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魔法少女 第七章

魔法少女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蓝若宜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右手握紧了鞭子,随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会面室一扇隐蔽的门。

现在,她站在一个精心设计的会面人大厅中,这里展现出了主人的独特品味,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艺术气息。

蓝若宜谨慎地环顾四周,确保所有可能的出路都已被堵死。

在如此密闭的空间里,唯一留下的希望似乎只有前方那扇静静等待她去探索的门。

这扇门的存在如同一个隐藏的谜题,等待着她去揭开谜底。

虽然蓝若宜的内心有些忐忑,但她仍旧保持着冷静和勇敢的态度。

她知道,作为一个典狱长,面对未知的挑战是不可避免的。

她攥紧了手中的鞭子,眼中充满了坚定的光芒。

这扇门有着厚重的历史沉淀,似乎承载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门前来回徘徊着四个囚犯。

蓝若宜不禁疑惑,这扇门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蓝若宜的好奇心被激发出来,她情不自禁地靠近了这扇门。

她发现囚犯们的目光中透露着警惕和坚定,似乎誓死要守护住这扇门的秘密。

她不禁想到,这扇门是不是通往某个重要场所的入口?

也许这里隐藏着某种宝藏或者机密信息。

蓝若宜的脑海中闪过许多猜测,但她也清楚这些只是猜测而已。

她决定继续靠近,试图寻找更多线索。

然而,当她越来越接近时,囚犯们的目光似乎更加锐利了。

他们似乎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为保护这扇门的秘密。

蓝若宜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她知道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战斗,而她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虽然囚犯们的数量不少,她必须小心翼翼地应对每一个对手,才能确保自己能够成功突破这扇门的防线。

蓝若宜挺直腰杆,昂首阔步地朝着守卫们走去。

她的眼神坚定,带着一股不屈不挠的气质。

囚犯们看到蓝若宜走来,纷纷警惕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蓝若宜观察着每一个囚犯的动作和神情,试图找出他们的弱点。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尽量不引起守卫们的过度紧张。

在这场未知的战斗中,蓝若宜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她的身体微微前倾,随时准备迎接守卫们的攻击。

她深知自己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很可能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囚犯突然向蓝若宜发起了攻击。

他的动作迅速而凶猛,似乎想要一举将蓝若宜击败。

蓝若宜瞬间反应过来,立刻用手中的武器抵挡住了守卫的攻击。

她的眼神中透露着冷静与果敢,仿佛在告诉守卫们,她绝不会轻易败下阵来。

接下来的战斗中,蓝若宜再次凭借着自己的足交技巧,逐渐占据了上风。

囚犯们虽然人数众多,但在蓝若宜只有耕坏地牛,没有耕坏的田,他们渐渐显得有些疲于应对。

在激烈的战斗中,不出几个回合,四名囚犯守卫就全部力竭,筋疲力尽,无法继续抵抗,倒地不起。

他们的身体疲惫不堪,几乎无法动弹,显然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最终,蓝若宜成功击败了囚犯们。

蓝若宜看着倒在地上的囚犯们,内心充满了喜悦。

她终于成功地接近了这扇门,并且在这场战斗中取得了胜利。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这扇门,去探寻门背后的秘密。

然而,蓝若宜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

她知道,这场战斗只是这场冒险的一个小小插曲。

接下来,她将要面对更多未知的危险和挑战。她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故。

囚犯们尽管仰躺在地上,但他们的眼神却透露出嘲讽与挑衅,像是在宣告:尽管你已经击败了我们,但是你敢进入这扇门吗?

这是蓝若宜所面临的考验,作为典狱长,她必须在两个选择之间抉择:是勇往直前,探查未知的领域,还是懦弱地掉头,离开这个地方。

从决心上看,蓝若宜不会在这种挑衅中退缩。

在内心的坚定信念驱使下,蓝若宜选择了进去。

她坚信,只有勇敢面对挑战,才能克服困难。

蓝若宜毫不犹豫地踏进了门内,准备一探这扇门背后的秘密。

蓝若宜深吸一口气,坚定地走向那扇神秘的门。

她的手搭在门把手上,心中的好奇和期待交织在一起。

她不知道门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但她愿意去冒险,去探索未知的世界。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蓝若宜缓缓推开。

门后的世界仿佛被一层神秘的面纱遮掩,让人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蓝若宜站在门前,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

在这个嘈杂不堪的环境中,周围的囚犯们似乎被浓厚的酒精和混乱的环境所笼罩,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酒吧里已经悄然混入了一名美丽而神秘的女典狱长。

酒吧?

