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薯饼桑 ♥

被卡车撞飞,还被坑货送到了丧尸世界 第二章

被卡车撞飞,还被坑货送到了丧尸世界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太阳慢慢爬上高空,阳光照耀在满是丧尸和废弃车辆的街道上,现在是天线…啊不是,现在是求生者的时间。

“睡熊猛醒!”

睡醒了的安东猛地挺起腰身以一种双拳尽出的姿势坐了起来,耍完宝的他睁开眼睛扣了扣自己的眼屎,看见向日葵还是双手背在脑后蹲在窗户前。也没有选择先洗漱吃饭,而是走到向日葵前面蹲下身来和向日葵面对面的看着。

“我说你这样不累吗?从昨天中午一直蹲到现在,你都快蹲了一天了真的不累吗?哦,忘了你不会做出反应了,那我之后对你做什么变态的事情可由不得你咯,桀桀桀~”说是做变态的事情,实际上也只是安东拿了一根毛巾泡湿之后擦拭向日葵的身体,得益于自己在穿越之前就已经是个阅片无数的老司机了,而且昨天还在向日葵这里成功从处男毕业,因此擦拭起她的身体时没有丝毫羞耻的感觉,没有几分钟就把向日葵的每一寸肌肤擦的干干净净。“嗯,虽然是把你的身体擦干净了,但是不让你泡个热水澡然后洗干净我还是有些不舒服啊,这丧尸世界的水我也不敢确定干不干净,而且现在也没找到桶或者是盆之类的烧水洗澡啊。话说…你的身体能够活动吗?不会像是块死木头一样掰不动吧。”

兴许是刚才隔着毛巾擦拭的原因,安东并没有感觉到向日葵真正的皮肤触感,当他试着轻抚向日葵的皮肤时才发现嫩滑的不像是人类,也不像是植物,更像是某种丝绒一样的,光滑细腻的触感。

“哇啊,女孩子的皮肤这么光滑的吗,就算是蚕丝都没她的皮肤光滑舒服啊。”

【哼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做出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呢,你这看到的只不过是刚开始而已。】

“啊?系统你做的?原谅我啦系统大佬,我知道我错了,不该气你的,原谅我好不好嘛。”

口中一边说着讨好系统的话,人却还是和向日葵面对面蹲着,手掌放在向日葵的大腿上不停的抚摸着完全舍不得抽走。

【咳嗯,扯远了,你现在做的事情我也权当没看见。首先我得庆祝你这个宅男成功从处男毕业了,还有就是就是我给你的奖励还有第二个任务你看了吗?不会昨天你爽完就睡大觉去了吧?】

“哎呀,那个…嗯…确实是忘记了。”

【所以你果然是忘记了吧,算了算了,谁让我摊上了你这么个白痴宿主,你现在看看吧,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

“行吧?那我看看这个乳汁收集器是什么东西算了,这不榨乳器吗?还取个这种专业的名词,而且这吸奶器跟向日葵的胸比起来也大过头了吧,你让我怎么给她戴上去啊?还有你这所谓的发育剂也就平时易拉罐里面总会剩下的那点水的一半左右吧。”

安东左手拿着的是两个像是小型喷瓶一样的榨乳器,右手则是一根只能看见底部有少许粉色液体的试管。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会标注微量,还有那个乳汁收集器你给向日葵戴上试试就知道了,期待你之后的表现咯。】

“喂?系统大哥?菌?酱?在吗?又跑了?算了,消失这么一两次之后我也习惯了,先给向日葵把榨乳器戴上算了,那个…向日葵你能转过来吗,我要给你戴个东西。嗯?!”

在安东惊异的注视下,向日葵挪动着脚,转过身让自己对着安东,随后挺起了胸膛,像是在期待着主人的奖赏一样。

“等等等等等会?!你听得懂我说的话?那昨天我问你话你怎么没回答?”

