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788 ♥

鸢和触手寄生的B27作战服 第一章

目录

鸢和触手寄生的B27作战服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可恶,情报有误!”

5.56毫米的弹雨射穿了鸢身后紧追不舍的三条触手,溅出了几束粉红色的不明液体,却没有阻止它们的追击。专门刺杀”脑虫”的子弹无法对作为血肉坦克的“蠕触”造成实质性的物理结构破坏。鸢所能做的只有跑,沿着漫长的钢铁走廊跑下去。情报有误,公司说这个废弃的武器研究所内只驻扎了异兽的一个前哨站,谁知这里隐藏了一个完整的母虫巢穴!来时的路已被蜂拥而至的“工蜂”和“蠕触”堵塞,鸢只能寄希望于也许存在的,尚未被异兽发现的其他出路。

鸢的马丁靴敲打着金属网格地板嗒嗒作响,而她的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子弹越来越少,“蠕触”穷追不舍,现在离鸢只有10米左右的距离。鸢已经能够闻到身后异兽散发出的浓重的腥臭味道,就像是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样。

“可恶!”

没时间犹豫了,鸢拐过一个分叉,就近钻进了一个房间,反手把钢制的门死死拉上。一把摘掉耳机,灵敏的耳朵直接贴上了门,仔细聆听着门外的动静。异兽的智商有限,尤其是“蠕触”简直就是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代名词,这点简单的把戏,完全可以耍的它们团团转。

就是发现了也不要紧,这钢门起码有30毫米厚,撑一会足够了。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门外“蠕触”在滑溜溜的分泌物上爬行的声音才渐渐淡了下去,鸢提着的心才放下来,检查装备。子弹还有15发,手枪弹药已经告罄,一包压缩干粮和半瓶水。可谓是完全的绝境了。

不过鸢并不是很在乎。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公司培养的人造人。人造人和人类的生理结构基本一致,不过在部分生理功能上有长足的进步(得益于基因工程)。

作为公司的侦查/刺杀型战术人形,鸢有着极为彪炳的战绩,多次深入虎穴摧毁母虫巢穴。这次在鸢看来不过是又一次将记载在功勋簿里的记录罢了。

美好的肉体。

虽然它没有眼睛,不过就从前方飘来的淡淡香味,也可以判断出来者为何人。

异兽也有种类,也有等级,而它就是最下贱的仆,只配取悦母虫,随时会被抛弃的存在。

一日又一日的歧视,嘲笑,令它对“异兽”这个种族仅剩的忠诚烟消云散

那天它触犯了母虫的逆鳞,险些被4个“卫兵”拖到巢中作幼虫的食物。它一反平常的温顺,暴起将押解它的一个“卫兵”打翻在地,逃出生天。

但它不敢离开这里,巢外面的人类,比自己这个仆还是要强太多了。

日复一日,它找到了人类遗留的一套战斗服藏了起来,把里面改造成了自己的王国。

看来现在要接纳一个新成员了,还是一个人类女孩子。

它没有时间去分辨鸢是不是真正的人类,这给它的计划埋下了隐患,至少现在,它已经开始准备了。

“终于走了。”鸢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一股困意顿时涌上来,她也顾不得形象,头枕在背包上就睡着了,右手食指还搭在手枪的扳机上。

房间里充满了无色的麻醉气体,是从它用触手偷偷拧开的气瓶里泄露出来的。它待鸢的呼吸彻底平稳下来后,才慢悠悠的挪出自己的本体。

任何一个人类,看到这样一个生物,第一反应都是:这不就是个男人的阳具吗!

也不完全是,你大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乌贼,长了一个阳具似的脑袋,有着密密麻麻的纤细触手,纤细的触手有1米左右,只是它用来行走,攀援和“抚慰”猎物的拟足。

四条拟足轻轻缠上了鸢的手腕和脚踝,慢慢把少女的四肢打开。脖子,纤腰,胯部上也缠上了拟足,缓缓地把少女从地板上吊起,方便进一步的处理。它操纵触手撩起如帘子般垂在空中的黑色百褶裙,顺手将鸢的洁白而朴实的小内内沿着腿扯下,将少女粉嫩的私密花园暴露在空气中。对于仆,尤其是对于它这种只能提供交媾服务的仆来说,人类女性的性器是比恶心臃肿的母虫要舒适百倍的存在,不啻于出生时的虫卵,温暖而湿润。它挺起了身体,看上去就像是一根黑紫红色的铁棒,不由分说的开始入侵。

