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好色之徒 ♥

高中忆录 第十一章

高中忆录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后面几天我过得很不舒服,我一直处于欲求不满的发情状态,天天红润着脸喘着粗气。武仔发现了我的异常,我本想将我和世红之间的事全盘托出,但是我很害怕武仔无法接受这个变态淫荡的我,我只是忍着说没事。离开世红整整一个月后我忍不住还是回去找了她。

在一个微凉的夜晚我穿上黑丝渔网情趣连体内衣塞上龙蛋披上一件棕色风衣穿着一双黑色红底高跟鞋去往了世红家。一路上发情的状态令我全身发热无法思考,我慢慢到达了世红的家门口,透过猫眼屋子里的灯光还亮着,我举起手准备敲门却还是犹豫了许久,突然大门打开世红穿着粉色吊带睡衣出现在我面前,我十分惊愕有些不知所措。适世红什么也没说拉着我的衣领就搂着我的脖子与我深吻:“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你是离不开我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要来……”由于体内的龙蛋我的双腿不自觉内八起来并伴随着轻微颤抖。

“你的高跟鞋技术还有待提高哦!而且,我的女奴我还不了解么?你的下面塞了东西吧?而且脸这么热,你一直在发情,是不是。”世红一语道出我在发情这让我有种无地自容的羞耻。

世红慢慢解开风衣扣子露出穿着黑丝连体情趣内衣的发情的淫荡肉体,世红用力捏住勃起的肉棒向外扯:“我这儿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必须给你点惩罚。”

“小……小母狗知道错了,请主人惩罚。”我顺势跪下舔舐世红的脚趾乞求原谅,世红给我戴上了带铃铛的狗项圈。随后我便趴下等候发落,世红扯了扯绳子我背对世红翘起了屁股。“不愧是我最喜欢的狗奴呢还是那么骚那么贱,这么大的龙蛋都塞进去了。是不是还欲求不满啊,小贱货?”

“主人说的是,我是骚荡的小贱狗,请主人惩罚小贱奴。”世红听后满意的拉着绳子带我去了杂物间,杂物间的中间放着一台令我看了就腿软忍不住发情的机器。

这是一台SM调教炮椅,椅子很大中间放着一根仿真的大肉棒,让我忍不住有股想口交和坐上去挨操的冲动。“真贱,这就眼神发直了?等一下有你好受的。这椅子可花了我两千多才买来的呢,光上面这跟鸡巴都要两百,椅子下面是一个炮机冲程最高有30厘米,肉棒是5.5*25,肉棒底部还接了管子可以模拟射精,椅子上还有电极片真空乳头拔罐器,坐上去可以让你这只小贱狗狠狠地高潮一夜呢。”光是听着世红介绍我就有点按捺不住。椅子本身就带绑带,抹上润滑油把粗大的肉棒龟头插入菊穴,然后世红把四肢绑好给我带上眼罩。

起初我还非常享受十厘米冲程的抽插,适应一会后世红说到:“这是你回来我身边的奖励,接下来就是惩罚了。”世红在我的乳头上装上真空吸乳器,再腰腹肋骨乳房屁股上又贴上电极片,最后把冲程调到30厘米。启动机器后第一次抽插就几乎顶到了胃,胃里翻江倒海,同时乳头还在被暴力的吸榨,电极片还在电击着敏感的身体。

机器就是机器,丝毫不会留情的摧残我的菊穴。“主人我错了,要死了要死了,感觉胃都快被顶出来了,乳头感觉要被揪掉了,还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强烈的电击打断了我的话语。

“这大鸡巴舒服吗?小贱狗就喜欢这样被操吧?来加快点速度,操死你这只小母狗好不好哇?”

“好好好好……小母狗喜欢被操,小母狗想被主人操死,小母狗再也不离开主人了。小骚穴要被插坏了,好想被内射!”世红按了一下遥控肉棒就在最高处停下,我忍不住仰起头呼吸,感觉胃几乎要被顶穿,接着一股液体射入我的身体。“被……被内射了,谢……谢……谢谢主人奖励狗奴内射……”肉棒顶入身体四十多厘米不断的往我淫荡的菊穴里注入液体,当我意识到不对时我赶忙摇晃着身体:“太……太多了,肚子会炸掉的,主人不要!唔,肚子好胀好胀,好难受……”体内被注入了太多液体我说话都变得异常艰难。被机器暴力的抽插得不知过了多久,我小便失禁尿了出来,接下来就是肠道失守喷出许多肠液与仿精润滑油。世红见状停下了机器解开了束缚将我架起,肉棒离开身体的一瞬间巨量乳白色液体从菊穴流出,顺着腿直流而下将黑丝打湿流入高跟鞋中。乳头被吸得发红发紫而且触觉敏感,身体愈发敏感,虽然没有被弄到射精,但是唾液已经粘稠到可以拉出白丝。