向日葵对着安东后,继续挺了挺自己的胸部,提醒着安东为自己跟飞机场没什么两样的乳房佩戴装饰。

“哦对了对了,要给你戴榨乳器来着,刚才太惊讶都忘了该干什么事了,有这种奇葩系统在,它就算是把伽刚特尔或者是暴君娘化了我也不会感觉奇怪了。”

自说自话的安东将试管收入背包中,随后拿起两个榨乳器贴上了向日葵的乳房,之后榨乳器便以一种完全没有科学可讲的方式改变着吸盘的型状,没有几秒就完美的贴合住了乳房。

“还真是奇怪啊,哪怕是可塑性金属都没有这么好的延展性吧,难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科学可以讲?全靠俺寻思?还有这系统难道是某个组织要害我所以专程安排的陷阱?不行,再想要长脑子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一个啥背景没有的穿越者也不值得什么超时空警备局来抓我,还是老老实实跟着系统走算了,让我康康昨天系统发的第二个任务是啥。”

“有一说一,我确实是一直没有怎么踏出过这个房间,而且除了没有充足的食物和水资源让我一直蜗居在房间里面之外,洗热水澡的桶也需要去外面找,而且说来向日葵是植物我也不用特意去找桶给向日葵洗澡吧,不如…我找个简简单单的大花盆,把向日葵埋土里露个头每天给她浇浇水?”

想到向日葵的时候安东扭头看了看向日葵,察觉到自己主人的视线之后向日葵也看向了安东并且回应了一个更加灿烂的微笑。“不不不不,既然向日葵都能动了,而且能搞色色了那就证明她不是向日葵或者是说不单单只是向日葵这么简单。再说了,把一个人埋土里每天只有脑袋能活动而且一直看着你怎么想都很诡异好吧,更别说是对待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了。还是看看任务然后出门算了。”

『任务:搜寻生还者』

奖励:小喷菇x2 电击贴纸x4 硬币x30

备注:既然到了丧尸世界怎么能少得了经典的生还者互助和反咬环节呢?请刚从宅男毕业的宿主踏出这个房间去大街游荡吧,至于找到生还者之后要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咯。另外这个房间我已经帮你标注了,不用担心找不到你的向日葵妹妹这个问题哦。

寻思清楚了的安东又决定做完还没做的每日惯例,也就是洗脸漱口,因为给向日葵擦身体以及跟系统拌嘴所以花了些时间,现在的时间大概在中午10点,吃的饭叫早饭?中午饭?或者是叫早中饭?感觉都不太重要,总之吃完饭的安东象征性的叫向日葵别到处乱跑之后就拿上匕首出门去了。

“这天上亮着蓝色的两个圆圈怎么看都很显眼啊,而且说是叫我去找生还者,但是外面这种情况看着也不像是有生还者啊,我去学校或者是其他住宅楼看看?我还是去学校算了,住宅楼虽然按那些末世小说里面来看可以淘到好东西,但是住宅楼只有电梯和安全楼梯,坐电梯上楼会发出声音…等会,好像电梯间一般都没丧尸的吧,那我岂不是可以先去住宅楼,再去学校找生还者组成的小团体?那就这么干了。”

临时改变想法的安东悄悄的将路上的丧尸解决掉,走进了一栋修建在马路边的住宅楼里。

“没想到这种老式的住宅楼还修的有电梯,看来是最近几年又重新装修过,那我就不用爬楼梯爬的累成狗了。”

为了保险,安东选择上到最顶楼再找那些开着门的房间进行地毯式搜索,但是众所周知,不出意外的时候肯定会出意外,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安东看见电梯间有一男一女的丧尸在漫无目的游荡,而电梯门完全打开发出响声的时候两只丧尸一起看向了电梯里面的安东。“诶———卧槽!”

在丧尸完全扑过来之前安东按下了电梯的关闭键,隔着电梯门,安东听见对面传来了两声巨大的撞击声,从心的安东决定先在下面两层楼的位置搜索点防身的武器,再去想办法解决那两只丧尸。

“妈的,这又不是小说,怎么电梯间会有丧尸啊,不应该都在家里面呆着吗?还有这家,为什么这么臭啊。”

还没有踏进房门,一股发酵了几天的腐臭味就传到了安东的鼻子里,但是在他检查的时候又没发现到底是哪里传来的腐臭味。

“让我先看看厨房有什么东西啊,方便面、烂了的木筷子,很久没洗的瓷碗,一些速食食品,好像也没什么东西了啊,油盐酱醋这些该有的东西都完全没有啊,这家人到底是怎么过活的啊,我好像知道这家人或者是说这个人没有准备油盐酱醋了。”

