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淼淼 ♥

风灵月影修改器 Ver 0.5

风灵月影修改器 Ver 0.5 – 黑沼泽俱乐部

“你。。你再说什么啊?”我掰开捂着我的嘴的手,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万一是认错了,巧合呢?

“别挣扎了,没认错人,就是你。”宋江松开了手,轻轻的从背后环抱着我。下巴搭在我的肩膀上,在我耳边轻声说。

“。。。。。。”确定了宋江就是变态A的我大脑里一片浆糊,想到平时被他要求做的那些事情,和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操作。。越想越尴尬,想说点啥,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们聊一聊,好不好?”

“。。。。。。”我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但不知道为啥,感受着身后温暖柔软的触感,我的心情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在长久地沉默之后,我叹了口气,“好”。

宋江拉着我的胳膊,走到了天台正中间的空地,不知道从哪弄了两个小塑料凳子放在了这。

我随便拿过一个凳子坐下,心中的疑惑脱口而出:“你早就知道是我了?故意开了个小号引我上钩?”

“额。。你要不要回忆一下当初你申请进群的时候还是我给你点的通过。。。”

“。。完全没有印象了呢。”我虚着眼假装四处看风景。

“我认出你来完全是因为你穿着胶衣的那次拍的视频。你可能没注意到,你把边上的的写字楼拍进去了,当时我只以为你是和我同城。”

“当时?那你是怎么确定就是我的?”

宋江突然低下了头,捂着嘴好像在偷笑。“这位同学,你也不想你穿着胶衣在天台上自慰的视频被别人看到吧?”

啊??“喂!这种过时的烂梗玩一次就已经够了啊,玩多了就没意思了!!”我试图用吐槽掩饰自己的慌乱。原来那天的灯光就是他啊,他还拍了视频??遭了,他到底拍到了多少。该死。。对了,修改器,应该可以把他的这段记忆修改掉!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准备使用修改器,却看到了他拿着的手机。修改器一次只能修改一个事物,如果想要让他忘记这件事,起码还要把他手机里的视频删掉,但是万一他上传到了云盘怎么办。

【使用次数:1/6】

为什么要让他忘记呢?只要让他无法对外说不就好了。我灵光一闪,慌乱的心开始平静了下来。有底气!谁都不怕!

“?”看着我突然抓住他的手,宋江有些疑惑,下意识的握住了我的手“怎么了?”

“没事。”我看了看他的手,忍不住用指腹摸了摸。‘还挺光滑的嘛,也没有老茧,感觉软软的。’忍不住又摸了几次。发现宋江没有什么动作,也没说话,我有些奇怪,偷偷瞄了一眼,却发现他好像一直在盯着我看,眼都不带眨的!有什么好看的,被盯着看很尴尬的好吧!带着你的秘密直到生命的尽头吧!先让我康康你到底在想啥。

【姓名:宋江】

【种族:人类  年龄:21  性别:男…..】

【描述:……外表阴柔实则不然,明明只会打直球却能让室友心动的反差男大学生!绝赞表白中……】

?蛤?王晨对他心动?。不会说的是我吧?嗯。。外表还行,平时对我也很照顾,性格也还不错。确实没有什么雷点,但也没觉得心动啊。我第一次对修改器展示的描述感到了怀疑,多少有点不靠谱的样子啊。

【修改描述:1、无法对其他人说出室友于淼淼的秘密。】

叮——

【已根据描述及相关信息自动补完】

【修改完成,已自动存档当前人物模版为未命名1】

“呜。。”正入神地盯着我的脸看的宋江突然觉得脑袋一晕,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太一样了仔细回味又像是错觉。回过神来却看到我一脸嚣张的看着他。

“杂鱼就是杂鱼~你既然都拍到视频了,难道没有仔细看看你都拍到了些什么嘛?还想装作日本人?你随便找个人,试试看你能不能发的出去啊~杂鱼~~”

也许是我的语气听起来确实很自信,宋江真的掏出手机,但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这就是你的特殊能力么?怎么做到的?”宋江惊讶中带着好奇,“可以有想法,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

