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 维灵村落

罗欧见闻游记 维灵村落 – 黑沼泽俱乐部

比起座狼,魔狼牵引的雪橇更快,但也更加颠簸。然而要拖动这种带有保暖层的厢式雪橇,魔狼是唯一的选择,座狼非常讨厌拖曳过于沉重的东西。

不得不说,在白雪皑皑的荒原丘陵上行进了两天两夜以后,连地平线尽头升起的淡淡炊烟都显得那么激动人心。

远远望见大片原木栏杆蔓延的墙垛,维灵人车夫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的湿草卷,将散发着青色浓烟的草卷远远地丢在车后的一片白茫中,然后在一段距离开外命令魔狼停下了雪橇。这是维灵村落之间约定俗成的暗号,每一个村落都有特定的丢火把与停雪橇的方式,如果暗号完全对应,则会被当作村落的熟客热情款待。如果丢了火把但方式不对头,则会被当作村落相对疏远的客人被限制在村落外围活动。至于那些完全不知道此类暗号,贸然在冬天靠近村落围墙的倒霉蛋?他们是被弓箭和抛石招呼,还是被当场俘虏拷打然后赶出村落,就全看运气了。

“约瑟?”村落守门人是个维灵人少妇,宽大的皮帽下面露出维灵民族特有的橙色卷发。

“好久不见了朵莉莉!哈哈哈哈……哈。”我的车夫干笑着向守门人寒暄。

“带了个南方佬来?他来做什么?”

“是的,他叫卢索,是个药师。”

“药师?不错。我们的狗房需要消毒了。你有清新药水吗?”守门人面无表情地看向我的雪橇车窗,眼神漠然中带着些许聊胜于无的期待。

“呃,不不,您说的那是炼金药,是炼金术师配制的。我是个药师,消毒的工作也可以做一些倒是了。”

“呣。”

“所以,请问姆沙家住哪里。”

守门人的淡漠表情中带上了一丝丝惊奇,然后转为了轻松:“我还说呢,原来你是为姆沙家的那俩丫头看病来的?”

“正是。”

“参堂后面。紧挨着的俩房子就是了。”

所谓参堂是维灵人特有的信仰建筑,相比村子的规模来说大的有点离奇,因为要容纳每年两度的大型祭奠,来祈祷万物丰盈,如果不把参堂造得这么巨大的话,还不如索性什么都不盖直接露天进行仪式来得正式一些。

维灵人的祭司大都通晓生命魔法,可以借助简单的材料来快速建起大型的木结构房屋,所以参堂绝大多数都是木制的。眼前这个几乎完全是石结构的尖顶建筑物可谓十分独特了。

我推开为了防风而造得十分沉重的屋门,再推开门厅的内门,一对年纪有些不协调的男女正坐在桌前默默地雕刻着什么。

“谁?”

“初次见面,萨满大人,我是来自马斯庭王国的药师。”

“药师?我没请什么药师。萨丽,这是你找来的吗?”

年老一些的大胡子男人表情比刚才的守门人还要冷漠,如同一块弃置多年的枯木。而一旁的年轻女人则困惑地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是美德修会的卢娜琳修士介绍我来的。”

名叫姆沙的大胡子男人,和名叫萨丽的维灵妇女又对视了一眼,半晌,姆沙才放下手里的雕刻刀,用几乎看不出来的动作微微地点着头:“喔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卢娜琳啊。进来吧。她们俩在里屋的里屋的里屋。”

虽然我之前多少从卢娜琳那里知道了为什么姆沙家的两个女儿要被藏在那么深的地方,不过当我打开门外反锁的插销,推门而入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好浓,好腥……刺鼻的精液味,混着淡淡的女孩子体香熏得我几乎睁不开眼睛。

房间里光线来源仅有一盏小型的铁壁炉,有些阴暗。两个看起来年龄还没有亚菲大的女孩子正躺在房间中央的皮毛堆中。听见房门被打开了,一个短发的女孩慵懒地揉着惺忪的睡眼,眯着眼睛打量大门的方向。

“……是谁啊。”

“你好,我叫卢索,是个药师。”

“是大夫吗……姐姐,起床了,有大夫,你压住我的棒棒啦,我都动不了了。”

“呜,都是你刚才干我干的太猛啦,我的小穴现在还好敏感,你一动它自己就抽紧了根本松不开……”

“那我只能用力拔啦,姐姐你忍住哦,不要又喷潮喷到我身上。”

“这种事我怎么知道?~~~话说你自己拔得出来吗?”说着,长发的姐姐蠕动着身体想要起身。

姐姐突如其来的动作一下子刺激到了妹妹:“噫!!!!!姐姐诶不要乱动啊啊啊啊!?”

