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五十九章

目录

自动饲育 第五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咦咦?妾身没问题的呀?”

米尔莲不解地抬头看着一脸纠结的红龙。虽然她嘴上这样说,但就在她这样说的时候,她鲜红充血的小穴依旧在空气中不停涌动张合,还时不时挤出几丝小穴里不停分泌香氛的粘液。“我就带琳去和那老头聊聊天吧,反正也没什么正经事,我少说几句话就是了,也不会有什么露怯的地方。”

“噢♥……可是……可是小哥不是很想和那位老头多结识一下吗……如果妾身不在的话……”

自从卵管口被插入了两颗奇怪的钢钉,米尔莲的发情体质几乎如同爆炸边缘的气球一样无时无刻不极限刺激着米尔莲的理智,如果不是作为人棍性奴的长久岁月里身体和意志都被磨练到在保持极限情欲的同时又强韧得无以复加的程度的话,比如换做是其他姐妹,这种快感恐怕早就压倒绝大多数理智,整个女孩都会变成一只发情的淫荡母畜。

“那你就不怕在现场管不住嘴巴,忽然叫起春来会更加丢人吗。”说着,红龙故意轻轻掐了一下米尔莲嫩得出水,也几乎敏感到出汁的外阴唇。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没,没关系,只要喝一管二号药,不要小看妾身的忍耐力……以前妾身一个人的时候单凭妾身自己强忍十天不高潮然后一发释放出来也是有过的~~~~~~哦啊♥”

“还是算了吧。你在船上或者家里好好休息。”

“对,对了,小哥如果不放心的话,还有个好道具可以用~~~~~”

红龙和米尔莲来到大房子一楼角落处的一所房间,里面有几台乍看起来很像是酒店或者繁华商场里陈设的投币式按摩椅的大型设备。不过这几个月以来,红龙多少已经意识到这些东西应该并不是什么按摩椅。

“你就直说吧这些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嗯呢♥~~~~~~按妾身的理解,这些东西的作用本来是共享快感用的。”

“?”

“简单说,就是两个人坐在这些机器上然后自慰的话,这些设备就会互相链接对方的脑波,身体就会感觉到对方的快感。不过妾身很少用它,因为……”

根据米尔莲的说法,似乎两个人从对方处得到的快感只是单纯的感官刺激,并不能达到高潮,

不仅达不到高潮,还会因为自己身体里本身的快感被抑制,反而更加痛苦。如果不是两个人都特别玩些过激刺激的play,用这个椅子并不是……那么舒服。

“感觉就像旁观着别人爽,自己却无论如何也释放不出来一样……”据说依祖和莎莲娜用过之后的评价是这样的。

但自从红龙解锁了另一项设备——精神项圈以后,米尔莲就发现这个项圈可以与这些快感椅相连,达到让一个人单向分担另一个人的性欲的效果。当然,受限于信号传输,戴项圈的人与按摩椅距离不能相隔太远,相隔八九米就是极限。

总而言之,最后红龙还是同意了这个办法。

几小时后。

“呜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话说回来,这次红龙和渊彻会面的地点位于旅游区某处海滨的一片园林式餐厅的深处,一处幽静的庭院包厢区域。

而庭院外,一侧一处由别致的蓝色池塘、其中点缀着椰子树的水中花坛,池塘边惬意的躺椅上,正聚集着几个身材火爆喷血,面容清纯姣好中带着一丝丝色气的身着各色泳装的女孩子,看起来不过是在普通地泡吧度假。

“莎莎莎莎莎莎莎莎莎这个也太厉害了吧啊啊啊啊咱要疯掉了……”

其中躺在一张看起来有点不一样的躺椅上,平躺的是一个童颜巨乳的美少女,尽管今天漫天碎云的天空上阳光并不十分刺眼,她却将躺椅上方的阳伞压低到了极限,生怕有路人看出这边的异样。

今天餐厅的客人不多也不少,偶然有几个路过的东亚游客注意到了这边池畔酒吧上几个玉体横陈的美少女,但也只是远远地吹个口哨表示对她们的姿色赞叹,并没有过多在意。

“咳咳,不管怎么说吧,小P你可要忍住哦。如果你一旦离开座位的话,包厢里的米尔莲姐可是像要被高压电打到一样的。”

“为为为什么要选咱替米尔莲承担快感啊啊啊啊♥??”

