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passionate ♥

鬼姬 第十一章

鬼姬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数月不见,在黎光的眼中,樱子小姐无疑是变得更美了。

她的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奇异的色彩,那是集合了历史上的诸多美人的特点所融合而成的奇异美感。正是14岁的年纪,身体正从女孩向着女人产生蜕变,却在极为充沛的生命力的滋养之下不断由内而外的产生蜕变。这绝非简单的胸部变得更加挺翘、臀部变得更加丰腴、腰部变得更加纤细、肌肤变得更加嫩白所可以简单形容的。

在这一切美好的身体之外,更加重要的是,樱子小姐增添了一股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活泼,有朝气,将生命的一切美好的蕴含在那里,又兼顾了书卷与文化所为她带来的底蕴。只一开口,黄莺般的声音便彻底的将黎光的注意力吸引住,听她述说这未曾见面的数月中的见闻。

她体质特殊,每日并不需要很多的睡眠,又因为特殊的身份,并不需要接待来往的客人。于是便白天里跟随花魁作预备花魁的诸多功课。每到傍晚,按时准点的拿着她的琴在牌楼上露面,为观众弹奏几只曲子,便可以自由的活动。

于是,她便每日夜里跟随着这花街之中的园丁学艺,学习那些所谓千百年演变发展交流,所总结传下的知识。但她又嫌恶园丁向那些达官显贵们承接的种种改造其他少女肉体的任务,便每当学会一段知识后,需要实际的进行实验与练手时,自己独自的承接一些医治花街其他风尘女子的活计,并在这花街之中渐渐有了不小的名声。

黎光听樱子小姐讲她是如何为那些可怜失身沦陷在这花街之中的其他女子们提供医治——利用从园丁那学来的生理学知识,结合她自身独特体质对人体组织器官的感知能力,她往往可以迅速的找到病症的要害与关键,而后定点的对其进行清除与治愈。这种经由她能力的治愈,其原理虽然同样是常规的医学手术摘除病灶的方式产生效果,而非利用更加玄妙的“生命力”来直接将病症治愈。但由于她独特的能力,可以在不对躯体造成开放性创伤与缝合的情况下深入体内进行治疗,因此倒是使得这无痛而快速的治愈显得尤为高效。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那些患有疾病的身体部位,往往在进行了分解之后,我能提取到相较寻常组织器官更加丰厚的生命力。尤其是那些病毒性的感染,对那些奇特病毒的分解与分析似乎对我提升自身的能力有颇大的帮助……”

樱子小姐开心的拉着黎光,给他讲述她是如何接待那些患有花柳病的病人,并经过诸多的努力将她们彻底治愈的过程。她在这样从零开始研究攻克一项疾病的过程本身之中便能体会到一种探索的快乐。而对于黎光而言,说实话,自由练剑的他在这一方面确实有些才疏学浅,只能注视着樱子小姐那红扑扑的面颊,一边听着她开心的述说着这一切,一边痴痴的看着。

他的生活,并没有如此的多彩,除了练剑,便是练剑。和樱子小姐比起来,倒是他自己更像是被囚禁在笼中的鸟儿了。

并不自由的少年乐意看到自己所发掘的宝物绽放出璀璨的光彩来,这显然是极好的。

可另一方面来讲——旁边同样听着这一切的烈辉,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是一浪高过一浪。

先前听樱子小姐和黎光说她实际上现在是一种被称作鬼的生物时,烈辉就已经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了。他曾从家族的父辈中听说过鬼的传说,据说是一种茹毛饮血择人而噬的可怕生物。

而现在樱子小姐述说的内容,在他听来更是无比可怕——身为商贾的后裔,要是连这样都看不出来她现在每日所做之事的商业价值的话,那他还不如找块豆腐创死自己算了。

她有着极为优异的才能,甚至她本人便算的上某种稀世的珍宝。可她却对自己才能的价值缺乏认知,而且她还极为慷慨的将这种才能施舍给了那些平凡普通的妓女……

一个秘密被第三个人知道的时候就不再是秘密了,在烈辉看来,这恐怕意味着,无论是觊觎樱子小姐的美貌,亦或者是觊觎她的才能,恐怕要对她下手的人,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咚咚咚!”

而就在樱子小姐和黎光畅聊,烈辉思索到这一层的时候,仿佛印证着他的猜测,樱子小姐的房门,被敲响了起来。

“哎?谁呀……?”

樱子小姐从床边一个挺身站起,就要赤裸着脚丫走到门边为敲门者开门。而烈辉则感觉心中警兆巨响,下意识的伸手拦住了起身的樱子小姐,转头看向黎光。

“等等,黎光,你也感觉到了吧?”

两位少年也一同从床边站起,按向了自己的佩刀。

“发生什么事了?”