“想知道?杂鱼~舔我的脚!给我舔舒服了我也许会考虑一下告诉你哦。”我笑的更加嚣张了,双手撑着凳子,抬起腿,用脚踢了踢宋江。

宋江没有说话,收起手机,抬起头看着我的脸,好像在想些什么。

“不许盯着我看!低头!跪下!给我舔脚杂鱼!”不知为何,我有些不敢直视他有些炽热的眼神,一边嚷嚷着一边歪着头看向了远处的夕阳。

突然,宋江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踝,把我的脚拎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另一手捏住我的鞋跟,粗暴地把我的鞋子拽了下来。

“你干什么!?松手啊变态!!!”我开始慌了,他真准备舔啊!我把腿用力地往回抽,可宋江的手像台钳一样牢牢地抓着我的脚踝,根本拽不动。想要用力蹬他,却担心真的把他踢伤。

“舔你的脚啊,不是你要求的么?” 平静的语气和我的慌乱完全不同,宋江虽然动作粗暴,但却有一种慢里斯条的感觉。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开始脱掉了我的袜子。

他好像是认真的,这下我彻底慌了,宋江温暖柔软却又有力的手明明抓在我的脚踝上,却好像抓住了我的心一样。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巨大的羞耻感和脚踝传来的触感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机械的,徒劳的挣扎着,试图把脚从他的怀里抽出来。

“真好看啊”宋江端详着我的脚,凑近闻了闻,“只有沐浴液的味道,洗的也很干净哦。”说完,用手捏住了我的脚掌,把我的脚趾含进了嘴里,轻轻的舔着。

“不要。。。不要。。脏,别舔了。。住手。放过我。。我没力气了,要掉下来了。。求你呜。。。”从脚趾传来的奇怪触感让我身体酥软,我用最后的力气抓着椅子,不让自己从椅子上掉下来。担心跌落的恐惧感和身体的酥麻的快感让我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我开始后悔自己图口头之快出言挑衅了。“对不起。。对不呜。。我错了。放了我QAQ”

“那可不行,我还没有舔干净呢,我可是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哦?”宋江听着带着哭腔的求饶声,不为所动。继续慢悠悠地,细致地舔着我的趾缝。

“我说!我说!放过我,我都告诉你,快住手。。。呜。。。要掉下去了!真的要掉下去了!放了我呜。。饶了我。。让我干什么都行呜呜。。。”我的身体愈发无力,就快要抓不住椅子一屁股摔在地上了。

“你说的哦。”宋江终于停下了舔舐,抓着我的脚踝的手滑到了腿弯处,站起身来,另一手环过我的腋下,用公主抱的姿势把我抱了起来,随后坐在了我的椅子上,环抱着我,把我放在了他的腿上,“先从你的能力说起吧。”

明明看起来很瘦弱的身体,却蕴含着这么大的力量,确实有够反差的。

被抱起来的我紧紧的抱着宋江,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闭着眼睛,直到感觉不会滑下去了,才慢慢放松了下来。呼吸间充斥着洗衣粉般的清香,让我的内心逐渐平静的下来。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宋江的怀抱,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安全感,我开始有些依恋他的怀抱了。

宋江也没有催我,只是轻轻的用下巴蹭着我的头发,等着我自己开口。

调整好了呼吸和情绪,我觉得自己又行了。“哼,,杂鱼,,不要以为……”话还没说完,宋江又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踝,“我错了我错了!!!我说!”

因为确保了他无法向别人说出我的秘密,又想到了子系统功能,我干脆把关于修改器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宋江听完以后若有所思,“和我说的这么详细,你应该是想给我分一个子系统?”

“啧,你脸怎么这么大呢,杂鱼。我为啥要给你分啊,有啥好处?”这该死的变态怎么总能预判我的想法一样?是我太好猜了么?可恶。

“那你还有使用次数么?”

