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程 璎珞 ♥

被调教的大小姐程璎珞 第十四至十五章

被调教的大小姐程璎珞 第十四至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四章 求婚

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周围的景象逐渐从朦胧变得清晰起来。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医院的病房里,白色的床单和墙壁映衬着我苍白的脸庞。虽然身体依然虚弱无力,仿佛每一根骨头都被抽走了力气,但我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思绪也开始变得活跃。

我努力地想要开口说话,然而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这时,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老哥,璎珞姐,醒了!”是柳依依,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欣喜。紧接着,门被推开,柳晓峰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他看到我回复了意识,开始对我做一系列的检查。

柳晓峰检查完后,发现我并无大碍,他柔声说道:“璎珞,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好好休息,我让依依在这陪着你。”我微笑着点点头,感激地看着他。

下午的时候,我的房间围满了人。周警官、珍姐、依依……他们前来探望我,得知我醒来,他们纷纷松了一口气。

珍姐每天下班都会过来照看我,最让我感到欣喜的是,魏珍居然带着樱子过来了,樱子身上的那些拘束道具都已经拆除了,长期拘束导致的手脚功能出现了退化的问题也通过做手术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虽然她还需要依靠轮椅,但已经可以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了。樱子的自身疾病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从国外进口了特效药物,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樱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

樱子坐在轮椅上,伸出粉嫩的小手,轻声的叫到:“姐…姐…要…好…起…来。”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虽然我的父母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现在,我却多了这些亲人。

周警官和柳依依时不时就会来探望我,每次见面都让我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一丝亲密,在我好奇地追问下,柳依依终于透露了她和周警官已经订婚了。

我笑着打趣到:“依依这是钓到了大鱼啊,周警官可是年级轻轻的局长呢,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柳依依俏皮的说道:“柳依依听后,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她俏皮地说道:“还不是某人当初见到周警官时,用柳依依的名字骗周警官,结果周警官还因为这个事和我闹出乌龙,不然我可不认识这样的大呆子。”。”

看到柳依依脸上露出的幸福笑容,我心底一整恍惚,我的身子被郑承阳夺去,没有特别的期待,只是默默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也许注定得不到幸福了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的身体逐渐好转,出院的时候,没有看到柳医生和依依,魏珍过来接我回家,我没有多想,回到家门口时,家门半掩着,我疑惑看向魏珍,魏珍让我开门进去。

屋内彩色的气球飘荡在空中,柳晓峰站在一片精心布置的玫瑰花海中,手中捧着一束闪烁着微光的钻戒,紧张而充满期待地等待着我的到来。,他深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单膝跪地,将钻戒伸向她。他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却充满了真挚的情感:“珞璎,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愿意用我的一生照顾你,与你携手共度未来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我震惊地捂住了嘴,眼中闪烁着泪花。哽咽着:“我…”

柳晓峰知道我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愿意接受残缺破败的我。我伸出手,轻轻地接过钻戒,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柳晓峰。

我的声音哽咽而坚定:“我愿意!”

柳依依,周警官他们发出热烈的掌声和祝福声。晚上大家一起在我家里吃饭庆祝,周警官和我讲述了一下我昏迷后的事,郑承阳已经抢救无效死亡了。在抓捕过程中击毙的,而韩婷婷因为帮助犯罪,可能会面临监禁。

郑承阳公司,以设计情趣用品为幌子的公司,实际上却是一个贩卖人口的犯罪集团。他们利用各种手段诱骗、绑架无辜的少女,将他们变成权色交易的工具,甚至不惜收购海岛作为非法交易的场所。这件事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由于涉及到严重的犯罪行为,无人愿意接手这家公司和那片孤岛。它们成为了Q市政府的烫手山芋,急需有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政府很重视这起案件,而那个海岛上还解救出被监禁的女生7名,郑承阳的人贩集团中解救出几十名受害者,公司资产拍卖赔偿受害人。解救出的受害人中有一边不愿意回去,我们调查发现,来,这些受害女生并非都是被人贩子强行拐走的。相反,她们中的许多人是从偏远山村被家人卖给了人贩子。政府在解救这些受害者后,面临着巨大的安置压力。由于这些受害者的家庭背景复杂,且大多数来自偏远地区,政府难以为她们找到合适的安置方案。同时,一些受害女生在获救后,出于对家人的怨恨和对社会的恐惧,不愿意回到原来的生活环境中。她们希望能够留在城市,寻找新的生活机会。

