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三十七章

目录

自动饲育 第三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噗吱噗吱噗吱!噗哧!”

“呜……救命,人家不想再射了……救命……好痛苦,有没有人在……”

在大房子地下一层的温室中,一个全身赤裸皮肤皎白的女孩子,正痛苦地摇晃着自己胸前浑圆的巨乳,跪在温室的地板上不停挣扎。

然而,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女孩子的胯下赫然挺立着一根20厘米长的阳具,正在随着女孩子身体的颤抖而不停抖动着,更为惊人的是这根阳具还在如同机关枪一样不停噗叽噗叽小股喷射着透明而粘稠的液体,也就是射精。当然,这个女孩子并没有真正的睾丸,所以射出来的也并非真正的精液。

事实上,女孩胯下的肉棒所射出的液体并非女孩子自己的体液。

在温室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台大约有电冰箱大小的机器,机器上伸出两条透明的缆线,一直延伸到女孩嫩滑无毛的阴阜之中。其中一条看起来是电线一类,而另一条透明的软管里,可以见到不停地将液体灌入女孩子的身体,以供女孩子保持几乎持续不断痛苦又愉悦的射精体验。

如果扒开女孩子纤细的双腿仔细查看,就会发现女孩子的肉棒乍看起来是真的,但仔细看又会发现更像是假阳具,只是外观细节非常逼真而已,和女孩子的身体无缝连接在一起。这其实是一根仿生肉棒,它没有排尿的功能,但作为性器的功能则远远超过真正的男性阴茎。这根看起来像是硅胶但细节上又无比拟真只是颜色是半透明的仿生肉棒,拥有数倍于普通男性的敏感度与性刺激强度,而且是在女孩子本身性感带的敏感度已经被强化了十几倍的基础上叠加的,因此哪怕用指尖在她的肉棒上轻轻一弹,也能让她浑身剧烈抽搐着娇喘个好半天。

几天前。

女孩子因为一时贪玩好奇,而拜托姐妹,给自己装上了这根仿生肉棒以满足自己本来就经常饥渴不堪的淫荡身体。但只装上它几个小时以后,她就对此彻底后悔了。这根淫欲无度比她自己的性欲更甚之的小恶魔一旦纠缠上她的身体,再也无法轻易取下。或者说,如果她真的去强行切断这根东西,等待她的恐怕是数周更加恐怖的地狱体验,那是比持续不断高潮或者禁止高潮之类都要更加痛苦的折磨。

不过,幸好现在有了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仍然需要她等待一周左右让自己的身体逐渐调整好状态。

但就算只是长着这根肉棒度过这一周的时间,也是非常煎熬而极度刺激的。比如说,就在前几天,女孩因为无法压抑自己身体里不停升腾的性欲,于是想要直接在走廊上和路过的其他女孩子做起爱来。

“……诶,在,在这里做吗?不是哥哥大人和姐姐都说不行了吗……”

“可,可是大哥哥是好几天以前说的诶~~~那我们就去旁边的休息室里做吧~~~好不好~~~”依祖楚楚可怜地轻轻摇动赤裸的肩膀与巨乳,试图做出身体实在想要到难受的样子来。

“……哥哥大人说的是不要在这一整层楼做啦。包括自己自慰和互相玩都不可以哦?依祖你那么想玩我们到地下一层好不好。”

“就,就一下子嘛!只要让人家射一次……”

“不行,谁都知道,你每次玩起来都收不住的。”

“诶!好过分!人家就要————————啊啊啊啊啊啊啊痛痛痛痛死了琳你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姐姐已经交代过,如果你不听话就这么办,没想到这么管用啊。”

本来被依祖挺着巨乳与仿生肉棒几乎挤到墙角的琳,只是用戴着手套的手指指甲掐住了依祖的肉棒中间,就让依祖挣扎到痛不欲生浑身无力,马上被琳给制服了。当然,依祖被制服除了因为肉棒上传来的剧烈痛楚与快感弄得浑身无力以外,还有一个原因。

依祖是没有双手的。在她翘挺硕大的双峰两侧,有着白皙光滑肌肤的肩膀与微微可见的双肋,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自从她记忆变得一片模糊从大房子里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所以,当琳直接一把掐住她永远勃起的大肉棒的时候,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拼命摇晃着腰肢却怎么也挣脱不掉琳的小手。

“痛痛痛放开人家呜呜呜呜救命啊啊啊!”

“才不要咧,你给我过来,姐姐说给你准备了好东西~~~嘿嘿嘿嘿。”甚至,琳就算是像牵牛马那样一把拽住依祖的肉棒,拖着她到处跑,依祖也毫无一点点抵抗的能力,反而仿生肉棒的尖端还渗出了几滴透明的淫液。

“噫噫噫噫……别,别拽人家了……”

没有双手无法抵抗,依祖转过身想要逃跑。但她赤裸的身体只围了一条丝巾,硕大的巨乳乳尖上还穿着两个大号的乳环,上面还挂了两颗漂亮的水钻铃铛,此时正好被琳另一只空闲的手一把抓住。

依祖由于没有双手,在宅邸里很容易成为大家的玩物,只要抓着她的巨乳就能像牛一样拖着她到处走,自从她给自己打了乳环,又被装上了这根大肉棒以后,可以说满身都是弱点了。

“痛痛痛痛痛死啦!”

