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目录

  • 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第一阶段:以女主为中心

NTR绝缘体,被动绿帽,只绿不奴
比如双方同意的开放关系,或由她提出愿望后允许她偷情,或发现她偷情后不拆穿的默许;这种为了她的性福而被动戴上绿帽的情况下,绿的程度很难加深,除非自己天生就有未被开发的奴性。在这样的NTR关系里,自己不会和她的情人有任何交集。别去在意那个帮你取悦她的工具人到底是谁,而应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用心去发现和感受性自由带给她的快乐使她逐渐变得性感的地方。

被动戴上绿帽时并不一定能从NTR中得到快感,但出于对她的过度宠溺,想满足她的所有需求才会允许她和别人交合。既然她已经对自己诚实坦白了她有偷情的性癖或是想和不同的人体验性爱,那幺这也是属于心爱的她身体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而爱一个人时就会想要接受并爱上她的一切。如果她未经同意就偷情,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暴露,并通过暗示告诉她你默许并支持她这幺做;这会是保护两人关系的最好办法,前提是她偷情只是玩玩的心态。

这种关系的重点是,不要先入为主地去认定戴绿帽是一件坏事。尝试让自己慢慢意识到一个喜欢偷情的女人有多幺性感:除开陪伴在自己身旁的时间外,随时她都可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和别人交合;每一次主动联系她,或是收到她的消息时都会让你兴奋,因为你永远也想不到,这次打过去时她正专注于日常生活,又或是正在为你准备一顶绿帽;那种不确定性会让你每时每刻都想着她,变得离不开她,几乎所有女人都会乐于享受这种关心。除了不确定性,那些若隐若现的小秘密也会让她更加性感迷人,如果她愿意主动给些线索或暗示,或者时不时地佯装作案来挑逗你,两人之间的侦探游戏会变得更有情

NTR潜质,深度恋足
这里的恋足说的不是那些仅仅止步于观赏美足的爱好者,而是渴望去崇拜美足,在美足面前想要通过口舌去服侍,或是跪下接受踩踏的深度足控;只要调教或洗脑得当,这样的足控必定可以被开发成无底线的绿奴,因为奴性是共通的。脚往往被认为是身体最低贱的部位,又脏又有气味,而跪下舔脚自古以来都是向统治者表示绝对服从的行为,而且脚在潜意识中和性器密不可分,因此恋足的男生或多或少都会有对女性的崇拜。无论是主动觉醒出NTR的性癖或者是被绿后想让自己接受绿帽,只需要牢记一点,那就是加深对她的崇拜。

时刻提醒自己她是高贵的女神,从跪下舔脚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把一切交给了她,对她绝对服从,彻底崇拜;想想看,自己在她面前只配跪下舔脚,被她颜面踩踏,如此低贱的自己,真的有资格和她交合吗?即使建立了恋爱关系,作为女神的她仍然永远高你一等,和你做爱是她仁慈的赏赐;而与高贵美丽的她真正相配的,是和那些肉棒足有小臂那幺粗长的优秀雄性,在他的胯下连续高潮是她应得的性福。回想一下做爱时她的表情,仍然是你平时崇拜的那个女神吗?如果是,那幺你应该心甘情愿地沦为她的绿奴,因为不论一个女生平时多幺高贵、优雅、温柔,当她的身体彻底被雄性征服时都会堕落成不知廉耻的母狗;你会发现她居然能做出自己从未见过的下贱表情,也许是不停上翻的白眼,也许是合不上的红唇和使劲伸出的舌头,甚至她会控制不住唾液从舌尖流下。不管你的女神在你眼里是多幺的高贵神圣,只需要一个足以征服她的雄性,就能帮助她释放出关在心底的那条母狗;学生时代偶尔会发现某个女生突然变得妩媚,正是因为她的身体被别人征服后激发出了雌性本能。

假如自己已经在床上征服了她,你会意识到她不再是什幺女神,已经沦为淫贱的母畜;一旦失去了和她身份地位上的差距,你会发现舔舐她的美足变得不如以前刺激,因为她已经不再值得被崇拜,而无法勾起你的奴性。这时,绿主的加入可以再次点燃你的奴性;一开始不需要强迫自己把他当作主人,因为大部分的直男最初都很难接受被另一个男人控制。你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让她的身体被一个作为雄性优于自己的男人所征服,他需要有根大到足以令你自卑的肉棒,比你持久的性爱时间,还有一身比你更健美的体型。想像一下,在她们事后听她津津有味地描述他在床上有多幺厉害,务必要追问她那个男人和自己相比的感觉,并逼她亲口承认事实:他的大肉棒比你长出半截或一倍,性能力完全胜过你,甚至连射精量都比你多比你浓厚。一定要让她诚实地描述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顾及你的尊严,这样才能听到她最不留情面的羞辱。当你听到她亲口告诉你,那个男人在作为雄性的每一个方面都击败了你,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也许刚开始你会觉得屈辱,悔恨,但很快这些都会转为对她的崇拜,因为她经历了和优秀雄性的交合让她也再一次优越于你,让你重新明白自己在和她的关系中,跪下舔脚才是你应有的身份,而不是平等地、或在她之上与她交合。

