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一海羽镇

罗欧见闻游记一海羽镇 – 黑沼泽俱乐部

阿嚏!

我裹紧了身上厚厚的斗篷。该死的冻雨。

气温下降比我预想的快得多,如同一块冻硬的雪冰砖呼啸飞过赤松林骤然砸在我的肩膀。我不该继续向北走的。没有准备太多的冬衣,尤其是应对这种潮湿冰冷的海风。

幸好现在仍有折返回马斯庭的选择。穿过崎岖的峡湾不远就是海羽镇,港口不大但总是挤满了从莫克哈根返回的大小船只,准备稍事停留以后就乘着北风一路向南。在这个季节,在那里找到一位能以相对适宜的价格,顺路把我们载回赫斯滕斯堡的船长,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大小姐那边,就这样把手头的收获提交,然后告诉她我打算过冬以后再继续调查这一带,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海羽镇的面积并不大。繁忙拥挤的港口总是挂着招工的牌子,然而尽管报酬不低,甚至相比附近的其他城镇,在这里工作常常可以拿到大致能称之为丰厚的高薪,就算如此能长期留在这里工作的人也稀罕得如同冬天的蝴蝶。总体来说,人们对这个小镇是又爱又恨的。

在安顿好我那该死而不可或缺的五大箱行李以后,我赶着空马车来到附近的公用马车房。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某种香味。

这个城市有一座三层楼高,每层可以容纳三十张圆桌的炉厅,是这一带最大的一个。至少在我记忆里如此。

我已经有五以上年没有在炉厅领过工作或悬赏,但这一趟出巡,路过有炉厅的城镇,我总是要进来逛逛。理所当然地,主要的原因还是亚菲。毕竟除了公共女浴室,炉厅是亚菲唯一可以和外人交流的地方。

我轻轻敲打马车厢的后板。小声贴着车板说:

“想不想去炉厅?”

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是那件透明斗篷发出的咯吱咯吱的摩擦声。亚菲在穿衣服了。

尽管那件全透明的斗篷根本不算是衣服,亚菲自己也并不很爱穿它,但她还是在我有一次说过“如果我没说不穿,就尽量穿着它”之后,每次都不会忘记披上这件斗篷。亚菲是个听话的孩子。

炉厅的后门距离很近,马车房的看门人也几乎不会看向这个方向,脚步如猫儿般迅捷的亚菲几乎是悄无声息地窜进了门厅。

接待员是个矮壮的大姐,她抬头瞥见我身后亦步亦随着一个全裸的小女孩,眼神只是稍微停留了几秒,就又低头回到她自己的文书工作里。

没错,在炉厅,是没有人会关心性爱或者伦理问题的。当然这不是说你可以在炉厅强奸一名弱女子而不会被阻止,如果对方呼救,或者有人察觉到你用了什么催淫魔法,你只会比在其他地方这么做死的更惨。

毕竟,冒险者为了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探险,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怪事。既有精壮的男性冒险者被巨大的蜥蜴石像所强奸,也有富有魅力的女性冒险者在吸入不明的花粉以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处山贼巢穴里,周围满地都是精尽人亡的人类和亚人尸体。这类事从几千年前就在发生,直到今天的某个时刻也依旧在发生着。

久而久之,入了冒险者这个行当以后,大家习惯了,也就没人在意了。虽然多半冒险者还是会将此类遭遇视为自己的败北或耻辱,但在今天冒险者的观念里,被发情的魔狼群所强奸,和被一条棘蛇或者一头巨虫所打伤然后狼狈逃回村子求救,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所以,一名药师打扮的旅行者带着一个全裸的小女孩若无其事地走进炉厅,多半也只会被人善意理解成“可能她是中了什么糟糕的诅咒或者有什么特殊的体质,那个药师在设法治疗她”。更何况事实本来就相去不远。

理所当然地,这样观念上的约定俗成仅限于冒险者这个群体。从不涉及炉厅事务的平民和贵族老爷们是不会如此开放的,毕竟这个社会还需要伦理来维持。想来,这也是一部分平民对于炉厅和雇佣冒险者之类事务敬而远之的原因吧。不过即使如此,他们也都大体上遵循着这个不成文的习俗,甚至可以说是礼节:

『在炉厅,没有人会去谈性。』

“噫!!!!!”

