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好色之徒 ♥

高中忆录 第六章

高中忆录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一睁眼便看见姐姐妹妹妈妈都在白色的病床旁坐着,而我正在环视着周围的环境。“诶!醒了醒了,哥哥醒了!”妹妹用稚嫩的声音指着病床上的我喊到。这时妈妈和姐姐不约而同的从趴着的姿势爬起擦了擦眼睛看着我,我定睛一看妈妈和姐姐哭红了眼还在不时抽泣,而13岁的妹妹似乎并不知道发了什么,只知道我受了伤。妹妹走过来指着我头上的绷带问道:“哥哥疼吗?”“还好,没那么痛,小伤而已”,我摆摆手。

“没有想到他居然下这么重手……”姐姐捏着我的左手红着眼说到。

“唉,你们爸爸也是……也是担心你们的未来,他只是不太善于表达对你们的关心只会……”妈妈在一旁开导着我们。

“关心?关心就是让姐姐在高中时期全身没一块好皮?还是拿木盒砸破我的头?还有妈妈你的腰伤也是爸爸导致恶化的。这叫关心吗,这叫谋杀。”我气不打一处来吼叫着让所有人出去。而与此同时世红与武仔听闻我受伤来到了医院,妈妈跟武仔打了个照面,嘱咐了几句回头依依不舍的看了我一眼便出了病房门。

“你们来干嘛?我现在感觉很不好,让我静一会。”我翻过身甚至不愿意看他们一眼,但是这个动作也让我后脑的纱布全部暴露出来,也许是红的范围太大亦或者是包扎的很夸张,我听到他们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很快他们平复了心情:“你的兄弟和女朋友来给你送饭你不谢谢就算了,甚至看我们一眼都不愿意?你可真是混蛋啊!”发小说着还戳了戳我的手。

“吃一点吧,都是你喜欢的,都是我亲自做的,还有咖啡你要喝吗?”世红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坐在病床边对我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出去吧,让我静一会。”我没好气的说。

后面前前后后又来了几个亲戚看望关心,然而唯独没有见到最应该见到的那个人——老爸。他欠全家人一个道歉。其实伤得并不重,只是小小的裂开了一道口子,甚至没有留疤留痕,但是这个伤日后却是时长隐隐作痛。

那一段时间后我的性格变得很暴戾,总是容易被莫名点燃。国庆的七天假竟然是在医院度过,这让我感觉很不爽,加上姐姐妈妈被爸爸弄伤使我更加生气,对于我自己来说,我的伤我并不关心。经过妈妈动用一些关系和家境的加成医生对我很是上心,没多久便痊愈出院,但是这依旧耗费了四五天的时间,出院时假期余额早已严重不足。我生气的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只是睡觉打游戏,什么也不管。就这样过了一天妈妈敲响了我的房门:“你还是吃一点吧,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我把饭菜端了进来,我盯着看了半天没有一丝丝的食欲,我思考着如何对抗老爸的“暴政”。这一思考脑后便痛了起来,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思考,简单的扒了几口饭便躺上了床,一直睡到周一。这一天我醒的很早,六点多钟就睡醒了,由于睡了很久我的精神状态很好,把炉子打开煮上咖啡便去洗澡,水沾到了刚刚愈合的伤口令我头痛欲裂我捂着头跪在地上过了良久才缓过来。洗完澡喝了两杯咖啡去隔壁房间看了看,妈妈在房间里,枕头上还有湿湿的泪痕,只有妈妈一个人,老爸不知道死哪儿去了。我并没有等世红和发小路过面馆也并没有停下脚步,大步流星的向学校进发。

到了学校的我变得沉闷一言不发,发小坐下来搭话我也只是趴着装睡,班上的同学老师都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受了伤具体什么的并不清楚。大家不知道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爱笑的阳光男孩发生了什么,作为班上的“风云人物”下课不乏有人关心,我一个都不想搭理只是怒吼着让他们滚开让我清静一点。然而每当这种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与众不同的贱人要说几句嘴欠的风凉话。