安东直接走出厨房,来到这个房屋唯一的卧室里,看见了吊在半空中的肥胖尸体。“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这家只住着个死宅,而且还是个饭都不会煮的死宅,那这家就没有什么好搜的了,还是只有去那家看一眼了。”

安东在客厅拿了两个木凳子走楼梯回到了那层楼,在下楼梯的位置放置那两个木凳之后又放了两盆装满水的不锈钢盆增重,确保万无一失之后他才敢去勾引那两只丧尸。

制造响声吸引到两只丧尸的注意力之后,退到下面一层楼,等两只丧尸被木凳绊倒摔下来,趁着丧尸摔下来还没爬起来时,安东整个人跪在丧尸身上用自身的体重避免他们爬起来,之后再用带着的匕首结果了他们死而复生的躯体。

“呼—终于搞定了,是时候去搜刮下这一家的东西了。”

踏进房屋,客厅和门廊干净的不像样子,应该是这对夫妻刚打扫完家里还没有多久丧尸病毒就爆发了,但是为什么会在电梯间被感染就不知道了。

“惯例性的先看看厨房有什么,剩下一半凉透了的炖牛肉,应该是前两天炖的,不过既然他们都是夫妻了,应该已经有孩子了吧?孩子呢?”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一扇关着门的房间里传来了东西被碰倒的声音,搜刮一番的安东决定去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行尸走肉还是其他的丧尸游戏,好像都有这种片段吧,父母死了然后独自留下儿童什么的。”

悄悄打开房间门,安东看见的是一个趴在床上不停颤抖的娇小幼女,她的两只手被压在身下看不清正在做什么,而一旁的手机亮着,屏幕显示着幼女戴上猫耳还有猫尾被关在笼子里当作宠物一样饲养的漫画。

“捡到宝了啊,也不知道这女孩平时在网上接触的什么东西,年龄这么小就知道这些东西了,不过还是先看看她的状态吧,就算是是丧尸现在这状态也没法咬我吧。”

将幼女翻了个身,安东看见幼女的脸部已经失去了血色,然后把遮挡住身材的衣服捞起,肋骨的轮廓因为消瘦的身躯看的一清二楚,她的双手则是抓着自己只剩下少许脂肪的干瘪乳房,下身的床单上有零星几滴的水渍,应该是在刚才到达了最后一次高潮。

“熬了这么久也没等到救援,饥饿的感觉一定不好受吧,真的辛苦你了,接下来就让我给你解脱吧。”

安东把匕首举过头顶,然后狠狠地向女孩的心脏刺去,原本只是轻微颤抖的女孩突然剧烈挣扎起来,但是没有几秒就没有了动静,看上去应该是被安东杀死了。

“这是末日,还希望你安息,外面都是丧尸我也不能把你拉出去埋了,就请你一直躺在这吧。”

杀死了尸变后的女孩,安东走出了这间房屋,又在其他楼层的房屋里暗杀丧尸,搜寻了一些日常用品和纯净水还有方便食品以及一些锅碗瓢盆之后就走出了这栋楼。

掏出一部刚才找到的手机,打开导航软件查看最近的大型学校在哪,躲着路上的丧尸就开始往学校走。

“看来还得找一个太阳能或者是手摇发电机啊,不然之后电器都没办法用,不过希望这学校有生还者小团体吧。”

走了大概有40分钟,就在安东对街上残破的车辆和抱在一起互相啃食这样的风景感到腻味时,他终于看见了一座房顶立着海德林实验中学的建筑,迫不及待的他猫着腰快步朝学校赶去。一路躲躲闪闪,安东终于到了教学楼里面,应该是因为学校疏散的早的原因,走廊上只有一只教师变成的丧尸在游荡,对怎么解决丧尸早就熟练了的安东两下就解决掉了这只丧尸,但是教室里并没有人,只有一些物资和被褥放在小桌子拼凑成的大桌子上。

“人呢?都跑哪去了?这生还者的物资是找到了,但是我也不是那种恶人,直接守株待兔算了,懒得到处逛,再说了我又不是没上过学没走过学校,大的要死还什么东西都没有。”

走进教室,关上门的安东盘腿坐在地上,掏出刚才的手机点开里面的单机游戏开始游玩起来。但是玩的都快接近天黑了,安东还是没有等到生还者,在安东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他终于听到门打开了的声音。

抬起头,一名拿着木棍的女教师刚好走了进来在四处张望,等到她的脚踢到安东的腿时才反应过来,吓到的她赶紧后退双手紧握木棍对着安东,生怕他扑到自己的身上。“你好?我叫安东,请问这里还有其他活着的人吗?”