一声可爱的尖叫声。

一个胸部硕大,大到有些不自然的,用面纱遮住脸的女孩子看到亚菲的打扮,尖叫了一声。她的手下意识地掩住嘴巴,导致本来就因巨大而活动不便的胸部受到挤压,从仅能遮住她乳房一半的布帘下方,两股带着热气的乳汁扑哧一声溅射到炉厅深褐的地板上。

类似她这样打扮的女孩子,在这所炉厅里还有四五个。这也就是我之前提过的,人们对这个小镇又爱又恨的原因了。

有些史学家或者学究宣称,在篡神之战的中期,生命女神『多洛雅甘特』就在海羽镇附近的海面上陨落了。也有人认为是一次召唤那个女神力量的仪式导致了类似的结果。不管如何,魔法的后遗症依旧影响着这周围一带。

牲畜会繁育得更快,但这里却因为气候湿冷原因并不适合养牛。天然良港倒是给了那些鹿肉一个源源不断的销量出口,因为鹿咸肉更容易保存。

人形种族的女性母体也会受到影响,有时候不孕症会在这一片地区得到治愈,但产下孩子的母亲从来不敢在这里久留,总是一得知自己怀上孩子就匆匆离去。就算这里打工的工资格外地高,年轻女孩也只有在最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来到海羽镇。

海羽巨乳症,当然这只是诸多会导致异常巨乳症状的其中一种。症状大约是乳房高速发育、大量分泌母乳、乳房敏感化、性欲提升,等等。

在所有发现这种症状的地区里,每年加在一起大概会出现三四十个病例,基本全部都是年轻女孩。虽然完全不会危及生命,但一旦患上这种病,如果不是冒险者或者娼妓,就显然要面对社会性死亡的严重风险。

现代的那些治愈或解咒魔法对于这种病当然是毫无效果,想要治愈这种病只有不停地将巨乳里分泌的乳汁不分昼夜,大量甚至是海量地挤出来。在症状最紧迫,乳汁分泌旺盛到不可思议的时期,如果没有一两个强壮的冒险者持续不断地帮助她们挤奶,留存在乳房里的乳汁甚至会反向回馈到患者的乳房,导致乳房进一步变大,也会大大延后治疗的进程。

所以,为了给那些不幸罹患的女孩子一个治疗的场所,海羽镇的炉厅,常年招收这些特殊的女招待。饮用这些牛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效果,但对于需要24小时提供饮食的炉厅而言,能够随时供应热饮是很实际的需求。

我之前已经向亚菲解释过了这些事情,不过看到这些女孩子的巨乳,亚菲还是很惊讶地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直到我轻拉她的衣角示意这是不礼貌的。

“哎呦呦我还说这是谁呢,这不是卢索大夫吗~~~~怎么,这位小妹妹是你的新病人吗?”

一个熟悉的俏皮的声音从柜台的那边传了过来。一名除了胸部以外,身材都算是健美匀称的女孩看到是我,连忙放下手里擦洗的杯子,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她的巨乳比前一个尖叫的女孩子还要大出一圈,还不停淌着乳汁,以至于就算她竭尽全力地习惯性往后仰腰来避开柜台旁的支柱,巨乳的侧面还是撞在柱子上,在木柱上留下一长条白色的奶痕。

“算是吧。我家大小姐托我照顾她。”

“大小姐?哦,就是赫斯滕斯家的那个怪伯爵啊。哈哈哈你真的见过她吗?”

开朗的她没有戴任何面纱或是遮掩面部的东西。这是因为偶尔也有女性冒险者罹患这种疾病而留在海羽的炉厅进行治疗。而冒险者是不会因为这种事在意自己的身份的,所以在这家炉厅看到的所有巨乳女招待,如果没有遮掩面部,就基本可以确定是(前)冒险者。

不过,眼前的这位小姐,已经丢下冒险者的工作,在这里当了三年的女招待了。顺带一提,她的名字叫寇尔卡。

按道理说这种病只要坚持不懈地挤奶,再怎么严重的症状也会在两三个月以内痊愈。而巨乳的尺寸或多或少也是会有所复原的。

怎么回事?我再次回忆了上次造访此地的时间点,确实是三年前没错。

“……那个,你姐姐的事?”我把声音压到了最低。

“她啊,哈哈哈她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

考虑到现实情况,这可不是个简单的词。

“总之坐吧坐吧,我给你倒杯奶,要不要加糖?朗姆酒?嘻嘻嘻。”