“好啦好啦,依祖妹妹不要闹了,快跟我来~~~”于是,依祖就这样被琳连拖带拽地带到了地下二层的温室中。

这里与其说是温室,不如干脆说是一个地下花园,面积有将近一个足球场大小,由自动生态系统与机器人维护着内部绿意盎然的风景,内部甚至还有一片养殖大王莲等热带植物的水池和几间别致的休憩用小屋。

依祖被琳强行拉扯着敏感部位,一直走到温室的正中央才停下来,这里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好了一台奇特的机器,看起来有点像是冰箱和饮水机的混合体。

“……这,这个不是智能润滑液机吗……”

依祖当然认识这台机器,说白了就是会自动调节移动管道的喷头,来随时给附近的女孩子随时随地喷洒滑溜溜的润滑液,用以增加情趣玩法和触感的机器。

“是哦,不过这次呢~~~~这上面装了一些好东西。嘿嘿嘿!看招!”

说着,琳松开了一直拉扯着依祖乳环的右手,然后一把抓起了润滑液其中一个喷头。那上面装着一节白色的像是海绵一样的东西。

“来,快点把腿张开啦,据说会很舒服的哦。”琳一边说着,一边坏坏地故意掐弄把玩着依祖胯下安装的仿生肉棒,用力掐得就像揉捏一团洗浴棉一样,依祖被掐得哎呦呦地娇叫个不停,双脚一软,几乎跪倒在地板上。

“嗯嗯,很好,我要放进去咯~~~”

突然,依祖感到一股不知该说是刺痒还是刺痛的难受感觉从敏感的小穴口传遍全身。她又没有双手去抓挠,霎时间弄得她浑身鸡皮疙瘩不断,只能一边剧烈地颤抖身体一边疯狂地扭着腰,但也是无济于事,最后她干脆完全跪倒在地,竭尽全力弓起纤细的柳腰,竟然想要用地板去蹭到自己剧烈刺痒的小穴口内侧上方一带。

“呜呜呜呜琳姐姐你给人家装的是什么东西啊……救命……好痒……”

“是植入式的毛细输液针哦。”

“那,那是什么啊!”

“就和平时大家用的注射器上的无痛毛细针一样,只不过是长期安装在你那里的啦。”

“什,什么!”

原来自从依祖被装上这个肉棒以后,经常一天到晚都处于精虫上脑的状态,所以基于各种考虑之后,大家索性决定给依祖装上一个能持续发泄她性欲的装置,反正只要再撑一两天就可以进行摘除工序了。而选择装置的结果,就是眼前的这个东西——永久射精组合。

依祖胯下安装型号的仿生肉棒,其原理就是将神经和体液管接到依祖自己本身就被改造手术改造得极度敏感的阴蒂性感带以及极度发达的阴道淫液腺体上,来让肉棒的性快感替代阴蒂的性快感,收集到的爱液则直接作为替代精液收集到肉棒根部的贮藏室,在受到刺激时就会如同真的肉棒一样收缩和蠕动,射出的爱液又会反过来刺激肉棒内侧的仿生神经,进一步增强依祖的性快感。

那么,如果不停地给肉棒灌注巨量的替代精液会如何呢?答案很简单,依祖就会被迫一直不停地射精下去,快感也会一波强过一波根本无法停歇。这就是将润滑液通过毛细针绕开依祖的身体,直接注入到依祖的仿生肉棒里的目的。

“刚装上去是会刺痛一下下啦,依祖你忍一忍,舒服的还在后面哦。”说着,琳就打开了自动润滑液机的开关。

“什么,什么来了……噢噢噢噢噢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喔喔哦……”

依祖先是感到胯下一股滚烫的热流直冲到自己小腹的深处,然后就是犹如火山爆发般的灼热刺激,这股刺激毫无怜悯连绵不断,就像自己的肉棒里被插入了炽红的铁条,再一股脑地拔出来却发现怎么拔也拔不完,紧接着就是一阵爆发前的酸胀感——

“哦呦,我先得躲开一下~~~~”似乎早有准备一般,琳一下跳开了依祖的正面,站到了一边。

然后,依祖胯下的肉棒就变成了活脱脱的高压喷水龙头。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事先加温过的灼热润滑液,毫无怜悯地沿着依祖仿生肉棒内部的管路,一边疯狂刺激着肉棒内的拟似性神经,一边咕啾咕啾地喷射出来,随着依祖疯狂地甩腰而喷得周围好大一片到处都是粘液的水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关掉关掉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才不要嘛,你自己玩够了自己把它关掉就好了。啊,时间不早了,我要陪姐姐还有莎莎去那个什么晚会啦,一个人玩好哦,拜拜~~~”说着,琳就撇下被机器强迫着射爆的依祖,小碎步快步走出了温室。