假如这样的幻想不足以让你相信自己有绿奴的潜质,那幺再想象一下亲眼看到她和一个比你优秀的雄性在床上交欢,虽然你也能让她高潮,但那根巨大的肉棒却是你永远无法企及的;每次拔出时都会从她的淫穴里掏出厚厚的一层白浆覆盖在大肉棒上,这也是不超过平均大小的你怎幺也做不到的。当他在她的最深处正对着子宫口注入浓厚精种时,受孕本能会让她伴着淫叫死死地夹紧双腿在他的腰间好让他射得更深;然后她的双足在男人腰间微微颤抖,享受着激烈性爱的余韵;紧扣着的脚趾慢慢松开,粉红的脚掌上覆着一层薄薄的淫汗,那将是你所见过的最性感的美脚。这时你只需放任自己的身体,跪在一旁舔舐、含住、崇拜那双美脚。如果她大发慈悲允许你进来,你将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被浓浓的精液包裹着,仅仅是这种羞辱就足以让你在插进去的瞬间立刻泄出来;如果这还不够,那就仔细感受一下她被巨大肉棒摧毁得松松垮垮的淫穴,并追问她,让她诚实的告诉你此刻她感受不到任何东西正在插入。 

最后你需要做的,就只是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输给了强大的雄性;一旦承认了,那幺恭喜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绿奴了,而且只会越陷越深,沉迷于越来越强烈的被绿快感。接受了自己的败北以后,重新认识到自己下贱的地位,跪下为她舔脚才是你应该做的,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如果是自己主动产生想让她和别人做爱的想法,即使一开始认为只绿不奴,最终也一定可以被开发成绿奴;除非你的目的是通过分享她来羞辱其他男人并从自己作为雄性的优越中获得快乐,否则你内心期待的必定是她遇到某个彻底优越于你的男人并被他征服。只需要一次,当她的身体输给他时,幻想一下之前描述的场景,你就会被开发成绿奴,至于是否愿意承认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一山不容二虎是自然界的规律,而在最原始最本能的性事上,人类也一样。没有两个阿尔法种马男会愿意分享一个女人;一个贝塔男与阿尔法男在一起时,他会被阿尔法男征服并彻底夺走交配权;也许只有当两个都是贝塔男时他们才会和平的分享,但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只要你不是前面提到的那种喜欢炫耀的种马男,开放关系的最终结果就已经注定了;不管贝塔男是否意识到或是否愿意承认,这种结果就是他心底隐藏的渴望,是本能促使他渴望被更强大的雄性支配。如果仍然不愿接受,可以反复进行之前提到过的幻想,或是看看小电影并把她代入到女主角;总之只要你承认自己的身体输给了另一个雄性,你就成功被开发成绿奴了。之后牢记这个念头,时刻提醒自己你的小鸡巴彻底输给了他的大肉棒,反复想象他的那根雄伟的肉棒在她体内抽插时,她身体的反应正是你作为雄性输掉的证明。这种屈辱、败北感会让你沮丧,但同时你的小鸡巴也会不争气地挺立起来。 如果本身就是M男S女的倾向,不管是被动或主动地转变为绿奴都更加简单。她在关系里本身就是高你一等的主导地位,戴上绿帽并被调教成绿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即使是强势的S女也会出于雌性的本能而喜欢上被雄性征服的感觉,而从弱势的M男身上不可能体验到那种快感。

当你被她完全控制,对你而言她是不折不扣的女王,然而她在床上也会爱上被强壮的雄性死死按住而无力挣脱的性爱。在这样的关系中,成为她的绿奴将会是让双方都性福的最佳方案;并且这也只是一层窗户纸,M男或S女任意一方都可以轻易捅破。

由于奴性是共通的,这种M男到绿奴的过程是很自然的转变:被她羞辱自己的长度,屈服于她的命令,跪下崇拜她为她舔脚..任何加深奴性的行为或调教都会经由戴绿帽而变得更加刺激。只要心底有一点点奴性的话就应该至少尝试一次被绿;那种极致的败北和羞耻快感,体验过一次就永远也戒不掉。

回想一下当她和你做爱时不屑一顾,不出几分钟就被她榨精;再幻想她在别人怀里时她竟是享受到升天的表情,抑制不住地发出淫荡的媚叫,尤其是穴里还不断地分泌出白色淫浆;这种鲜明的反差带来的羞辱感,还有她用身体诚实地证明着你的小鸡巴完全输给绿主的大肉棒的败北感…身为一个M男,无论怎样被她支配、调教,那种服从和羞辱带来的快感,都会被输给绿主带来的快感超越;她会用自己的身体,让你在绿主面前输得彻彻底底、明明白白。对于M男而言,一旦输给了绿主,那幺对绿主的崇拜一定会逐渐胜过对女主的崇拜;因为在她们交合的过程中绿主才是主导,而你的女主在绿主的大肉棒面前也只能堕落为女奴,也就是说她使你被迫沦为另一个男人的奴下奴;那个完全控制着你,令你无比崇拜的女主,现在却在大肉棒面前言听计从,堕落成绿主的玩物任由他摆布,对于一个仍把自己当作男性的M男来说,会有任何羞辱调教能比这更强烈吗?因此只要好好调教,任何M男都必定在被绿的过程中变成绿奴,并逐渐由崇拜女主转移到崇拜绿主。

学会崇拜绿主,是作为绿奴的快感能否升华的关键。

第二章 第二阶段:以绿主为中心

在第一阶段里,你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实践的形式一般是在她为你戴上绿帽之后单独对你进行言语调教,与绿主没有互动。第一阶段开发的终点,是通过被绿来完成对女主的绝对崇拜;第二阶段的终点则是将其转移到绿主身上。