然后,姐姐也被一下刺激得俯卧的身体痉挛颤抖了起来:“喔噫!!!?你的肉棒太大了 啊啊啊啊~~~~”

两姐妹瞬间如同被雷电魔法打中一样跳了起来,与此同时,姐姐双腿之间一件巨大得不可思议,几乎违反人体常识的东西,也伴随着两人的抽搐动作一下子跳进了我的视线。

类似罗欧北方一些贡西斯人有着淡黄色的金发和白皙的皮肤,维灵人也有着甚至可以说更加雪白的皮肤,传说这是因为他们有着已经几千年无人目睹的冰雪精灵的血统。相比她们乌黑的头发,两姐妹雪白的皮肤就更显得白得耀眼,包括她们胯下的巨大肉棒。

没错,这两个姐妹在胯下都有着一根没有睾丸的,勃起时的长度足足可以抵到她们自己胸口的巨大肉棒。除了微微露出的龟头能看到充溢春情的粉红,雪白的包皮上没有一丝暗色或者斑痣,颜色和少女的肌肤浑然一体,以至于这种巨大到不自然的尺寸却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它们是少女身体上天生的一部分,而不是某种后天改造或者接殖的产物。

嗯,具体的事情,我已经听附近伯留特市的人们说过了。这就是所谓萨满增生症吧。

维灵人并不崇拜罗欧大陆居民远古所崇拜的十一主神,所以在篡神之战结束,诸神陨落以后,维灵人的信仰也并未产生变化。他们一直敬拜的是他们唯一的万物之主,并一直使用与这种信仰相关的生命系魔法。由于维灵信仰的萨满祭司长期与庞大的自然生命能量接触,所以自然而然地,一种与此相关的特殊遗传疾病一直纠缠着萨满家族的女性子嗣。

虽然发生率并不高,大约每20个女孩子里面才有一例,但姆沙家的双胞胎姐妹则是特例中的特例。

“就算之前听说过,这肉棒也长得太大了……”

在这种病症的影响下,大约从7,8岁开始,女孩子的阴蒂就会开始膨大,然后在一两年之内开始表现出肉棒的特征。再然后,阴蒂肉棒的尺寸在五六年之后会达到顶峰最后稳定下来。虽然不能排尿,但可以正常地射出大量的没有生育能力的精液(其实是比较浓稠一些的阴道粘液也就是爱液)。由于肉棒往往比较敏感并且维持在勃起和射精状态,此类症状患儿的父母全部会选择在肉棒尺寸稳定后,利用自己掌握的生命魔法,在家里自行动手切除并加以封印,将肉棒再生至和阴蒂差不多的程度,完全不会影响成年以后的生活。

“姐姐对不起我又要射了啊啊啊啊啊……”

“好,好吧,请稍微忍耐一点……”

但眼前这对双子的情况实在是太过异常了。且不说这种症状同时降临到同一胞胎的双子身上概率有多少,而且据女修士和双子姐妹父母的说法,这对肉棒自从几年前开始发育,至今也没有完全停止过,目前还在以每年一两厘米的速度持续膨大下去。随之而来的还有双子异常旺盛的性欲。

据她们的父母说,以前还只是白天会不停地做,自从最近一年开始,她们就几乎没日没夜不眠不休地相互交合着,只是偶尔小憩一会儿,醒来了就继续用肉棒互相大力插拔着对方。身体不会疲劳更不会受伤,精液噗啾噗啾地在对方的子宫里乱喷出来。更不可思议的是最近几个月连饮食的需求都减少了。虽然我以前也听过维灵人武僧通过学习萃取自然生命精华的高等技术,可以大幅度地降低饮食的需求,但那也是极少人才能做到的绝技。

“噢噢噢噢噢噢有医生在看呢啊啊啊啊啊稍微忍一忍啊!?”