“呜呜呜呜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这也太,太过于舒服了……太激烈了哦哦哦……”

没有双手可以支撑身体的依祖,被永久射精状态的剧烈快感弄得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不要谈碰到机器上的开关。她只能被迫一直一直跪在地上不停地射精,最后维持着射精喷射的状态,几乎昏倒在润滑液的水滩里。当然,她昏过去其实只是片刻的事。连续射精的高强度快感冲击很快把她又弄醒过来。

“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再折腾人家了,有没有人在,救命,救命……”

如果她有手的话,这种时候还可以在地上爬着挪动。然而依祖有着圆润的双肩与曼妙的身体曲线,却唯独一丁点儿残肢都没有,就连趴跪在地上时也要依靠一对美乳来支撑身体,不要说爬动,就想给自己这条不听话的大肉棒自慰一下都是奢望。

依祖现在只能无助地疯狂甩着一双硕大翘挺的乳房,乳头上的铃铛哗啦啦响个不停,然而在这片巨大的住宅区里,本来地下几层就很少有人来,自然不会有人跑到温室去。

最后,她头晕目眩地被迫半趴半跪在地上,任凭自己敏感放肆的肉棒一边胡乱喷射着加热过的温热润滑液,一边一次次地被快感冲击到昏过去又醒过来,到最后连淫荡的尖叫声都已经走音变形,变成了全凭本能刺激而胡乱发声的呓语。

“呜哇哇哇哦噢噢噢噢啊噢呱噢……”

不知过了多久,昏过去又醒过来多少次,依祖的肉棒上爆裂冲脑的高强度高潮依旧丝毫未减。依祖甚至开始痛苦地用小脑袋撞了几下地板想要彻底晕倒过去,当然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生活在这里的女孩子,身体已经被改造成除了正常睡眠和严重受伤以外,无法长时间失去意识,稍微昏过去一下就马上会苏醒过来的体质,目的就是要让她们最大程度地被身体里无尽的性欲永恒浸润着。即使是睡眠中,她们也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处于高潮边缘欲求不满的状态。

“人家不想舒服了啊……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昏过去又醒过来,醒过来又昏过去。

虽然依祖之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相同程度的刺激调教,不过毕竟用活的肉棒来体验这种剧烈的快感还是头一次。如果说以前还能靠摩擦身体和阴蒂来获得一些安慰的话,现在没有双手的自己,胯下长着如此巨大的一条东西却完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包裹,除了快感还有一种永无止境的空虚感,让她除了不停地高潮,内心里还感到无限的无助和恐惧,心脏跳得快要爆炸了一样。

忽然,依祖感到,胯下除了一波强过一波的炽热快感,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逐渐蔓延开来。

不好的感觉。

悸动的感觉。

“什么……?”

依祖勉强直起身体,她硕大的双峰导致她平时连看清楚自己的小穴地带都是一件麻烦事,只有坐起身体才能让没有手臂的她看到自己的下面。硕大翘挺的胸部就像两个秤砣,限制着她已经失去力气的身体自由活动。

依祖艰难地维持着自己的平衡,她担心疯狂射精的自己,一旦躺倒在地就再也爬不起来,所以她只能向前弯腰够着查看自己的下体发生了什么。

“……咦,好涨……呜。”

依祖胯下那条半透明的仿生肉棒,此时已经变得乳白起来,而且更重要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这根东西开始逐渐膨大,变长起来,虽然很慢,但的的确确还在伴随着肉棒如滋水枪般噗吱噗吱的射精动作,而一点一点逐渐变大着。

“救命啊啊啊啊……人家不想射了……还,还在变大……”

无助地看着自己胡乱喷射着润滑液还在慢慢变大的肉棒,无臂少女哪怕是颤抖都不敢过于用力,因为这条肉棒就连抖动都可以带起一阵难以言喻的刺激快感。但自己胯下一阵阵压涨和爆发式的快感又不停迫使着无臂少女腰腿肌肉收缩着,想要压抑却又不能压抑,想要释放却根本没有办法,就连巨乳乳尖上的两个大号乳环每次晃动,敏感的身体都能感到一阵触电般的酥麻。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只有几分钟,也可能已经过了几小时,依祖的脑子里只剩下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高度性刺激此起彼伏着,加上勉强维持着自己的身体姿势,和偶尔找回一丝丝理智发出的无意义呼救。

忽然,虽然很轻很轻,有什么东西在啪嗒啪嗒地靠近着。这当然不是来自于宅邸内的维护机器人,但声音这么轻,听起来也不像是其他的姐妹们。

“谁……是谁……”

一个陌生稚嫩的小女孩声音传来:“啊呀呀,姐姐你在做什么呢?”