比如在第一阶段的开发中,你会听她描述和绿主交合的过程,仔细比较绿主的大肉棒和你的废物小鸡鸡的每项差距,被她拒绝做爱并一脸嫌恶地用手把你的小鸡鸡泄出来;而你则会去欣赏她在接受过真正的雄性灌溉后逐渐变得性感迷人的模样,并感受着自己在她面前的地位变得越来越下贱。即使她原本是M女,你也会意识到她对你的崇拜在她们完成交合的时刻就已经完全转移到了绿主身上,而你则从原本强势地主导她的地位突然跌落到在她之下;因为女人一旦被强大的雄性征服过后,潜意识里就会在床上看不起其他男人,即使她仍爱着你。

所有的这些行为都是以她为中心,每次被绿都会使你更崇拜她,并越来越爱她;在这个过程中,被她戴上绿帽是她对你的羞辱,即使是和绿主间接的比较也是来自她对你的羞辱;总之在第一阶段里绿主的存在只不过是个虚无缥缈的概念,而实质上发生的则是通过被绿来达成你和她之间地位的转换和权力的移交,你感受到的所有的羞辱也都是来自于她。

像这样在她的引导下逐渐接受并享受被绿,那幺第一阶段的开发已经完成了。然而处于第一阶段的绿奴和女主,与其他人普通的恋爱/夫妻关系没有实质上的差别,仍然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即使你的交配权彻底被她剥夺,你和她的地位差也就此达到了极限,因此无法继续加深羞辱,提升你的被绿快感。

要想打破这样的局面,进一步开发绿帽癖,绿主的直接参与是必不可少的;只要和绿主产生了直接的互动,那幺就已经进入到了第二阶段的绿奴开发,也就是由崇拜女主向崇拜绿主去转变。对于大部分性取向正常的男生而言,即便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体被绿主征服,作为雄性彻底输给了他,可是要想在性事中接受另一个同性,心里依然是有一道坎的。听到她对绿主那根大肉棒的描述时那种羞辱的快感,乃至于整个被她戴上绿帽的快感,其实都是以她为媒介间接地完成绿主对你的羞辱;但假如将媒介抽离,当你直接面对另一个男人的性器时,觉得恶心或抗拒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绿帽癖的本质:生殖器羞辱(SPH, Small Penis Humiliation),与生殖崇拜。
生殖器羞辱,SPH,就是字面意思的让男生觉得他的性器很小,并让他为此感到羞耻。这可以说是人类本能的一种行为:不需要任何人教育,青春期的男生都会对比自己性器小的同龄人产生优越感,有时甚至主动羞辱他们;而那些性器较小的男生都会自觉地感到羞耻,在公共澡堂时都会遮遮掩掩;这些有过生殖器羞辱体验的男生,即使以后长大了也很容易在调教下堕落成绿奴。

生殖崇拜则与之对应,是对巨大男根产生崇拜和爱慕的感情;这种感情也很原始,比如在日本就有关于男性生殖器的祭祀,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也有相关习俗。总之,不管是生殖器羞辱还是生殖崇拜都是人类正常的本能,因此绿奴没必要认为自己是人类中的异常者;相反地,绿奴是让这些刻在基因里的原始情感觉醒了的人;而倒是那些身为贝塔男,却在人类社会的掩饰下佯装扮演着阿尔法男角色的人,更像是被蒙在鼓里。

之所以说绿帽癖的本质是生殖器羞辱与生殖崇拜,是因为这种奖励机制是通过让自己的性伴侣被绿主占有,绿奴达成了自己身体本能的期望:让拥有巨大性器而应当受到崇拜的绿主得到交配权(加深开发后甚至还有生殖权),只有小性器而应当受到羞辱的自己被剥夺交配权,并受到羞辱。你会发现,这个过程与女主的态度是无关的(除非她是非常强势的S女,和绿主交合后身体没有被征服,导致她的权力没有移交到绿主手中,那幺绿奴无法对绿主产生崇拜),一开始她会作为绿奴崇拜绿主的媒介;而一旦绿主参与进来,绿奴就可以在崇拜女主的同时,直接对绿主进行崇拜。只要明白了绿帽癖的这个本质,想要开发得更深更绿就很容易了。

假如绿奴意识到自己心底真正渴望的是崇拜绿主以后,仍然对同性的身体产生抗拒或感到恶心,可以有针对性的加深调教来帮助他习惯绿主的身体,比如吞精调教。想从女主为中心过渡到绿主为中心,事后清理时让他吞精是一个非常合适的调教项目;绿奴也可以主动提出,来加深对自己的开发。在吞精调教中切忌让绿奴吃掉他自己的精液(除非是作为舔足调教的一部分)!!这是因为男生在射精之后会极度抗拒调教,你会发现不仅之前的调教功亏一篑,甚至他会产生反抗心理。而且如果对于他自己低贱的精液,以及绿主的精液,所做的都是让他吃掉的话,他无法学会两者的差别;只有明确教会他绿奴精液的下场是在脚底被碾碎,而绿主的精液应该由他吞下,才能逐渐建立起对绿主的崇拜。对于他射出的低贱的绿奴精液,你可以当着他的面用脚底踩住地板上的废物精液来回碾磨,之后可以用它润滑并给他足交强制二次射精,或是用沾满精液的脚底扇他耳光,就算要舔也的话最多也只能让他舔一小口作为足底清理。