“还有一次,怎么了?”我有点奇怪,总不能是想要借机刀了我吧?那枚复活币可是早就已经被我进行过一些优化修改了,即使不带在身上也能让我在死后30分钟复活到安全区域。我可不怕他,而且,不太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

“你刚才说的,放过你让你干什么都行,对吧?”

“对,所以你想让我用修改器帮你干什么?虽然我说了干什么都行,但是只能干一件事哦,不要得寸进尺!”会让我干什么呢?分他一个子系统?还是别的什么呢?我稍微有些期待他提出一些比较过分的要求,比如让我当他一段时间的玩具啦母狗啦什么的。话说了就要做到嘛!人无信不立!

“仔细想了想,饭要一口一口吃。明天是周末,陪我约会吧?”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呢,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口,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可以。”

“那,需要我帮你拔掉管子么ww?”

“滚!!!!!!”

次日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约会?”我脱了鞋,躺在电竞酒店的床上,歪着头,一脸无语的看着坐在电脑前已经打开了游戏了宋江。

“就。。想了一晚上,但是一点想法都没。。所以就。。”宋江扭头看着我,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

“……”昨天在天台上表现得那么熟练!给我弄得脑子都要坏掉了!我还以为你是个情场高手呢!这人怎么回事啊啊啊!!

【姓名:宋江】

【种族:人类  年龄:21  性别:男…..】

【描述:……虽然在感情上完全是个处,但意外的是一个直觉型选手呢,……】

行,败给直觉了,因为是直觉型选手所以只要遇到动脑子的东西就会麻爪是吧。

啧,亏我还提前在寝室洗了个澡,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啊!这个杂鱼!废物!不是说喜欢我么!怎么我都躺在这了还在盯着电脑看!

我心中涌起了一股怒火,一个鲤鱼打挺跳下了床,“杂鱼,都来这种地方了还开了大床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啥!来了以后却在这玩电脑,你不会是硬不起来吧,杂鱼?要不要奖励你一下?比如踩你的脸什么的?你这种废物杂鱼应该就喜欢这种调调吧?”说罢,我抬起脚踩在了他的大腿上,完全忘记了昨天被舔的求饶的事情,我,超勇的!

宋江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好像在确认一些什么。我看着他阴柔的面孔,愈加的放肆了起来。

“仔细看看你长得还挺不错的嘛。去~洗干净去,今天本大爷就要享用你这个小美人~”我用右手轻佻地挑起他的下巴,仔细看了看,一脸邪笑着说。“看看你这小脸蛋,软软的还挺光滑的嘛,真可爱。本大爷就喜欢软软的光滑的东西!”

宋江低下头看了看我踩在他腿上的脚,抓住我的脚踝,把我的脚往上挪了挪。

“现在呢?你猜猜我硬不硬的起来?”宋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的表情。我感觉到自己踩到了一个滚烫而又坚硬的柱状物,我抽了抽嘴角,笑容逐渐变得僵硬了起来,我不会是玩脱了吧?

“什。。什么东西啊,小小的。没关系,我就喜欢小的。”我还在嘴硬。

宋江抓着我的脚踝站起身来,一只脚被抬高的我失去平衡, “呀!!”我被吓的闭着眼,向后倒在了床上。睁开眼,看见宋江站在我的面前,手放在裤腰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我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完蛋了!!这下好像真的玩脱了!

“坐起来。”

我有些不情愿的坐了起来,视线平齐着宋江的小腹,有些不自在的扭过了头。

“帮我脱掉。”

“脱什么?”我假装没有听懂。

“我数三个数,三,二……”

“停!停!我脱!”听到他开始倒数,我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裤腰带。可恶,我为啥要怕他嘛!他还敢对我做点什么不成。

我面红耳赤的扒下宋江的裤子,露出了穿在里面的平角裤。

“继续。”

“杂鱼,脱裤子还要人帮,,切。”我扭过头,看着窗外,摸索着褪下了他下体的最后一层遮盖。

‘啪’一个滚烫的东西拍在我的脸上,传出了清脆的拍击声。我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那像熟透了的李子一样大小的前端,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正当我看着他巨大的肉棒愣神的时候,宋江一把拽掉了我的裤子,差点把我带着掉了床底下。

