软的脚心;虽然下身依然没有知觉,但安妮脸更加红了。“还好我趴在了试验台上。”安妮暗自思索,一丝情欲似乎在心底缓缓燃烧。

在那罗彦的按摩和针灸下,时间飞速流逝,安妮心底的欲火也越烧越旺,乳尖开始有了一丝瘙痒,虽然下体还是没有感觉,但小腹下方似乎感到了一丝液体的湿润,相信那罗彦也一定看到了,“这一定是尿液,是的肯定是尿液。”安妮在心底挣扎到。

那罗彦拔出来最后一根针时,校园里六点的钟声敲响了,“要我把尿袋装上吗?”那罗彦轻轻的问道。

“不要了,能帮我把卡罗琳阿姨叫进来吗,她应该已经到停车场了。”安妮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那罗彦没有反驳,只是用实验大衣盖住了安妮的娇嫩美体。轻轻的带上了门,便前往了停车场。

安妮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与卡罗琳解释的,也不知道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甚至连最爱的女儿也被忘在了一旁。唯一记得的,就是回家后在床上拼命的挤压自己那半球形的柔软乳房,揉搓粉嫩的乳尖;即便是车祸后下身没有了知觉,心中的欲火却依然存在,安妮只能依靠身体上唯一还存在感知的性器官,来缓解心中的火焰,因此小女儿的哺乳期异常漫长;甚至在她上小学前还是如此,即便是女儿不再喝奶后,安妮也依然时不时的安慰自己的乳房,直到现在乳房还在分泌乳汁。但似乎是那晚的欲火过于强烈,乳汁甚至打湿了半个的床铺,以至于早上起来后,卡罗琳大妈甚至怀疑自己没有给主人装好尿袋……

授权转载,原作者钛合金滑稽,在PIXIV上连载更新,麻烦大家去P站上点赞支持,谢谢大家!

生命方舟·重启 第二至四章 >>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布者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