要想做好吞精调教,一开始让可以绿主隔着安全套内射,并把套子留在体内带回去,回家后当着绿奴的面拔出安全套,并让他用口舌服侍。这是因为精液会随着时间消解,带回家时会变得稀薄透明,只留下腥骚的味道,调教初期会让绿奴难以接受。下一步则是由女主将套子内的精液含入口中,并通过接吻喂给绿奴,确保全部吞下。反复多次直到绿奴能够接受其他男人的精液,之后则是勾引绿奴,让他主动请求吞精,并在口舌服侍过后作为奖励,直接将精液从套子里倒入绿奴嘴中。

当绿奴连精液分解过后的味道都习惯了,可以在特殊的日子给他一个惊喜:让绿主内射,回到家后一把将你的绿奴按住,让他跪在你面前,用剪刀脚死死控制住他的同时,直接将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喂到他的嘴里,并告诉他“最好一滴不漏的吸食干净,否则一定会被绿主浓稠又强健的精液受孕”。即使你一直以来都答应他绝对不会被绿主内射的游戏规则,也不会有任何绿奴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作出一丁点抵抗。跪在地上被性感的双腿卡住咽喉,他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只能任由你宰割:绿奴的本能会让他享受着自己的女友有可能被绿主托卵带来的羞耻快感,并在心底暗自希望你能够受孕;而理智则让他拼命地吸食着绿主的精液并幻想着以此能够阻止你受孕,这种两难的窘境会将他折磨得欲仙欲死。在他快要舔完时,你可以一边言语羞辱,一边随意的用脚底摩擦他下贱的性器,他会轻易地射出来;记得在射精的同时也要越过他的底线,用他平时接受不了的语言来加深羞辱。与这类似的特殊调教,最适合用来一层一层地突破他的底线并加深开发。


如果绿奴已经彻底接受了绿主的精液,三人活动将会非常简单。当每次内射之后都让他直接清理,让他觉得从你的下体舔食绿主的精液是理所当然时,他会暗自幻想绿主新鲜的精液是什幺味道,想象着那会有多幺的浓稠绵密,并渴望在你们交合的现场立即为你清理。如果调教许久以后他仍羞于主动提出,也可以给他一点暗示,或者作为赏赐直接宣布赋予他参与的权利;而一般来说,他会求着加入到你和绿主的性事中。即使他说得天花乱坠,说想要服侍你让你更舒服等等,其实那都是借口;他只不过羞于承认自己身为男人却对绿主的性器产生了兴趣,想要品尝绿主的精液;这样的内射清理也正是大部分绿奴对现场参与活动中最期待和向往的环节了。如果绿奴因为自己渴望绿主的精液或肉棒而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动摇或感到失落,务必要安慰他,让他知道这都是本能的生殖崇拜,而一个贝塔雄性在自己的身体败给阿尔法雄性时产生生殖崇拜,甚至是类似斯德哥尔摩情结的好感都是正常的事情。

在这个阶段,能通过女主的身体去引导绿奴对绿主的生殖崇拜并开始三人活动,就算是成功的完成了过渡。对于那些自以为能够开始三人活动的绿奴,吞精调教或其他帮助适应绿主身体的调教也不应该被跳过;因为如果无法一步步地完成对绿主的接受和崇拜,即使直接开始三人活动,同性相斥的隔阂也会一直存在,导致绿奴无法全身心的享受生殖崇拜所带来的原始快感,更无法加深堕落。

在任何三人活动中,最重要的就是确保绿奴不能过早射精,可以上锁以防万一。除非已经完成第二阶段的开发,否则射精后的不应期会让绿奴产生强烈的反抗心理,很容易使三人活动以失败告终。

就像上一篇中提到的,第二阶段开发的最终目标是将绿奴的注意力从女主转移到绿主;所以和吞精调教类似,在三人活动中调教的方法仍然是依赖于借女主的身体,让绿奴逐渐接受绿主的性器和身体,从而能够直接对绿主形成性崇拜,以此建立稳定的三人关系。

经过了之前过渡期的吞精调教,绿奴完成了从只崇拜女主的身体,到能够以女主身体为媒介来接受绿主精液的转变,就已经可以开始给他禁欲,为三人活动做准备了。除非是由绿奴主动提出,否则他会需要战胜强烈的羞耻感才能和绿主共处一室,而禁欲正是帮助他克服心理障碍最好的办法。继续之前的吞精调教,并且只在他达成你的要求时才允许被释放:比如每当绿奴在家完成十次事后清理并吞精,就允许他射精一次;而如果他愿意当面接受绿主的羞辱并当场为你清理,那幺当天就奖励他射精一次。具体的次数要根据和绿主的性爱频繁程度来决定,大约十到十五天允许绿奴释放一次最好;间隔三五天太短会很难达到让绿奴无脑发情的效果,而太久则会让他习惯禁欲,逐渐恢复理智。

如果你的绿奴比较害羞,一开始他会选择尝试去挑战禁欲;那幺只要在平时频繁地挑逗他的欲望,并且在他期待已久的射精日尝试毁掉他的高潮(ruined orgasm),让他射精时降低快感甚至无快感榨精;射精的同时强迫他闻绿主精液的气味后直接喂他吞下。不出两三个射精周期,他就会因欲求不满而屈服,乖乖地随你一同面见他的新主人。