“……我就免了,给亚菲一杯吧。”

“亚菲~~~~你是叫亚菲吗~~~哈哈哈好可爱的小女孩,怎么了为什么不穿衣服呀~~~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大厅角落里的一名灰色头发的女招待尖叫了起来。原来是她翘挺傲人的乳房突然开始不受控制地喷奶。

她的乳晕不大,但乳头又翘又长,呈尖尖的形状,以至于她的乳头喷起奶来是360度四面乱射,就算把双手完全笼在两边的乳头上,也会有激射的乳线从手指缝里漏出来,洒得到处都是。

眼疾手快的寇尔卡立即转身从柜台上捏起两支大肚高脚杯,准确地扣在了那个灰发女孩的乳尖上,全方位地堵住了胡乱射出的奶线。

“啊谢谢~~~……寇尔卡小姐你的乳汁也喽出来了耶~~~”

“我没事啦,来我来帮你扶着,我们去休息室清理一下。”

我在炉厅二楼的僻静角落坐了下来。这里有着视野很好的室内天井,可以看到一楼的情况,但又足够靠里,没有什么人经过。就算在炉厅里不会有人过多在意亚菲的着装,但亚菲她毕竟不是什么冒险者。所以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亚菲不想吃野草。”

“一路上你吃的草还少吗。”

“……只有这种我不吃。”

午餐包括用植物油烹煮的碎蔬菜和蘑菇、粗糙的南瓜汤、和一大块鱼肉馅饼。亚菲厌恶地用叉子一点点拨开馅饼上的绿色香料植物。自从来到北地,她一直不喜欢这种路边随处可见、气味冲鼻的、有着松枝一般针状叶子的植物,管这种东西叫“野草”。

按惯例,炉厅提供的食物是要自己端到自己的座位去的,在使用完毕后也要负责清理桌椅。可是热情的寇尔卡还是挺着一双活动不便的巨乳,帮我们把两大杯“牛奶”端到了二楼。作为前战斗系冒险者,寇尔卡小姐有着健美的身材和马甲线清晰可见的柳腰,可看着她拖着巨乳在陡峭木头楼梯上摇摇晃晃爬上来的样子,我真的担心她会一个前趴然后摔下去。

“什么嘛,原来是路过,我还以为你是专程来看我和姐姐的,真冷淡,略略略。”

“我对天发誓我完全没想过你俩居然还待在这里。”这一句是大实话。

“哦对了现在往南的船虽然是很多,不过船价比之前可是涨了不少哦?我想想,如果不砍价的话,嗯,比以前翻了一倍是有的啦。”

“小钱而已。”我故意冷笑了一声。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在我和寇尔卡闲聊的过程中,亚菲已经喝完了她的那杯牛奶。寇尔卡看见之后,马上把杯子接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胸前。

“我怎么觉得你的出奶量更旺盛了……”

“诶嘿嘿~~~”完全没察觉到我在吐槽她,寇尔卡似乎还认为是我在夸奖她的样子,撩开了勉强遮住胸部的布帘。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吗?诶嘻嘻嘻~~很方便……而且很舒服哦……”

在我的记忆里,寇尔卡的乳头有点内陷。虽然不知道是巨乳病导致的还是天生的,但自从患病以后,她就时常会因为乳管堵塞而痛痒。

我还记得上次送她去我的房间诊疗,路上经过一小段行人很多的街道时,所发生的尴尬事。

“噗嗞嗞嗞嗞嗞……”

一个金发女孩挺着一双冬瓜般大小的巨乳,步伐有些缓慢地走在海滨小镇的街道上。她不停抓挠着内陷的乳头,还时不时用中指捅进自己的乳头缝内用指甲抓啊抓,乳汁不停从她的手指间渗出来,沿着她的手与乳峰滴洒在马车砖铺设的路面上——在无数男性路人的侧目中。

她平时用的衣服都是作战和工作用的,这种不是紧身就是量体裁衣的服装,当然没有一件可以容纳她膨胀到G罩杯以上的巨乳。幸好轻装战士都会有一两件短披风什么的用来野外跋涉,然而这件平时只到她腰部高度的短披风在她翘挺的巨乳的支撑下,连乳头都只能勉强遮住上面一半。