“不行做到一半怎么可能停得下来啊噢噢噢噢??”

妹妹半闭着双眼陶醉在情欲与愉悦之中,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剧烈,两具幼小的肉体不停发出轻弱的啪啪相碰声,和噗吱噗吱的体液挤压声,全然无视了我这个外人的存在。

房间里恰好有且只有一把破旧的木椅,我顺势坐到了上面,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两人忘情的交合结束。

“哦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妹妹好像射精了,两个人的身体都活塞运动到了极限,呼喘着安静了下来,但却半晌没有动静。

我觉得有些奇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悄悄走近了地上堆积的皮毛堆。看起来都是些北方常见,便宜但又很厚实保暖的座狼皮、白狭皮之类,应该靴子踩上去也没问题吧。

然而就在我凑近观察姐姐和妹妹的一刹那,我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咕噜咕噜的怪异响动。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还在射精呢噢噢噢噢噢嘎啊???”

忽然两个人的身体都激烈地进一步痉挛了起来,以至于身体同时反弓到了极限,刚刚发育的平坦乳房也几乎被挺到了发翘的程度。姐姐的身体猛一打挺,空闲的巨大肉棒差点杵在我的下巴上。

很快,白色浑浊的液体开始从两人交合的地方汩汩地溢出来,稀里哗啦地流到两人下方用作床垫的皮毛上。由于长期被拟似精液浸泡,那些皮子已经发白发硬,裹着厚厚的粘液发出浓重的腥臭味,不过似乎是因为这些粘液都带有高浓度的生命系魔素,暂时还没有腐败,散发出的气味就单纯只是化学变化而已。

原来从刚才一开始,妹妹的射精就根本没有停止,我听到的异响其实是拟似精液在姐姐子宫深处喷涌搅动的声音。由于射精的快感,两姐妹的神经都绷紧到了一触即溃的程度。直到我的鼻息绷断了两姐妹最后一根弦,积压的高潮才瞬间迸发而出。

看着再一次瘫倒在地上不停喘息的幼嫩肉体,我才明白眼下姐妹身上症状的严重程度。我转身走出房间,看见那位年轻的维灵母亲正在外屋门下那里张望。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我再次向萨利太太点头致意。

“药师大人,请问……”

“修士们说的没错,确实非要用“那个”来治疗不可。”

“啊……”

萨利太太立即低下了头,面露难色。

“请不要担心,我正是受卢娜琳小姐的委托,把东西带来了的。”

“——什,什么!你带来了!?”

“经过多方筹措,美德修会确实募集到了一件‘那个’。由我专程带到这里,我现在回雪橇上取来。”

“啊!这,这真的……太……”萨利太太颤抖的手捂住嘴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时间倒回到八天以前。

虽然我只是个挂名的遗物密探,但偶尔也是有相关的公务工作要去做的。

这一次的任务是将远古遗物『易命替种』护送至北方大型内陆城市伯留特。这是一件巨大、沉重的,介于小型祭坛与王座之间的,通体由类似石材的不明材料构成的东西。

“你嘛就只负责把东西安全地跟到伯留特的唐贝蒂克教母那里就好。其他的事情?当然是修会负责咯。虽然她们非常想借用这个,但想必也非常不愿意看到这种东西被滥用吧,所以放心吧,呵呵呵。”被大小姐这样说了,我也只好跟随着王国军飞空艇一路向北,抵达了伯留特。

至于这件遗物的用途,虽然它不如其他遗物那样可以降下直接毁灭一城或一支军队的天罚,或者直接向前线运输不可思议的大量物资这样的奇迹,但它的效果也是无法替代的。

——所谓『易命替种』就是可以将一个人的『肉体』强行替换成另一个『种族』。

可以将人类变成折耳族,也可以将木精灵转化为鱼人,原理完全不明,但不言自明的是是某种上古时代的非欧魔法技术。当然,这种转换也是有代价的。

在启用这件遗物时,除了要提供一些转化过程中消耗的珍贵物质,否则遗物无法启动以外,最重要的就是,被转化的人需要具有极强的意志,来在肉体消散又重组的过程中保持自我。否则转化即使成功了,被转化出来的人轻则丧失部分记忆,重则人格完全改变,甚至变成无意识的废人也是可能的。