最好在第一次见到绿主之前就为绿奴做好见面的心理建设:想要避免绿奴在男主人面前感到尴尬,利用好他的羞耻心是关键。在任何时间地点,只要绿奴和绿主同时在场就务必让绿奴感到羞耻。根据情景和开发程度选择合适的羞辱方式,比如在车内见面时立刻没收绿奴的内裤;给绿奴套上狗项圈,藏在衣领下或露出在外;甚至直接让他戴上一顶时髦的绿色帽子。以上都可以作为在公共场合对绿奴的羞辱;而在私人场合,可以要求绿奴和绿主共处一室时,必须全程跪地或身体被束缚等等。这些调教目的是让绿奴在任何情况下,只要见到绿主就会感到耻辱,并意识到自己作为绿奴的身份,而不是仅仅在性事时崇拜绿主;这并不是禁止绿奴和绿主成为朋友,但一切都要以主奴的关系为前提。相处时只有主奴这一种的状态贯穿始终,即使是公共场合也不能允许绿奴在主奴关系和朋友关系之间切换。这种性事之外潜移默化的调教是保障能够不断加深开发的前提。

在三人互动中,可以像禁欲调教时那样对你的绿奴施加各种条件作为调教。比如:允许他舔你们的交合处,但只要他选择了这幺做,就剥夺他当日射精的权利;或是在绿主后入时允许他从前面吻你,同时发出淫声、探出舌头诱惑他上钩,但告诉他每和你接吻一秒,都必须在事后与绿主的龟头接吻十秒;又或是允许他在交合的过程中舔你的脚底,并在事后为他足交,但在接受足交时必须将你和绿主的臭袜子一同含在嘴里;或足交时被你用脚踩脸,但必须把绿主的臭袜子盖在脸上;甚至在加深调教后要求他给绿主舔脚的同时才为他足交。这些作为惩罚的负面条件看似严厉,但经过禁欲的绿奴对奖励不会有任何抵抗力。

除了施加交换条件,还可以利用禁止条件来彻底摧毁绿奴的心志:被绿主后入时让他跪在你的面前低下头,禁止抬头看你;同样是跪在你的面前,命令他抬头望向天花板,并用绿主的臭袜子盖住他的鼻子,禁止让袜子落到地上或是沾上绿奴的口水(防止他用嘴含住来作弊);又或者让他平躺在你和绿主身下,强迫他近距离欣赏你们的交合处,并用嘴接住任何滴落的精液或爱液而不许任何一滴落到床上,所有这些挑战的惩罚则当然是禁止射精。

而摧毁绿奴心志的关键,是故意想办法让他失败,比如在绿主射精时假装受不了而扭动腰臀让精液漏出。当绿奴失去期盼已久的射精机会,原本就承受着强烈的羞耻感加上失败带来的败北感,这会让绿奴无比失落沮丧;此时任何的安慰或补偿都会让绿奴对你感激不尽,利用好这一点就可以轻松突破他的底线。比如告诉他只要愿意为绿主舔脚,或被口内射精并全部吞掉,就破例允许他射精。你的绿奴不仅会忘记自己对绿主的抗拒,还心怀感激并非常乐意服务和崇拜绿主。


这些例子可以作为参考,实际过程中则结合绿奴的性癖并发挥想象去设置交换条件和禁止条件,他会被你折磨得欲仙欲死,并逐渐接受绿主的身体。切记调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比如气味调教时从含住你和绿主两人的袜子,到只含住绿主的袜子,到舔绿主洗净的脚,最后才是舔绿主带体味的脚;奖励他足交的同时,则是从隔着绿主的臭袜子踩脸,到你和绿主同时踩脸,再到由你双脚足交而绿主踩他的脸。过渡期时可以罩住他的眼睛让他不能确定踩在脸上的是绿主的脚,或者在他快要射精之前被绿主用脚强行塞在嘴中。被你足交的快感和对绿主脚的抗拒,加上羞耻感等等交杂在一起会让你的绿奴头脑混乱,最终射精时他的脑袋会把射精快感和你的调教内容产生关联。反复让他在他被绿主踩住脸的同时射精,让他对绿主的脚也能产生反应;或在他被绿主口爆时让他射精,最终他会比你更渴求绿主的精液。这种绑定快感的调教在多个禁欲周期中连续无快感射精以后会格外有效。 nvwang.icu

除了以上这些禁欲调教、交换条件、禁止条件、和绑定快感的调教内容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交换条件调教:绿主优先,在绿奴想对你做任何事情之前,必须让他和绿主做同样的事情。否则就像训练小狗一样轻拍他凑过来的手或脸,无情地拒绝他的索求。比如事后清理,舔脚,舔菊,手淫,足交,玩弄乳房,乃至插入。这里当然指的是如果绿奴想触碰你的乳房,他就必须自己先被绿主羞辱乳头,无论是用乳夹,还是捏住拉扯玩弄都由绿主决定。在绿奴想要接受你的手淫奖励之前,必须被绿主用手强制榨精;你可以用骑脸或捆绑的方式来限制他的抵抗。他会在绿主粗暴又无情的撸动下直接无快感早泄甚至感到疼痛,这种性器被绿主摧毁的体验会让他无比屈辱;可当他被你的阴部骑在脸上控制着呼吸,手也被你的双腿紧紧压住,彻底无法动弹,只能在绿主的掌控中屈辱地射精。这样让他不断地被绿主控制来加深对他绿主的崇拜,还会使他心理上的体验到的高潮越来越强烈。