“诶?居然是活人,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丧尸进来了。”

松了口气的女教师整个人靠在墙上,打量了下安东确定他不是坏人之后才开口询问着安东。

“请问…你有看见这附近的其他男性吗,我没有看见他。”

“你指的是之前在这间教室外面的丧尸吧,我还以为他是不相信新闻在学校加班被感染的,原来是和你在一起的吗,我刚刚帮他解脱了。”

“怎么会…罗老师…”

安东站起身看着女教师掩面哭泣,待她哭完之后掏出一张纸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谢谢你,我叫黑浊,那位男老师是为了防止我被感染才来拿东西的,没想到他被感染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黑浊又流下眼泪,安东轻拍着黑浊的背部安慰着她,同时询问着黑浊。

“不要再哭了,你替他好好活下去就不会辜负他了,而且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还有其他的生还者吗,我搜集了些物资,还可以帮你们把这些物资收集在一起,说不定可以帮助你们。”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安东拿出了刚才搜寻到的方便食品,顺便给黑浊展示了一下将物资收进背包再放出来的行为让她相信自己。“你是那种超能力者?太好了!能活下去了!”

黑浊高兴的跳了起来,胸前的赘肉也跟着被带动着弹了两下,安东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说接下来的话。

“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本来还有一些学生和我们在一起的,但是因为他们不相信学校的消息所以自己跑出去了,现在应该都被丧尸咬死了吧…”

本来黑浊在跟安东说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但是说着说着她的头又垂下去了,完全是还在伤心的模样。

“好了好了,不是说了嘛,活下来才是真实的,而且别忙着伤心了,有想过和我在一起住吗,我资源挺多的一个人吃20年都足够了。”

“虽然很担心你把我骗去当性奴隶,但是现在我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你也没有强暴我,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两个选择只有继续在这苟活,最后不是被丧尸咬死就是饿死,剩下一个选择也只有跟着你走了。”

听完这句话的安东,带着困惑的眼神,看着黑浊将自己的衬衫解开,露出带着草莓图案的淡红胸罩。

“你这是…在干嘛?”

“希望你把我关起来之后不要虐待我啊,我还是第一次,你要轻点哦。”

“给我把衣服穿起来!我都说了我不是那种人了你就是不信吗!”

看见安东无语的捂住脸后,黑浊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脸颊绯红的拿起被自己丢在地上的衬衫快速地穿在身上。

“我…我穿好了。”

“那你先等等,我看个东西,嗯?有多的东西?我记得刚才系统说是送我个其他的东西是吧,让我康康。”

『任务:搜寻生还者』(已完成)

奖励:小喷菇x2 电击贴纸x4 硬币x30

备注:既然到了丧尸世界怎么能少得了经典的生还者互助和反咬环节呢?请刚从宅男毕业的宿主踏出这个房间去大街游荡吧,至于找到生还者之后要怎么做那就是你的事咯。另外这个房间我已经帮你标注了,不用担心找不到你的向日葵妹妹这个问题哦。

额外目标:找到可控制的丧尸样本(已完成)

额外奖励:花园(夜晚)x1

额外备注:这可是个我压箱底的好宝贝,不管是你是想做爱也好,或着做一些噪音大的事情也好这个空间完全可以满足你,但是我得提醒一下,这个空间只有你、你的植物、还有无机物才能进入,所以别想着什么带其他人进去还有丧尸进去,当然你如果真可以驯服丧尸当我没说。

领取完奖励,安东打开菜单,看见商店下面多出来一个图片,图片上是一座被笼罩在永夜的红漆粉刷的木头房屋,而木屋的旁边则是一些没有开垦过的黑色土地,木屋和土地的不远处还看得见是一片草场。

“那就…进入?嗯—出来一个周边有蓝色漩涡的黑洞传送门,但是这大小也就比一颗西瓜大一些吧,怎么进去啊,系统?系统?没有回应不知道干嘛去了。喂黑浊,你看得见我眼前的黑洞吗?”