“要我说我们的大少爷多半是被附近混混打劫咯,打不过被打破了头还被敲了钱,所谓有钱人家锦衣玉食还是太娇嫩,弱不禁风,练抗打能力都不如我们普通人。”一道贱嗖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个瘦瘦的皮肤发黑的四眼仔靠在教室墙上和旁边的人大声吹着牛逼。我回头怒视了一眼便站起来作势要打,发小一把按住我的肩膀摇摇头。

“要么你跟我一起打,要么别管我!”我的语气冷淡没有任何感情,班上的同学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分分往后站了站。四眼仔并没有注意到我继续和旁边的人吹着牛逼,旁边的人使着眼色暗示四眼仔。四眼仔一回头便看到了怒气冲冲的我,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旁边的人吓得直接跑开。

“干嘛?富二代还想干什么干什么?你想打人就打人?这可是学校,打了你可得被开除。纸老虎的富二代怕是打架都不会吧?”四眼仔依旧嘴硬着。

发下站起来想拉住我嘴里喊了一句:“罗仔,不要!”但是我愤怒到极点,一拳结结实实的捶打在了四眼仔的左眼眼镜上,拳头的动能转化到四眼仔的头上导致四眼仔的头撞到墙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没人!教过你!不要!乱说!别人的!闲话吗!”一拳接一拳的打在四眼仔的左眼上直到最后一圈打碎了镜片,玻璃渣划伤了他的眼睛他捂着眼睛蹲在地上,发小跑过来拉住我:“你他妈的能不能正常一点!”“怎么了,我很正常啊,我要解决烦心事,有问题吗?”我又对着四眼仔的头踢上了几脚,这种行为属实解气,但是并不提倡。

“大少爷打人了!我要告诉老师,你死定了!”四眼仔爬起来指着我说到。

“今天看他妈的谁死,老子的家产够你办一万一次出生证明到丧葬一条龙服务!管好你的逼嘴。”我咬牙切齿的说到。

事实证明就是学校会偏袒更有权势的家庭,加上同学作证是四眼仔挑衅在先,最后我是刚刚重伤出院可能有一些心理创伤可以理解,我只写了一个道歉信赔了四眼仔五千元医药和眼镜的费用。

“切,才五千,早知道把左眼给他戳瞎了。”我心理如是想着从校长室出来正巧看见了从旁边办公室帮老师抱假期卷子的世红,我瞥了一眼便转身准备离去。

“小罗,站住。你去哪里,你怎么在校长室?”世红用关心的口吻问着我。而我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一周我沉默寡言,整整一周加起来的话抵不上我平时的十分之一。这一周发小也没能与我搭上话,在网球社打球时也并没有找世红对练,找了另一个水平不那么高的人,每一球都对准人打发泄心中的不快,茶艺课令我坐立不安,我无法静下心来品茶,只有电音社可以让我短暂的忘却烦恼享受歌曲带来的快乐。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一个月,成绩保持依旧,但是很明显我整个人撒发出满满的阴郁负能量。

直到那个周五放学发小按住了我:“世红对你有话说。”不一会世红急急忙忙的从隔壁教室出来喘着粗气问我:“你有什么事就不能跟我们说说?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振作一点,被你爹打一顿就颓废成这样?昂,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那么有本事你对着你爹发脾气去啊!别对着同学对着我们摆张臭脸看啊。”

“你们别管让我一个人挺好的,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家了。”我起身要走却被世红双手用力按住肩膀:“小罗我真的好喜欢你,看到你这个样子不止你妈妈姐姐,我也很痛心,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我知道你很愤怒无处发泄但是不要这样疏远我们,疏远家人朋友。想对抗你老爸应该保持你原来那副朝气蓬勃的样子让你爸爸知道暴力不会让你颓废屈服,你现在这样正好中了你爸爸的意你知道吗?”