是的,你没听错,这个监狱里竟然有酒吧。

这个奇特而矛盾的场景让人不禁想问,这里是怎么会有酒吧的呢?

然而,这就是眼前所呈现的景象。

蓝若宜站在门口,她的脸上充满了困惑和不解,她环顾四周,看着那些囚犯们喝酒、喧哗、甚至还有两个囚犯正在激烈地打架,这个场景让她感到无比的惊讶和不适。

蓝若宜被这一切弄得有些呆住了,她的脑海中充满了疑问。

然而,就在她愣神的这七八秒时间里,危险正在悄然逼近。

钟日!

那名囚犯慢慢走到一个看似合适的位置,然后将他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自己宽厚的手掌上,随即向蓝若宜极具诱惑力的地方翘臀猛地拍去。

这一击仿佛用尽了了他所有的力量,准确而有力,让人不禁担心这一拍是否会伤害到蓝若宜。

这个场景极具紧张和诱惑力,让人既害怕又兴奋,充分展示了囚犯的决心和蓝若宜的魅力。

咿呀!

在那个嘈杂的酒吧里,充斥着各种声音,有划酒瓶的声音,有骰子落桌的声音,还有咒骂和呼喊的声音。

但就在这样一个混乱的环境中,突然出现了一声女高音,那声音如同在鸡群中引吭高歌,将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那个声音,犹如夜莺般清脆,又如天籁般纯净。

它的出现让酒吧内的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甚至连那些骰子落桌的声音也消失无踪。

仿佛在这一刹那,整个世界都为那个声音让路,为那个声音而存在。

酒吧内的灯光昏暗,但每个人都感觉到了那个声音的强烈存在感。

他们齐刷刷地转过头,看向声源的方向。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女子身上,她头戴漆黑狱警帽,双手被两只超长的紫色手套裹着,从指尖一直延伸到手臂,穿着深蓝色的露肩超短裙,大胆豪放,而那轻薄的材质仅仅采用了一层薄薄的半透明布料,似乎是专为诱惑而生的年轻女子看起来不像是来寻欢作乐,倒像是来执行任务的。

蓝若宜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揉着自己翘臀。

她的出现像是一股清流冲刷着酒吧内的污浊空气,瞬间让所有的喧闹都停了下来。

场面一度十分寂静,只有蓝若宜还晕晕乎乎的。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重,仿佛像是被一团棉花糖托着,轻飘飘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蓝若,随后用力地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从被打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那一叫都是被吓的。

她看到所有的囚犯都紧握着拳头,磨得咯咯作响,一个个狞笑着盯着她看。

那眼神中充满了恶意和兴奋,仿佛在等待着她的下一步行动。

他们的表情让蓝若宜感到不寒而栗,她咽了口口水,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蓝若宜挤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开口说道:“打扰了,对不起各位。”

然而,她身后的囚犯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下一巴掌呼啸而至。

蓝若宜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猛力一推,她几乎无法站稳脚跟。

她不得不承认,这些囚犯们并不会轻易地放过她。

他们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地攻击着她,毫无任何预警。

咿呀!

蓝若宜的翘臀又挨了两个响亮的耳光,她身躯颤抖着,几乎无法站稳。

那名站在她侧后方的囚犯,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命令道:“动手!”