“嗯——”

几根拟足后知后觉的胡乱填进少女张开的玉唇,把尚未成形的呻吟堵回去。鸢突如其来的反应把谨小慎微的它吓了一跳,生物的本能令它更加卖命的向肉腔的深处钻去。奈何鸢还是处子之身(起码在它的入侵之前是),未经开发的阴道还是过于狭窄了,它不得不在一处地方反复摩擦,以期利用鸢自发分泌的淫水润滑。有个膜状结构被它毫不犹豫的冲破了,疼痛终于还是刺醒了鸢。

【这是……什么啊!!】

鸢费力地抬起头,看到自己的裙子被高高撩起,下体传来一阵阵不可名状的摩擦,蠕动和快乐感,多巴胺和内啡肽的分泌猛地加速。作为最优秀的战术人形,鸢连人类的行房之事都未曾听说,此刻竟呼吸粗重,娇喘微微。她本能地要摆脱未知生物的束缚,可一动,触手仿佛就察觉到了她的用意,顿时扯掉了她的手枪,将她的双臂向后并在一起,里三层外三层得缠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倔强的鸢暂时停止挣扎。

它的进入还在继续,不过已经顺畅很多了,收缩肌的阻力随着目的地的靠近而越发微弱,前面已然是箭靶的靶心。

【那里不行!!!】

少女的惊慌写在脸上,体内的触觉告诉她,那个未知的物体即将到达绝对的禁区。

意识瞬间清空,它突破了少女最后徒劳的拒绝。

【宫口……开了……】

龟头般的本体前端冲进了子宫。为了固定自己以免滑出,它改变了前端的形态,变成了一个直径略大于宫口的小球,包括本体在内的表面布满了肉触斑点。它的本意是增大摩擦防止从滑溜溜的粘膜表面滑出,不曾想这给少女带去了怎样恶趣味的体验。

不过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安顿好本体后,它三下五除二的剥掉了少女的其他衣物,只把青春可人的胴体直接展示出来。鸢早就被贞操突然的不辞而别所吓到,只默默的抽泣,任凭它摆布。它从纷乱的拟足群中抽出一根长长的,包裹着明显不属于生物组织的硅胶管道的拟足。这根拟足直接和它寄生的战斗服是一体的,现在它要把鸢装进自己精心编制的“穴”内。

鸢看到的就是本来立着的战斗服突然倒下,从内部涌出无数和四肢上缠绕的触手一模一样的东西,向自己扑过来。被束缚的双脚躲闪不及,被触手逮了个正着。不过鸢没心思去关心双腿装进去后滑溜的,黏黏的触感是怎么回事,那根最长的触手,顶上生了坨菊花花瓣似的组织,此刻已经对准了少女的后庭。

【不行,那里也不行,会……】

奈何没有心灵感应,它可听不到鸢的乞求。那鼓起的“珠串”正一个接一个地没入鸢的体内,令鸢直翻白眼。初入的疼痛后却有一股极强的充实感,一点一点腐蚀着鸢最后的理智。公司设想过数种战术人形被异兽捕获后可能的遭遇,并给人形们提供了相应脱离方式的培训,却从未料想过如今发生的事情。鸢也是如此,更糟的是,这种异兽的“捕获”又是如此的特别,充斥着隐藏在DNA里,隐藏在漫长的进化岁月里的最纯正的疯狂与快乐。鸢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滑向深渊,可她实在拒绝不了已然摆在面前,只能接受的诱惑。

【就放一点点……不会……】

它顿时感觉到营养液储存管的安装突然变得畅通无阻。原本鸢只是稍稍舒张了一下紧缩的肛门括约肌,就令本来还有4米露在外面的管状拟足“噗叽”地一下迅速滑入,船锚形的底座吸盘直接与股缝间的皮肤来了个亲密接触。