我低下头思索的一会回答道:“那今天……一起回家吧?”世红抬起头笑了笑拉着我的手一起回家,回家路上我依旧一言不发,只有世红和发小在努力逗着我笑。在我们三家路口分别时我憋出一句话:“emmm周一早上面馆见,谁先走了或者迟到了就得吃辣椒油。”世红和发小先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回了家老爸坐在客厅喝着茶看我回来了招呼我过去,我放下书包拉着脸两眼无神的看着茶具盘。

“上一次打你还疼不疼。”老爸放下茶杯问到。

“你不应该关心我,我是个男生,这点小伤无所谓,你应该去跟姐姐道歉,姐姐全身上下哪一块没被你打过?”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你姐姐的事情我会处理,你……”老爸刚想说话就被我打断,“现在就打电话给姐姐道歉,不然我就算以后接了你的班也瞎搞,让你的江山付之东流。”我威胁着老爸,老爸握紧了拳头还是叹了口气松开喝了一口茶:“跟你爷爷一样的倔脾气,算了你去写作业吧,我现在给你姐说。”然而我没有动摇,我死死的盯着老爸,老爸不好做出什么拿出手机打通电话给姐姐道了歉我才起身回屋。

然而他就是个白话鬼,道歉认错一套一套的,到了时候该打还打该砸还砸,没有意义。一个巴掌一句对不起了属于是,但是以现在的家庭关系看他是已经改掉了,但是高中时代我显然没有少挨打。

与往常一样周五回家直接写完所有作业周末好好的享受生活好好休息。周六一早便接到了世红的电话要我过去一下,她的性瘾犯了,由于我们互相约定过在对方有需求时一定出现,所以八九点时跟妈妈说去找武仔玩了就出了门,花几分钟一路小跑到世红家。到了世红家门的掩着的,我推开门进去一切安静的吓人,我换上拖鞋喊着世红的名字却无人应答。当我推开一旁杂物间时我被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世红穿着校服里的白衬衫和红色蝴蝶领结一条短得什么也遮不住的情趣白色蕾丝裙对着我阴户大开,下身穿着两条到大腿的洛丽塔蕾丝花边白丝袜和一双双带扣的洛丽塔白色花边高跟鞋,估摸有七厘米左右。世红整个人双手被粉色手铐拷起来贴在背后双腿向后折从鞋跟几乎贴到大腿根被粉色情趣捆绑皮带粗暴的绑起来,勒的大腿上的肉都有凸起,但是这样显得世红的屁股格外圆润凸翘。世红的身子被粉色的sm情趣捆绑皮带衣进行了一个龟甲缚,世红似乎还格外收紧了胸部的皮带这让年仅十五岁却有C罩杯的世红显得格外淫荡且性感。房顶一根结实的绳子缠绕着一组滑轮,手铐中间穿过一根绳子,两个膝盖窝也被穿过一根绳子固定在上面,还有世红的胳膊肘咯吱窝,世红就这样被五花大绑的吊着。待我走到正面世红的眼睛被白粉的蕾丝边眼罩遮住,红唇白齿小嘴微张露出里面洁白的牙齿,嘴角不断流着口水。

“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心情很不好,所以我知道你需要发泄。你要发泄就发泄到我的身上吧,把你所有的怒火、施虐欲、暴力发泄的欲望什么的都倾泻到我的身上,旁边的桌子上都是道具,你可以随意使用在我的身体上。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玩具了,在我淫荡的身体上倾泻你的烦恼吧,小~少~爷~”世红一边说着身子还在不断的轻微摆动。

