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程 璎珞 ♥

被调教的女孩苏莯 第十一章

被调教的女孩苏莯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一章 山神的真相

我心中暗自咒骂着山神,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咔嚓声。起初,我以为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但声音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聚焦在了正前方的山神雕像上。那座雕像似乎在微微颤动,然后,雕像竟然被推开了一个四十度的角度,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口子。

我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一会儿,从黑洞中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两个人影从洞中钻了出来。

为首的是一位眼神冷冽的中年男子,他的面容刚毅,但眉宇间却透露出一股阴鸷之气,让我不寒而栗。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位穿着红袄红裤的中年女人,她的妆容妖艳无比,嘴唇涂得鲜红如血,眼影浓重,然而,仔细看去,她的面容却显得憔悴不堪,双眼深陷,眼神黯淡无光,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气与活力。

这位中年女人的双脚竟然被一副沉重的镣铐所束缚,镣铐由粗重的铁链相连,随着她的步伐发出沉闷而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铁链在地面上拖曳,摩擦着山神庙的水泥地面,发出刺耳的沙沙声响。

我有些惊恐,本能地想要后退,但是被铁笼阻挡住了,“丫丫,快跑!”我大声呼喊着,我声音中充满了焦急。

何丫丫躲在我的铁笼后面,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俩个人,她突然认出了那个中年女子,惊喜地喊道:“张婶?”

那个被称作张婶的女子显然也愣住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何丫丫,片刻之后,她才回过神来,喃喃自语道:“造孽呢,何村长怎么把丫丫这小娃送上来了?”

中年男子目睹眼前的场景,走到我的跟前,缓缓地拖动着铁笼,张婶紧随其后,她紧紧地搂着何丫丫,来到了山神雕像后面的洞口,中年男子示意张婶和何丫丫进去,然后自己拉着关我的铁笼也跟了进去。

进入洞口后,又是一阵咔嚓的响声传来,山神雕像已经回归了原位,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深邃的山洞内,蜿蜒曲折的小径,只有躬身贴背才能勉强通过。随着脚步的前行,七拐八弯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展现出一处相对宽敞的洞穴。这里的空气透着一丝丝湿润的凉意。

在这幽静的空间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张石板制成的石床。它静静地摆放在洞穴的一侧,而在石床上,躺着一个美丽的少女。她身着一袭无袖织锦缎长旗袍,旗袍的色彩斑斓,少女的肌肤白皙如玉,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散落在枕头上,与旗袍的鲜艳形成鲜明的对比。

当中年男子的身影出现在洞穴口时,少女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她哗啦一声跳下石床,赤脚跑着过来,跪在男子面前,声音中充满了喜悦:“黄爷,您回来了!这个妹妹是今年供奉山神的妹子吗?”

我听到了一阵铁链的声响,我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影跪在地上,双手被紧紧地锁在一串金光闪闪的链子上,仿佛是由纯金打造而成。她的长发披散在肩头,面容清秀,双脚似乎也带着链子,那链子同样金光闪闪,与她手上的链子相连。

黄爷在石床上坐下,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少女,命令道:“你俩,把她抬到后面去冲洗一下。等会儿锁好了脚镣送到我床上。”

张婶和那名带着链子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将我的铁笼抬向洞穴的深处。洞穴后面,隐藏着一个地下暗河。张婶打开铁笼的门锁,轻轻扶我踏进了冰冷刺骨的水中。水流并不湍急,却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寒意,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何小妹轻声问道,“我叫何小妹,是何村长的女儿。你今天刚进来,知道我爸爸的身体还好吗?”何小妹站在我身边,用纤细的手指给我搓着背部。

张婶接过话茬,叹了口气说道:“何小妹是第一年被拐进来的,我是第二年被拐进来的。天杀的世道呀,我们失踪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重建天日啊。”

“难道这三年你们一直被囚禁在这山洞里?”我疑惑地问道,环顾着四周阴冷潮湿的环境。

何小妹点了点头,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轻声说道:“这山洞后面有一个半山腰的露天露台,那里的空气相对清新一些,视野也开阔许多。但是,那里并没有下山的路。只有在我们服侍得黄爷高兴的时候,他才会允许我们去露台上放会风。”

我皱了皱眉,继续追问道:“那你们平时都是怎么生活的呢?这手上和脚上的链子都是那个所谓的黄爷给你戴上去的吗?”

何小妹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刚开始来的时候,我还很倔,不愿意屈服于黄爷的淫威。他给我戴上了这链子,已经锁了三年了。渐渐地也明白了反抗是没有用的。现在,我只想能够活下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张婶这时带着一丝惊讶问道:“何丫丫今年竟然也被选为供奉山神的少女了?”