樱子小姐虽然因为体质特殊,相较凡人有诸多的便利,但她确实没有经历过有关战斗的一切训练。看着突然紧张起来的二位少年,她脸上的笑容也同样逐渐消失。

“你在屋里呆着,我和烈辉去开门……”

然而,未等黎光一句话说完,脆弱的房门已然破碎。在可怖的轰鸣声中,一道影子冲了进来。

“叮!!!”

刹那间的下意识让烈辉与黎光都拔出了自己的佩刀,与那凌空袭来的身影交击,发出了金铁相撞的颤音。

在这一次交锋之后,樱子小姐方才察觉到发生了些什么——尽管她的视力算的上是她们三者之中最优秀的,但她毕竟从未接受过任何与战斗相关的训练,意识上要慢上许多。

只见一位面容阴郁而狰狞的家伙,右臂正向外溢出漆黑的血液,显然是在刚刚的交手过程中被黎光与烈辉二人合力击伤。两道狰狞的创口深可见骨,但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那骨骼散发出不祥的金属光泽,很难想象刚刚那是骨骼与刀剑撞击所能发出的声音。

他是……鬼?

这是樱子小姐脑海之中忽然蹦出的一个念头。

而另一方面,黎光与烈辉的情况却并不乐观——对方的力量超乎了他们俩的想象,即使是合他们二者之力,以刀锋与对方的臂膀对攻,可他们依旧被那股巨力震到虎口开裂,险些连佩刀本身都要被击飞脱手而出。

再者,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即使是在刚刚破门而入的状态下,黎光与烈辉都十分勉强的才能拔刀接住对方的这一击。现在,双方之间再无阻隔,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着实难办。

“有趣,原本只是听说花街的鬼死于武士刀下,想来看看这片无主的领地是否有其他的鬼接手。却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初生的鬼……”

那面色阴郁的恶鬼伸出细长不似人形的舌头舔舐着自己右臂流出的漆黑血液,似乎并不急着动手的样子。好像胜券在握,拿下房间内三人的性命只不过是探囊取物而已。

但黎光与烈辉只相信他们手中的剑。

身为自幼习武之人,有些能力,早已算的上他们的本能。

“这家伙……果然,你也发现了吧?”

“确实……”

两位少年武士骤然冲向前方的强敌,他们的剑路不存在丝毫的迷离与犹豫。那恶鬼初是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就好像他掌握着压倒性的力量,像黎光与烈辉这样连成年人都算不上的对手,他轻易就能将他们彻底击溃,而后生吞活剥。

但两条剑路齐齐攻来,他想用自己的双臂将那两柄武士刀拿捏,却只发现利刃分筋错骨,从掌心剜入,顺着他双臂坚硬如铁般骨骼的缝隙向内滑入,转瞬间便将他的两只手臂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四片肉条,爆散出大蓬漆黑的血液。

狰狞的恶鬼有些慌张,他有些没能搞明白发生了什么。正欲使用他强横的肉体力量强行打断面前两位少年的行动,却不想还不等他蓄力,二者便旋转起刀锋,以利刃入无间,二者各走他身旁的一侧,依旧延续着之前那分开他双臂的剑路,扬起剑锋向内一送,便自他的肋下将锋刃捅入他的心窝,交叉着钉穿了他的肺部。

“噗!!!”

一口漆黑的血从口腔中喷出,恶鬼刚刚蓄积起来的力量在这剧痛的打击之下徒然的发泄于空处。扭曲痉挛的肌肉带动他的身躯倒向地面,黎光与烈辉也趁势抽出佩刀。淅沥的黑血顺着剑锋挥洒,在地板上洒落出放射状的两片弧线。

不等恶鬼起身,倒置的两把剑锋便从他的背部钉入脊髓,捅穿肋骨,将他向下钉死在地板之上。

虽然这恶鬼力量大的出奇,又有钢筋铁骨般的躯干,寻常人足以致死的伤势都能强行无视。但黎光与烈辉早已看出,那不过是仰仗一身的蛮力而已。实际上,这只恶鬼,他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堪称致命的破绽。

它不过只是一个完全没有修习过任何武艺的人,突然之间拥有了极其强大的蛮力,仅此而已。

恶鬼的生命力极度顽强,若是正常的凡人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恐怕在被双剑捅穿肺部的那时候便已经命丧黄泉了。可现在,即使这鬼被钉在了地上,但他那损毁的器官仍在不断自动的愈合,而整个鬼也同样在不断挣扎,试图从地上起身。

可惜,他这样的姿势,被两把武士刀钉住了发力的节点,纵使他有千斤大小的力量,也压根就汇聚不起来,只能像蚯蚓一般在地上扭曲着抽搐。

樱子小姐在一边看着黎光与烈辉行云流水般的料理这位向他们发动袭击的不速之客。她惊异于二位少年武士的技艺之精湛,也感慨于力量的绝对与相对——拥有力量与战胜对手的能力并不画上等同,而樱子小姐在评估了自己的力量后,自认为是绝对不可能战胜现在被钉在地板上的那位鬼的。

但樱子小姐好像想到了些什么——自身作为一只鬼,她突然意识到,鬼的能力,应该并不仅仅只有强大的力量与难以破坏的躯体这么一点儿才对。

更加重要,更能区分鬼与鬼之间不同的一点,应该是血鬼术?!