每天与刀剑魔法打交道的冒险者,行为处事要比一般市民更加开放,对于这种迫不得已的紧急情况并不会太在意。不过我还是不住地提醒她注意动作的幅度。

“寇尔卡小姐。注意一点啦,你的奶水都洒到小朋友身上了。”

“……可是,人家没办法嘛,这里和这里痒死了啦~~”

“稍微忍耐一下。”

“没问题的吧,我在高谷堡上城区的公园里经常看到贵族太太露出胸脯给孩子哺乳啊……”

“……那也没人像洒水壶一样把母乳喷的到处都是对不对?”

“诶,是这样吗。诶嘿嘿。”

好吧,寇尔卡这家伙可能比一般的女性冒险者更粗线条一些。

我惊讶地看着她在自己内陷乳头两边安装的环状装饰品。不,这已经不能说是装饰品了,这更像是便于拎起乳房所用的把手。

这对银质的乳环并非像是那些花街女郎或者艳舞舞女一样,是呈O字形的环状装饰品。相反,它是U型的结构,为了不妨碍到乳头泌乳而从凹陷的乳缝两边各穿了一个细小的小孔,然后再把乳环安装到乳缝两边各有一个的乳钉上。……说真的,比起一个V级的轻战士,现在寇尔卡的样子更像是什么特殊口味的放荡小妓女。

“……这对东西,该不会是什么渣男给你提的馊主意让你装上的吧。”

“讨厌,说什么呢。不过确实和我做过的男人都对这对小东西赞不绝口哦~~~~调整乳房的位置好方便的,扯一扯我也很舒服呢嘻嘻嘻。”

“……你到底在这个镇上和多少男人做过了啊。”

“你问这个啊~~~~”寇尔卡呆呆地望了望天花板,然后捻了捻手指,最后向我摊开了两支手掌:“大概这么多吧。”

比我预想的少得多的数目。

“都被你这么大的奶子给吓走了吧。”我故作不快地用手中的勺柄捅了捅寇尔卡的乳房下部。立即一股白浊的射流喷射在面前的木桌上,奶花溅得我那一份午餐里到处都是。寇尔卡脸一红,陶醉地发出一声娇媚的淫叫声。

“啊~~~~”

幸好这个座位处于视野的死角,应该不会有人看到我们。但我还是下意识地将脸压得低到了极限。

大型的炉厅常常配备有一些娱乐设施,比如掷箭游戏或者桑拿房之类。亚菲在图书馆里翻出了一本积满灰尘的某种字典之类,在窗边静静地阅读起来,直到寇尔卡下班的时间。

“卢索阁下……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要坐船回赫斯庭斯了?。”

“昨天晚上下过冻雨,今天在港里的船大都在清理船帆吧,我明天去码头看看。”

“……嗯。”

虽然搭载了魔科技来作为辅助动力的船已经出现了上百年了,但完全抛弃船帆还是只有海军或者皇家船只才会采用的做法。毕竟不管用什么办法来取得凝缩的吗哪作为燃料,成本总是不会太低的。

寇尔卡换下了女招待的服装,在后门等待着我们。我让亚菲先回到马车后侧属于她私人的小隔间里,然后跟着寇尔卡来到了她的住处。

这地方三年以来并没有什么变化。沿着岔路走上山坡,大片灌木与朴素的矮墙划出了一小片僻静的住宅区,站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可以望见峡湾另一侧平缓而空旷的丘陵。

寇尔卡和她姐姐所居住的,是一所两层的小楼,其中下面的一层是半埋式的,那是她们的“工房”兼寇尔卡的房间,而她的姐姐住在上面一层。

“姐姐我回来啦嘻嘻嘻~~~”

“……”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回应。但我知道她姐姐肯定还在房间里——如果确实一切都是“老样子”的话。

“卢索大夫也来看你咯?”

“啊啊啊啊啊?诶诶??寇尔卡你怎么不早说哎???我还没洗脸呢???”