我点点头,开始给她们解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张婶和何小妹听后都很伤心,何小妹擦了擦眼泪,坚定地说道:“今个儿我三好好服侍黄爷,当时候等办完了事,到时候在给何丫丫求求情,说不定何丫丫可以免受毒手。”

这时张婶起身,从另一个洞口拿来一对手铐和脚镣,它们散发着淡淡的金属光泽,这些镣铐竟然是纯金打造的,“你也是好福气啊。”张婶笑着说道,声音中透露出一丝调侃,“黄爷特意交代了要用这金疙瘩打造的镣铐给你带上,看来你在他心里和小妹一样地位不低啊。像我这样人老珠黄的可没这样的待遇咯。”

张婶轻轻地将手铐和脚镣分别扣在我的手上和脚上,然后退后几步仔细打量着我,金色的镣铐与这洞中暗河上的点点星光交相辉映。

我们三人回到了原来的洞穴,眼前的景象让我惊愕不已。何丫丫,此刻竟然脱得一丝不挂,站在石床上,我愤怒地大喊一声:“禽兽!”,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一把推开了黄爷。我紧紧地将何丫丫护在身后,用我的身体为她挡住那个猥琐的老男人。

黄爷被我推得一个踉跄,他稳住身形后,却没有向我发起攻击,而是死死地盯着何丫丫佩戴的那块玉佩。他声音颤抖地问道:“孩子,这玉佩是谁交给你的?”

何丫丫颤抖着声音回答道:“是爸爸,在临死前交给我的。”听到这个回答,黄爷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他抬起头来,询问何丫丫她父亲的死因。黄爷听完后,轻叹一声“造孽啊!”接着给我们讲述了一段故事。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席卷了整个村镇,原来,黄爷原名黄鸿晖,一个平日里以倒卖文物为生的铲地皮者,也未能幸免于难,身患重病,虚弱无力地倒在了一座偏远的山神庙中。

那时,何丫丫的父亲正身在深山之中采药,一日,当他正在山神庙旁采集药材时,突然发现了躺在地上的黄鸿晖。只见他面色苍白,气息微弱,已然奄奄一息。

何丫丫的父亲迅速拾起地上的干柴,生起了一堆篝火。然后,他从药篓中挑选了一些古籍上记载的有毒性的草药,就地熬制了一碗药汤。小心翼翼地将药汤喂给黄鸿晖,一口一口地,直到药汤被全部喝下。

渐渐地,黄鸿晖的脸色开始有了些许红润,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何丫丫的父亲见状,心中大喜,知道古籍上记载的峻剂起了作用。他将药方留在了黄鸿晖身边,嘱咐他按照药方继续熬制药汤,以免病情反复。

黄鸿晖感激涕零,他解下了系在胸前的玉佩,双手递了过去。何丫丫的父亲推辞不过,最后只好收下了这枚玉佩。

黄鸿晖因大病初愈选择在山神庙中暂时休整,意外地发现了山神雕像背后竟然隐藏着一条狭窄的密道。黄鸿晖在里面洞穴里修养,身体也逐渐恢复了体力。

一天,一个同样是得了瘟疫的人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山神庙。他脸色苍白,眼神涣散,显然已经病得不轻。黄鸿晖原本不想搭理其他的人,但他想起了救治自己的何丫丫父亲。

于是,他拿出了剩余的药汤,喂给了那个病人。随着消息的逐渐传扬,村民们开始窃窃私语,议论着那个传说中的山神赐仙药。

黄鸿晖利用村民们对山神的敬畏,开始装起了山神。他宣称自己得到了山神的启示,能够调配出一种神奇的药方,能够治愈瘟疫,村民们纷纷前来求药,他利用这种方式,满足了自己的淫欲。他要求村民们上供少女服侍山神。在村长同意了他的要求后,最终,黄鸿晖将熬制好的药汤和何丫丫的父亲的药方交给了何村长。

“黄叔叔,你真的将药方给了何村长吗?”何丫丫的声音颤抖,仿佛每一个字都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黄鸿晖点了点头,听到这个回答,何丫丫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她紧紧握紧自己的拳头,“为什么?”何丫丫的声音带着哭腔。

我心急如焚地安抚着何丫丫,她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滴在我的手背上,凉凉的,却让我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我轻轻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温柔地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何丫丫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爸爸死的时候,他把一张药方交给了村长,说是可以治愈我们村子里瘟疫。可是,大家都不相信爸爸,最后逼死了爸爸,村长后来一定看过山神的药方,和爸爸的药方是一样,可是,他却没有为爸爸解释过一句话。他选择了沉默,让爸爸白白死去。是他们逼死了爸爸,不是爸爸害死了村民。”

黄鸿晖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何丫丫,目光深邃如海,仿佛要将何丫丫的身影深深刻入心底。他沉默了片刻,仿佛在思考着如何措辞:“丫丫,既然你是恩人之后,又失去了父母,我觉得我有责任站出来,成为你的依靠。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父亲了。你有什么想去做的吗?”

丫丫抬头看着黄鸿晖,眼中闪烁着泪光。她点了点头,虽然声音有些颤抖,但却充满了坚定:“我要让那些逼死我父亲的人付出代价。”

“丫…”我犹豫着,嘴唇动了动,却又硬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眼前的何丫丫,哭得泪眼婆娑,红肿的双眼仿佛承载了所有的委屈,她的肩膀轻轻颤抖,每一滴泪水都像是在诉说着她内心的挣扎。我突然感到一阵无力,去开口说教何丫丫?去阻止她复仇吗?如果是我,面对同样的困境,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我真的有资格去阻止她吗?

<< 被调教的女孩苏莯 第九至十章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程 璎珞

[email protected]愿为感兴趣的xp免费创作

3 thoughts on “被调教的女孩苏莯 第十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