凌晨,宅邸大门外。

米尔莲的琥珀色双眸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只到她小腹高的小萝莉。

的确,十五年前悠璐的样子,在她幼嫩稚气的面庞上依旧清晰可见。不过站在米尔莲面前的小萝莉当然没有猫耳和猫爪之类的东西。

“……悠璐?”

“啊?”铃儿一脸茫然,与眼前这个有着机械四肢的科幻美少女姐姐四目对望着。

米尔莲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她轻轻走到铃儿的面前,蹲了下来,仍然在持续着小高潮的身体让她的体温滚烫,脸颊绯红,每一次呼吸都让人觉得热热的。

“小妹妹,跟姐姐说,你从哪里来啊,你爸爸妈妈是谁啊?”

“……诶,为什么要问铃儿这个啊。”

一般来说,一个这样年龄的幼女是不会这样回答别人问题的。

如果在街上看到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这样问她问题,小女孩要么会老实回答,要么就害羞地什么都不说,少部分情况下还会哈哈傻笑起来。一脸疑惑地反问对方为什么。反问为什么,这种反应显然说明着,这个小女孩并不是普通人。

米尔莲微笑着,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仔细端详着铃儿的小脸蛋。

“好吧,姐姐想知道的话,我是从外国来的,我妈妈有个假名字叫李梅,至于我爸爸……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

“爸爸现在工作越来越忙,根本就不来看妈妈哦。听说他在外面还有好多女人呢。”

“你从没见过你爸爸吗?”

“啊呀呀,姐姐的问题好严格啊……我记不清了哦,可能刚刚记事的时候见过一次呢,吧。”

米尔莲歪了歪头,大概是思考了一下:

“唔,其实妾身的意思不是这个啦,妾身是好奇你爸爸到底是什么人呢。”

总之,交待莎莲娜和小P先去照顾被铃儿玩到虚脱的梵姬之后,米尔莲带着铃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由于之前在晚会现场,米尔莲的输卵管里被塞进了一个微型“跳蛋”,于是直到刚才回家以前,米尔莲的身体一直都从内部,在被不停调教着。加上那套代替她四肢的假肢其实是通过米尔莲极度敏感纤细的阴道内壁来操作的,米尔莲每做出一个动作,都要被那套装甲的神经反馈高度刺激着性感带,所以现在的米尔莲几乎已经是极度发情的状态。

不过这种程度的发情,对被改造成这种淫乱人棍身体,已经二十多年的米尔莲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红龙小哥不在眼前的话,她还是可以硬撑着这种快感进行各种日常活动的。当然,如果红龙此时回到大房子,给她一个眼神或者命令,米尔莲就会变成一具彻底发情的活体飞机杯,除了哀求着被贯穿和爱抚什么也不会做的肉便器。

尽管眼下承受着如此高涨的情欲,米尔莲此时只是脸颊有些绯红,内藏有高性能吸水材料的运动内裤还不至于彻底湿透,但短小的吊带背心就惨了。注射过催乳剂还在渗出乳汁的乳头,已经把轻薄布料的背心完全打湿,白色的布料完全贴在米尔莲催涨以后尖尖翘翘的乳房之上,随着米尔莲的运动呼呦呼呦地晃动着。

她身上这套假肢的使用时间很珍贵,每天只能恢复8分钟,米尔莲会尽可能地减少使用时间。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米尔莲立即就命令假肢外装甲停止运作,回到房间角落里的大柜子里。穿着简单的运动短裤和吊带背心的米尔莲,又恢复成了平时的肉桩子状态,一下子被从外骨骼里弹了出来跌落在软软的地垫上。

“咚”

从刚才轻灵敏捷的样子又一下变回了人棍的米尔莲,脸朝下栽倒在了自己方面的床垫上,胸口被自己的身体一压,又是溅出了几条奶线。

然而米尔莲四肢全无的样子丝毫没有吓到在一旁的铃儿。正相反,铃儿的表情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诶诶诶,姐姐你的身体好棒啊,这样子不就成了一辈子只能给别人操的玩物了吗?这个身体怎么样,平时是不是又难受又爽的感觉?”