“你干嘛啊!”我恼火的扯着上衣遮住自己的下体。

“现在谁是杂鱼?嗯?”宋江拉开我的手。看了看我那完全无法与之对比废物阴蒂,又用他那庞然巨物拍了拍我的脸。

我本想狠狠地嘴硬,但是当看到他那在重力作用下微微下垂的巨物的全貌时,我有点说不出话。粉嫩,但是又巨大的肉棒呢,简直就和魔爪的瓶子一样粗,好像还略微长一些。我难以置信的抬头看了看他的脸,巨根伪娘大概就是这种样子吧。太。。。太色了!!!我忍不住伸出手来握住他的肉棒,凑近闻了闻,应该是出门前刚洗过澡,并没有什么异味,只有一股沐浴露的芬芳。

我咽了咽口水,张开嘴比划了一下,感觉好像比我的嘴还大一点,根本不可能吞下去的,下巴会脱臼的!

“想不想要啊,我的乖母狗?”宋江看着我有些犹豫又心动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忍不住出言调侃。

“谁。。谁会想要这种东西啊!这么大你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只会疼一点都不会爽!”我露出嫌弃的表情,把玩着他的肉棒。虽然真的很让人心动啊,手都不由自主的前后撸动着,有点想看它一直硬着的样子。但是嘴上一定不能认输!这是我最后的尊严了嘎!!

宋江按住我的肩膀,把我按倒在床上,然后俯下身来,紧紧的把我抱在了怀里。他把头埋在我的颈间,轻轻的蹭着我的耳朵,然后抬起头舔了舔我的耳垂。

“真的不想要么?”他轻声说,“只要你拒绝,我就不会继续下去了哦。”

“……”这种被抱在怀里的安全感,和小腹上火热又坚硬的触感,这谁能顶的住嘛,身体都已经没力气了,甚至,前面都已经湿掉了。我害羞地抓过身旁的枕头,压在脑袋上开始装死。

他看我没有说话,便从我的身上爬了起来,下了床。我掀开枕头偷看,只见他从包里掏出了一副乳胶手套,和一瓶乳白色的润滑液,看样子我的第一次今天是要交代出去了呢。想到这我更加紧张了,直接翻身钻进了被子里,团成一团。

宋江觉得有些好笑,把东西放到床头,掀开被子也钻了进来把我抱在了怀里,“怎么?紧张了?”

“才没有,我只是担心你技术太差,我怕疼!”我往他的怀里缩了缩,小声说。

“我会很温柔的啦~难道你不想被主人的大鸡巴进入身体么,不想被操成我的形状么?”

“你。。你闭嘴!!你在说什么啊啊啊快闭嘴别说了!”听到他的污言秽语我羞耻的要死,把手伸到身后试图捂住他的嘴。但是身体却开始发热,呼吸也开始粗重了起来。

“变成我的乳胶母狗,交出身体的所有权,被我当做鸡巴套子粗暴地抽插一定会很舒服的对不对?”他感觉到了我身体温度的变化,知道我已经开始有些动情了,抱得更紧了,继续说着下流话挑逗着我。

“你不许。。。不许说了。。呜。。。”被牢牢的抱在怀里无法挣脱,这种束缚感和安全感让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散发出了情欲的气息。我感觉脑袋晕乎乎的和缺氧了一样,更加急促的呼吸,却让我感到更加的眩晕。从身体内部涌现的燥热和瘙痒感让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太丢人了。呜。。我这是。。我居然因为馋别人的大鸡巴馋到哭出来。。怎么可以这么下贱呜。。好羞耻。。好想被操死,被操晕呜。。