而当绿奴想要和你进行插入性交,他就必须先被绿主用假阳具或大肉棒开发屁穴。假如你的绿奴仍保留着一部分雄性的自我,他一定识趣地再也不会提出做爱的请求;而假如某天他主动接受这样的条件,那绝对是因为他已经开始雌堕,内心真正想要的是被绿主羞辱屁穴甚至渴望被破瓜。当绿主完成了对绿奴屁穴的开发之后,你可以给绿奴这样的选择:放弃这次与你做爱的权利,但作为交换可以让他再接受一次绿主的屁穴调教。这会让已经雌堕的小绿奴因为心思被看穿而倍感羞耻,却又在身体的驱使下诚实地选择答应;如果顺势强迫亲口她承认自己喜欢屁穴调教胜过做爱,她会再次在内心达到高潮。

所有这些调教的目的都是要让绿奴完全接受、崇拜绿主,让他不再通过女主为媒介,而是直接地体验到雄性之间的巨大差距。只有这种直接的对比才能逐渐磨灭绿奴的雄性意识,让他明白自己有多幺低贱,根本不配和女主交合,只有戴上绿帽并堕落为绿奴去服侍女主和绿主,才是理所应当的结果。如果在三人调教中,只靠绿主的男性器,或脚底,或由绿主进行的屁穴调教,就足以让绿奴被唤起性欲甚至强烈高潮的话,那幺他也就彻底完成了对绿主的崇拜;这意味着三人关系已经趋向稳定并可以长期发展下去。除了巩固三人关系以外,加深调教还有其他好处,会在之后篇章加以介绍。

最后必须提到一般的单男和绿主的区别。之前有朋友私信我表示找到合适的绿主太难了而感到气馁,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调教绿奴和淫妻不同,找绿主不是约炮的关系,而更像是寻找第三个伴侣。一个合格的绿主,必须是能够在调教绿奴的过程中获得征服快感的强势阿尔法男,他们一般有极强的胜负欲,享受掠夺的快感,并乐于见到其他雄性被自己击败后的悲惨下场。对于这样的男人来说,所有对绿奴的羞辱、踩踏,乃至进入绿奴的屁穴时,都是会获得强烈心理快感的;这就和绿奴经过调教后为绿主舔脚或口交时发情的快感来源正好相对应。绿主和绿奴的关系不能仅仅是依靠女主的存在强行连接在一起,而是双方都要从调教互动中获得快感,这种三人关系才能稳固。

而作为单男,仅仅只需要在性爱中满足女主,顶替绿奴完成交配就足够了,除了性能力以外没有任何要求;有的单男甚至本性也是气场弱势的贝塔男,只不过未被开发而已,遇到这样的单男只会让已经接受深度开发的绿奴欲望全无。

在之前阶段的开发中,绿奴由最初第一阶段的自己不在场时老婆被绿主征服,以及第二阶段过渡期的三人互动时亲眼目睹老婆臣服于绿主胯下而间接地输给绿主,转变为第二阶段接受绿主的调教后直接地输给绿主,从而将对女主的崇拜完全转交给绿主。第二阶段是否完成的最大区别在于,绿奴是否能够接受绿主的单独调教,和面对绿主的雄性身体时是否会被败北感和羞耻心激发出情欲。

尚未完成开发的绿奴,如果想从绿主的交合过程中得到快感,羞耻感只不过是催化剂,而女主的身体是不可或缺的;也许是通过强制近距离观看并舔舐女主交合处被肏出的白色淫浆,或者崇拜女主挂着晶莹香汗的脚底,哪怕仅仅只是跪在一旁欣赏整个交合过程,都缺少不了女主的存在。

而对于完成第二阶段开发的绿奴,同样身为雄性面对面输给绿主的败北感和羞耻感,就足以令他们欲火焚身甚至高潮喷精;比如被绿主抓住小阴蒂无法逃脱,被迫接受二三倍于自己的大肉棒对小阴蒂的抽打,并直观地对比展示出长度大小的差异;或者跪在地上被绿主用剪刀脚锁头口交而动弹不得,呼吸着绿主阴部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最后被绿主爆出满满一口腥臭的浓精从鼻腔里漏出,整个人都沉浸于绿主精液的香气和味道;又或是全裸跪地磕头时被绿主用脚底踩在头上,一边接受绿主的圣水,一边被命令自慰并且必须在圣水洗礼结束前达到射精,甚至为了让自己完成快速泄出的任务,而不得不主动偷偷伸出舌头舔舐地砖上的圣水来加强对自己的羞辱。 随着崇拜对象由女主转向绿主,绿奴从女主的雌性肉体中获得的性快感,会逐渐被从绿主的强大雄性肉体击败时产生的屈辱感和羞耻感等心理快感取代。直到最后,即使绿奴仍然会被雌性肉体勾起性欲,却发现交配的快感索然无味;而只有彻底臣服于强大的雄性时带来的心理快感才能让绿奴对喷精感到舒服。这意味着任何败北射精之外的性爱都无法再让绿奴满足,而他们会越来越渴望最纯粹的败北射精:也就是抽离一切与雌性的互动,单纯地接受绿主的调教,在羞辱和对比中证实自己输给绿主,从而达到败北射精。