莎莲娜色迷迷地邪魅一笑,然后用手指尖戳了一下小P身上盖着的大毛巾下面硕大巨乳的乳尖。

“哦啊啊啊啊!!?莎莎咱求你了咱已经很难受了不要再戳咱的那里了……奶水会溅出来的呀……”

“哦对对,不好意思莎莎把乳汁的事情忘记了。”莎莲娜吐了吐舌头,连忙在手边找:“总而言之是因为小P姐你身上可以用的洞洞比较多,能容纳的神经信号比较多的话能分担米尔莲姐姐的感觉也就会稍微多一些。”

也就是说,如果现在有个人走到阳伞下面,一把掀开小P身上的大毛巾的话,他就会看到下面的景象:

一个身材和初中生差不多,纤细的脚丫与白里透红皮肤的少女,却有着一双对比之下显得过于性感以至于到了淫靡程度的尖挺巨乳,在毛巾下面,光天化日地完全赤裸着身体。

在她嫩滑如芝士蛋糕般粗细有致的膏莹双腿之间不是正常的女孩子小穴,而是一个犹如水瓶般粗细的不可思议的鲜红肉洞,里面插满了无数跳蛋、刺棒与几根诡异的电极线,正在不停地淌出温热透明的,甚至带着甜甜口感如同糖浆般的特殊体质爱液,而她的尿道与阴蒂却被奇怪的材质表面特意覆盖了起来,一根导尿管随时从她大开的小穴口上方延伸出来,滴滴答答向她身旁的袋子里流淌着无色透明的液体。

当然,为了不流出过多的爱液引起额外的麻烦,她在自己的肉洞外还覆盖了一条超大尺寸的“卫生巾”,否则不停流淌出的爱液除了会流得到处都是在她身下形成一片可疑的水渍,还会散发出浓郁的水果糖香味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就好像在小穴里塞满的那堆淫具还不够用一般,少女的大腿上还用大腿带额外缠了一根造型诡异的,有着半透明外壳的巨大假鸡巴,当然这根东西并不是小P自愿非要带着的,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很想把这根东西放在一边,然而那是做不到的。

然后,她的胸前那两团白中透粉的巨大肉球,尖端处不可思议地同样张开两个小穴一般的肉洞,如同阴道内壁一般的粘膜上密布的乳腺正在一刻不停旺盛地制造着浓郁的少女母奶。由于小P此时仰面平躺的姿势,不停从乳孔粘膜中渗出的乳汁正在她的两个乳穴中如小小的水井一般积存了两汪剂量不小的奶水,只要她稍微翻身,就会哗啦一下满溢出来流得满身都是。为了不发生这种事,小P只能在自己的乳穴里额外插入两根连接着手捏泵的软管,在阳伞与毛巾的遮盖下,不停将自己分泌的乳汁挤压泵出到另一个乳汁袋子里。

除此之外,她的乳穴里当然也塞满了尽可能多的跳蛋和小型按摩棒,配合着按摩椅的电极不停在她的两个敏感乳孔里激荡震动着制造更多的快感。

“……呜,咱可不可以问一下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椅子安置在这里……不能更隐蔽一点吗……”

“没办法咯,这里是最极限的距离了。”莎莲娜指了指两人身后浓密的热带植物构成的绿色屏障。

小P的身体不禁猛地颤抖了一下,又有几滴乳汁和爱液被从她身体的各处发情的肉穴里洒了出来。这台机器的感觉几年之前她是体验过的,那滋味并不好受。

不过今天被命令的要求难度比起平时随便躺在机器里,又增加了几分难度:

“不许被任何外人发现”

“除非是因为第一条,否则不许轻易离开快感椅”

“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最好一动不动像晒日光浴那样”

所以,现在小P就只能在自己的身体上装满各种自慰的小道具,然后盖上一条毛巾掩人耳目,静静地在阳伞下面躺着忍受身上一波接一波的剧烈快感。

“呜呜……身体,好热……咱的奶子好涨……噫!!”