程氏集团最终以极低的价格拍卖得到了郑承阳的资产,魏珍立即招收了所有的受害者,鼓励她们所有人写上感谢信和锦旗送与公安局,此事很快引起了电视台的关注,他们决定对此进行专题报道。在镜头前,魏珍讲述了郑承阳的恶行以及受害者们所经历的种种磨难。程氏集团的总裁,程珞璎小姐,将会亲自出资成立一家公司,专门为这些受害者提供就业机会。还与Q市精神病院达成了合作协议,为受害者们提供免费的心理治疗服务。

在这起贩卖人口的惊天案件中,舆论的热度被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些令人震惊的性奴隶交易和官员丑闻逐渐浮出水面,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谴责。

在这场风暴的中心,郑承阳的海岛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岛,如今却以一种荒诞而扭曲的方式走红,随着媒体的曝光和舆论的发酵,人们逐渐得知,这个海岛竟然是一个贩卖人口的黑窝点之一。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黑窝点的存在竟然也给这个海岛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随着慕名而来的游客数量不断增加,这个海岛一度成为了Q市的旅游景点。人们纷纷前来一探究竟,想要亲眼目睹这个传说中的海岛。

这一切的纷扰似乎都与我无关。我静静地待在家中,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平静。在医院昏迷时,我身上的贞操带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乳环,也被仔细地拆了下来。乳环,也被仔细地拆了下来。事后,而脖子上的项圈也在消防队的液压钳的帮助下,成功的剪开了。拆下项圈的时候,柳依依大呼可惜,我不仅白了她一眼,语气中带着些许调侃:“依依,你这么喜欢就送给弄戴着呗。”

柳依依俏皮的笑着说:“可惜了都剪坏了,璎珞姐姐带着项圈挺好看的”

听到这话,一阵绯红涌上脸颊。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的话,只能尴尬地低下头去。

魏珍成功接手郑承阳的公司后,她决定不改变原有的经营产品,而是重新成立了一家情趣用品公司。情趣用品公司开业时,魏珍邀请我出面参加开业剪彩仪式,柳依依也一直缠着我要来看热闹。剪彩仪式结束后,我和柳依依进入公司参观,公司的展品柜上有着各式各样的情趣用品,从经典的按摩油、情趣内衣到高科技的智能玩具,琳琅满目。

我意外地再次遇到了那位曾在海岛上见过的甜美女孩。她穿着一袭轻盈的衣裙,笑容灿烂如花,正站在展台前,担任着模特的角色。

她的展柜里都是格式各样的贞操带,而她身上佩戴的那款贞操带,更是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她大方地展示着身上佩戴的贞操带,周围的顾客纷纷驻足观看,

她似乎是看到了我,向我挥了挥手。

柳依依瞧见后,拉着我的衣服说道:“那边有一个美女叫你呢,我们赶紧过去吧。”

见我过来后,她立刻热情地迎了上来:“你也是这里的员工吗?”

我笑着应了一句,道是柳依依对着她说:“姐姐,你好漂亮,我叫柳依依,你叫什么?”

“邱媛媛” 邱媛媛看向柳依依,柳依依看向她的眼里,没有淫秽,没有鄙夷,邱媛媛经历过太多那种眼神,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眼神清澈的女生了。

柳依依好奇的趴在展柜上,说道“媛媛姐,可以给我看一下那个贞操带吗?”

柳依依的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她轻轻地趴在展柜上,指向了一款精致的贞操带,对邱媛媛说:“媛媛姐,我能看看那个贞操带吗?”

邱媛媛顺着柳依依的手指望去,看到了那款贞操带。她微笑着从柜台中取出,开始为柳依依详细介绍:“这是我们这里最受欢迎的一款贞操带,设计得非常人性化,舒适度非常高。你看,它的内贴面是用一种特别柔软的材料制成的,能够完美贴合身体的曲线,让穿戴者在感受到束缚的同时,也能享受到一种独特的舒适感。”

柳依依听得入了迷,她似乎对其他款式的贞操带也很感兴趣。邱媛媛见状,便继续耐心地为她介绍:“贞操带的种类其实非常多,除了这款外,还有阳具震动型的贞操带。那种贞操带内部设有螺旋结构,可以通过旋转来调节震动阳具的大小和速度,非常适合喜欢刺激的人。”

柳依依听得眼睛都亮了起来,她迫不及待地问:“还有其他的款式吗?”

邱媛媛点点头,继续介绍道:“当然,还有一些带有锁环的贞操带。这种贞操带可以与其他的拘束道具相连接,满足更高层次的拘束爱好者的需求。不过,这种款式的贞操带一般只适合有一定经验的人使用,因为它们的束缚力度会比较大。”

柳依依听得如痴如醉,她兴奋地拍着手说:“我全都要!”