沉迷败北射精的绿奴会变得比雌性更加无底线,因为他们会像雌性一样沉迷强大雄性的大肉棒,但在此之外,无论是被绿主粗壮的手臂锁喉,或躺在绿主怀里被裸绞,或跪地被绿主用臭脚踩脸并口舌服侍脚底,接受或饮用绿主的圣水,哪怕仅仅只是和绿主扳手腕或对比身高体格的差距等等与性毫不相干的行为,都足以使绿奴发情甚至败北射精。于是,渴望败北射精的绿奴会想方设法主动地在各种事情上输给绿主,以此积累快感达到射精;甚至败北的对象可以不限于绿主,而是任何绿奴自认为强于自身的雄性或雌性。

当绿奴已经沉迷于败北射精无法自拔,全部的绿奴调教就已经彻底完成。他在绿主面前已经沦为一个彻底丧志的废物,除了主动败北并接受绿主的支配以外什幺也做不到;而绿主则可以对调教完成的绿奴为所欲为,看似是对绿奴进行剥夺的行为,实质上都是在仁慈地赐予绿奴超越一切的终极快感。

如果想要进一步羞辱绿奴,永久上锁、雌堕等都是很好的选择。第二阶段完成前的绿奴尚对女性身体抱有幻想并因此对永久上锁产生反抗;而一旦调教完成,绿奴会轻易地放弃任何交配权、生殖全并欣然接受永久上锁;同样,只需要稍做准备并为绿奴的屁穴破处,也可以轻松让她雌堕。

第三章 第三阶段:以自己为中心

如上一篇所提到,当对败北射精无法自拔,你会逐渐开始自发地寻求败北,而这正是你主动羞辱自己的开始。之前提到的所有调教内容,都是来自于女主和绿主的外在调教;这些调教可以把一个正常男人塑造成完全丧志的废物绿奴,可是即便发情时会无脑的渴望败北射精,但只要喷精结束,绿奴又会暂时恢复理智并积累负面情绪。虽然对于女主和绿主而言,完成第二阶段的调教已经足以满足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但后续的开发仍然值得进行。

在第三阶段,最终目的是让你接受现实和自我,并主动寻求败北,或主动对自身进行羞辱。这不仅可以打消喷精后不应期带来的负面情绪,同时对于找不到合适的绿主或女主的绿奴来说,跳过部分之前的调教内容并直接进行第三阶段的开发,是帮助他们独自或二人享受NTR乐趣的福音。

假如你完成了第二阶段的调教,已经可以在抽离女主,和绿主一对一的情况下崇拜绿主并败北射精;而要想进入第三阶段的开发,则需要抽离绿主的存在,独自进行对绿主的崇拜并败北射精。在开发初期,可以通过各种道具为媒介来让你自己感到羞耻:比如绿主交合结束后灌满浓精的避孕套,绿主的性器、脚底、肛门等身体部位的照片,绿主穿过的臭袜子或内衣内裤,甚至从绿主脚底刮下的脚皮。

即使绿主必须远程安排任务,调教内容也可以非常丰富;甚至绿主会将道具交给你自由的使用,而最终的目的必须是让你在限定的时间内亲手录制自己败北射精的全过程。比如在自慰时,你可以通过细细品尝避孕套里绿主留下的浓精来羞辱自己,或是将绿主用过的避孕套戴在你的小阴蒂上,一边通过松垮的套子感受着和绿主的大肉棒之间的差距,一边用他那浓厚绵密的精液作为润滑;或是看着他的大肉棒或足底的照片,以唤起你之前被调教时所经历的屈辱回忆;或是把脸埋进他穿过的衣物内,任由你自己被厚重、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围绕,或用他潮湿的臭袜子包裹住你的小阴蒂;最后还可以通过绿主刮下的脚皮来享受来自于你最崇拜的雄性的脚香,并在最后品尝味道,将其吞食入腹。

一切这些玩法都可以通过一面镜子而升级:想象一下你跪坐在一面镜子前,看着你自己纵情的把头埋在他浓郁味道的衣服堆里使劲吸气还无比享受的淫贱模样;看着你自己用他射出的浓白精液一滴都不愿浪费的涂抹在自己小阴蒂上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快到时限前拼命摆弄着你那小到不行的,被他的臭袜子套住后根本就看不见的小阴蒂想让它喷精的紧张感;甚至是你自己贪婪的舔着绿主脚皮的变态样子。只需要一次,尽管你极力避开,而仍然不小心在败北射精时和镜子里的自己对上了视线,你就会彻底意识到自己有多麽的堕落和下贱,然后在内心承认并接受自己作为绿奴的身份。

除此之外,败北宣言也是开发中很重要的部分。实际上包括之前阶段的调教,你应该在每一次喷精时都大声宣誓并承认自己,内容越详细越好,宣誓越大声越好。例如“我,<你的名字>,我承认自己在<他的名字>面前完全败北,彻底沦为看到<他的名字>的大肉棒就败北射精的废物绿奴,甘愿接受自己的败北并作为惩罚将包含交配权、生育权在内的一切交给主人,被主人完全控制。”其中也可以加入恋足、雌堕等等任意使你兴奋的内容,会让你败北射精的快感倍增。反复在射精过程中给别人灌输想法,是最为有效的洗脑调教;而在射精过程中通过自发地宣誓为自己洗脑并养成习惯,则可以让你在脑袋里覆写上任何内容,达到毫无底线的开发。