随着我真的哭出了声,我感觉到身后的炽热变得更加坚硬了,身后传来的呼吸声也更加粗重了起来。

“我也许没有说过,我一直都很想看你哭出来的样子。尤其是被我欺负到哭的样子。”宋江深吸了一口气,“要是疼的话和我说,我会尽量温柔点的。。啧,算了,疼的话自己用修改器,草!受不了了。”说罢,一把掀开了被子,一只手套上手套在我的菊穴口挤了一些润滑,然后把一根手指插入了进去,旋转着。

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我哪里受得住,感觉身后一股刺痛,条件反射的收紧了菊穴,疼痛却丝毫没有减轻。随着第二根手指的插入,疼痛让我已经已经被情欲塞满了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我抓住他的手试图让他停下,但我的力气根本无法与他相比。甚至于,意识到我要被他强暴,被他狠狠地草弄,我的身体居然迎合一般的酥软,无力。

“疼!不要。。轻一点。。求你。。”我胡乱的把手伸向身后试图推开他,却一把抓住了他已经膨胀的极点的巨物。

“嘶。。。”他深吸了一口气,“手动起来,别停。别求饶了,没用的,天天嘲讽我杂鱼,真以为我一点火气没有是吧?今天不把你操烂以后我就在下面得了。手别停,伺候好了我,我自然会轻一点的。”

“是。。。。呜。。”被命令了。。被当做玩具一样粗暴地对待了。。呜。。好棒。想要更多。想要服从于他,听他的话,想要被操成无脑的母狗。。我内心的受虐倾向开始作祟,竟然盖过了疼痛,一时间欲望再次占领了高地。

“要是怕疼就用修改器吧,这么写就好了,‘如宋江现在期望的一样的身体’?”

“是❤。。主人。呜。。”我感觉我的眼里都要冒爱心了,身体软软的任由他摆弄,放弃了思考,只想服从,只想舒服,只想获得快乐。

【修改描述:成为宋江现在期望的样子】

滴——

一个血红色的窗口一闪而过,但并未引起我的注意

叮——

【已根据描述及相关信息自动补完】

【修改完成,已自动存档当前人物模版为未命名3】

我感到脑袋一晕,身体状态像是被刷新了一样,原本冲击着我的意识的情欲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紧接着,从全身各处传来的紧缚感和包裹感,让我刚消失的欲火又重新燃起。

“已经用过了么?”宋江如有所感,停下了正在扩张着我的菊穴的手指,问道。

“是的,主人。”诶?我为什么会下意识地叫他主人。

“想要继续么?”

噫,问就是不想!不要!“想”诶?为什么,我不是想要这么说的啊!“你对我做了什么?喂!我说话变得好奇怪啊!噫!”

“诶?明明是你自己对你自己做的修改啊,怎么能说是我干了什么呢?”宋江笑眯眯的用沾着润滑的手指摸了摸我的脸,“别动,放松”。

原本正常的身体瞬间变得酥软无力,无法控制了起来,连抬起一根手指都很难办到。身上异样的紧缚感也愈演愈烈,甚至还有一种黏糊糊的触感,好像还有。。细小的触手??

“怎么回事!!喂!”我正准备接着质问宋江,却看见他并拢了手指,握成纺锤状,“等下!别!会裂开的!!”怎么可能直接塞手啊喂!!

“闭嘴,不会裂开的。笨笨的,没有看你修改了些什么嘛?”

我,诶!!我说不了话了!!不对劲,他期望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啊喂!我打开自己的描述面板,看向画面中的自己,除了头部以下被黑色的乳胶覆盖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同,怎么感觉这个乳胶有一种流动感。。查看近期修改条目!

【近期修改条目:1、服从催眠改造,你的身体无法拒绝任何来自主人的命令,主人的询问必须得到及时且真实的答复,与意识无关,只是你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主人的所有物。

2、乳胶寄生改造,来源不明危险寄生生物已经在你身上扎根,它寄生于你的皮肤上,通过触手汲取养分,最终彻底替换你的皮肤,必要时也可以替换你的其他器官。它会为你提供无与伦比的不死性与大量增益,但是作为交换,你需要为它提供庇护,提供养分以供它成长,甚至繁殖。

3、身体综合适应性改造,你的性感化程度提高,你会更加容易高潮。对疼痛的耐受度提高,超出阈值的疼痛将被屏蔽。菊穴可扩张性提高。】

变态!我就不该精虫上脑答应他!可恶。。次数已经用完了。既然无法反抗,那就享受好了,才不是我希望的!这个乳胶寄生改造的条目为什么会是红色的?有点奇……疼!