另外,转化的种族之间相差程度也会决定保持自我的难度,在人类和近亲的长耳人之间相互转化会容易一些,但要将罗欧人转化成某种精灵比如高等精灵或者暗精灵就困难得多,目前只有个位数的成功案例。理论上说,要将人类转化成更遥远的兽人甚至是妖精种族也是可能的,只是实验者几乎不可能生还。……至少到五天前为止,我根据手头的资料,还是会如此认为的。

……复杂的技术问题还是以后再说吧。

在伯留特的驿站仓库,我带着复杂的神情盯着角落里的黑天鹅绒。

黑天鹅绒下面是一尊超大号的金丝鸟笼,里面有一个非常接近人类幼儿,但某些特征上又非常不同的幼小生命。

『妖精』,一种半灵体半生命体的类人物种,外形无一例外都像是女性的人类幼儿。

我不知道笼子里的这家伙算是哪一种妖精,因为这种生命体并没有固定的分类,搞不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品种也不一定。不过此时此刻,笼子里所囚禁的,肯定是一只真正的妖精,这是毫无疑问的。

在野外偶遇妖精并不算难,但要活着捕获一只妖精则是需要兴师动众,集合数名高阶的专业人士,在可能会有妖精出现的原野,守株待兔好几天,直到粮食耗尽也只有三四成的把握抓到一只。而会费时费力去做这种脏活的高阶施法者更是凤毛麟角,几乎只有经费拮据的研究机构才会愿意接下这种高风险又伴随着不光彩名声的工作,这就造成每一只捕获妖精都有着极高的价格,就目前的行情,眼前这样一只全新的妖精,搞不好需要用一座小城的领地同等的价格才能买到。所以,在这种偏僻荒村的萨满祭司,想要弄到一只妖精来为自己的女儿治疗疾病,几乎是无能为力的。

由于妖精是有智慧,在野外可以自行消散来逃跑的半元素生命体,所以被人类捕获的妖精无一例外都被切断了手腕和脚腕,仅仅留下小臂和小腿的残肢,再套上锡和铅制成的拘束具。看到笼子里手脚被断,颈上套着沉重的颈环,姿态连最卑贱的奴隶都不如的幼小身体,我此时才明白了为什么做这种工作太多,会导声名狼藉的缘故。

妖精并不需要饮食和睡眠,对她们来说所谓寿命也只不过是每隔一百多年就进入休眠状态数十年时间而已。所以我也从来没有给她准备什么饲料,但就算如此,我看着笼子里似乎在静静打盹的纯洁幼女,一股浓重的负罪感仍然扼住了我的咽喉,让我几乎窒息。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会答应做这种事一定有什么问题。我将手伸向了鸟笼的顶盖想要打开,然而此时笼子里的幼女却忽然开口了:

“哎呀卢索阁下,明明已经答应了奴家,这种时候还想要后悔吗?”

从来没听过的,像是小女孩一般的娇嫩嗓音。我吃了一惊,虽然有听过一小部分妖精可以开口说话的传闻,但传闻真的在眼前发生时的惊讶还是震撼了我:

“!?原来你会说话的??”

“咳……咳咳。这个身体还有点不太习惯,老实说我也是刚发现不久。和人类身体有着微妙的差别啊。”

人棍妖精用封印着手腕的铁罩轻轻敲打着脖颈上沉重的枷锁,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

没错,眼前这个妖精是人造的。正确地说,是由人类变成的。

“卢娜琳小姐,我觉得这件事还是——”

“不要叫我什么卢娜琳哦,卢娜琳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啦,我的遗书你不是已经交给修会了吗?嘻嘻,你非要叫,就叫我妖精奴隶就可以。”

“真的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呀,你已经是我的共犯了呐。我已经舍弃人类身份变成这种身体了哦,嗯,妖精的身体真是有趣,虽然手脚都被切下来了,但不怎么疼诶……”

卢娜琳好奇地敲打着手腕残肢上的金属罩子。

当地的修会想要借用『易命替种』是有其他必须的目的,具体的事情和我是无关的。但就在我每天入夜时例行检查遗物完好状态的时候,却发现有人不知什么时候启动了遗物。等我查看『易命替种』的座位时,上面只有一只昏迷的,已经转化完毕的妖精而已。旁边还有两封事先写好的信,署名都是“卢娜琳.恰克”。