“休息一下吧?”世红用力拍打异常敏感的屁股。

“主……主人不要拍,肚子里的东西会出来的……咿呀!”身体一阵痉挛下体彻底失禁,尿液浑水润滑油肠液血丝从下体喷出。世红拍拍我的背给我喂了一些水又把我放在椅子上捆了起来。“主人不要惩罚贱奴了,菊花要被大肉棒干松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一想到马上又要被机器暴力强奸几个小时我忍不住失声痛哭。

“哎呀别哭啦,主人奖励小母狗当主人的肉便器好不好呀?接下来几天主人的尿都注到小母狗的身体里好不好哇?”世红启动了机器并安慰着痛哭流涕的我。

“谢谢……谢谢主人,小母狗就喜欢当精盆当肉便器。汪汪汪…… ”精神防线被彻底攻破,打心底认为自己就是一只母狗。

座椅上的炮机一开始还是比较舒服令人享受的,过了二十分多分钟之后感觉就开始变得奇怪只有痛苦和撕裂感,世红看到了我不断诡异抽动的身体知道是该加油了,炮机一下又插到了菊穴最深处甚至突破了大半肠口注入润滑油,很快肚子涨起来,润滑油顺着肠道一路流下来润滑直肠滋润肉壁和肉棒的摩擦。肚子被射满的太过羞耻而且量过大我痛的哭得更大声,不免求饶。

“主人我再也不忤逆你了,母狗的肚子……肚子真的好胀,感觉……啊哈哈哈啊~嘶哈~感觉要死了……”想通过深呼吸缓解但是粗大的肉棒不断顶撞我的胃令我难受万分,有一种想呕吐的冲动。

“现在知道错了?”世红摘下了眼罩可是我看不见她,因为我已经被顶到翻白眼无法正常控制眼球了。

“知……知道错了,以后主人说什么我就干什么,我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我急着求饶忘了在世红面前该有的自称。

“嗯?认错连性奴的自称都能忘?在主人面前奴隶能用‘我’字吗?我看你是想在这椅子上坐到早上六点呐。”世红说着还把脚踩在了一直勃起却没有射精的肉棒上来回踩搓。

“不不不不不,不要,狗奴该死,小母狗不想在这里坐到早上六点。菊……菊花会被插坏的……”少女玉足的踩踏让肉棒更加充血坚硬。

“贱奴不就是想被主人玩到坏吗?”世红踩得更加用力我不免一年叫出声。

“小母狗坏了就不能好好的服侍主人,当主人的肉便器了。”

“你这个理由太苍白,我随便找几个伪娘奴都可以服侍我,而且比你更听话,毕竟考虑到你有过离开我得先例。”世红挑起我的下巴把重心全部压在了前脚上,世红的裸足踩得肉棒又痛又舒服。

“小母狗知道主人很喜欢小母狗,嘶哈嘶哈唔……小母狗可以在私下当主人的奴,在外面小母狗可以当主人的男朋友情侣。”我急中生智想到了世红异常喜欢我不止一次表白我。

“有点意思,不过你都成为我的肉便器性奴了,你当不当我的男朋友又有什么区别呢?你都已经成为我的私人物品了,我说什么你就得干什么。比如,我现在要你射精你敢不射吗?”说着用脚掌用力前后摩擦肉棒。

“啊啊啊不敢不敢,主人,小母狗真的要被插坏了,嗯!唔!”不争气的小兄弟很快就在世红的脚下射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胸口以下几乎没有了知觉,双腿屁股肛门肠道肚子一股麻麻的感觉,身体痉挛的感觉都没有了,只能看到身体在抽搐,世红坐在我的正面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

“真厉害呢小少爷,硬在这椅子上撑了两个小时,我的润滑油都射完了,知不知道给这椅子下面的水箱加润滑油有多麻烦?”

“主……主人,惩罚结束了吗?我……我……我好困呐,我想抱着穿着丝绸睡衣的主人睡一觉……”我困得闭上一只眼微睁另一只眼。世红放下咖啡解开了束缚带架着我的胳膊从椅子上起来,巨大的肉棒抽离身体有一股拉屎的快感,接着就是肚子里巨量的仿精润滑油从菊穴流出滴到肉棒和座椅还有地上。我就像被群P轮奸后的AV女主,装了一肚子精无法行动。连体黑丝情趣内衣也被我的汗水和润滑油浸得湿透了,本来下半身双腿就没有知觉,加上高跟鞋我站起来的瞬间就整个人压到了世红身上,世红没有反应过来被我压倒在地上,我连忙赔着不是世红却只是笑笑起身出去拿来三张瑜伽垫和两个枕头一条厚毯子。

“谅你今天也没力气爬到我的床上,今晚主人陪你睡瑜伽垫怎么样?”世红的笑容甜又性感,我此时觉得世红是那么美丽动人,戳穿了我的心房。虽然这是奴性调教的效果,但是那时我是真心想跟着世红以这种状态一直过下去。