【肚子……肚子被填满了……】

又一根细小的拟足从战斗服的胯部伸出来,径直钻进了鸢的尿道口。

【诶!】

鸢的躯体猛地一颤,强烈的异物感和尿意一并传来,一直延伸到身体的内部。

现在来看,鸢的下半截身体已经装进战斗服里了,哑光的黑色表面反射着室内昏暗的照明灯,黑色的小腿上还缠着一圈一圈的粉色异兽拟足。两腿之间留有一条小缝,星星点点的无色液体正从那里流出。这是它根据鸢的外阴拟态出的性器,紧紧贴合着鸢真正的外阴,并和中空的本体连在一起。它的中枢神经系统集中在鸢子宫内的那个肉球中,中空的本体棒内部则凸起褶皱和触粒。如果未来有人类男性侵犯,它就用这套东西接收来自陌生人的体液,一星半点儿都不会漏到鸢的身体里。可以说,它把它自己伪装成鸢的阴道,人类男性和鸢交欢时,直接插入的是一个异兽,就像戴了一个活的避孕套(或者说飞机杯?)一样!而平时,它会择机活动本体棒的平滑肌,让棒体变长或缩短,给宿主带去快乐和满足。

这一套精密的系统,彻底夺走了鸢反抗的权利。

鸢显然还没意识到这一切,大脑一篇混沌的她此刻正遵从着原始野性的呼唤。战斗服包裹了她的翘臀,她的腰肢,把两片花瓣似的“胸罩”贴上她翘立的乳房。“胸罩”生出拟足抓上了粉红的乳头,分出细细的“寄生根”,沿着泌乳的管道向着内部生入。鸢逐渐适应了越发强烈的异物感,因为狡猾的它操控本体表面的肉粒开始分泌高效的春药,配合着平滑肌的收缩与舒张,把鸢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下体去了。

此刻,即使是最熟练的嫖客也要惊讶于它的技巧、尺寸和力度。每一次冲击都打在鸢最脆弱,最敏感的地带,加上分泌物的催化,鸢的神经已经不堪重负。但,它又掐的那么准,始终把控着鸢欲望的水位,维护着快感的洪水不要决堤。

连对乳房的改造都已完成了,只有鸢纤细的白皙脖颈,还有那颗青春动人,却沾满了不知是开心还是痛苦的泪水的头颅还漏在外面。

事实上,要一直维持鸢这种处在高潮边缘的状态,对它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造物主给它设计的奖励机制中,一大类是来自自身神经系统的快感,一大类是来自与宿主神经系统共生后分享的快感,而往往第二种才是它快乐的主要来源。

它下定决心,在鸢的背部生出大量神经连接束,直接刺破鸢脊背的皮肤,与藏在椎管内的脊椎相连,一些一路上行,触到大脑。此刻,它终于能够听到,自己的宿主在想些什么了。

【求……求……再快些……不……怎么……又……】

它有些懵,人类的思维活动都是这么零散的吗?

不管了,它直接加快了本体抽插的速度,同时感觉到身处的娇躯突然战栗起来。

【好快……要去了……要….啊啊啊啊$#%$#^&^*$#^&*】

鸢的全身肌肉都在收缩,全力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喜悦,快感的洪流一波一波沿着鸢的脚尖一路冲上头顶。同样的快乐也瞬间到达了它的神经中枢,超量的快乐使它也失去了对节奏的把握,彻底忘记了下一步的工序,只是机械的抽插,分泌,收获更多更强烈的快乐,和鸢一道形成了正反馈的循环,直到鸢两眼翻白,彻底晕了过去。

(好像太过分了……)

它操纵鸢口中的拟足搅动了一下,却没有收到鸢的舌头的抵抗。从神经连接束传来的也只是毫无规律,瞬间降温的一片寂静。

(晕过去也好,下一步……)

更多神经连接束开始了生长,沿着椎管内的上行传导束一路穿梭,蜿蜒进了鸢的颅腔,将一个个突触似的结构轻轻贴上大脑皮层。这将是它的最后一道工序:夺取宿主的意识。

很可惜,意外就是此时发生的。

公司虽没遇到过以性方式进行捕获的异兽,但还是考虑过异兽夺取战术人形的意识的潜在可能,并对经常需要深入敌后的人形进行了相应改进。尽管某些异兽通过表答与宿主完全一致的HLA(人类白细胞抗原)来进行免疫逃逸,异兽细胞表面仍然有着自身的MHC(组织相容性抗原),可以由T细胞识别。并且,异兽的神经连接束细胞上存在大量的特殊蛋白(N蛋白)。由此,公司添加的外源DNA中编码了抗N蛋白抗体和抗N蛋白抗体诱导分泌因子,令某些T细胞在识别到异兽的MHC后分泌诱导因子,进一步诱导B细胞分化为浆细胞分泌抗N蛋白抗体,阻断异兽神经细胞与人体细胞的异突触形成。