左侧的巨乳忽然滋的一声,一条细细的奶线从小P的乳孔深处如同喷泉般自下而上直涌而出,喷在毛巾的内侧,本就有一点略微浸湿的毛巾立即濡湿了硬币大小的一片。

“小P姐不要喷奶啦,你本来奶子就大,再多喷几次服务员都要看出异样了。”

“哈嘶……哈嘶……哈嘶……平时还好,但身体被这样刺激着咱怎么控制得了啊……”

说来难以置信的是,其实如果是平时走在路上,小P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乳汁的分泌和喷射,不过就像忍住喷嚏一样并不可靠。在这个快感椅里身体无时无刻都处在一种奇妙的空虚快感下,对乳汁喷射的忍耐什么的自然是更加不靠谱。

“说来莎莎你怎么不准备一条颜色深一点的毛巾……”小P看着自己胸前这条大小尺寸虽然巨大,足以遮盖自己的裸体直到小腿的米色毛巾,有点无奈地吐槽。

“没办法,稍微有点仓促,深色的毛巾莎莎一时找不到这么大号的,最大的只有这个一半大小左右。”

用来当小P枕头的就是两条标准浴巾尺寸的深藏青色毛巾,不过这个尺寸只能盖到小P的大腿,如果往来的人稍微注意很容易就看到毛巾下面小P大腿绑带上,绑着一条造型淫荡的巨型假鸡巴。

“……唉。”

小P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静静地忍耐着身体里越来越燥热难当的快感刺激。

这种快感跟自己用手指或者道具自慰有着微妙的不同,就好像是一边实实切切地感觉到被什么奇怪的物体强奸着小穴,一边注意到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一样,又好像明明清醒着,却又记得自己刚刚在梦中被两条凶恶的巨物贯穿了乳孔,一直穿过乳房厚厚的脂肪刺到胸腔上敏感的花心,在乳孔里又搅又捣大肆淫虐,回过神来时却又什么都没发生。

这种虚无缥缈的快感当然是不可能高潮出来的,身体的性欲只能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发催账,乳汁和爱液也受着同等的刺激加速分泌。

小P对此无能为力,毕竟就算有阳伞稍微遮挡她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自己的大肉洞自慰,她只能用空着的那只手拼命地在毛巾下拨弄乳孔里伸出的一支铁丝——那是她插在自己乳孔里的大号试管刷,特意把管刷的铁丝柄掰弯成不会在毛巾下凸起的形状,延伸到自己腋下的位置,可以用手勉强够到稍微玩弄一下,让粗糙的毛刷头在自己的乳孔里大力搅拌,带出一股又一股奶水的同时稍微舒缓一下剧烈高涨的性欲。如果不这么做,她恐怕自己会疯掉在餐厅里当众失声尖叫起来。

不过她的另一只手并没办法这样做,因为刚才已经提过,她的乳孔里还插着两条软管,连接到她左手的手捏泵上,她必须一刻不停地挤压手中的皮筏球,才能保证自己不停流出的浓郁母乳不至于会溢出更多弄湿毛巾或者流得满身都是。

毛巾下的巨乳全裸少女感到自己左侧的乳孔越来越热,然后就是越来越痒,毕竟她处在这样没法将手指伸进乳孔去抓挠的状态已经有十几分钟了。

“那个……莎莎,可不可以帮我弄一下左边的胸部……就用伸出来的那个铁丝用力捣就可以……越用力越好!”