我记得这个名字,是接待我的女修士之一,是那个有着灰色头发的年轻女孩吧。两封信一封是简短的自杀遗书。而另一封似乎是写给我的,希望我能将遗书交给修会,并把这只妖精,也就是她自己,做成捕获妖精的样子,送给维灵村落里的那对姐妹。

“如果把我直接装进笼子里送给他们,一定会惹人怀疑的。妖精的身体不会流血,请特使先生直接把我的手脚砍断套上拘束具就好。如果想治好那对姐妹,眼下只有这种办法了,我想特使阁下一定会答应小女子这个冒昧的请求吧。”

总而言之,于是就变成了眼下这种状况。

在雪橇车箱里,我再次掀开了天鹅绒幕布,最后确认着卢琳娜小姐的意愿。

“卢琳娜小姐,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笼子里的妖精,表情就如同野生妖精一般,空灵而冷漠地看着我。……我真想说这丫头越发入戏了啊。我再次开口补充道:

“卢琳娜小姐,我说啊,其实我还有件事没有告诉你。『易命替种』的效果,是可以逆转的。”

“!?”妖精卢琳娜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她转过头来惊异地看着我。

“这件事也是我国的机密,是我国的研究者最近刚刚发现的。存在着一段能够直接逆转种族转换效果的吟唱咒语。就刻在那个遗物底座下方的暗舱内部。”

“……那个吟唱咒语谁都能用吗?”

“当然要本人使用。”

“那只要本人不能吟唱,就再也没办法变回人类了吧。”

不行,完全是她自己的思路。

“……你该不会……”

“把我准备好的那个口枷给我戴上,然后把钥匙……嗯,直接砸坏了应该就行。”

不,这也太夸张了。卢琳娜准备的那个魔法口塞球是绑定了契约魔法的,而契约的订立者当然就是她自己,这意味着一旦她自己戴上那个项圈然后毁掉了钥匙,她永生永世再也摘不下嘴上的口塞球。对了,理论上妖精是永生的,除非有人故意想毁掉这么一件价值连城的物品而杀死她,否则她就真的直到世界末日都是一个比奴隶还要卑贱的笼中玩物了。

“你疯了吗。”

“哼……把人家手脚切掉装进笼子里的变态,还好意思说我吗?”

我一时无言以对,但也不愿意给她就此带上永久的口枷,仍然试图讨价还价:

“钥匙我保管好,两年后我回来这个村子把你送回马斯庭去恢复人形。就这么定了。”

“我才不要恢复成什么人类。”卢琳娜回答得斩钉截铁。

“为什么?”

卢琳娜沉默了,直到我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必须指出的是,那完全不是纠结、迷茫或者困惑的表情。

妖精的精致脸孔上露出的是一种陶醉、甚至可以说是痴狂的微笑。不,那简直就是服用了过量媚药的色情舞娘在妓院的舞厅里发情到最高潮时才能露出的表情。

然后,手脚截肢,颈上套着沉重枷锁的人工妖精,终于缓缓地开口了:

“嘻嘻嘻嘻,看来关于妖精奴隶是如何使用的事情,卢索阁下身为特使,是真的一无所知呢。”

“什么……”

我意识到他说的没错。因为妖精奴隶本身就是稀有昂贵的奢侈品,具体的使用和收藏信息自然也仅仅局限在某些有钱人或者贵族的小圈子。事实上,究竟要怎么使用被捕获的妖精,其实就连某些参与过狩猎的术士都一无所知。

“把人家放出来,然后把裤子脱掉,让本奴隶演示给特使阁下看看。”

“等等,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原来如此,一切都说的通了。所谓奴隶妖精,其实就是高级的性玩具。虽然妖精在外观上确实有类似女性性器官也就是外阴的身体部分,但第一个想出来与妖精交合的人到底是谁呢。

“干什么,不好意思吗,特使大人如果喜欢的话,把我带回家去玩到腻为止也可以哦。相传妖精的肉穴触感是能够让男人欲仙欲死的极致体验呢。”

“省省吧,我结婚了。”我尽快略过了这种让我单方面尴尬的话题,转身望向雪橇的车窗外。地平线的尽头,除了有几头觅食的驯鹿,就只剩下乏味的,一望无际的雪原。

感觉到已经说服卢琳娜回心转意无望,我不得不在尴尬的气氛里寻找其他的话题。

“为什么想要这么做?”