说着,铃儿毫无见外地,居然一下子扑到了趴倒在地的米尔莲身边,就像普通的小女孩抱起布娃娃那样把米尔莲有点费力地抱了起来,摆好靠在一旁的大软垫上。

“……唔唔,现在妾身还很兴奋,不要乱摸妾身啦……”

虽然话是这样说着,但作为飞机杯的米尔莲显然没有办法阻止铃儿的任何行为。铃儿的身高只比失去四肢的米尔莲高一个头多些,她兴奋甚至是有点色迷迷地抱住了米尔莲的身体,一边脱掉了自己的大衣丢在一旁,露出了大衣下色情的皮带装。

“姐姐的身体好棒啊……可以的话铃儿也想变成这样呢……”

“变成妾身这样子就不能穿漂亮衣服了咯。说起来,你就穿成这样子在外面跑吗,真是个坏孩子……噫……话说让姐姐先喝点水好不好……”

“姐姐这样子喝水不方便吧,让铃儿来喂姐姐喝吧?”说着,铃儿就自顾自拿过了旁边小桌上的茶壶。

白色的骨瓷茶壶沉甸甸地装满了凉掉的红茶。铃儿也不拿杯子,而是直接对着茶壶嘴吸了起来,咕噜噜吸得她小小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然后——她直接将小脸蛋凑到了米尔莲的唇边,也不顾及米尔莲是否愿意,直接嘴对嘴地将口中的液体灌入米尔莲的嘴巴里。

“唔——!唔!”

米尔莲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当然作为一个一丁点儿四肢都没有剩下的的人棍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很快,铃儿放开了嘴唇,两人的唇边还挂着一缕粘粘的细丝。

“咳……咳……!”

“啊呀呀,肉枕头姐姐还要喝吗?”

“真……真是的,铃儿好调皮啊,不要再这唔唔唔唔唔唔!”

与其说不在乎米尔莲的意见,干脆不如说铃儿故意无视着米尔莲的拒绝,然后又含了一大口水,再一次嘴对嘴地灌进米尔莲的口中。这一次铃儿变本加厉,还趁机直接将小舌头微微探进了米尔莲的口中。

幼女的小舌头软软粘粘地在米尔莲的嘴唇上又滑又蹭,就好象小猫咪在拼命舔舐碗底的牛奶一样。

经历了好几个小时高强度调教,连嘴唇都变得有些敏感的米尔莲,哪里经受得住这样诱惑的挑逗。很快,米尔莲的运动短裤再也抑制不住米尔莲小穴里不停流出的爱液,整条短裤都湿透了,房间里弥漫着迷人的花香。

“哇……姐姐你的身体好色情啊,嗅,嗅,哇~~~这是什么香味?”

“是妾身最喜欢的花香哦——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好痒不要弄妾身了啊……”

就如同知道米尔莲的快感阈值一般,铃儿的小手恰到好处地在米尔莲光滑的外阴唇上抚摸着,既不给米尔莲过多的快感,又轻易地撩拨着她的性欲。就连身体饱受调教,可以忍着让一般女孩子发疯程度快感,进行日常活动的米尔莲,都感到有点把持不住了起来。

“啊呀呀呀,好多水水……”铃儿不经意地在米尔莲胯间的吸水材料上轻轻一捏,手指尖马上被挤出的大股爱液裹满了,如同沾满蜂蜜的饼干棒一般。她有点惊讶地看着手上滴落的透明液珠,将手指放到自己小小的鼻尖前嗅了嗅:“好香……好像香水一样……”

“噫……不要再弄妾身了好不好……铃儿……铃儿的手法好厉害,再弄下去——呜,妾身就要疯掉了啦~~~~”

“诶~~~~?”听到米尔莲这样哀求,铃儿反倒是吃了一惊:“姐姐已经这种样子了还能继续忍着不要色色吗?好厉害啊……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这种时候都在哀求铃儿帮她们泄身出来了呢……”

米尔莲骄傲地微微挺了挺胸脯:“嘻嘻嘻,不要小瞧妾身的定力哦,别看妾身这幅样子,忍着几个小时不自慰完全不在话下呢。”

“哇~~~~!姐姐这样的身体还能一个人自慰吗?”

“当然可以啦,铃儿想看吗?”

“唔,铃儿还是想看姐姐忍着不自慰的样子呢……”

“呵呵呵那也可以啊,那么,妾身就忍着不自慰吧~~~~呃,不过这样的话,妾身会流超~多的水水出来吧……铃儿要小心不要弄得满身都是哦。”

“没关系啦,虽然比不上姐姐流得这么多,铃儿这里也早就湿乎乎的了呢。唔,好羡慕姐姐可以流这么多水水啊……”

虽然天已经快亮了,但因为看起来铃儿还不太困的缘故,米尔莲就和铃儿闲聊了起来。

通过铃儿的叙述,米尔莲大致知道了悠璐现在的情况。

首先,和米尔莲猜想的一样,Alvin家里是有钱人,而且不是一般程度的有钱,他的家族人数说不上庞大,但显然有着极大的钱权方面的力量。

大概是基于身份不方便的缘故吧,虽然那个男人把悠璐带回了国,但也就是当作一个玩物一样,金屋藏娇养了起来,把她一个人丢在一座遥远的海滨小城。至于Alvin自己,似乎以前偶尔还会跑来看望一下悠璐,但最近已经基本都在美国忙于家族生意和应酬,两人至少有十年没有再见面了,甚至连电话也没有打过。至于他与悠璐生下的这两个女儿,Alvin也似乎完全没有兴趣。