“黑洞?我看见的就只是你在对着空气比划,没看见其他的东西了。”

“嗯—是这样的吗?谢谢你了黑浊,看来跟系统说的一样,只有我和它要求的这几个东西可以进入,先把黑浊带回那个小公寓吧,毕竟向日葵还在公寓里等着我,之后再考虑在什么易守难攻的地方住下吧。黑浊,走了,我们先回我住的地方。”

“嗯?哦,好的,我们走吧,话说真的有必要手牵手走吗?”

“废话,只有我认识路,而且我们两个不一起走你待会说不定就被丧尸吃掉了。”

黑浊握住了安东伸向背后的左手,而安东则是右手握住匕首警惕着随时可能袭来的丧尸。

“那个…还请你保护好我…”

“你就算是不说我也会这么做,跟紧了,我可不能保证从丧尸的手里救回你,虽然我也不能保护自己就是了。”

“啊,好的!”

快走了几步,黑浊紧跟在安东的身边,虽然是第一次和男性牵手,但是在这种环境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能低着头红着脸跟在安东的身后,就连之后到了马路上安东叫她蹲下或者是叫她先隐蔽起来她都是靠条件反射做到的,至于路上安东说了什么话根本就没听进去。直到到了安东目前住着的公寓楼下黑浊才回过神来。

“我们到了?”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先是被对付不过来的丧尸发现,把你当成诱饵抛下,自己逃走,然后你在丧尸的啃咬下愈发清醒的脑子里想着原来外人根本不可信最后重生到末日发生前的半年?你可少看点那种害人的小说吧黑浊。”

黑浊听着安东的念叨,跟着他上了楼梯,直到安东打开门,跟着走进公寓的黑浊看见蹲在窗户边晒着太阳的向日葵,吓到的她瞪大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向日葵,又看了看坐在床上鼓捣着什么东西的安东,如此往复两次之后她又准备解下自己的衬衫。

“原…原来安东你私底下喜欢这么玩的吗,果然我还是脱干净躺在床上等你好了,我还是个处女,请对我温柔点。”

“桥豆麻袋!!!”

安东大跨步冲到黑浊的身前抓住她正解开纽扣的双手,一脸蛋疼将黑浊的双手拉下,之后双手搭在黑浊的肩上,语重心长的对她解释着。

“首先,那不是人,你可以把她理解成植物。”

“植…植物?”

“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植物,还有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种超能力者,你可以把我理解成有戒中老爷爷帮我的家族弃子,我有的这些东西,包括旁边那个植物都是那个老爷爷给我的。”

“其实,我也看过那种穿越文,你说的老爷爷其实是系统吧…噫——!”

虽然黑浊还想继续解释,但是在安东那像是要将她杀掉的眼神中退了下来。

“没问题吧?没问题我就继续说了。现在,那个老爷爷给了我一个戒指空间,但是那个空间只有我、还有像是她那样的植物、或者是说床单浴巾这种东西才能进去,你这种外人和丧尸是进不去的,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还有我的睡眠质量考虑,我们必须要找一个易守难攻的高楼大厦,然后把东西搬到那里去,这样我也可以睡的安心,你也安全了,发电机发出的噪音也会因为高度的原因让街上的丧尸听不见。”

“其…其实学校有柴油发电机的…你…你又这样看着我干嘛!”

“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而且学校没电了用发电机作为临时发电是常识吧!”

安东瞪了一会黑浊之后垂下头叹了口气,随后又坐回了床上翻看着系统商店里面的东西。

“算了算了,既然有花园了随便在哪个地方找发电机或者是电器都没问题了,没必要再跑一次学校去把用过不知道多久的老旧发电机拿回来了,往返都一个半小时了,我是再也不想徒步走这么远的路了。”

打算进系统给的花园里面看看的安东把黑浊之后需要的被褥和枕头掏了出来,之后再拿出来了两个碗和两人份的压缩饼干放在桌子上。

“今天我们先吃这个凑合着,等我们之后找到发电机烧水壶之类的东西就有好吃的了,我进老爷爷给我的这个空间查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了。”

“其实你说是系统也没什么问题啊!哪怕你说你是穿越者也没问题啊!”