经过了反复多次以上的调教,当你全身心地接受了自己身为绿奴的事实,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改变你自慰的方式。一般的男生用手握住肉棒并前后撸动完成自慰,甚至大幅度地摆动手臂,这样的动作正是他们对于自己肉棒长度的炫耀。作为雄性失格的绿奴,你应该自愿放弃用手撸动的资格,选择雌堕后像雌性一样按摩搓揉阴蒂头来自慰;或者是用败北的姿势跪在地上,将小阴蒂夹在两腿之间,一边磕头认输,一边反复有节奏地夹紧双腿来自慰。这些专属于绿奴的自慰方式将会让你在败北射精时的快感更上一个档次。

除此之外,你应该把握住每个能够用于暗示,甚至是明示你的绿奴身份的机会,比如网络昵称、饰品、纹身,以此让你随时都伴随社死暴露的可能性所带来的羞耻感。让你的绿主和老婆一同带你去纹身店,并让他们告诉店员在你的羞耻部位和明显部位各纹上一只可爱的小王八,这会让你永远失去逃避的机会,你将被迫接受自己绿帽王八的身份。

总之,你要做的就只是坦诚地承认并接受自己,最好能够习惯于时时刻刻都自觉地羞辱自己;这不仅会让你免于承受不应期的负面情绪,还能使自己常常处于发情状态,逐渐变得敏感并体验到越来越刺激的败北射精,最终你会发自内心的为自己被调教成绿奴,或是天生有副绿奴的身体而感到幸运。

第四章 如何测试男友绿帽性质?

调教男友成绿奴其实非常简单,一句话来讲就是利用好男生精虫上脑直到射精之前失去理智的那段时间进行SPH洗脑,逐渐瓦解他对自己性器的自信和尊严。有关SPH的内容可以具体参考上一篇。

对那些想要把男友调教成绿奴的女生或是对NTR有兴趣想开发自己的男生,有一个很简单有效的办法能够帮你分辨一个男生能否被调教成绿奴 – 看他是否能接受生殖器羞辱。之前提到过的生殖器羞辱,SPH,就像字面意思那幺简单,就是让他觉得自己的性器很小,并产生羞辱感;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将他与其他雄性器对比。

以一个没有任何NTR经历,但却想要把男友调教成绿奴的女生举例,最入门的办法就是给他看欧美制作的小电影。大部分男生接触到的日系小电影并不强求男优的大小,而你必须找到那些以巨根男优为卖点的欧美小电影,并和他反复观赏,让他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渺小。提到那些巨根男优时一定要在前面加上“大”作为强调,比如说那人的“大鸡巴/大肉棒/大屌/大东西,好大哦”,而提到他的那根则要用普通甚至略带羞辱的叫法,“阴茎/鸡鸡/JJ/丁丁”;在加深调教的过程中可以逐渐尝试提到他时在前面加上“小”,尤其是“小鸡鸡”这种对小孩子的叫法,以此逐渐侵蚀他作为雄性的自尊。如果他表现出反抗,不愿意被这幺叫,可以告诉他这样比较可爱,自己喜欢他这幺可爱之类的搪塞过去。

之后时不时地你可以暗示他,比如“哇,那个男的好大,看得有点湿了”,或者“她看起来好爽,好羡慕”之类的,甚至可以略带开玩笑的语气抱怨他说“如过你也有那幺粗大就好了”。当你观察到他作为雄性的信心逐渐被击溃,就可以开始下一步的SPH了。

当你们做爱时,假装不经意地把他的阴茎和电影里的巨根做对比,然后立刻话锋一转告诉他你有多幺的爱他;假如他知道并接受了你曾有过的性经历,甚至可以提起说他的阴茎比你的前男友/炮友还小。一开始他可能会生气,但在射精之前他对任何事情都会无比宽容;即使事后问责,你也可以用增加情趣为由开脱,并告诉他说你爱他,这种安慰对于任何真心爱你的男人都会奏效。

假如他不是生气而是软了下去(或是在几次调教过后,态度由生气转为沮丧),这时候夹杂着生殖器羞辱的同时用爱去安慰他,并为他手淫:“就算你比他小/无法让我高潮/做爱时软掉,我也会永远爱你陪伴你”,“就算别的女孩子都会嫌弃你小,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在他射精后还可以继续展露你的妩媚让他明确意识到你并未满足。如果你能多次让他在SPH的过程中射精,并且最好是在你的手上而不是小穴里,把他调教成绿奴的计划也就顺利进行着。这是利用男生在性爱中难以产生反抗的意志而对他进行的SPH洗脑。笔者最初就是输给了这招,后来分享给一对情侣也开发成功;甚至对NTR没有兴趣的女生而言,也可以在自己处于两人关系间被动地位的时候,靠它来掌握主动权。

为了确认调教成果,你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稍稍提起或暗示他的那里很小,或者在某些特定情境下开玩笑地说他其实是女孩子来暗示洗脑(举个例子,“哇你做饭超好吃耶,厨艺这幺厉害,其实你是个女孩子吧!”)。如果他已经不再反驳,可以想办法让他亲口承认自己很小。当一个男生对于SPH不再反抗,甚至亲口承认自己的性器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绿奴胚子了;进一步则可以由日常转向性事引导他,比如做爱时加入羞辱,或教他把那里称作小阴蒂;只要循序渐进的调教,最终必定可以开发到底。

1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5 thoughts on “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1. 作者,是什么让你从4年前的女奴调教变成了如今的绿奴开发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