“嘻嘻嘻,似乎爸爸大人觉得,我们两人人是两个小累赘的样子,永远消失了对他来说还更加方便呢。”

看过铃儿手机上拍摄的悠璐的照片,那个两个女孩的母亲,年纪比自己记忆中的少女样子也年长了许多,当然仅就外观而言悠璐的样子现在仍然非常年轻,看起来更像女大学生。

听铃儿的描述,悠璐自己对这所大房子似乎只有很模糊的记忆,铃儿也从来没有听妈妈提起过自己的过去。在她们离开这里之后,似乎是Alvin动用家族的力量给悠璐安排了假身份和假名字。

“那,肉枕头姐姐是妈妈的朋友咯?呃,我是不是应该叫阿姨比较合适……”

“嘻嘻嘻,看来是呢。哦,说起来你一直和妈妈两个人生活吗?”

“是三个人啦,还有苏儿。不过妈妈并不会寂寞哦,她一个人呆着也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呢。”

“妾身想也是那样。”米尔莲没有特别在意。毕竟,对米尔莲来说,悠璐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姐妹,而是那个男人的私人物品了。作为物品,当然是不会因寂寞而痛苦的。

“不过,你说的苏儿该不会就是……”

“啊呀呀,就是梵姬姐姐在梦里见过的孩子嘛。”

“……又是那个梦吗。这么说她是什么时候失踪的?你妈妈也不担心她吗。”

“几个月之前……吧?妈妈的话,她一~点~儿也不担心哦,她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妈妈说,她知道,如果铃儿想要找到苏儿,就要到这个国家来,不过……”

“不过?”

“妈妈说,如果铃儿还想见到苏儿妹妹,就要做好永远都回不去的心理准备。”

永远都回不去。

米尔莲感觉自己似乎是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的,不过现在的她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两人沉默无言。

“如果一切确实如她所说,你会后悔吗?”

“啊呀呀,怎么会呢。”铃儿回答得毫不迟疑。“就算回不去了铃儿也不怕,不,不如说铃儿就是为这件事才来的呢。”

“妾身想也是哦。”米尔莲轻松地笑了笑,就如同她早就知道铃儿会这样回答。

“啊呀呀呀。被阿姨看出来了呢,嘻嘻。啊,糟糕,铃儿要吃药了。”

“……吃药?”

无视米尔莲的疑惑,铃儿忽然站起身来,跑到刚刚被自己丢下的薄风衣那里,摸出了一枚没有标记的金属药瓶。

“…………啊,那个,那个不是——!”

就在米尔莲把话说完之前,铃儿已经从药瓶里摸出了一片只有半粒黄豆大小的红色药片,径直丢进小嘴里吞了下去。

“……所以,你为什么要吃这个药呢?”

“啊呀呀,姐姐也知道这个药吗?”

“唔,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告诉妾身吗。?

“是妈妈要铃儿吃的哦,妈妈说让苏儿和铃儿一直吃这个药,三天一片。”

铃儿的脸蛋也有点红扑扑的,米尔莲当然知道,这是那种药物的作用。

铃儿所服下的,是用来禁止高潮的药物,每片的效果大约有一到两天左右,铃儿所说的三天一片的剂量搞不好是针对普通的女孩子的身体的吧。

吃下这种药片之后再怎么自慰或者啪啪啪都是没办法高潮的,只会在高潮的边缘不停徘徊,不用说也知道是十分难受的。这种药物,在大房子里只会在大家偶尔互相药物调教来玩的时候才会用到。当然,米尔莲一眼就看出来,铃儿手里的药瓶同样是来自于大房子的,所以效果方面应该也是如出一辙。

但是,为什么……?

“那,你和苏儿妹妹吃这种药多久了?”

“不记得了诶,小时候开始就在吃了。唔,到现在已经吃了有五六瓶了吧?”

这种药物一瓶有120粒,三天一片的话,也就是一年一瓶左右。

——等一下,难道这两个孩子这五六年来一直处在无法高潮的禁欲状态?

“铃儿,可不可以告诉妾身,你和苏儿妹妹虽然一直在互相安慰身体,但是不是从来没有高潮过?”

“高潮,高潮是什么?”

“是只要一直自慰的话,就会很舒服很舒服地,一下子爆发出来的感觉哦。”

铃儿睁着双眼,看起来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忽然又像恍然大悟似的“哦!”了一声。

“阿姨说的是不是妈妈在自慰的时候会尖叫的好大声,还会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气那种样子?”

