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二十八章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二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用chatgpt和midjourney生成的女主,咒语用的是原文描写生成的,哈哈哈哈哈

装修奢华的浴池中,美人鱼呆呆地倚在池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天空。

这是她今天服侍的第五个人了,男人们在她的身上尽情发泄,和异域仙子的交合让他们欲仙欲死。

这条名叫雨姬的性奴美人鱼是ASC的富豪玩物,美人鱼有倾国倾城的姿色,可如果想到她曾经也是一位正常的少女时,无论谁都可能感到心悸。一对乳房被扩大到了可插入的可怕地步。她的后庭也被完全改造成了小穴的样子,至于前面的泄殖腔,那是纯人造的部分,也是私处的倒模,连通着她曾经的小穴,每一次抽插都会通过神经传感到她真实的肉体,带给她痛苦的愉悦,同时,男人的精华也

刚刚被改造成性奴美人鱼时,她创下了一天和上百人性交的历史记录,她早已沉沦其中,让她几乎忘掉了自己是谁。

作为ASC的奴隶和玩物,桃夭早在17岁时就被做成了性爱洋娃娃,未经人事的桃夭那时被冷冰冰的机器夺走了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昏了过去。

第一代性爱洋娃娃没有涉及到对精神上的洗脑,可是桃夭那时候就被做了绝育,她的性器能够分泌媚药,而并非怀孕。

那时候桃夭一袭水手服,端坐在柳的办公室里,恐惧伴着期待,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桃夭曾经想过自我了断,可是性的快感是那么的诱人,她也想做一些事情,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

她感觉到热热的液体流进了自己的穴道里,那是上一个男人射进去的精华,双乳胀得很厉害,她感觉自己快要喷奶了。

美人鱼的生活早已被适应,ASC的神经接口其实很先进,半人造的鱼尾就像是本来长在桃夭身上一样,也只有她记得改造时的疼,和那些不堪的过往。

人们都说和性奴美人鱼性交是一种难忘的体验,可对于桃夭来说,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成为了男人发泄欲望的工具,全身都敏感无比,哪怕是稍大一些的风,甚至可能都让她潮吹。

她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胀大的乳房,俏脸上泛着潮红。

“哒哒哒。”细跟高跟鞋的声音回响在着房间里,让桃夭想起了自己还能走路的时候,那时候她一袭兔女郎装,服侍舞雩姐姐。

“桃夭妹妹?”

美人鱼的俏脸上扬起了一抹让人心碎的微笑,看来是幻觉。

“桃夭妹妹?”

声音有些急促,桃夭睁开眼睛,只见一道纤细的倩影款款立在泳池边。

林舞雩一袭精致的白旗袍,玉白的小手正捂着自己的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愕。

“舞雩姐。”

桃夭浑身一激灵,扬起一片水花,她急忙擦了擦眼睛。

——

王辰逸走进房间里时,林舞雩毫不美观的坐在地上,正抱着头抽泣着。

她的一双高跟鞋被踢到了一边,凌乱的旗袍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白丝袜早已被水溅透,精心打理的秀发也凌乱地披在身后。

美人落水,自然为林舞雩傲人的娇躯蒙上一层诱惑,可是王辰逸的注意力也被那条美人鱼吸引了。

长长的蓝色鱼尾,火辣的身材,那张脸庞像极了林舞雩,就好像是他曾经在梦中见过的场景:林舞雩被制成了性奴美人鱼,成为了男人的性玩具。

那个梦很让人不安,也很刺激。

一时王辰逸也有些不知所措,他想扶起林舞雩,可一个软软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妾身桃夭,见过主人。”

——

新长安市的上流社会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事情:富少苏锐在游艇上落水身亡,夏天的新长安市常受台风影响,风高浪急,饮酒寻欢的苏锐栽进了大海里,一个浪头就不见了。

苏锐的狐朋狗友们胆战心惊,他们都知道苏锐有个美人鱼“伴侣”,还有不少被做成活体美女雕塑的前女友,传闻是娘家人来报仇了。另一个传闻更为可怕,说苏家得罪了大佬,而且太过猖狂,要被清算了。

果然,苏锐落水后的第五天,首都派来的检查组带着持枪特警抄了苏家的一处资产,抓了不少人,一时新长安市人心惶惶。

第二件事情:知道的人更少,ASC的资深调教师:柳,在一场ASC展览会上被人当场带走。ASC明面上还从事着制药和纳米高科技的产业,两个圈子都玩的人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