随着他的呼喊,原本在旁边喝酒的十几个看起来身强力壮的囚犯,毫不犹豫地冲向了蓝若宜。

他们一拥而上,蓝若宜毫无还手之力,她被这群恶徒打倒在地,呻吟着。

周围的囚犯们也跟着起哄,发出阵阵嘲笑和欢呼声。

蓝若宜愤然爬起,她紧握着鞭子的双手微微颤抖,显露出内心的愤怒和决心。

她眼神坚定地转向身后,面对着偷袭她的囚犯,心中的战斗意志被彻底激发。

令人感到惊异的是,蓝若宜背后的那名囚犯,却原是名震一方的拳击手,他的名字叫做钟日。

LV15的钟日不但是钟明的亲兄弟,而且他的人生也充满了戏剧性的转折。

在被投入监狱之前,他在拳击界拥有着极高的声望和地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此时此刻,钟日的表现出奇的冷静。

面对蓝若宜迅猛的攻击,他轻松地闪躲了过去,就像是躲避清晨的微风一般轻而易举。他的身形如同猎豹一般矫健,反应速度更是快得让人惊叹。

然后,轮到钟日反击了。

他突然贴身靠近蓝若宜,一记重拳如雷霆般迅猛地挥出。这一拳不仅力量巨大,而且速度极快,丝毫不给蓝若宜任何反应的机会。

蓝若宜心中一阵苦涩,她被这一拳直接打飞了出去。

落在地上,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囚犯的技巧实在是太强大了,既然能越级对战自己,这简直已经超越了她的想象。

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毕竟,败在这样一位强者手下,只能说明自己的实力还有待提升。

蓝若宜自我安慰道,随后彻底放弃,像摸鱼般懒洋洋地挥舞鞭子,无精打采地抽向钟日。

然而,钟日依旧灵巧地闪避了攻击,随后他迅速贴近蓝若宜,像猎豹一般迅猛地砰砰砰快速打出三拳。

蓝若宜完全没有料到钟日会如此迅速反击,他惊愕之际已被重重击中,像被压路机碾过一样瘫倒在地,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此时的蓝若宜只能趴在冰冷的地板上,她感到浑身乏力,似乎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离了她的身体。

她无助地向前爬行,却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地躺在那里。她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所有的希望都破灭在了这一刻。

钟日身后还有十几个囚犯,蓝若宜心中感到一阵悲凉,她不知道自己能否逃脱这个险境。

随着几个回合的对抗,她的制服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无法再继续保持完整的状态。

她的制服被扯掉,不仅是在物理上的损失,也是在心理上的一次打击。

她的制服是她的象征,是她在这个监狱中的一个标志,现在却被对手无情地扯掉,这让她感到了深深的痛苦和失落。

更糟糕的是,她的情趣小内内也被对手拿走了。

这不仅是他的私人物品,也是他的一种尊严和骄傲。

然而,现在这个小内内已经被对手夺走,这无疑是对她的又一次打击。

蓝若宜深深地陷入了这种奇特的情绪中,她的脑海里满是周围那些充满欲望的男性目光。

每当她在公众场合出现,那些目光就像是聚光灯一样,聚焦在她的身体上,让她感到一种强烈的吸引力。

这种感觉让她既感到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无论是在大街上,还是在办公室里,她的一举一动都会引来别人的目光。

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舞台,那些目光就像是观众的掌声,让她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

这种感觉让蓝若宜感到有些不适应,但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一种全新的体验。

蓝若宜此刻陷入了一种无法抗拒的境地。她的双腿被钟日紧紧地抓住,这位身材魁梧的男人,仿佛铁钳一般,使得她的双腿只能任由其摆布。

钟日的力量强大无比,他毫不费力地将蓝若宜的双腿分开,形成了一个明显的M型姿势。

这个姿势让蓝若宜感到极度的无助和恐惧,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反抗这个男人。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的男人正蹲在自己的双腿之间,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兴趣。

这个男人的双手正轻轻地揉搓着蓝若宜的双腿间的阴蒂。

动作既轻柔又带着一丝挑逗。

蓝若宜瞬间感到一阵羞涩,她下意识地想要将双腿合拢,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无法移动分毫。

她的心跳加速,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心中充满了疑惑和不安。

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神却始终保持着平静。

这个男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蓝若宜的反应,他的双手依然在她的双腿之间揉搓着,动作逐渐变得更加大胆。

蓝若宜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她的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钟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手在空中停滞了一小会儿,然后才缓慢地移动,轻轻地揉捏着蓝若宜的小嘴。