“噢~~~好哒。”

说着,莎莲娜调整了自己的姿势,然后将手悄悄伸到了小P的毛巾下面,摸到了那个铁丝的试管刷柄部。

莎莲娜没有多想,她只是用自以为合适的力道 用指尖捏着试管刷柄用力一掰——

“——呜噫噫噫噫噫噫噫唔唔呜!?”

小P情不自禁地猛地发出了一声不大的尖叫声,吓得莎莲娜啪地一下捂上了小P的嘴巴。幸好,她悄悄探头向四周张望以后发现周围并没什么人在意。

咕嘟咕嘟,又是两大股乳汁一下子被挤出了小P如同火山口一样缓缓张合的乳孔,几滴白白的奶线顺着乳房表面的曲线缓缓滴下。

“太,太突然了!!咱的胸部会受不了的……”

“呃,那这次莎莎用力稍微放慢一点~~~~~来,这样舒服不舒服~~~~?”

“哈嘶哈……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噢噢噢~~~”

密布刷毛的试管刷犹如一条调皮的蛇头,在小P被深度改造的乳腺与输乳管里滴溜溜地乱钻,恰到好处地刺激着小P敏感又饥渴的乳孔,以及不同的肉褶深处那微妙不同的敏感神经。

“好棒哈……要死了……要去了……哦哦哦……”

“喂,你可千万别叫啊,我还是帮你捂着吧。”说着莎莲娜就想趴到小P的身体上,用体重压住自己捂住小P嘴巴的手。

“咦……好奇怪~~~~是咱的错觉吗?”

“?”

“莎莎你的呼吸怎么忽然变得好热?”

“欸?有吗?”

莎莲娜微微定了定心神,确实,她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啪啪啪了。能感受到自己心跳越来越沉重,呼吸也确实是有些急促。

莎莲娜的身体被改造成完全彻底地无法自己自慰,她如果靠着自己的身体动作去摸阴蒂或者乳头,或者其他类似的敏感部位,不仅完全得不到快感,还会逐渐感觉到一股非常难受的麻痹感。而她身体里的性欲却一点也不比其他女孩要弱,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不得不接受其他女孩子的爱抚或者干脆去外面随便找个男孩子来做爱,否则时间一长,不止是身体里越来越强的性瘾会弄得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头晕烟花,连视野都会变得逐渐模糊好像超重度近视一样。

不过应该还可以多撑一会儿吧,明明在船上还和依族稍微互相玩过一下69式的。不管怎样眼下还是支援米尔莲的事情更重要。莎莲娜这样想。

“可能莎莎刚才喝鸡尾酒有点多了吧。”

“噗吱!”

突然小P手里的手捏筏发出奇怪的声音。

“欸?”

“糟了,怎么乳汁袋这么快就满了?莎莎快给咱换上备用的~~~~”

“可是,备用的就只带了一个呀?平时一个袋子不是可以用好久的吗?”莎莲娜看着已经装得满满当当,鼓鼓囊囊的白色袋子感到十分不解。确实,平时这样一个几百毫升的乳汁袋在小P用时,大约要一个小时左右甚至更多才会装满。今天只过了30分钟多一点就已经满了。自然,这是因为小P的身体一直被快感挑逗刺激着的缘故,乳汁分泌量自然也会增加。

“这,莎莎你能不能去什么地方把这个袋子先倒掉欸……咱有些担心会不会两个袋子用不到他们结束……”

小P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乳腺深处依旧在热辣辣地涨着奶,看来乳腺的旺盛程度完全没有减轻的迹象。

“好,莎莎马上就回来!”说着,莎莲娜赶忙将小P的奶水袋装在手边可爱的小提包里,站起身来一路小跑赶向附近的卫生间,只留下小P一个人默默地忍耐煎熬。

“好热……穴穴好热。”

“呜呜……莎莎可不可以帮咱调整一下咱穴穴里的跳蛋的位置……感觉~~~~又热又痒啊。欸?莎莎?莎莎?”