突然的疼痛感从菊穴传来,打断了我的思考。呜。好像也不是很疼,不疼就好,不疼的话,怎么玩我都可以。。

“坐起来,靠着床背,脚抬高绕过脑后然后不许动”

我的身体像一台机器一样执行着宋江的命令,真是奇怪的感受,明明有意识,也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却完全无法控制,就好像一个玩具一样。好棒啊。小腹传来一股股热流,渐渐地融化着我的意识,透明的栗子汁缓缓的从被乳胶覆盖的尿道中流出,滴到了宋江的手上。

“贱货,被我这样玩弄居然还能流水的么?”宋江抬起手舔掉了滴在他手上的液体,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现在可以说话了”

“想要……”我眼神迷离的看着宋江的手,喃喃地说。

“大声点,说清楚!”

“想要主人把手塞进母狗的菊穴,想要被狠狠的欺负栗子!”

“好哦,满足你”宋江把指尖对准我的菊穴,狠狠地用力往里塞。

我看着宋江的手一点点没入我的菊穴,酸胀感越来越强,疼痛感却并不严重。接着,好像过了一道坎一样,宋江的手猛地滑进了我的菊穴,栗子被挤压传来的快感和酸胀感让我叫了出来。他的手在我的肠道里搅动着,剧烈的快感让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

“啊~呜~~屁眼,屁眼要被撑烂了,狠狠地,锤烂我的栗子!呜呜。。”

“求我啊~”

“求你了主人,求你,满足屁眼母猪吧,弄烂人家的屁眼,锤烂我的栗子噢噢噢噢!”宋江突然狠狠地锤击了一下我的前列腺,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舒服么?”

“舒服,,好爽~主人再来一次,玩坏人家!噫!!!我的栗子!!烂了!要烂了,不要!轻一点!不要这样!我要去了!!呜!!”

“禁止高潮哦。”宋江简单的一句话给我判了死刑,高潮边缘的肉体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不要!让我高潮!主人,求你!让母猪高潮吧,你让母猪做什么都行,求你给我高潮”

“不行哦”宋江撇了撇嘴,把手整个抽出来。

“不要抽出来,放回去呜。。想要。。”

“想要更多?”

“是!人家想要更多!”

“好”宋江重新把手插回了我的菊穴,但还不满足继续用力往更深处塞去。

“噢噢噢噢太深了!不要!要烂了!太深了!”内脏被挤压让我有些反胃,但剧烈的快感和充实感让我欲罢不能。

“可以隔着你的肚子看到我的手哦”宋江隔着肠管戳着我的肚皮,能够明显在光亮的乳胶小腹上看见凸出来一块。然后猛地拔了出来,甚至带出来了一节黑色的直肠。

我双眼上翻露出眼白,舌头挂在嘴边,拉着丝流着口水,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把直肠上的汁液甩的乱飞。但我任然无法到达高潮,身体就好像一个极度膨胀的气球,被欲望憋得满满的,快要爆炸了一样。

宋江看着我快要被玩坏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贱货,只有主人的肉棒能让你获得高潮,记住了么?”

“母狗。。母狗记住了。求主人给母狗肉棒,给母狗高潮!呜。。干死我,干烂人家!”