他的指尖在蓝若宜的唇间轻轻摩挲,仿佛是在轻抚一块柔软的丝绸,充满了温柔和爱护。

然后,钟日再次将他的手指伸进了蓝若宜的小嘴中。

这一次,他用的是两根手指,而不是一根。

他的手指在蓝若宜的口腔中穿梭,探索着她的口腔内部,试图寻找任何可能存在的不适或疼痛。

他的动作极其小心,生怕惊扰到蓝若宜,让她感到不适。

他的手指在蓝若宜的口腔中轻轻地移动,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关切和温柔。

他的手指在她的口腔中探索,寻找着可能存在的问题,同时也在向蓝若宜传递着他的关心和爱护。

他的动作轻柔而坚定,充满了对蓝若宜的深深的关爱和照顾。

唔唔?

蓝若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

然而,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或者反抗的情绪,对于现在的自己,蓝若宜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无助。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战利品。

在这个时刻,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别人摆布。

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和哀伤,仿佛在向周围的人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和无奈。

尽管蓝若宜的内心充满了挣扎和无奈,试图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不再去想那些让她感到痛苦的事情。

然而,现实并没有按照蓝若宜所期望的轨迹去发展,命运似乎与她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

她被一群居心不良的男人强行簇拥到了酒馆的阴暗仓库里,这些男人脸上挂着险恶的笑意,眼中闪烁着邪恶的光芒。

他们毫不顾忌蓝若宜的挣扎和呼救,只顾着满足自己的私欲和恶意。

在这个令人绝望的角落,蓝若宜感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恐惧感如同黑暗的阴影笼罩了她的整个世界。

在阴暗狭窄的环境中,蓝若宜的声音显得格外无助。她被淫笑着的男人们驾到了酒吧后面的储藏间,这种地方十分偏僻,让她感到非常无助。她大声质问着:“把我带到这种地方,你们到底想干嘛?”她的声音十分急切,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的回答。

此时,其他人都纷纷离开了,仅剩下三个气场十足的人,看起来显然是这些囚犯的首领。

他们散发着一种毋庸置疑的权威,似乎在囚犯中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这三个人身材魁梧,神态坚毅,身上都带着一种久经沙场的历练和沉稳。

他们的眼神坚定且炯炯有神,似乎无论遇到何种困难都能毫不畏惧地面对。

周围的囚犯们对他们满是敬畏,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中可以看出,这三个人在囚犯中的地位不一般。

他们应该是这个监狱里的领导者,也是这些囚犯们唯一信任和依赖的人。

虽然他们身处牢狱之中,但他们的眼神里依旧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显然是经历过无数风风雨雨、历练出来的强人。

在这三人中,那个身影分外引人注目——那就是钟日。

他脱掉裤子坚强而有力的肉棒,猛烈地击打在蓝若宜那张布满娃娃般可爱的脸庞上。

每一次击打,都带着一股雄性特有的气息,这股气息犹如一只无形的大手,铺天盖地地朝蓝若宜压去,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此时此刻他化身为一个狂暴的野兽,毫不留情地对待着这个看似纤弱的女子。

这使得整个场面变得格外壮观和引人注目。

蓝若宜感到自己的脸蛋在一瞬间变得羞涩而红润,这种变化使得她更加美丽动人,也让整个场景更加生动有趣。

拍打在面上和只是用脚摩擦肯定有明显的区别,两者的方式、力度和产生的效果都不一样。

拍打在面上,可以产生明显的打击感和震动,同时能够调动面部肌肉和神经,让人感受到一种刺激和反馈。

而只是用脚摩擦,虽然也能产生一定的刺激和感觉,但相对来说力度较小,刺激程度也较低。

因此,拍打在面上和只是用脚摩擦是不一样的。

而令蓝若宜始料未及的是,这三个囚犯竟然仅仅是对着她,开始了手冲了起来。

他们犹如猛兽一般,毫无保留地展示出他们的野性和残暴。

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和残忍,仿佛将蓝若宜视为猎物。

我特么明明自己都做好口交和手交的准备好了,这一刻,蓝若宜的心中竟然有些小小的失落。

这种情绪如同一股暗流,涌动在她的心底,让她感到一阵莫名的惆怅。

几个回合之后,钟日射到了地板上。

提起裤子,离开了贮藏间。

他们留下的是白色的泥浆和蓝若宜一个人躺在这里“射在一个淑女面上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呃,味道也太冲了”

她独自面对着这个寂静的空间,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在空气中回荡。

“喂!为什么你们都冲着我的面上射啊!?”