小P抬起头,发现莎莲娜不知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还要多些。另外本来预定来候补自己的依祖好像此时也并不在附近。

“这孩子搞什么鬼啊跑哪里去了。呜,只有咱自己来了吗……?”

她环视四周,餐厅周围的客人比刚才是要多了一些,但并没有人看向自己的方向。应该在这块大毛巾的掩护下手伸到小穴里做些鬼鬼祟祟的事情不会有人发现吧。

毕竟毛巾下的她可是全裸的,而且她的乳房的尺寸几乎已经大到不符合人体生理学的边缘的程度,一旦不小心公然露出并且被人看到,就算对方不打算声张,这副萝莉巨乳的色情身体恐怕也会一辈子在那个人的记忆里留下烙印吧。

“小心一点……慢慢地……”

小P缓缓地将手探进自己的肉洞中,摸索着跳蛋的位置,还试着刺激自己的G点,但之前红龙已经吩咐过,所以现在的她被命令所限制无法自慰,不过这样也好,否则以她现在浑身上下充满着情欲的程度,她搞不好会一发不可收拾就无法自控地疯狂给自己拳交起来。

感觉稍微满意了以后,她这才放松了身体,又紧张地从阳伞的下边向四周探头张望,确认自己没有被发现。

“……欸?有人来了!?”

自己的身后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似乎是一男一女在谈情说爱的样子?女生的声音很年轻。

小P连忙把手抽出自己的肉洞,假装在休息一般又躺回了快感椅上。手上还带着裹着满手的爱液,看来卫生巾也很快需要更换了呢。

那对男女从自己躺椅附近的池塘缓缓步行而过,小P发现对方出乎意料地年轻,似乎两人不是高中生也是大学生的程度。

“欸,这种年轻情侣来这种地方……吗。”

小P下意识地夹紧了毛巾下赤裸的双腿。总感觉被情侣看到会更加不好办呢。

“呜……!!?”

在自己大腿夹紧的刹那,自己的膀胱也传来一阵微弱的酸胀感。可恶,连尿袋也满了吗?

“呜……怎么办……”

备用的尿袋应该在莎莲娜那里吧,自己在毛巾下全裸的身体是不可能爬起来去跑去厕所的。就算裹着毛巾强行跑过去看起来也会可疑到爆炸。

虽然在最万不得已的时候,小P是有将导尿管直接撒到躺椅的外面,让自己的尿液就这样随意滴流到外面的选项的,但这样做毕竟有被发现的风险。

想要靠自己的膀胱憋尿是不可能的,因为小P的尿道内部早就和那条永久式导尿管融为一体,不如说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尿道括约肌还是否存在了。

当然还有一个最后选项,这一招小P以前偶尔也用过,反正她们的尿液实际上只是普通的淡盐水而已。

小P拔下自己的导尿管,将导尿管插回到自己的屁股里,用自己的尿液给自己灌肠。这样可以坚持个半小时吧。毕竟自己的膀胱并不是一股脑地排尿,而是一滴滴地缓慢流出的。

“呜呜呜快点回来啊……”

没办法用手爱抚,小P的乳孔再次变得更加燥热难当,乳房渴望着被什么东西粗暴地侵入,然后连乳腺组织与脂肪一起捣得稀烂,呜呜呜谁快来操烂这两团大肉袋啊……

不能高声呻吟,连淫叫也只能被压低在最低限度,

突然,压低的阳伞侧面伸出一只黝黑的手,一把掀开了小P除了毛巾以外唯一与外界的视觉屏障。

小P吓了一条,她抬起头,看到一个穿制服的黑瘦大叔,站在躺椅旁一脸疑惑地盯着她。

是当地旅游区的督察员吧?他们平日里主要的工作是负责检查旅游区的商户有无不法或欺客行为的。也懂一两句外语,偶尔负责协助各国游客解决困难问题。

如果是平时,遇到督察员的话小P随意打个招呼也就糊弄过去了,但是此时此刻……

“小姑娘你没事吧,看你脸上好红啊,发烧了?”大叔一脸关切地把头压低,想要近距离观察小P的身体情况。

“啊……那个……”