它遭遇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先前连接建立时,免疫系统还没有响应,可它急于享受鸢的快感耽误了时间。现在,鸢的免疫系统已经全面开工。它可以感受到分化出的突触正在一个个的失活。公司的预防措施还是有限,仅能阻止新突触的生成,而不能杀灭已有的突触,这是它此时仅有的安慰。可是,一旦宿主醒来,自己又无法控制,就如同童话里学鹰的乌鸦被羔羊的绒毛困住一样,迟早会被带到人类的大本营去。它并不认为人类对它会比母虫对它要仁慈一些。

(怎么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它借助尚存的连接束开始翻找鸢的记忆,从她在培养罐中出生,训练,执行任务。它试着寻找可以用来控制她的什么东西,却只找到了无穷尽的任务执行记录。

(该死!)

它不是专门的精神控制类异兽,实在没有什么有关人类的心理学常识。它所知道的,只有无尽的性爱,性爱,性爱……就像一出生时作为“仆”的使命一样。

等等。

它又翻了一遍,发现鸢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与性爱有关的记忆。

(性爱会使人分泌多巴胺,内啡肽……)

这是它无聊时与一个精神控制类异兽聊天时谈到的,当时那只异兽还给它介绍了一个概念:多巴胺成瘾。

(也许……)

如果可行,那么自己的能力,或许比粗暴的夺取她的意识更加有效……

或快乐?

在它愣神的时刻,鸢已经醒过来了。

【头好疼……】

她勉强睁开眼,看到自己并没有脱离昏迷前的窘境。下体仍然是违和的充实感,乳房发胀,全身被黑色哑光的战斗服包裹的表面之下,传来的是温暖的,湿润粘连的肉感。负罪感在心中滋生,身体却在发热,一直热到双颊。如果有镜子,鸢一定可以看到自己滚烫的脸蛋,高挺翘立的D cup,以及双腿之间,还在缓慢流出无色液体的肉缝。常常扎成马尾的长发披在肩上,平添一股熟女的味道。一团粉红色的肉团仍然堵在口中,从缝隙中流出淅淅沥沥的涎水。鸢此刻仿佛一个刻意打扮的淫魅妓女,而非果断干练的战术人形。

光线暗了几分,鸢看到面前悬下了一个口罩似的东西。两个脸颊的位置连接了两个倒梯形的滤毒罐(具体造型请参考3M公司某型口罩,对就是比较帅的那个。作者注),本该贴合口鼻的地方却身出了短粗的异兽拟足。显然,不张开嘴,根本戴不上这个所谓的“口罩”。

内心中摇摆着,鸢想到了昏迷前飞入云端的体验。

【反正都逃不了的,不如就……】

她鬼使神差的放松了咬合肌,一直堵嘴的拟足也识趣的退下。望着短小精悍的肉根,鸢咽了口水,主动含上。

她感觉到皮肤与口罩内壁贴合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生长。她推测那是吸盘,因为口罩在脱离了支持的拟足后也没从脸上掉下来,紧紧贴合在远处。

有两根拟足堵上了鸢的鼻孔,空气从拟足的小孔中泄出,又掺入了一点与众不同的东西,勾起了鸢还未退散的渴望。

积攒了足够的力气,鸢终于能从地上站起来了。她低头看向被打湿的金属地板中倒映的自己,看向自己黑色哑光的皮肤,看向自己的秘密花园,看向自己清纯却不在单纯的黑色瞳仁。

她的右手颤巍巍的抚摸着鲍鱼般的小缝,传来一阵触电似的快感。

这也许是一个新的中篇?

鸢和触手寄生的B27作战服 第二章 >>
9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10 thoughts on “鸢和触手寄生的B27作战服 第一章”

  1. 要考虑一下和“这是计划的一部分”放在一个世界观里吗?感觉会很有趣

  2. 也许吧,但构想中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设定。《计划》准备走纯机械路线,但这篇准备走机械+血肉路线

  3. 联动吧!我先做个表率,大概过完年后我会挖个写作生涯最后的坑然后把以前作品的的都放进来……然后先鸽为敬

  4. @cz
    有的呀,不过现在学业繁重,没很多时间写
    我大概2023年之后才能继续更

评论区互动指引

首先,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能够持续运营、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发言前都需要共同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