四周的墙壁上还残留着斑驳的石灰斑,空气中夹杂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异味。

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只有孤独和时间似乎是永恒的。

蓝若宜感到一股无助感涌上心头,她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个贮藏间里呆多久。

然而,男人们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而是纷纷从口袋里掏出了他们的小弟,开始了手冲”内裤脱下来了吗?好极了,就让我帮你爽上天吧”

这一刻,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充满了尴尬和不安。

其中有一个男人看起来和钟明钟日有几分相似,只是他的外表看起来比较弱不禁风,就像是冬日里那孱弱的小树苗一样。

蓝若宜虽然和他素昧平生,但是在一刹那的眼神接触后,她却敏锐地认出了他,他就是钟明钟日的兄弟,钟月。

另一囚犯也走了过去,他蹲了下来,先是把蓝若宜扶起来,而后强制抓住她的两只纤纤玉手,放在他们青筋暴起的肉棒上,上下撸动。

“这,这是什么。。。我可以感觉到它在我手里一跳一跳的。。。这感觉真淫秽“蓝若宜难以置信的尖叫。(手交等级LV1)

这些囚犯常年锻炼,力道之大,让蓝若宜的手指头又麻又颤。

下一刻对方就如同破竹一样突然发出了令人颤栗的嘶吼声,接着,那浑浊的白色的泥浆就好似决堤的洪水一样从他的身体里涌出,肆意地在空气中散开。

没几下,这两个面目狰狞的囚犯在蓝若宜的手臂上噗嗤噗嗤地射出了大鼓白浊的精液

“嗯哦。。。不可能。。。我竟然去了。。。只是精液喷到而已。。。我就像是个龌龊可耻的变态”玉手与肉棒的第一次接触,让蓝若宜感觉既兴奋又羞愧“不敢相信。。。本来是为了帮男人撸管的,没想到足自己高潮了。。。”

。。。。。。。。。。

“这真是个可怕的噩梦!我的第一次高潮怎么会是在这种糟蹋的地方,没有一点浪漫的情怀”唔昨晚真是太糟糕了她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蓝若宜一边吐槽,一边坐起来检查自己的状态。

她先是看到了放在一旁的鞭子,上面沾满了白色的泥浆让她十分不爽。

蓝若宜无奈地摇了摇头,感慨自己这帮人真是够呛,看来今天没办法使用这根鞭子了。

在我们男人的眼中看来,现在的我,估计也有些不堪入目。

在公众场合里,穿着一件半露制服,一套完全包不住我火辣身材的紧身衣,这样的我,在男人的眼中,肯定是格外的性感。

甚至说,简直就是在赤果果地告诉别人,来干我吧,对于囚犯来说,这无异于就是一场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人宰割,这样的境况,也让蓝若宜有点哭笑不得。

她的脑海里想着的只有一件事情:我这副模样千万不能被其他人看见,幸好自己一直都戴着那张面具,这就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武器。

蓝若宜还没意识到此时,她的内心的另外一种名为背德的情绪正在悄无声息地逐渐滋生。

。。。。。。。。。。

蓝若宜疲惫地站了起来,沉重地拿起湿漉漉的鞭子,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酒吧的贮藏间。

她意识到自己需要尽快回到办公室,以便妥善存放这个令人畏惧的武器,并对其进行保养。这种保养对于保持鞭子的最佳性能至关重要。

蓝若宜的心情沉重,她知道这并不是轻易能够解决的问题。

她需要回到自己的长官室,仔细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此时正是上午,酒吧里一个人也没有。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

蓝若宜松了一口气,随后不再遮遮掩掩,一口气走到了监狱的东部走廊门前。

这扇门是冰冷的金属材质,上面的铁栏杆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蓝若宜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推开了门。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扑鼻而来,四周都是空荡荡的,只有一排排牢房门和走廊灯发出的微弱光芒。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蓝若宜感到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坚定地走向了前方自己的办公室。