楼上传来一阵咯吱吱的声音,是干涩的轮轴在地板上勉强滚动所发出的刺耳噪音。然后就是脚步声、布料摩擦声一连串沉闷的碰撞声。

有个什么东西从下楼的楼梯上探出了头。当然我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寇尔卡的姐姐丽卡莎。正确地说,是丽卡莎身体的某个部分。

胸部。巨大的的胸部,已经不是正常人类所能拥有的大小。在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丽卡莎的胸部直径已经超过了自己身高的一半。当然,如果不考虑胸部尺寸的话,虽然是姐姐,丽卡莎的身体却看起来更像妹妹。

也就是说,现在的丽卡莎是标准的萝莉巨乳身材。

我并不是太清楚为什么明明是年长两岁的姐姐,身材却停止在了十四五岁的幼女阶段,据丽卡莎自己说“好像就是天生的而已”。不过就算这样,因为偶然路过海羽镇而罹患巨乳症,她的胸部发生了罕见的疯涨是确确实实的。

丽卡莎胸前的巨乳,此时的总重量已经超过了她自己的体重。然而这对巨乳却依旧保持着正常乳房的形状,使得丽卡莎从正面看起来几乎就是两个白中带红的肉球。肉球的尖端不停流淌着白色的液体,散发出一阵阵的奶香。

她的双乳一天足可以产出数十升的乳汁,这已经不是通常的体质或者魔法所能够解释。并且丽卡莎的乳房表面也已经敏感到了不能被任何布料覆盖的程度。因此自从患病以后,丽卡莎就没有离开过这间偏僻的小屋,外出活动最多就是拖着沉重的巨乳走到露天的阳台上喝喝茶而已。

“卢索大夫呜呜呜~~~~寇尔卡她又欺负人家了呜呜呜呜……”

“我才不管。”

说真的,虽然神经大条程度还是妹妹略胜一筹,但姐姐在放松下来停止思考的时候,做出脱线行为的频率一点也不比妹妹低。

“不管就算啦,哼,人家今天新榨出来的初乳就不分给大夫了。”

顺带一提,由于母乳有着比血液更好的容纳人类魔力的特性,是非常抢手的液态吗哪生产原料之一。在这座昼夜繁忙的小型港口,稳定地产出母乳能带来非常不错的收入。虽然时间只过了短短三年,恐怕这对姐妹已经是这一带排得上号的小富婆了。

“丽卡莎小姐,你现在的产乳量还是和三年前差不多吗?”我装模作样地掏出了笔记本和铅笔,像是要做正正板板的医患回访一样开始发问。

“要不要这么严肃……其实好像是略少了一点,一点点而已。”

“乳房的尺寸呢?”

“没有变化呃。”

“有没有其他不适症状?”

“还是乳头有时候会痒啦……毕竟完全够不到啊。”

丽卡莎坐在专门为她设计的摇椅上,笨拙地用乳尖在缠满粗帆布的两块木板上磨蹭,足足有我拳头大小的乳头每一次刮蹭到帆布,都带出一股淡淡的乳清流泻到粗帆布下面的水槽里,丽卡莎也随即享受地露出略显痴态的陶醉表情。

“那么还按以前那样,我来帮你按摩下吧。”

“好诶好诶!卢索大夫的按摩最棒了!”

洗净了双手,取得了患者的同意后,我微妙地开始感知患者的感受,用双手的指尖掐住了丽卡莎乳头的根部,用指甲探进略显膨大的乳头根部缝隙深处,刮擦着其间的嫩肉。

“噫噫噫噫噫噫噫舒服得要升天啦………………”

“喂喂姐姐你今天榨了多少奶啊,晚上积压的奶水有没有榨干净啊喂,现在又流了这么多出来,又搞的大夫满手都是了。”似乎是有些不满地,寇尔卡一边拿着吸水的软木擦拭着丽卡莎的乳尖,一边嘴上不停埋怨着。

“没有办法……呜……我明明今天榨出来的比这几天都要多……一定是大夫的按摩太过舒服了……”

“请放松就好。”我例行公事地安慰着萝莉巨乳的姐姐,手上的动作逐渐加快了起来。

“呜噫噫噫噫??啊啊啊……哦哦哦就是那里诶诶~~~~”

丽卡莎的表情越来越痴呆,就连嘴角都不再闭合好像要淌出唾液来一样。

估摸着应该恰到好处,我突然用手心贴住丽卡莎硕大的乳头,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一攥——

“嗷嗷嗷嗷嗷哦!!?”