“如果因为我的肉棒高潮了的话,你就要当我一辈子的母狗好不好?”宋江把肉棒抵在我的菊穴口,抚摸着我已经变得一塌糊涂的乳胶肉棒,问。

“好,人家想当主人一辈子的母狗,想要主人,想要肉棒。。给我。。求你”我已经无法去仔细思考了,脑子里只有高潮,只想高潮,为了得到那高潮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宋江腰猛地一顶,硕大的肉棒全根没入我的体内,我翻着白眼,嗓子里挤出一声急促的娇喘,身体剧烈的颤抖,乳白色的精液从我的乳胶肉棒前端流出,与漆黑的乳胶形成鲜明的对比。在他插入我的瞬间,高潮锁解开了,我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高潮,也彻底的记住了他肉棒的形状,已经变成肉棒的样子了呢。。

憋到极致的释放让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像一个鸡巴套子一样被他日的晃动着四肢,嘴里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咿咿呀呀的发出无意义的娇喘。身上的寄生乳胶也变得越发的具有光泽,更加诱人。

在快感的海洋里起起伏伏的我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各种淫乱的液体随着身体的摆动甩的到处都是。

“张嘴”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宋江已经穿着粗气,站在床边,把沾满了我的肠液的带着腥臭味道的肉棒伸到了我的嘴边,我的身体也很听话的张开了嘴。他把肉棒插进我的嘴里,用我的口穴清理了一下肉棒上的液体,然后拔出来对准了我的嘴。

“想不想吃?”

“。。想。。”我痴痴的看着闪着水光的狰狞的肉棒,点了点头。

“自己动手。”

“是”我忍着高潮的余韵,颤抖着坐起身来伸出覆盖着黑色乳胶的手,一只扶着肉棒的根部,另一只借着残余液体的润滑在肉棒上上下撸动着,最后我用嘴勉强含住龟头,笨拙的吮吸着,用舌尖舔食着系带。

宋江仰着头,手在我的背上抚摸着,享受着乳胶光滑的触感,时不时的发出有些低沉的喘息。

我投入的服侍着肉棒,感受着肉棒上传来的搏动,这种感觉让我十分愉悦。终于,宋江的喘息声开始急促,“继续,快一点”,我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我爱你。呜。。”最后,他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三个字,随着他的身体的抽动,滚烫的精液喷涌而出。我用嘴包裹住他的龟头,试图接住全部。

呜。。太多了。要满了。。。呜。。得咽下去一点。“咳咳咳啊。。。。咳咳。。”我刚咽下去一点,却不小心呛到了,嘴被肉棒堵住,满满的精液从鼻腔里喷出。

“没事吧?”宋江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咳咳咳,没,咳咳咳没事。”我大口的喘着气。满脑子的精液味。呜呜。。就好像被射进了大脑里一样。。已经完全变成精液便所了呢。。

我有些心疼的看着身上喷的到处都是的精液,伸出手,将这些洒落在黑色乳胶上的洁白均匀的抹开,抹在脸上,摸在我微微隆起的胸口,还剩下一些,我歪着头思考了片刻,将手伸向了身后。剩下的,,就抹在菊穴里好了,会怀上主人的孩子么。。我将手塞进了菊穴,左右旋转着用肠壁洗了个手。在拔出手的瞬间,身前的乳胶肉棒流出了最后一点乳白,我也最终在一阵颤抖中昏睡了过去。

宋江看着我的举动,刚刚射完的肉棒又重新坚硬了起来。

“唉。。”他放弃了来一次睡眠奸的念头,用手抹去了我前端流出来的精液,抹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看着变得一塌糊涂湿乎乎的床褥,露出了苦笑,“感觉有点不太好收场了啊。。算了。”他爬上了床,紧紧的把乳胶皮肤上沾满了糟糕液体的我搂在了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最终还是没忍住将肉棒重新插回了我的菊穴。“晚安,亲爱的”

我已经沉沉的睡去,身体却还是做出了回应“……晚安……”。

没人能看到,在我被乳胶覆盖的肠道内,一粒黑色的乳胶颗粒从肠壁上脱离,钻进了宋江的尿道中……

卡文ing

<< 风灵月影修改器 Ver 0.4风灵月影修改器 Ver 0.6 >>
2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6 thoughts on “风灵月影修改器 Ver 0.5”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