“知道了知道了,这些东西等以后再说吧。”

简单回了一下黑浊,手按在周边有蓝色漩涡的黑洞上,默想着进入,之后便又是眼前一黑,再回复视觉就进入了花园里面,看着眼前没有开垦迹象的黑土地,安东挠了挠头。

“不会这土之后要我拿犁自己来锄地吧,那我不得累死啊,还是看看木屋里面有什么算了。”

安东打开门,看见里面干干净净、就连一扇玻璃都没有的室内不免愣住了,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看着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室内,安东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想法。

“不是…什么都没有?没有什么最基本的床镜子桌子之类的?就这样,空荡荡的地板?窗户也没有?只有一盏照亮屋子的小灯?那我岂不是怎么把向日葵放在这个里面让她吸收阳光了?系统?系统!你给我死出来!给我个解释!”

安东喊了半天,系统还是没有回应,恼怒的他只有踏出木屋向草场走去。

“妈的,这狗比系统又坑我,这草场倒是还好,挺清爽的,也没有下雨之后砸出来水滩,空气里也是一种非常清新而且没有难闻怪味的泥土香气,但是系统都说了只让我和植物进来了,这么大的草场我拿来干嘛?而且这周围还砌着两个超大型巨人叠在一起都跨不过来的高墙,这阳光是怎么照进来的?”

“更不是朝我射击!你们两个!立刻停止射击站好!”

听从着安东的命令,两个小喷菇收起了弹弓,像是一个柱子一样站的笔直。

“我是真的服了,你们两个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我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你们了。”

安东拿出一个按钮和那两对电击贴纸,将贴纸贴在两个小喷菇的飞机场上。打开按钮,两只幼女顿时被电的双腿发软跪在地上,但是在气头上的安东并没有顾及两只幼女是什么状态,任由她们在电击时瘫软身体,从阴道中流出足量的爱液。

大概过了半小时后,反应过来的安东看着瘫倒在地上一抽一抽的两只幼女赶紧把电击停止,等了又有10分钟,安东看见两只幼女也丝毫没有从一抽一抽的状态停下来的意思。

“卧槽,不会被我电出人命了吧。”

焦急的抱起闭着双眼的小喷菇,甚至于她们是植物这个事实都因为担忧的情绪而忘记了。

【哟哟哟,让我看见了什么,我可爱的宿主抱着个萝莉准备猥亵,我是不是该报警把你抓起来啊?】

“别闹了,你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快帮我想办法,再闹就出人命了。”

【知道了,就不跟你闹了,这段时间我去给你研发乳房发育剂了,按你们的方式来讲就是丰乳剂。】

“还在这说其他的呢?咋救人你说啊。”

【我这不是正在说嘛,你现在把你硬了的肉棒插进小喷菇的阴道里,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了就好了。】

“当真?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我就问你一句话,我给你说的每一件事情你觉得我骗过你吗?】

“好像确实没有,那我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安东的肉棒确实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硬了起来,先将小喷菇的紧致阴户掰开,然后艰难的把自己的肉棒顶进了小喷菇的阴道里,就连肚子都被安东的肉棒顶出来一个巨大的凸起。

像是老虎钳一样紧致却又异常柔软的触感让他刚插进去就快忍不住想要射精,稍微等待几秒适应之后才敢缓慢的抱着小喷菇的身体来回抽动,手臂和腿脚也跟着抽动的幅度在晃荡。不仅是因为四肢找不到着力点而只有跟着摆动,更是因为小喷菇整个幼女就像是一个活体飞机杯一样完完全全的挂在安东的肉棒上,而她的身体也像是飞机杯一样在侍奉着肉棒。“嘶——真他妈的紧啊,系统大神,难道就没有让小喷菇的阴道变松的方法吗,先是向日葵的嘴巴,再是小喷菇的阴道,我怀疑我还没被丧尸咬死,就先被植物榨死了,你是叫植物大战僵尸而不是植物榨干人类吧。”

【名字是这个名字没错,而且你要说让小喷菇变松的方法嘛,嗯哼哼~你把小喷菇用坏了不就变松了?而且刚好当做是给你的一个锻炼了。】

明明只是个系统,却显露着邪恶的想法,安东知道虽然系统不会害了自己,但是一想到这些植物以后只有用完就被丢弃的结局就不舒服,而且就在安东想的时候,他的肉棒却放松了下来,堆积在尿道的精液瞬间就被分泌着黏腻爱液的阴道全部吸了进去。

【诶,宿主你看,这只小喷菇醒了耶。既然我的说法没错那我就走了啊,就不骚扰我们的宿主大人了,你慢慢享受。】

“诶喂!系统!别走啊!又跑了,这一天给我发任务给我奖励的总数量甚至不超过3个,这真的是系统吗?”