我推开柳依依,瞪着眼睛看着柳依依:“你可不要打我的注意。我可不会戴这些东西的。”

中午的时候,柳依依拉着下班邱媛媛,我们一起去吃饭。

吃饭时,邱媛媛讲起了她的经历,原来,邱媛媛曾是一个被富豪包养的女人。她曾经怀上了富豪的孩子,富豪为了掩盖事实,承诺给她一笔钱,让她去打掉孩子。打掉孩子后,富豪为了彻底消除后患,竟然将邱媛媛诱骗到了一个那个海岛上,将她囚禁了起来。

在那个海岛上,她被铁链脚镣束缚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开始享受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不用为了生计疲于奔命,也不用面对世俗的纷扰和虚伪。她渐渐地适应了海岛上的生活,甚至开始欣赏自己身上戴着的铁链脚镣。她开始变得毫不在意,将其视为一种独特的装饰。别人佩戴着项链,而她却带着项圈,没有什么不同。

如今,那个孤岛已经被收购开发,富豪也锒铛入狱。邱媛媛突然没有了去处,她听说这里正在招人,便毫不犹豫地跟了过来。在众多的工作岗位中,她一眼就相中了模特的工作。她说:“这份工作可以让我重新找回生活的乐趣。”说完,她还提起裙子,让我们看清她双脚锁着的镣铐。镣铐对于她来说只是一种装饰品,她已经习惯了。

下午,我接到了魏珍的电话,她告知我公司有会议需要我参加。柳依依似乎与邱媛媛相处得非常融洽,两人已经称之为姐妹了。我驾车前往公司,而柳依依则决定留在这里。

魏珍与公司的叔伯们在冗长的会议中敲定了市场扩张、新产品研发以及投资等重大决策,当晚,魏珍选择留在公司继续奋战,而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只见柳依依已换上睡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与周警官打着电话,聊得火热。

我轻轻地走进浴室,脱下衣服,缓缓地滑入浴缸中。热水瞬间包围了她的身体,带来一阵温暖而舒适的感觉。我凝视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感受着水流滑过肌肤的细腻触感,仿佛被一双温柔的手轻柔地抚触。我的眼神渐渐迷离,手指缓缓的靠近自己的下体,一股难以言喻的愉悦感自那处涌生,迅速扩散至全身。,并且那种愉悦感越来越强烈,使我没法把手从那里移开,反而愈加用力揉搓那里, 不一会儿,愉悦感达到顶峰,我仿佛置身于云端,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沐浴在极致的欢愉之中,最终我疲惫地瘫坐在浴缸中,沉醉于这份难得的宁静与满足。

突然,门外传来了柳依依的声音:‘珞璎姐,你已经进去很久了,没事吧?’柳依依的叫喊声让我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匆忙回应道:“没…没事,只是泡久了有点头晕。我马上就出来。”随着柳依依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开始感到一丝懊悔,我现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身体会变得淫荡起来。

第十五章 平静的生活

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洒在淡黄色的床单上,形成斑驳的光影。我慵懒地躺在床上,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和轻柔的微风。经历过被囚禁的凌辱与调教,我更加珍惜现在这种自由与宁静的生活。

我伸了个懒腰,全身的关节都发出轻微的响声,仿佛在诉说着解开束缚后的生活。

我坐在客厅里,拿起一本关于公司运营管理的书,专注地阅读起来,在魏珍的建议下,我尝试学习公司运营管理的各个方面。

 “咚,咚,咚”——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室内的宁静,我放下手中的书,好奇地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望去。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门外,双手紧握在一起,神态有一些紧张。

“谁啊?”我试探性地问道。

“你…你好,我叫张伟,是一名律师,我有一点事情想要咨询一下。”门外的男子愣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了镇定。

我打开门,请张律师坐在沙发上。为他倒上了一杯热茶。

张律师神态有些尴尬和不安,微微低着头,避开了我的目光,语气略显颤抖

的说道:“我是法院指派给韩婷婷的律师。她因涉嫌协助犯罪,可能会面临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我在仔细查阅卷宗后,发现了一个与韩婷婷案件相似的案例,涉及一位名叫魏珍的女士。她被判处强制管制五年,而不是传统的监狱刑期。我想了解一下那个案例的具体情况。”

张律师在请求的过程中,不断观察我的反应,看到我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的情绪,

略微的送了一口气。

我思考了一下,提出要见韩婷婷一面,听到我的话,张律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去监狱的路上,我了解到张律师他的故事。张律师,一名刚刚踏入律师行业的新人,由于缺乏实践经验和在行业内的知名度,他在律所里几乎没有接到任何案件。这次的案件对于张律师来说,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张律师能够成功地为韩婷婷争取到减刑或者改判为强制管制,那么他会获得更多的认可和知名度。