小P一边下意识地收拢双腿避免大叔察觉双腿之间那根无法取下的巨型假鸡巴,一边裹紧了身上的毛巾,脑海里飞速思考着要怎么把大叔尽快打发走。

“问你话呢?”

小P察觉到自己的脸蛋的确涨得通红,这样说身体没问题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

“那个,咱喝多了,要休息一会儿……”

“啥??你今年多大了???”督察员一脸惊讶中带着不悦的表情。

确实,在这个国家,20岁以下公民购买酒类产品是非法的。不仅如此,还有特殊的一天之中只能在特定时间段购买酒类饮品的规定。

“咱21岁噢。”小P随口捏出了一个数字,但她娇嫩又可爱的脸蛋怎么看都有些相差太原,配合上她满脸通红涨满着情欲的脸色,还有能清晰听到的,带着一丝丝色情气息的沉重喘息声,不管是谁都会觉得可疑吧。

“……”大叔的脸上怀疑的味道越发浓重,他抬起头四下张望,似乎想要把餐厅的服务员叫来问询。

不行,那样一定马上就会露馅,就算不当场暴露也会引来餐厅服务员的怀疑,麻烦的事只会越来越多。必须要当机立断。

“那个,大叔,其实咱呢……”

“嗯?”

“咱其实是前几天刚刚生完孩子啦,这一会儿咱的宝宝正在熟睡呢,咱是觉得胸口实在涨奶了所以躺在这里吹吹海风放松一下。”在说这段话时,小P刻意地把语调放慢一字一句都吐得非常清晰,尽可能不让督察员大叔有“觉得自己听错了”的怀疑。

“……呃?”督察员果然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是好。

小P在毛巾下面的手指用力一拔,一股脑地将左边乳穴里所有的毛刷、跳蛋、电极、软管,总而言之除了那条自己身体里自带的乳栓线以外的东西全都拔了出来。受到这样猛烈的刺激,她几乎感觉到乳房深处有一条万伏的高压电线狂乱鞭笞着自己敏感的乳穴神经,这一侧乳房的奶水更是立即喷涌而出,如同打开了流着牛奶的水龙头。

然后小P带着满眼的情欲,略微撩开了胸口的大毛巾,露出了自己白花花又巨大丰满还保持着不可思议翘弹形状的左边乳房。

“大叔你看,现在奶水还流个不停呢……所以让咱一个人休息一会儿好不好嘛~~~~~”

“啊,这,实在对不起,打扰了……”

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诱惑,督察员虽然嘴上说是要离开的意思,但脚下如同被胶水粘住般完全动弹不得,上半身也是僵硬地一副要转身而未转的尴尬样子。

毕竟,单论外观,眼前的少女比最漂亮的平面模特还要娇嫩清纯,而她胸前的这两团乳肉则是找遍世界也难寻其二的性感淫靡,还在喷出流量惊人的少女初乳。哪怕是得道高僧看到眼前的景象也只会被吓到而一时难以把持。

小P做出了一个极尽情欲的缠绵微笑,然后轻轻推开大叔,重新把遮阳伞拉低,就这样躺在阳伞下面不再说话。

终于,又是僵持了几十秒之后,大叔才猛地回过神来,悻悻转身快步离去了。

小P已经顾不上松一口气,她在毛巾下面双手拼命地用特大号卫生巾擦拭着自己已经一塌糊涂的胯间,那里已经满是奔涌而出的粘稠爱液,似乎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呜唔唔呜~~~~~依祖和莎莎你们两个家伙这种时候死到哪里去了嘛……”