“一年以前,我在跟着修会在附近的村子里巡礼的时候,遇到了那对姐妹。”卢琳娜的语调有些奇怪。“当天巡礼队就在那个村子扎营了。”

“美德修会的人也可以住在维灵参堂里吗?这我倒真的第一次听说。”

“只要我们不忘记至高真理的教诲,即使是在其他信仰的庙宇里也是一样呢。”

“那么你在美德的教诲下,在别人家的庙宇里都做了些什么?”

妖精的小脑瓜微微低了下来,羞涩的表情中荡漾着几乎满意出来的情欲:“我和那对姐妹睡了一晚。啊……好害羞,被操得昏过去的次数都要数不清了……自从那以后,我的小穴就再也无法满足了呢。”

“……”

“最初去钓了城里熟识的男人,但是他们不管哪个都根本没法满足我。我没日没夜地自慰,水水弄湿了整张床单也仍然痒的要死……啊啊……那段时间真的像地狱一样呢……”

卢琳娜的语调已经从聊天变成了自言自语般的梦呓,看起来尽管换成了妖精的身体,她的精神依旧渴求着无尽的情欲。

“啊啊~~不行,要疯掉了,我的水喷得满地都是,可还根本没人能满足我。明明看起来那么强壮的重战士先生,最后却被我吓到了呢~~~男人这种东西始终还是有极限的……我还专门从眺望崖的法师学院买来了增加触感10倍的魔法卷轴……可是不行,根本就不够,满足不了我这个身体……”

尽管手只剩下光秃秃的凸起,卢琳娜仍然开始用套着铁箍的残肢疯狂地摩擦着自己的妖精小穴。妖精的身体不会分泌出体液,但却摸上去嫩滑、柔顺比最高档的丝绸还要舒适万分,据卢琳娜说,男性的阳物插入之后更会被奇妙、温暖但又不失触感的小穴嫩肉所全面包裹起来。

“啊不好了……这个身体好像更是连满足自己都做不到了……以后就只能永生被操了吗~~~~为了快乐真的好残酷呢~~~~嘻嘻嘻。”

“最后一次问你,现在回心转意还来得及。”

“没门儿。”卢琳娜马上就从呓语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我叹了一口气,遥望着已经出现在丘陵远方的淡淡烟气,那应该是个村庄吧,我想。



回忆到此为止。眼下马上要把卢琳娜送给姆沙夫妇了。顺带一提,我终究还是用“留着嘴巴还能用来操”这个理由,成功说服了卢琳娜不要戴上口塞球。

妖精这种动物,虽然并不会穿衣服,但肉眼看上去身体会有一层介于微光与薄雾之间的,好像紧身衣一样薄薄地裹住身体的“轻纱”。所以卢琳娜乍看起来并不是裸体的,但正因为如此,卢琳娜的身体,在靠近以后仔细观察时,才会有一种欲遮还休的诱惑感。

我想起了我上次出行时被半强迫塞在身边,被我强行披上了一条全透明的斗篷,就这样跟在马车里绕了小半个罗欧的全裸黑发少女。那孩子现在在干什么呢,这个时间蕾切尔应该在教她剑术吧。

“嘻嘻嘻,小女子这样好看吗?嗯……感觉不够性感呢。把那个红色的木盒子给我。”

盒子里装着锋利的尖锥,粉金色的小环和细链,还有点缀着银铃的细脚链。

“哎呀呀,忘掉我的手脚已经都被砍了,本来还想自己把这些东西装上呢。”卢琳娜对我努起了娇小的胸脯,我发现妖精竟然其实是有胸部和类似乳头的凸起的,只是由于完全没有肤色上的变化,和妖精白得发亮的皮肤浑然一体,又被那层光雾所遮挡,所以平时完全看不出来。“这下只能拜托特使阁下了。用那个尖锥在这里打孔。”

“……会很痛哦?”