我按照规定的程序,经过了严格的安检,才得以进入探视区。我走到指定的窗口前,透过玻璃窗看到了韩婷婷。

韩婷婷穿着一身破旧的囚服,眼神有些黯淡,但当看到我时,却立刻闪烁起了光芒。我们隔着玻璃窗,通过电话交谈。

“珞璎,你能过来,我真的很开心。”韩婷婷声音透着一种感激。

我知道,韩婷婷是一个性格复杂、矛盾重重的女生。她总是在羡慕和嫉妒之间徘徊,也许,这种性格的形成与她的原生家庭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成长过程中缺乏关爱和支持,让她变得敏感而多疑,总是用一种防御性的态度面对周围的人和事。她试图通过比较和竞争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却往往忽略了真正的友谊和信任。

 “张律师交代说让我见到你,向你哭诉,乞求你的原谅,可以免除一些刑期,可是我不想怎么做,错了就是错了,就当这是对我的惩罚。”韩婷婷说道。

最终,我没有参与到任何关于韩婷婷案件的后续处理中。从周警官那里得知,韩婷婷最终被判处了4年的有期徒刑。这个结果或许并不完美,但对于她来说,却是一种解脱和重生的开始。

周末,柳依依和我一起去挑选婚纱,柳依依决定将婚礼和我定在了同一天,试穿婚纱时,我突然发现柳依依腰间系着一条精致的贞操带,我惊讶地询问她怎么会戴上这种东西.

柳依依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解释道:“那天我看媛媛姐带的挺好看的,我也买了一条戴着。媛媛姐说这个贞操带可以长期佩戴,生理期也不会有影响。”

“我问的不是这个啊,你带着这个周警官知道吗?”我打端了柳依依的话.

柳依依听后笑了起来,眼神中闪烁着调皮的光芒:“那个呆子啊,我把贞操带的钥匙交给他时,说只需新婚之夜是才可以打开,可不要把钥匙弄掉了。他满脸通红的保证着,慎重其事的要保管起来。”

我听了柳依依的话后,思索着,柳依依这么好的女孩愿意为了周警官佩戴贞操带,我能做到吗?

曾经因为郑承阳夺走了我的身子而深感亏欠柳晓峰。如果我也能像柳依依那样,把身子锁起来,交给晓峰呢?这个想法开始在我脑海中盘旋.

柳依依看着我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思索的神情,随即开口到:“珞璎姐,反正你都是我哥的人了,下午我就去媛媛姐那里在买一套送给你,结婚的日子也就两个多月,带不了多久的。”

我挥手赶开柳依依,嘴里说着:“瞎胡闹。”

晚上回到家中,泡完澡后,我却发现放在外面的睡衣不见了,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是柳依依那个调皮的丫头搞的鬼。我忍不住大声喊道:“依依,你个鬼丫头,究竟想干什么?”

柳依依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银白色的贞操带。她眨着眼睛,狡黠地说:“璎珞姐,下午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看,我给你买回来了。”

我瞪大了眼睛,有些不解地看着她:”谁和你说好了?我怎么不记得?”

柳依依不依不饶地继续说道:“买都买回来了,就试戴一下嘛,就一下而已。”

 “去去去,谁和你说好了,感觉把我衣服那个来。”我说道

柳依依不依不饶的说道:“买都买回来了,就试戴一下麻,就一下麻。”

我心里开始犹豫,挣扎了片刻,终于妥协了。我故作镇定地说道:“好吧,就试戴一下,但只有一下哦。”

柳依依手中的贞操带与她所穿戴截然不同,这是一款更为宽大且复杂的款式。金属的腰带显得沉重而坚固,上下悬挂着几根精致的链条,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曳。她熟练地打开了贞操带的金属扣环,将一端牢牢地系在我的腰间,然后轻轻地拉紧,使其紧贴着肌肤,带来一种奇异的束缚感。

柳依依细心地调整着贞操带的位置,确保它既不过紧也不过松,恰到好处地束缚着我的身体。接着,她蹲下身子,从我双腿之间缓缓拉过一个金属罩子。罩子上有一个精心设计的开口,恰好覆盖住我的下体。她小心翼翼地将锁扣对准腰部预先准备好的孔位,然后轻轻地按下,只听到一声细微的“咔哒”声,锁扣紧紧地固定住了贞操带。

我站在那里,感受着贞操带冰冷而坚硬的触感,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羞耻感。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柳依依的这个奇怪要求,难道我内心深处真的渴望这种束缚吗?我忍不住伸手向下摸去,却只能触碰到贞操带冰冷的表面,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失落感。