我走到旁边的桌子上端详着每一件道具,有蜡烛、皮鞭、炮机、震动棒、跳蛋、电击器、夹子、发情药、口球、灌肠带和管子、乳胶手套、大量的润滑油……琳琅满目令我一时间不知道先玩哪个。我随手拿起了蜡烛点燃,撩起世红本来就遮不住任何地方的蕾丝短裙在世红的屁股上滴蜡,世红被烫的一直发出蛇一样的嘶嘶声。像世红这么完美美丽的臀型我是不忍心弄坏的。熄灭蜡烛放到一旁戴上黑色乳胶手套,双手抹上润滑油将两只手的中指分别插入蜜穴和菊穴,接着加入食指在肉壁上挠痒痒,用力扣世红大肠里的肉疙瘩世红连连惨叫,接着加入无名指,世红痛的扬起了头咬嘴唇,接下来双手的三根手指全部没入世红的体内,我用手掌大臂一起用力,用出我打网球全力扣杀的力气向上提菊穴向下拉扯蜜穴,世红的惨叫极为凄厉,在房间中久久回荡着。

走到正面把绳子往下放让世红的嘴正好对准我已经勃起的肉棒:“想吃吗?”“想。”“自己摆动绳子往前荡,不远,一下子就可以吃到了。”我走到世红面前用肉棒拍了拍世红粉扑扑的小脸蛋,世红铆足了劲荡着绳子同时还伸出粉红的舌头尝试舔,然而就在世红快吃到时我往前走了一步,我的肉棒纸直直的顶在了世红的嗓子眼,我抱住世红的头说到:“嘴巴长大点,吃完香肠该吃鸡蛋啦!”我猛的往世红嘴里挺进,世红发出反胃的呕吐声,我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液体包裹着灼烧着我的肉棒,猛的抽出黄色的胃酸从世红的鼻腔和嘴里呛出。

来到桌子旁拿起马尾震动肛塞和震动笔一起插入世红的身体里开到最高档位。紧接着世红张着红唇发出呻吟声,而我则把绳子放的更低,让世红的甚至成一个横过来的C型,双腿和头翘起。轻轻的抬起世红的头,我的指尖在世红的锁骨脖子下巴之间划过:“今天你打扮得真美呀,世红。”说罢把左手的大拇指伸入世红的嘴中按住世红的舌头,食指用力向上按压世红的下颚。“吸,像吃肉棒那样用力的吸。”我命令着世红,世红也照做把嘴巴嘬成一个小圆用力的吸着大拇指,下体的肛塞和震动笔让世红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乱摆,我抽出手指将肉棒塞入世红的嘴中抽插,用力地向下抽插,在世红出色的口技下我的肉棒更加充血。

把世红拉高到齐胯的位置扒开世红的白色蕾丝袜美腿,只见世红的下体已经水漫金山淫荡不堪,不时还有爱液流出,拔下肛塞插入其中,一边抽插菊穴一边双手用力地拍打世红的翘臀,每打一下世红的身体便会颤抖一次并发出一声娇喘。直到世红白白的屁股蛋上全是通红的手印才停下。

“布置这些前你灌过肠吗?”我的指尖在世红的脊背和腰间游走。

“灌过了,主人可以随意使用我的身体。”世红咬着牙强忍高潮的欲望说到。

“那就再灌一次吧!”说罢搂住世红的小蛮腰将肉棒全部插入,把昨晚到今天早上积攒的所有尿液注入世红的直肠。

世红摆动着头:“这是什么!好热好多……肚子……有什么……啊啊啊好涨……唔……”

将尿液全部注入世红的身体里后塞上四厘米的大肛塞堵住。轻轻抽出震动笔用中指在阴唇的缝隙间来回滑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世红的小阴蒂轻轻的揉搓揪拨,世红被挑逗得再也忍不住高潮的欲望,大量淫水从小穴喷出。高潮过后世红乞求着我快将肉棒插进去,而我并没有,我又拿来注射器和灌肠液,将整整一袋300毫升的灌肠液注入世红的小穴,然我才将肉棒插入,一边侵犯世红注满灌肠液和淫水混杂的小穴,一边拍打揉搓世红的翘臀,抽插旋转肛塞刺激世红的肠道。

“不可以刺激肠道,会把主人的尿液泄出来的,不要呜 啊 啊 肚子要涨得炸开来了啊 啊 。”灌肠液从小穴缓缓流出,我已经分不清灌肠液与淫水,只能看见世红一边被抽插一边淌水的淫乱小穴。