王辰逸坐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目光阴沉。

桃夭的遭遇不仅让他大受震撼,林舞雩遭到了很大的打击,那种感觉很难形容。但是即使是王辰逸,也没能带走桃夭,她还是属于ASC的性奴美人鱼。王辰逸当时和ASC谈判只放了李琳儿。

咖啡挺苦的。王辰逸放下杯子,凝视着窗外的摩天大楼。

好在一切都进入了正轨,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冬天。

——

冬日的学校里一片银装素裹,远方的都市亮起了庆祝节日的全息投影。林舞雩款款立在讲台上,一袭得体的西装裙,微笑着挥手。

“同学们,祝你们假期快乐呀。”

“老师,我们也祝你假期快乐哦。”

清秀的女班长蓝妍嘟着嘴朝林舞雩比了个心,长发飘飘的她是个极好的美人胚子。宽大的衣服遮不住她娇好的身材,引得男生们纷纷侧目。

“今年假期遇到胜利日,放得久。你们不能不学习。”林舞雩推了推金丝眼镜,正色道。

“老师,您和师父什么时候结婚啊。”后排一个高个男生大声问道,引来班里一片起哄。

林舞雩的俏脸红了。

“学你们的习,回来检查你们。”林舞雩有些幽怨地说道:“你,以后少开老师的玩笑。”

“没问题,老师您尽情检查我!”班里又传来一阵笑声。

林舞雩看着她的学生们背上书包,唱着歌愉快地和她说着再见。这里是新长安市最好的高中,教学设施堪称豪华,学生们要么学习极好要么家里有钱。这间小教室竟然给了她家一样的感觉,林舞雩面带微笑转过身,从挂着的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个人终端。

王辰逸给她回了一条消息:

“你的这个计划是什么?亲爱的回家我们谈。”

“辰逸我下班了,你来接我吗?”林舞雩红着脸,给王辰逸发了过去。

“已经到门口了。”

林舞雩的俏脸上露出一抹羞涩的微笑。

“老师再见。”一个软软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她的班长蓝妍脸红红的,最后一个向她道别。

她很漂亮,那种文静的感觉有点让林舞雩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很多男生追求蓝妍,可据她所知,班长全都拒绝了他们。

“不愧是我的好班长。”林舞雩笑道:“小妍,去哪上学定好了吗?”

“可能出国吧老师。”蓝妍的声音轻轻的,新长安市的冬天还没有那么冷,林舞雩才注意到她今天穿得很厚实。

“怎么了小妍,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老师。”蓝妍红着脸,眼神有些躲躲藏藏,“老师我等车,先走啦。”

林舞雩看着少女快步出门,感觉这姑娘今天有点不对劲。

也罢,马上放假了。收拾了收拾东西,林舞雩披上呢子风衣,走出教室,前往卫生间。

一双黑色绒面高跟鞋嗒嗒作响,生活恢复正轨后,林舞雩谋了这份很体面的工作,王辰逸一点不缺钱,他的事业也如火如荼。往事不堪,但是这个冬天却无比温暖,可美人的心中还藏着最后一个愿望,这个愿望有点大胆,她想和王辰逸说。

“卧槽,101!”隔壁教室有被刻意压低的声音,接着是被刻意压低的带着狂笑的打闹声。

林舞雩柳眉微蹙,她知道101是部分捣蛋鬼称呼自己的外号(这个外号的来源可能要追溯到一个世纪前),有点太抽象了。

“老四,又要对着101导?”一阵被刻意压低的激动的声音,然后又是一片狂笑声。

“天要下雨,老四要洛必达,随他导吧哈哈哈哈哈。”

“你们几个,在那里笑什么?”他们班的班主任出手了。

林舞雩对此不置可否,青春期的男生有着最旺盛的欲望。

而且,自己在半年前还是淫荡的性爱洋娃娃呢。

站在洗手台前,林舞雩裹紧风衣,洗了洗染了粉笔灰的玉手,这个年代还保留了传统的黑板,林舞雩也觉得很多东西再怎么发展,是没法被替代掉的。

哗哗的水声中,林舞雩突然听到一声婉转的娇吟。

“怎么?”

又是一声,这次声音似乎低了许多,像是一个人咬紧牙齿在哼一般,林舞雩快步走入洗手间,聆听着动静。

可能声音的主人听到了高跟鞋的哒哒声,想要极力压下声音,但是又是一声欲仙欲死的呜呜声,让林舞雩找到了隔间。

门竟然没有锁,林舞雩拉开门,一道淫水喷在了她的风衣上。

林舞雩惊呆了,一个身穿情趣内衣黑丝高跟的少女正以M字的淫荡姿势双腿大开坐在马桶上,她的身体被麻绳以龟甲缚的形式捆着,双手反绑,戴着眼罩和项圈,口球挂在她的下巴上。

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少女惊恐地剧烈挣扎起来,显然她不小心吐出了口球,然后隔间门竟然没锁上。但是下体传来的嗡嗡声让她的声音变成了急促的娇喘。

“呜呜啊!”