我回想起上次自慰的经历,那种无法抑制的冲动和满足感仿佛又涌上心头,让我有些燥动不安。我看着柳依依,轻声说道:“依依,别闹了,快给我打开。”她笑着回应道:“别着急吗,看到这些贞操带上的链子了吗?还有东西没穿完呢,穿完了叫声依依姐,姐就给你打开。”

我拿她一点办法没有,只能任由她牵着我的手来到房间。房间的床上还放着几个银白色金属环样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贞操带的配件。柳依依拿起藏在被子下的物品,我看到居然是一套金属的胸罩。当初我被郑承阳囚禁在这里的时候,就是被迫带了这一套东西,那冰冷的金属紧紧贴着肌肤,让我感到无比的羞辱和愤怒。

我有些生气地对着柳依依说道:“再闹我可要生气了,快给我解开。”她却将头侧在我耳旁,轻声说道:“璎珞姐昨天洗澡时在自慰把。”听到这句话,我的脸瞬间红得发烫,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燃烧。

柳依依继续说道:“乖孩子,今天你听话,明天早上我就什么都忘掉了。”她的声音温柔而诱人,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我无法拒绝。我知道自己应该反抗,但我还是屈服于她的诱惑,任由她摆布。

柳依依的动作轻柔而熟练,她轻轻地将胸罩放在我的胸前,从后面扯过链条,穿过我的肩带、下围,这些金属链条都经过精心打磨,没有任何锋利的边缘,接着,她在胸前的位置将胸罩的链条逐一扣合,每个扣环都准确地嵌入对应的孔洞中,发出轻微的“咔哒”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由于链条的加入,我感觉到一种异样的重量压在我的胸口,但同时也带来了一种莫名的束缚感,仿佛我被这些冰冷的金属紧紧地锁住了。

还有这些首饰也是给你准备的。”柳依依指着床上银白色金属环说道。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给我穿戴这些首饰。手腕环戴在我两只手的手腕上方,它们紧密地环绕着我的手腕,她用一根五十公分的铁链将手腕环系在我的贞操带上,这使得我的双手彻底无法抬起。

接下来是大腿环,它们同样是银白色的金属制成,卡扣在大腿内侧。当柳依依锁上这些环扣时,最后,她在两个大腿环之间系上了一根铁链,这使得我只能迈着极小的步伐行走。这种行走方式不仅限制了我的行动自由,还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嘎吱”门外想起了开门声,是魏珍回来了吗?柳依依拉着我的手走到客厅,我看到柳晓峰正好走进来。

只见柳晓峰正从门外走进,柳依依却像个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身边,兴奋地喊道:“老哥,珞璎姐姐说要送你一份礼物,现在礼物已经装扮好了。这是钥匙,请查收。”

说着,她将一把钥匙塞进柳晓峰的手中,然后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我和柳晓峰面面相觑,气氛有些尴尬。

我下意识地想要用手遮住身体,但手腕上的手腕环却阻止了我的动作。我只能尴尬地站在那里,手指轻轻交叠在一起,试图掩饰自己的不安。

柳晓峰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干咳了一声,转过头去,走到沙发旁坐下。说道:“回头我说说依依,让她不要总是欺负你。”

 “你…你坐,我去给你泡茶。”我转身想要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却发现自己的步伐因为大腿上的环饰而变得异常笨拙,我只能小步小步地向厨房挪去。

我回房间披了一件外套,端着茶杯走了出来。柳晓峰似乎想找个话题,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樱子现在情况越来越好了,在过几个月就不用待在病房了。”

我嗯了一声,表示回应,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晓峰”

“璎珞”

我们俩几乎同时开口,我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今天太晚了,要不你就在我房间休息吧。我晚上去和依依挤一挤。”

柳晓峰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脸红的说道:“那就麻烦你了。”我笑了笑,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

“钥匙给你”,柳晓峰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伸出手,掌心中躺着刚柳依依交给她的钥匙,那是我身上贞操带的钥匙。

我脸色顿时绯红,羞愧得几乎无法呼吸。我小声地、几乎是呢喃地说道:“晓…晓峰,暂时就给你保管吧。”说完这句话,我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到了极点,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我不敢抬头看他,只能低着头,双手紧握在一起,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

柳晓峰脸红的应了一声,收起了钥匙。

<< 被调教的大小姐程璎珞 第十一至十三章被调教的大小姐程璎珞 番外樱子篇 >>
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 thoughts on “被调教的大小姐程璎珞 第十四至十五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