“都亲手把人家的手脚砍掉了,这种时候说什么呢。”卢琳娜挑逗地挥舞着手腕上的铁箍,轻碰着鸟笼的栏杆发出哐哐的声响。

“嗯!”妖精紧咬着小嘴,只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刺穿乳头时依旧没有流出半滴血液,不,与其说这是肉体,不如说是某种极其接近人体但手感要奇妙得多的软胶。

妖精的身体原来是这种触感,这真是珍贵的经验。我感慨着。

“不想体验珍贵也更舒服的经验吗?算了,我还觉得你的肉棒不够大呢。”卢琳娜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不屑的神情。

“快点吧,姆沙夫妇还等着我呢。”

按照卢琳娜最后的指示,我为手脚残废的妖精在身体上穿上了乳环,并用带有大腿环的细链在她的身体上完成了诱惑的装饰,还给她已经被砍掉脚的脚腕上,戴上了有铃铛的脚环,一挪动就会发出清脆的铃声。

“听说为了防止妖精逃跑,这些都是真正捕获妖精之后必要的装饰哦。”一边这样说,卢琳娜还一边挑逗地甩甩光秃秃的小腿。“好了,快点把我送过去吧~~~”

今天天色已晚了。我不得不在村落里借宿一夜,当然姆沙夫妇非常热情地欢迎了我。等我第二天早晨醒来,来到姐妹们的小屋里查看情况的时候,疯狂的肉欲交合已经持续了一整夜,并且眼下也没有减缓的迹象。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是药师先生来了姐姐姐姐!!?”

“嗯嗯嗯嗯我看到了但是妖精小穴太舒服了停不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幼小的肉体被两根硕大夸张的肉棒一前一后顶起着,被截肢的身体完全只有肉棒支撑而悬在半空,卢琳娜胡乱地挥舞着自己的残肢,看起来也同样被快感彻底支配了精神。

妹妹的肉棒贯穿了卢琳娜的嘴巴,看起来肉棒已经直接捅到了幼小妖精身体的最下端,而另一边姐姐的肉棒则贯穿了卢琳娜的小穴,肉棒已经足以从下体一直捅进大脑……至少从长度和大小来看是这样的。毕竟妖精的身体只有人类幼儿的程度,而两姐妹的巨棒长度早已远超成年人的上臂。

靠近仔细观察的结论也符合我的推测,事实上,能明显看到卢琳娜小小的肚皮被两根巨大的肉棒同时前后夹击,而不停前后凹凸着的隆起。

“噢噢噢噢噢噢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在我观察的当下,位于小穴那一边的姐姐又要射精了。

“噗噗噗噗嗤嗤嗤嗤嗤嗤——”巨量的精液汹涌地从姐姐的肉棒中喷出,灌至卢琳娜的整个身体里。妖精没有类似子宫的身体结构,这些精液最后会流向哪里呢?

正在我如此思考的当下,忽然卢琳娜的双眼泛白,被大肉棒充填的小嘴猛的一下喷出了一大股白浊的粘液。

哦,原来妖精的小穴是直接贯通到口部的。

后记

回到马斯庭以后,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得知了妖精可以治疗异常肉棒症状的原理。简单说就是妖精的身体是非常好的魔法容器,甚至会主动而安全地吸取过剩的活跃魔力到身体里。

这样看来,最多过个一年左右,两姐妹身体里多余的生命魔法能量就会被完全清除,肉棒和性欲也会恢复到稳定的水平。

至于那之后要怎么处理卢琳娜?我犯了愁,总之先设法把她接回赫斯滕斯堡,如果她本人实在不愿意恢复人形,那么大小姐也许能介绍一个对此有兴趣的贵族买主或者收藏家。

卢索.保.列斯特里亚,笔记于赫斯滕斯堡。

<< 罗欧见闻游记 艾霞庄园罗欧见闻游记 赫斯滕斯堡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6 thoughts on “罗欧见闻游记 维灵村落”

  1. 又有精灵又有长耳族 这精灵是elf吗……还是长耳族是elf

  2. 精灵是elf
    长耳族是一种除了耳朵有些接近精灵长耳,其他的都和人类一样的种族,在本书中设定是人类的近亲。和大背景设定有关,不是什么主要内容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