她这方面倒是完全没变呢。这样想着,米尔莲点了点头。

“那个……确实没有过诶。苏儿每天都我抱在一起摸上摸下的,还用过各种玩具,不过就只是觉得身体好热好痒,然后就用更大更刺激的玩具,有时候最后会玩到两个人都虚脱昏过去,但像妈妈那样的确是一次都没有过……”

米尔莲轻轻倒吸了一口气。

看来这两个小丫头自从出生就被悠璐要求吃那种药,虽然身体非常敏感色情,但却从来没有体验过高潮的喜悦。也难怪铃儿会那么放肆大胆地一见面就把悠璐玩成那种样子,大概她们的身体也近乎无时无刻不处于发情边缘不能自制的状态吧。不过,这倒是可以理解,如果一开始就任由两个小萝莉肆意体验高潮的快感,恐怕只会更难以收场。那种在高潮边缘想要而又无处发泄的憋闷感导致的痛苦,也有助于减少两个小萝莉过多地自慰。

米尔莲又略微沉思了一下,问铃儿:“你妈妈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可以不吃药?”

“妈妈说,如果铃儿和苏儿是好孩子,那就千万不要断掉,一直定时服药就好了。但一旦哪一次断掉了没有按时吃药,那以后就都不用吃药了,因为到时候吃药也就没有意义了。”

听到这里,米尔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的确,如果让这孩子初尝到了高潮的快感,那当然以后再禁止高潮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这个药怎么了吗……”看着米尔莲一直对自己吃的药片感到好奇,铃儿也很困惑地觉得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但就在米尔莲回答之前,突然——

“噗吱!噗吱!”

“噫!!!!”米尔莲纤细的脖颈高高扬起,一声凄惨的尖叫从她紧咬牙关的唇间勉强挤了出来。

毫无征兆地,刚才还在正常交谈的她,没有四肢的身体剧烈痉挛了起来,已经湿透的吊带背心之下,腹肌与背部肌肉的凹凸一下子清晰可见。她的脸颊涨得更红了,仅剩躯干的身体纠结地挣扎着,那样子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蚕宝宝。

米尔莲原本的胸部虽然形状姣好,但完全说不上大,所以米尔莲就算四肢全无,也还可以依靠身体仅剩的肌肉勉强地在地上像个肉虫子一样挪动。而现在注射了催乳药物的她,胸前两颗般又软又白嫩的草莓牛奶布丁,已经涨大到了足足有D罩杯以上,让她的活动异常地笨拙而且难以平衡,身体稍稍打晃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啊呀呀,阿姨这是……”铃儿趴到了米尔莲身前,伸出小手轻轻爱抚着米尔莲那全无遮掩的胯部。此时米尔莲的运动短裤早已彻底被爱液浸透,湿乎乎地贴在她白皙的身体上,只在两个裤腿部位露出两颗白白的半球,那是她曾经双腿根部的位置。此时就连这两颗作为她身体最下方支撑的白色小屁股,也早已被一层层透明的少女淫液所完全覆盖了。铃儿的手指只要在米尔莲的短裤上轻轻一划,指尖就裹满了一整层粘粘的液体,就好象被切开树皮不停涌出甜蜜树汁的糖槭树一样。

“看来阿姨已经忍到极限了嘛,铃儿之前就说太勉强对身体不好的啦,嘻嘻嘻。”

“唔——唔~~~看来是呢~~~嘻嘻嘻,妾身让铃儿妹妹见笑了啊。唔噫——!”

经历了刚才铃儿的爱抚,此时的米尔莲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自己的乳汁、淫水、汗液,已经从一个肉枕头,彻底变成了一个湿枕头。而且现在,就连注射过催乳剂的双乳此时也开始宣示自己的存在,随着米尔莲身体的情欲高涨而开始加倍地分泌乳汁,本来只是和正常哺乳期女性差不多的泌乳量滴答流出的乳头,已经开始变成一条连续不断的小乳流,有时还会像小P那样一股一股地喷涌而出。

米尔莲的双眼半闭迷离着,似乎已经因为身体里愈发高涨的情欲而几乎发疯。但她依旧紧咬着牙齿,尽力不让自己淫叫出来或者其他在铃儿面前失态的行为。

“呃,那个,阿姨,你没事吧。要不要铃儿帮忙你按摩一下小豆豆啊~~~铃儿的手法连妈妈和苏儿都说好棒呢。”说着,铃儿也不顾米尔莲是否同意,就自顾自地将手探进了米尔莲的短裤中。紧接着——

“诶???这这这阿姨你怎么没有小豆豆呢?”

“……噫,嘿嘿,妾身的阴蒂被改造到小穴里面去了啊,需要把手伸进去才能摸得到哦……”

“哇哇哇,这也太厉害了吧,你这样子没手没脚的,平时连自己摩擦小豆豆都做不到,不就只能等着别人来……”

“嗯嗯……说的是呢,不然铃儿妹妹来帮一下妾身?”

在米尔莲的指挥和提醒下,铃儿先是帮米尔莲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尽管米尔莲穿的都是尽可能轻薄的小件衣衫,但整件湿湿黏黏地贴在米尔莲光滑的皮肤上,导致衣服已经湿成了一团。

“啊呀呀,阿姨你的衣服都已经湿成一团浆糊了诶,可是阿姨的房间里有洗衣机吗?”