她知道,自己必须面对现实,面对自己的部下。

这让她感到有些羞耻和尴尬,毕竟她是一个典狱长,却因为一次意外而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但是她还是鼓足了勇气,准备推门而入。

不管怎么说,她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崩溃。

蓝若宜深吸了一口气,在整个空旷的走廊里,只有一个忠诚的卫兵静静地守在蓝若宜的办公室门口。

他身着整洁的制服,肩上扛着闪亮的长枪,神情严肃,如同一个不可撼动的铜墙铁壁,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他的目光始终聚焦在蓝若宜的办公室门口,仿佛在等待着什么重要的人物出现。

蓝若宜手中拖着一根长鞭,那是一根黑色而富有质感手柄处像阴茎设计的鞭子,冷酷而危险。

她面无表情地走过卫兵身边,那是一种不屑于任何情感的冷漠和决绝。

她的步伐坚定有力,每一步都在走廊里回荡,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当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门口的卫兵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内心却充满了激动。

自己竟然看到了上司的裸体!而且上司的一对巨大的美乳上还有精液!

他现在的内心十分渴望能够找到一个地方,可以让他手冲一下。

。。。。。。。。。。

蓝若宜一到自己的办公室便松了口气,感觉仿佛从沉重的枷锁中解脱出来。她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仿佛周围的气息都变得轻松起来,没有了那股紧绷的氛围。

她先是把自己冲洗得干净清爽,感受着水流带来的舒爽与清新,随后便坐在了那张熟悉的办公桌前,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桌面上摆满了需要处理的公务文件,它们像小山一样堆叠在一起,但蓝若宜没有感到丝毫的压力。

她熟练地一份份翻看着这些文件,对每一个需要处理的问题做出迅速且明智的决定。

她的双眼在文件上游走,在自己的长官室里,蓝若宜并没有找到新的制服。

这次的不愉快经历让她清醒了不少,她意识到自己需要磨练自己的战斗技巧,不能仗着等级高就肆无忌惮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蓝若宜决定先把那些偷懒士兵的韭菜割了。

她知道,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她也明白这是必要的行动。

。。。。。。。。。。(进入监狱第十天)

蓝若宜一丝不挂地出了长官室门,来到旁边的小仓库里面,自己的脸颊还有些发烫“我。。。我真的做了。。。我不敢相信我真的光着身体走向一群男人面前。。。哦哦。。。”

“嘿嘿,你又来了嘛?哇,还是赤身裸体!所以跟上次一样是吗?帮我们射出来,我们就给你钱。”一个卫兵淫笑道。

蓝若宜心不在焉地扫了一眼,只见一共四个人坐在地上抽烟,他们的表情和姿势都显得很随意,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

蓝若宜感到有些不安,因为她并不认识这三人。

“不要一直看着我的乳房。。。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了。。。”此时此刻,她不禁想起了钟明,这个刚刚和自己对话的男子。

于是,蓝若宜忍不住在心里默默比较了一下钟明和其他三个陌生人的身形和实力,心中不禁有些担忧起来,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得过这三人。

尽管如此,蓝若宜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

她深知韭菜还是要割的,这不仅为了提升自己的实战,也是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利润。

于是,她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想要尽快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

蓝若宜心里怀着复杂的情感,犹豫着开口说道。她的话里藏着一些难以言明的隐秘,让人感到有些难以理解。她的声音略微颤抖,但是语气却很坚定,仿佛在努力保持着内心的平衡:“嗯~我当然准备好了啦~快让我欣赏一下部下的大鸡巴把~”随后,她摆出了格斗架势,不过男人们极具侵略性的目光让蓝若宜感到非常不安。

她清楚地看到,这些男人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她,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欲望和狂热,似乎要把她吃掉。

蓝若宜感又羞涩又兴奋,下面的蜜穴缓缓分泌出淫水“喂,你没必要这么用力的看着我。。。我知道我很漂亮。。。”

“吃我一腿!”蓝若宜大声喝道“我可没打算再让你们弄脏我的鞭子了”