“现在我们要怎么处理这家伙?把他就这么钉在这里好像也不是个办法啊……”

烈辉一边观察着在地上扑腾的那个家伙,一边想着接下来要怎么跟这牌楼的老板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

“小心!小心地上的那些黑色的血液!!!”

樱子小姐发出了警告,但还是来不及了。

漆黑的血液如溪流般从那具被钉在地板上的躯干之中流出,流到了黎光与烈辉视野之外的地方,凝结成刺,而后向着毫无防备的两位少年发动了突袭。

两位少年都不过是凡人之躯,尖锐的血刺从他们的背后扎入体内,几乎在瞬息之间便将二者击倒在地,一击便使得他们完全失去了战斗的能力,瘫倒在血泊之中。

胜负的反转如此之迅速,被钉在地上的恶鬼很快便愈合了被切分成两半的双臂,并开始尝试强行拔出背后钉着的佩刀。

樱子小姐先是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而后便是某种生来便未曾有过的情绪,从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汇聚,冲上了她的咽喉,她的面颊,她的发梢。

他怎么敢,他怎么能,伤害到他?!!

蒸腾的怒火在她的周身流转,驱使着她向前冲了过去,而浑身浴血又从背后拔出双刀的恶鬼才刚要起身。两只鬼几乎在瞬间便扭打在了一起,暴力与暴力直接正面的冲突,惨烈的吞噬与撕扯立刻摧毁了整个房间。

樱子小姐的双手锁住了那恶鬼的咽喉——在极致的暴力与愤怒之下,原本储备于她躯体中宁静祥和的那些生命力宛若滚油般沸腾了起来。这股奔涌的力量仿若初升的太阳般流转,沿着樱子小姐紧紧扼住对方咽喉的双臂,猛烈的传导向对方的露骨。

那扭曲狰狞的面貌,一经触碰这股力量,顿时便像是遭受了烈酸与炽火般,顷刻间化作了卷曲枯萎的焦黑色。极端的痛苦在那恶鬼的脑海中爆散,驱使着他的躯体宛若抽风一般拼命捶打着扼住他咽喉的樱子小姐。但樱子小姐的一双铁臂仍旧死死的箍住了他的颈椎,并将对他来说真正致命的力量以一个缓慢而坚定的速度推入颅骨之中。

“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似被一把热熔刀生生切开般,顺着樱子小姐注入生命力的方向,恶鬼的面部出现了一道焦黑的灼痕。这道灼痕劈开了他的一切,将他那罪恶的灵魂也湮灭为飞灰。罪恶的血肉迅速的枯萎,蛮横的巨力也因此而消散。

“撕啦!”

伴随着樱子小姐双手的撕扯,恶鬼被顺延着那道灼痕一分为两半。

当樱子小姐松开她的双手时,渐渐飘落在地上的,已不过只是两堆灰白色的碎屑。

“黎光!坚持住!黎光?!”

而后,恍若大梦初醒般,樱子小姐立刻冲向了躺倒在地上的黎光。

他的后背,被那血刺戳穿了约有一指宽的洞口,正在咕咕的向外喷出鲜血,打湿了整个地板。

“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坚持住!!!”

腹中的生命力再度流转,樱子小姐将她这数月内积攒的力量全都毫无保留的用在了修补眼下黎光的伤势上——她能感到,眼前的生命正在飞快的流逝,她必须要从死神的手中将他拉回人间。

而此刻的樱子小姐,无比庆幸自己已经在这数月之中,向园丁学习了足够多的知识,清晰的了解人体的构造,搭配上她自己的血鬼术,几乎在瞬间便知晓,黎光受损了哪些的器官,又该以怎么样的方式高效的去修补。

“肝脏碎裂出血,异物入侵引发大规模炎症,渗透压失衡,得想办法给他补充水分……”

多亏了之前樱子小姐帮那些花街的姐姐们照看病症——她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最正确的急救操作。

“黎光?!你好一点了吗?!能听见我说话吗?我已经修补了你的伤势,你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

黎光点了点头,而后只是虚弱的伸出手指,指向了另一侧同样倒在地上的烈辉。

“啊,对!还有那位烈辉小哥!你先在这里躺一下,我去给他做急救!”

相较于黎光,烈辉的运气倒是不错——血刺的方向并没有伤害到他的身体器官,而只是击穿了腹腔后穿了出去。樱子小姐只是用一点生命力收束了他的伤口,然后帮他做了一些消毒的处理,理论上便没有什么大碍了。

但一声尖叫还是打破了这大战后的宁静。

被巨大的动静吸引而来的老板被眼前惨烈的一幕吓傻,跌坐在了地板上。

<< 鬼姬 第十章鬼姬 第十二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3 thoughts on “鬼姬 第十一章”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