“那个不需要洗的哦,直接丢掉就可以了,妾身是想反正都是要弄成这样子的所以特意选的一次性的衣服呢。”

露出了白白尖尖的乳房,在乳头因兴奋而勃起之后看起来十分诱人,就好象两坨白色的果冻,随着米尔莲痉挛颤抖的身体随之噗哟哟地颤动着。草莓粉色的乳尖流淌着白色的乳珠,让人不禁有一口咬上去的冲动。

铃儿的小鼻子抽动了两下,深深地呼吸着房间里花香混着奶香味到的空气。

“啊呀呀呀呀~~~阿姨的奶子好棒啊,比妈妈的还要漂亮呢!呐呐呐,铃儿可以吸吗?”

“当然可以啊,铃儿妹妹尽情吸个痛快吧~~~”

铃儿又惊又喜地趴到米尔莲的胸前,但因为米尔莲的乳头好像“小荷才露尖尖角”那样又尖又翘还晃悠悠的,米尔莲又难以压抑自己因积蓄快感而痉挛的身体,结果敏感充血的乳尖一下子戳到了铃儿的眼睛上,霎那间两人都“哎呦”一声叫了起来。

“嘿嘿嘿~~~”铃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又一头扑到米尔莲的乳头上,一口吞掉了米尔莲的的乳晕和乳尖,小嘴吧嗒吧嗒地吮吸着。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噫噫噫噫噫噫……轻,轻一点……”

虽然并不像悠璐那样舌头都带着猫儿一样的倒刺,但铃儿的吮吸就如同她的抚摸一样撩人神经。幼女的小嘴每在乳尖上吸一口,米尔莲浑身上下都酥麻麻地好像浸泡了花椒水。

接着,米尔莲又要铃儿从柜子里拿出榨乳器和爱液提取器,以及导尿管和尿液袋。

“把这些都装上吗?哇阿姨你可真贪心啊,连妈妈都没有一次玩过这么多道具诶。”

首先是榨乳器,这种自动吸附的榨乳器比较简单,只要放上去就会噗的一下吸住,然而爱液提取器就比较复杂了,因为它还附带一根巨大的假阳具,也就是说自带自慰功能。

“请,请务必轻一点哦,轻一点插到妾身里面哦……妾身的身子还很敏感,一下子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小恶魔性格的铃儿怎么会轻易在这件事上放过戏弄米尔莲。她不仅用尽全力猛地把吸取头的假阳具给捅了进去,还故意在米尔莲的肚子里搅了几搅,弄得米尔莲在床垫上不停打着滚儿唉唉惨叫了好久。

最后,再给米尔莲装上导尿管和袋子,铃儿又拿来了毛巾和喷水壶帮她擦拭身体。

“……谢,谢谢铃儿妹妹,这样子妾身就能睡一会儿觉了呢,嘻嘻……诶?”

米尔莲抬起头,发现铃儿居然又从柜子里拿了一套导尿管。

宅邸内特制的导尿管材质非常特殊,记忆塑料构成的尖端异常柔软顺滑,但插入人体后体温会让导尿管立即变硬膨胀然后固定住。铃儿将导尿管笨手笨脚地往自己身体里插,一边插还一边“哈嘶哈嘶哈嘶”地大声喘着气,看起来非常爽的样子。在导尿管固定好以后,铃儿还故意跳了几跳,就好象导尿管戳得不够深一样。

米尔莲苦笑了下,叹了口气。

“那阿姨你好好休息,铃儿要出去散步了啦。”铃儿迈步要走出门去,此时已经能见到几滴尿液的水珠从萝莉的大腿根部滴滴答答地流落下来。

“天都这么晚了。你就在房子里不许出去。”

“诶~~~~为什么嘛,导尿管play有什么不好的嘛。啊呀呀不过也好,铃儿还没参观过这个地方呢,看起来真的好有趣啊。就让铃儿四处转转吧。”

“嗯嗯,那就好。”

说到这里,米尔莲忽然停顿了一下。忽然,她抬起头对铃儿说:“对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在房间里那边那个纸盒里,有个紫色细长的药瓶。”

“诶?是这个药瓶吗?这个怎么了吗……”

“那个药瓶里面,装的是你刚才吃下去的药物的解药哦。”

阅读帮助

本书原则上每周一更,顺利时会提前一两天,有时比较忙或比较难写的章节,会减慢为最长两周一更。
若开放打赏,打赏作者达到一定总额有助于催更。
本书每卷固定长度为十二章。一卷结束后,再开新卷时间则完全不确定,从几周到一年都有可能。
取决于故事长度,偶尔会出现两章合并发,不影响下一章的更新周期。
<< 自动饲育 第三十六章自动饲育 第三十八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1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三十七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