她的双眸中闪烁着愤怒的光芒。她猛地抬起自己那修长而有力的腿,以无比凶猛的力量对着面前的卫兵头部狠狠踢了过去。

这个卫兵可真是倒霉,被蓝若宜这一脚踢中,恐怕连清醒的机会都没有了。

唔自己的蜜穴让男人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呢真是好兴奋啊。

蓝若宜的心跳不自觉地加快,她感觉到自己的骚菊也分泌出不少淫水。

然而,那三个身穿破旧铠甲的陌生卫兵却如同无生命的木头一般冷酷无情,他们手中的长枪犹如一条条毒蛇,狠狠地打击着蓝若宜。

每一次挥舞都带着一股残忍的力量,仿佛要将蓝若宜一举制服。

他们的眼神中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有无尽的冷漠和残酷。

看着蓝若宜极度诱惑的躯体,手冲起来。

再吃我一脚!这个声音响彻整个空间,回荡在蓝若宜的耳边,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

她抬起头,只见那个卫兵依旧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她心中不禁有些恼火。

蓝若宜的体力值已经快见底了,连续三下的攻击让她感觉有些吃不消。

她知道,如果再被卫兵们攻击一次,她很可能会直接倒在地上,任由这些卫兵们爱抚。

果然,只是简单的一击,蓝若宜便被打倒在地。

她只能无力地仰起头,眼睁睁地看着四个卫兵慢慢包围过来。

那四个卫兵身穿厚重的铠甲,手里拿着锋利的剑,他们的眼神中透露着冷酷与威严,仿佛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蓝若宜心中惊恐,她知道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将是非常严峻的考验。

会被怎么样呢?

他们会不会把我架起来用粗壮的肉刃贯穿我的蜜穴干翻我的菊花然后在我的体内射满白浊的精液再轮流用我的小嘴清理干净。

你还要把那根看来的男性器官露出来多久?我现在就让你射爆快给我躺好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了,下一刻蓝若宜得气势变了,她使出了她引以为豪的足交“呵呵~你看起来被踩踏得很开心呢~那不介意我踩踏狠一点吧”(足交等级LV5)

蓝若宜还没来得及放松下,就被其他的一个卫兵拉了过去。

他同样控制着蓝若宜,让她爱抚自己滚烫的阳具。

”男人真的每天都像这样帮自己打飞机吗。。。?我的手腕开始发酸了。。。“蓝若宜感慨”你面上这种变态的爽到上天的表情是这么回事。。。我的手真的这么舒服吗?“(手交LV2)

“嗯~前列腺从你的肉棒里流出来了哦。。。如果我这样挤的话会不会有更多呢?”不得不说,男人的阳具又硬又烫也不知道这种凶器插入到身体里,是什么感觉,蓝若宜此时满脑子都是肉棒”只要肉棒还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再也没办法停下想象他们“蓝若宜闭着眼一边帮卫兵撸管,一边胡思乱想。

”你想射了吗?来吧,看完全数接下“蓝若宜毫不在意的说”优秀的部下们肉棒竟然有这么多,看来我天生就是当典狱长的料子啊“

“啊啊。。。这真是太棒了。。。没想到欺负弱小的人竟然这么爽”(施虐等级LV6)忽然只见蓝若宜的身体猛地抽搐“讨厌!我。。。居然在别人面前丢了。。。!!!”

“被人看着高潮实在太刺激了。。。虽然挺不好意思的。。。但就是停不下来”

“各位竟然吧如此重要的东西赏赐给我~哦哦这感觉太棒了~~我要去了~我又要去了~~”

“只是一次高潮就让我全身触电了。。。要是这样持续下去的话。。。”

战斗结束。

蓝若宜成功让四名卫兵屈服于自己的淫技之下。

。。。。。。。。。。

水手战士蓝色:蓝若宜

胸围D+

淫维纳斯肛塞

未变身LV10

典狱长套装LV10

淫维纳斯皮鞭LV10

(堕落度90%施虐等级LV6足交等级LV5手交等级LV2)

水手蓝若宜LV10

淫维纳斯魔装LV20

水手战士黄色:铃

木村真白:

战队战士蓝色:

女干部:淫维纳斯

实验怪人:拉希纳切姆

首领:希尔夫

康:前典狱长

猪头人:LV30

<< 魔法少女 第五至六章魔法少女 第八章 >>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