林舞雩看到了隔墙上挂着的衣服和书包,心里一沉。

“救命不要呜呜——”

林舞雩捂住了少女的嘴巴,迅速带上门,少女挣扎得更厉害了,她的双腿大张着被吊起来,黑色红底的高跟鞋抵着隔墙,像一条从水里捞上来的鱼,恐惧中爱液混着尿液喷得到处都是。

“蓝妍!蓝妍是我!”林舞雩扯下少女的眼罩,她立刻低下头去,甚至还想咬林舞雩的手。

“蓝妍!你再这样会被听见的!”

林舞雩的脑海里现在一片空白,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样,班上自己最疼爱,最器重的好女孩,竟然…….

她捂着少女的嘴,试图给她解绑。但是少女还是在挣扎着,几次少女的高跟鞋还踢到了自己。

“蓝妍!看着我!”林舞雩低吼道。

许久,少女平静了下来,一双被麻绳捆缚住的乳房微微起伏着,急促的呼吸声变成了呜咽。

打扮得淫荡极的少女鼓起勇气,看了一眼来人,然后又低下头。

“林老师呜呜呜呜……”

“是谁把你捆在这的?”林舞雩急促地问出第一个问题,她最担心有坏人。

“没……没有。”蓝妍还是低着头,秀发披散着,浑身止不住地发抖。

“什么意思?”

“我……我自己把自己捆起来的。”蓝妍哆哆嗦嗦地嗫嚅道。

“你别动。我帮你把这些东西解开。”林舞雩的俏脸比蓝妍还红,她手忙脚乱地拆着绳子。蓝妍又止不住地哭泣起来。

“你不要哭了。”林舞雩沉着脸说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师呜呜呜……”少女呜咽着嗫嚅道:“老师你相信我呜呜呜——”

“老师相信你,你得和老师说,背着人这么做很——”

“老师,我不是坏女人呜呜呜…….妍儿连男生的手都没碰过呜呜呜。”踩着恨天高,身穿情趣内衣的少女跌跌撞撞地抱紧林舞雩,在她怀里抽泣着。

林舞雩脱下风衣裹在她的身上,安抚着她,示意她小点声。

“老师,这样被捆着,好像很舒服。”

林舞雩很晚才坐上王辰逸的车,丈夫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你的衣服怎么了?”

“没什么,学生打架了。”林舞雩微笑道。

她和蓝妍聊了很久,找人把她送回了家。再次告诉她她绝不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小妍,在国外,一定要洁身啊。”林舞雩语重心长握着少女的手。

“老师等着你学成归来呀。”

“嗯嗯。”清秀的美少女重重地点了点头,一双泪光闪闪的美丽大眼睛看着林舞雩。

“我也想成为您这样的人。”

一路上林舞雩一言不发,不知道有什么心事。

到了晚上,王辰逸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劲。

“亲爱的,怎么了?”

“主人。”林舞雩在王辰逸惊讶的目光中款款跪下。

“妾身有一事想和您商量。”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二十七章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二十九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3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二十八章”

  1. 虽然我知道是给下一章做铺垫,但是三个多月只有这点还是很难受,只希望下一章能多写点。这么一点看着真的很不爽啊!!!!

  2. 这一章看完了,说实话我是对这等了几个月的更新是有点疑惑的。最开始在草稿箱的时候标题就是第二十八章,但中间被删去改成了”监狱”篇,监狱这个命名本身就能说明很多了,我原本以为会回到ASC的监狱查看,但后续作者再度删改,重新变回了第二十八章并发布,更新的内容之中已经与监狱这个意向完全无关了。然后再说到情节上,对柳的安排更显迷糊,在原版风乎舞雩之中柳的戏份相当隆重,甚至还有专属章节单独描写,重启版之中戏份也不少,但这一次在二十八章之中直接就轻描淡写的被带走,总觉得显得过分突兀以及不正常,关于柳的伏笔缺乏一个合适的解释。

  3. 这章的结尾看完就十分鸡动,非常期待下一章!作者快把新章炫我嘴里,拜托了!!(ಡωಡ)hiahiahia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