原本垂着头的1号小喷菇在吃饱精液后抬起头来望着安东,嫩手抓着抱着自己身体的手,脚也像模像样的夹紧了安东的腰部,借着一点力气,就自己在动着腰身想要更一步品尝安东的精液。而且也不知道这些植物是什么毛病,都老是喜欢盯着安东的脸庞看。

“好了,既然你醒了,就该下去了,松手松脚,我把你放下去,饿啊啊啊,小喷菇的阴道真的好紧啊,好难拔啊。”

安东握着肉棒想要拔出来,但是因为阴道过于紧致而且肉棒太大的原因,小喷菇的子宫被直接拔了出来,像是条搁浅的鱼一样甩动身上的水,不管是小喷菇的身上还是安东站立的草地上,都有白色的精液挂在上面,就像是一名画家,以幼女的身体作为主要的看点,又以草坪作为衬托,完完全全画出了幼女身体上的美妙之处。

“子宫拔出来了,本子里面的玩法看来是真能实现啊。”

安东将已经清醒了的1号小喷菇放在地上让她好好站着,接着自己抱起了第二个小喷菇准备进行救援。

“不做白不做,既然没人看着那就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好了。”

如法炮制的将肉棒顶进紧扎的阴道,不同于1号小喷菇,2号的阴道完全就像是在水里一样顺滑,溢出的爱液给植物演奏着生命的乐章,阴道的肌肉像是手一样在抚慰着肉棒上的每一寸地方,而子宫口也像是活了一样亲吻着龟头。

“原来这么舒服的吗?嗯?我屁股后面有什么东西顶着?”

安东低下头看去,发现是刚才被自己射入了精液的1号小喷菇在自己的股间嗅闻。“干嘛呢?我不是叫你在旁边站好吗?!我的话都不听?”

1号小喷菇微微抬起头,无穷的爱意和媚意从紫色的双瞳传递过来,还不等安东制止,1号小喷菇就又垂下头用细小的滑舌舔舐肛门附近的汗液,两只手则是抚摸着睾丸让肉棒更加的充盈。

“你给我住嘴!那里好他妈脏的!”

不仅没有听话反而变本加厉,1号小喷菇的舌头捅进了安东的肛门舔舐着里面的液体,没有像是被同性恋插入的胀痛感,更像是温热的流水洗刷着肛门里面的污物,既舒爽,又不违和。

“好像还真有点舒服,不过之前向日葵给我这么尽心尽力的口交就算了,这小喷菇都这样,随便你们吧,我也知道我管不住你们。”

蹲在木屋旁的向日葵听见安东这么说后,如果不是因为乳房不够大,而且不希望主人发现异端,她甚至想直接加入这场淫靡的派对,但是她今天也就只有看着了。

“虽然有点适应了,但是这种两面夹击还是受不了啊。”

被阴道压榨的肉棒再也坚持不住,灼热的精液在阴道内一阵阵射出,阴道舍不得肉棒在里面缓缓抽动时的感受,等肉棒拔出来时,2号向日葵的子宫只出来了一半就又缩了回去。但是阴道内的精液仍随着肉棒的退出跟着从小穴流出,喘了口粗气的安东将肉棒扶在向日葵的面前让她为自己清理。

她张大嘴巴,一口就将肉棒含了进去,舌头和口腔对着肉棒是又吸又舔,虽然是残羹剩饭,但是对于向日葵来说依然是美味的佳肴,没有几下尿道里和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就被向日葵吸进了嘴里,而安东则是让向日葵和两只小喷菇好好休息就穿过传送门睡觉去了。

<< 被卡车撞飞,还被坑货送到了丧尸世界 第一章被卡车撞飞,还被坑货送到了丧尸世界 第三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