“主人射进来吧,玩具渴望主人的精液,全部注入我的身体吧!”随着全身一阵抽搐我将积攒了一个月多的性欲凝结成这一发精全部射入世红贪婪的小穴。我愉悦的呻吟着,世红仰起头尖叫着,我们达成了生命大和谐。缓缓抽出肉棒,肉棒抽出的一瞬间一股白色的液体便从世红微张的阴唇间流出。世红已经自觉的张着嘴等着清理肉棒,清理完后我出了房间来到客厅连喝了三四杯水才回到房间。只出去一会,储物间的地板上又多了许多水,不用想一定是世红的淫水和爱液。

“主人狠狠地虐待我吧,我渴望被主人侵犯羞辱虐待,插烂我的三张嘴吧!”世红表现得饥渴无比,我把目光转向一旁桌子上的皮鞭和电击器,正是世红这番话觉醒了我最喜欢的xp——施虐。

费力地搁着龟甲缚的绳子把世红被香汗浸湿紧贴皮肤,让双乳若隐若现的白衬衣脱掉,露出两个又大又白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将电极片贴在乳头上,在小穴里插入更粗的震动棒,最后是将肉棒再次插入世红的嘴里。如果要我选择最对世红哪里着迷,那一定是世红灵活的嘴巴,世红的口活没有男人不为之折服。打开电击器世红全身一抽随即死死的咬住梆硬的肉棒发出呜呜的声音,接逐档调高,世红全身紧绷就连嘴巴也缩紧了,这紧实感令我性欲大发,我抓住世红的长发分成双马尾向深处挺进。强烈的刺激下世红用自己的力量就将大肛塞排出体外,巨大的金属物砸在地面上的声音,紧接着我尿入世红体内的金黄尿液奔涌而出。世红全身被电得剧烈痉挛抽搐以至于不受控制的咬牙,咬疼了我的棒子,我痛的一下子就抽了出来。

“对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起,咬呃呃呃唔……伤……”世红努力的想说话但是看得出来电极和高潮带来的痉挛令世红无法正常说话。走到一旁拿起长鞕解开世红身上的束缚只留下手臂的束缚,世红洁白无瑕的背就像一块宝玉令人垂涎欲滴。站到世红身后,一鞭接着一鞭狠狠的抽打在世红的身上,鞭子在空中飞舞发出嗖呼呼的声响,伴随着世红惨绝人寰的尖叫我的变态施虐心理被释放到了极致。直到我感到手臂酸痛我才停下,看看世红之前洁白如玉的背,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一道道血红的鞭痕还在往外渗着血。世红披散着头发大口喘着粗气,停下电击器和震动棒,解开皮带绳索的束缚世红一下子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摘下眼罩后的世红的这种状态透露着淫荡不堪中带着美艳与妩媚。

张开世红的腿,世红已无力反抗我轻轻的踩在世红的肚脐上,世红皮肤猛的向下拉紧带动胸腔的皮肤向下扯勾勒出肋骨的轮廓,世红已无法喊痛或者做任何挣扎,只能任我摆弄。抓住吊着的绳索整个踩了上去,世红的两个穴里立马喷出许多之前未排完的液体,世红表情痛苦,张着嘴瞪大了眼睛鼻翼扩散,只是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踩在世红的肚子上用左脚的脚背拍打阴唇,用脚趾在世红的下体来回游走。

终于世红挺起肚子,中间高高隆起,一些淫水流出头一歪变昏死了过去。从世红身上下来,蹲在一旁仔细端详着世红,就像一个睡美人等待属于她的爱人把她吻醒,但是那个人并不是我。把世红抱上床,右手撑着头靠在世红旁边左手玩弄着世红的长发。

“谢谢你世红,你真的帮了我好多,我亏欠你太多,除了给你花钱送礼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我自言自语着就这样也睡着了。

<< 高中忆录 第五章高中忆录 第七章 >>
1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5 thoughts on “高中忆录 第六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