“那次可真是惊险啊,第二天警察就来把分公司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查了个遍。哈哈哈。”

“……唉,那都是老夫过去的事了,哈哈哈哈哈哈。”

在餐厅的另一边,位于湖心亭的小型庭院式餐厅里。餐桌上只有四个人,红龙,米尔莲,神泉院渊彻,还有那个名叫小岛谦人的副手。听说渊彻本人并不喜欢酒桌上有很多人。

“对了,红龙君,闲话聊了这么多,老夫还是有一件小小的正事想问问你。”

“老先生请但说无妨。”

“……关于犬女琉璃的事,其实我是大致清楚的。”

红龙的手指微微僵了一下,他马上想起了那天深夜在游艇上被那个丫头给钻了被窝的事情。

“琉璃啊,话说我还没有正式见过她呢。”

“红龙君有没有见过她,那都不太重要了。毕竟老夫说什么也算是风月场的老板,虽然她从来都隐藏的很好,不过她平日里会做些什么事,老夫单凭猜也是能猜出来的。”

红龙一时无言以对,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撇了撇嘴。

“老夫年纪大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产业是不可能留给老夫家族的后人的。本国的生意也基本洗清了黑道的成分,只有贵国这边的生意还需要处理一下,这次来这边说是为了度假,其实也是为了最后一刀两断,眼下各种事宜基本都告一段落了,各种事情经历下来真是感触良多哇。”

渊彻和谦人两个人释怀地大笑起来。红龙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就比如那所什么按摩院吧,其实那地方前几天我就已经下令停业喽。”

“欸,是这样吗。”

“皮肉生意什么的,交给别人去做吧。我不想这种地方再出现琉璃这样的女孩子。”说到这里,老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又看着远方的天空沉默了下来。

“神泉院先生在犹豫如何处理她吗。”每逢这种比较现实冷酷的话题,米尔莲总是能顺滑地接过话茬。有时候红龙觉得她与其说在扮演一个女秘书,不如说是某种更加难以言说的角色。

“哈哈哈,还是瞒不过你家这位犀利的小姐。”

“您夸奖了,妾身只是为少爷处理日常事务而已。不过您的担心妾身认为十分确实,把这样的女孩子以您的养女身份贸然带回您的国家肯定会引起很多复杂的麻烦,搞不好到头来还反而害了她。”

“唉。老夫虽然没怎么抚养过她,但也不可能就这样丢下她不管。”

“那么妾身要请问一下,之前负责照顾琉璃生活起居的是谁呢?”

“嗯?噢,老夫记得那是那个按摩院的阿婆吧。老夫专门雇她来看管琉璃的生活起居。虽然目前看来琉璃除了那方面的事情有些乱搞以外,确实还没有什么事走上邪道……”

“原来如此,琉璃的生活方面渊彻先生看来都已经处理妥当了呢。”

“是的。”

“那么,如果神泉院先生希望有人来看管琉璃的未来教育的话,妾身是有办法能做到的。”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渊彻和谦人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爽朗中带着几分忍俊不禁跟着开怀大笑了起来。

总而言之,最后大家讨论的结果是,渊彻希望红龙能帮助看管琉璃的生活,让她不至于走上什么邪路。至于琉璃本身在那方面的性格,渊彻则认为顺其自然就好。毕竟在这个本来就比较开放的国家,绝大多数私生活开放的女孩也并没有什么其他方面的问题。

简单来说,渊彻算是把琉璃暂时托付给了红龙。红龙则一开始有些拒绝的意思,但当他了解到渊彻先生的苦衷以后,最终还是同意了。反正也不是真的请红龙教育她,说穿了不过是在琉璃成年之前,请红龙负责监督和管理渊彻目前还遗留在这个国家的一些资产和资源罢了。

<< 自动饲育 第五十八章自动饲育 第六十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2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五十九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