丽卡莎的乳房本来就敏感到在被榨乳的时候都可以高潮,现在被精准地按摩和抠弄着敏感的肉缝部分,高潮更是持续着一刻不停无法中断。丽卡莎伏在自己的巨乳上手足无措,手脚胡乱抓弄着各种东西,摇椅都要被她弄得翻倒在地上了。

“真是的……姐姐你快一点啊……接下来……还要轮到我呢。”

寇尔卡的乳房也高潮了。由于要在店里上班的缘故所以寇尔卡的乳房里总是积存着一些乳汁,现在在这个情欲弥漫的房间,总是习惯于随时流着乳汁的乳房早就无法忍耐,在乳房里积压着不停制造着麻痒感。寇尔卡只能自己抠弄自己的乳头让自己舒畅一些。

房间的地板当然是防水的,应该还进行过防腐之类的处理,地板上的乳汁越积越多,然后淅淅沥沥地流进墙角的排水口。

“噢噢噢噢噢要不行了啊啊啊啊救命?!”

终于丽卡莎的喷乳被刺激到了极限,乳流不再是“流”出来,而是一股一股噗吱噗吱地喷泻出来,我看准时机躲了开来,同时将身体的重心调节到双手,用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她的乳房上——

“呜————!?”

连乳房深处储藏的乳汁也被跟着一股脑挤了出来,由乳房带来的快感在她的全身一波强过一波地绽放,冲击着丽卡莎的脑干深处,摧毁着她所有还清醒的意识。

几小时后,丽卡莎从自己的床上苏醒过来。

“……呜……呃,乳房没那么重了~?”

“你妹妹出去买东西了。晚餐在桌上。”

“卢,卢索大夫?诶嘿嘿,天气不错呢~~~嗯,已经天黑了啊,大夫你要留在我家过夜吗?嘻嘻嘻……”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由于起床实在是有些困难,所以丽卡莎此时还平躺在自己宽大坚固的床上,就这样躺着和我交谈。

“你,是不是试图施展过与生命女神『多洛雅甘特』有关的祈祷术。”

“!!!”

尽管身体完全平躺在床上,脸部又被巨乳遮挡,我看不到丽卡莎的表情,但那想必是有些惊讶和慌张的神色吧。

是的,在两千年以前的篡神战争中,和众多神祇一样,多洛雅甘特的神格本体已经陨落了。这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连带着与神祇有关的古老祈祷术,绝大多数也完全失去了作用,极少数还保有力量的,也被弱化甚至扭曲成完全不同的效果。

丽卡莎小姐的职业是所谓治疗师,这个职业在古老的过去,神祇尚未陨落的纷争时代也被称作『神官』。因此,她们也理所当然知道关于祈祷术的知识。

“你一开始就清楚自己巨乳症的缘故,是不是?”

“没,没有啦!这个真的没有,我是前两年在翻阅典籍的时候才想明白的……”丽卡莎拼命撑起沉重的巨乳,从自己的床上翻坐了起来,她的脸蛋涨红着,表情害羞得有些急躁,连早已排空的乳房都再次开始渗出少许乳汁:“当时我们在这附近的丛林里,山岩的后面突然窜出一头超大只的梭人,我为了吓跑它,所以紧急召唤了加护在我和寇尔卡的身上……”

原来如此。

梭人,通俗地说就是用尸体制成的魔偶,是综合了死灵术和魔像技术拼凑出来的廉价货。大概是谁召唤出来以后无法控制就放跑掉了吧,这样的东西自然是很害怕神圣加护一类的魔法的。

“那之后你们就发现胸部在变大了吗?”

“~~~呜。”

“这就非常奇怪了,按理说祈祷术的效果只要很简单地反向施法就可以立即解除了吧。”

“呜~~~人家不想嘛……”

“是因为保持这个状态非常舒服吗?还是因为卖母乳给码头的精炼厂很赚钱呢?”

“两边,都有啦……”

我看着满脸涨红的丽卡莎和她仍旧不停淌出乳汁的超大巨乳,无奈地摊了摊手。

<< 罗欧见闻游记之橡路堡罗欧见闻游记 艾霞庄园 >>
2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 thoughts on “罗欧见闻游记一海羽镇”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