“谢谢主人……我……”

“别说了快休息吧。”本想说我的肛门还在流水想洗个澡或者处理一下,但是想到我的身子早已不受控制,那也只能任由世红把我摆成侧卧的状态一直流精了。但是打湿的黑丝情趣内衣穿着异常难受,但是没办法我只能以这种状态睡到了天亮。

将近睡到中午,我的身体依旧没有恢复,储物间满地乳白色液体,那把黑色的炮椅上也是湿漉漉的挺着一根肤色大肉棒,而椅子下就是被这台怪物侵犯到虚脱的我,不时还会抽搐一下从菊穴里挤出些许乳白色不明液体——淫靡至极。

世红打开窗门给房间通风,刺鼻的排泄物气味逐渐淡去,世红把我扶起,可没走几步便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地排出一大摊“牛奶”。

“怎么样?被轮奸的感觉怎么样?换算成AV里,你可是足足被六个人q强奸了三个小时呢!看看你的肚子跟怀孕了一样,哼哼。”

世红开着玩笑又把手指插入扣扣挠挠:“小母狗的菊花似乎无法闭合了呢!这么大的洞都可以插进去两根手指了。还有你这乳头,这么硬,有够淫荡呢小母狗。”

我没有力气说话,世红一点一点的说着我的身体变化,当然在心里我也是认可的。世红把我扶到了餐桌前坐下,世红还贴心的垫上了坐垫。餐桌上放着两杯咖啡和四个三明治两个鸡蛋,看样子世红做了两个人的饭。

“唉,家里没东西了只能做这么点,不知道你够不够吃,昨晚你应该消耗了不少力气。快吃吧,放心没加迷药媚药,安全得很。”

我没有迟疑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世红只是撑着脸看着我:“吃慢点,要淑女知道吗?你现在要把自己完完全全当成女孩子,你的言行谈吐都要注意形象,知道吗?不能只是在调教上,当好一个被雌堕的伪娘奴就要完完全全把自己当女孩子。”

我擦擦嘴点了点头,世红就这样看着我,夏日的阳光直射进入屋内照亮整个餐桌。这让我想到了很久以前做过的一个梦:我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吃着饭,对面坐着一个长发红衣的女孩子,我看不到她的上脸,只能看到她的鼻尖和嘴巴下巴。这个轮廓很熟悉又很陌生,我认为这是曾经在我记忆中出现过但是被我遗忘了的人。梦里的我是小学生模样,而长发女子明显是个成年人或者是高中生。我想不起她是谁,但是这种感觉很熟悉。

“主人,在上高中之前,我们就见过么?”我扭扭捏捏的问到。

“嗯?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世红一脸惊讶。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你很熟悉……在以前在某个地方我们一定见过,只是我忘记了……”我极力思索着以前的记忆想把世红跟曾经的某人联系起来。

“话说,你知道为什么这一年我一直叫你小少爷而且对你家的产业了如指掌吗?”世红向后靠着抿了一口咖啡慢慢道来。

“不知道,我以为你是个热衷于了解别人的聪明女孩。”

“其实我爸爸就在你们公司工作,他在你们公司的采购部,至于你说的我们曾经见过,我们确实有过那么几次一面之缘。”

“在哪里?我怎么没印象?”我怀疑着脑袋里的回忆。

“记得你小时候经常在地产公司写字楼四楼的珠宝公司旁边的办公室玩么?”

“有点儿印象。”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爸爸有时候会带着你去那个办公室玩对不对?办公室旁边的娱乐区有很多孩子,然后……”

我的思绪一下奔涌冲击着大脑,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世红。

“等我换身衣服,你应该就会记起来我是谁了。”随后世红换了一身玫红色白蕾丝花边长裙,并扎起一对可爱的双马尾。

“你你你你!你是当初那个穿着红裙子躲在沙发后偷看我们的那个小女孩!”我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这种万分之一极小概率发生的事居然会真的出现在现实里。

“当初第一眼见到你就真的很喜欢你呢。你笑起来又阳光又甜,长得也秀气,在一群小孩子中还有领导力,emmmmm挺不错呢。不过该说不说你小时候比现在长得像女生。”

“那小时候他们几个大人开玩笑,说长大了把他女儿嫁给我。不会是你吧?”我一时间还无法消化这么大的信息量。

“对,没错,就是我。我小时候还信以为真我真的会与你许定终身,但是谁知道你去过两三次公司之后就再也没去过了。哼,自己家的产业都不关心,你还能关心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我们谈话关系从主奴变成了朋友。我认真思考着世红对我的所作所为,是跟一个爱我的人过日子还是跟一个我爱的人过,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 高中忆录 第十章高中忆录 第十二章 >>
3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 thoughts on “高中忆录 第十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