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龙之守护

龙之守护 – 黑沼泽俱乐部

饥荒,战乱,瘟疫。

饿殍遍野,灾民相食。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十年了。

少女看着哀鸿遍野的景象沉默不语。

王族已不再是荣誉的称号,就算是他们也只能得到不至于饿死的口粮。

饥饿使得少女看到了幻觉,曾经人民安居乐业,虽然贫困但所有人都能吃饱的幻觉。

阴影笼罩,少女抬起头来,与银色的巨龙对上视线。

【成为我的妃子,你和你所爱之人都能得救。】

少女就像抓住救命稻草抓住了巨龙,巨龙带着她飞向远方。从此战火平息,饥荒不再,人民在巨龙的守护下安居乐业幸福美满。

狂龙帝国,这是敌对国家给的贬称。而圣龙帝国则是人民的自称。守护国家的巨龙和献身的龙姬被人民世代传颂。

银色的巨龙回到了它的巢穴,放下背上的少女后从冰里刨出一头牛,饥饿的少女直接啃了上去,理所当然咬不动,还差点被牛踹到。

巨龙看到这样,直接把牛咬死,然后看着少女费劲地咬着牛皮。

等了不知道多久,少女终于啃破了牛皮吃到了肉,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女终于吃饱了。

巨龙看着少女,比人还大的眼睛倒映着少女的身姿。

“那个……”

少女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也知道妃子是什么,但她不知道龙的妃子要做什么。

“哎呀!”

少女被按在地上,巨龙也逐渐缩小体型变得与她相近,前肢从足变为手臂。三根手指划开少女的衣服,带有鳞片的阳具也慢慢长了出来。

王族除了继承者外其余子女都是政治联姻的工具自幼学习各种知识,少女自然也知晓何为男女之事,但书上的知识和实际还是有区别的,更何况书上也没教如何和龙做这种事。

“夫…夫君。”

银龙的身躯如此寒冷,感受着这样的严寒少女不禁颤抖。

“唔嗯!”

银龙的阳具抵在少女身上,与预想的不同,阳具就像银龙的身躯一样寒冷。

少女感受着阳具,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抓住它。

“吼…”

这是少女第一次听到银龙的声音,与刚才的心灵波动不同,真正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稚嫩。

第一次双手套弄阳具比少女想的还要熟练,从小就开始运用萝卜练习的技术发挥了作用。鳞片看起来很吓人但也只是粗糙而已,在短暂的适应后并没有阻止少女娴熟的技艺。

虽然是龙但也不怎么厉害吗。少女看着手中的阳具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她就被翻身改成趴在地上了。

“啪!”

“啊!”

龙爪重重地打在少女屁股上。

“看来我的妃子想要一点惩罚呢。”

银龙再次开口,同时又是狠狠一下。

“啊!夫君对啊!对不起啊!”

少女并没有经受过这样的训练,龙爪造成的疼痛也比曾经在别的训练时受到的多,在银龙连续的击打下少女哭了出来。

“唔哇哇哇夫君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啊。”

就像说出这句话耗尽少女全部的力气一样,少女整个身子都瘫了下来,就像昏迷一般倒在地上。

————————————

“这就是妈妈和爸爸遇见时的故事吗?”

几只银色的雏龙趴在地上,一只趴在少女怀里的雏龙抬头看着少女问到。

“是的哦,当年你爸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说完少女撇了一眼埋在冰里的巨龙。

“那…”

“好了好了你们出去玩吧,妈妈要和爸爸做点大人的事情。”

“好——”

雏龙们爬到巢穴深处自己玩去了,只剩下坏笑的少女和惊恐的巨龙。

“等一下我伤还没好呢!”

“看来今天要玩医生游戏呢哼哼哼。”

“等等孩子们快来救——”

“这是没有用的哦~”

雏龙们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打闹着。

————————————

就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样,少女从昏迷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屁股,现在只是稍微有点红润少女松了口气。然后她查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巨龙的头上,牛皮则像垫子一样扑在自己身下。

少女小心地爬了下来,看着这条巨龙发呆。

先是看到人民悲惨的模样,然后被巨龙捡回家,最后又干了那样的事。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少女有些混乱。

然后,少女再次看到自己的倒影。

巨龙睁开眼睛,默默地盯着少女,眼中的影子显得不知所措。

【对不起。】

和预想的不同,巨龙并没有怪罪少女。

“不不不是我要对不起才对夫君。”

少女慌慌张张地说,在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后少女和银色巨龙的关系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巨龙看着少女,身躯再次变化。少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银龙面色绯红,还没有等它出来双手就抓住了阳具。

一如既往的寒冷,但少女双手已经习惯这种低温。在娴熟的技艺下银龙的阳具愈发抖擞,在短暂的犹豫后张嘴含住了它。

好冰。这是少女的第一个想法,含住银龙的阳具就像含住一块冰块,虽然双手适应但口腔并没有。而且与阳具相比少女的嘴显得小了一点,少女慢慢地一点点吞下去也没有吞掉一半,虽然努力维持但少女还是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好冷。少女的牙齿在打颤,不停地点在银龙的阳具上,庞大的阳具塞满了少女的口腔,努力抬起舌头但舌头一碰上阳具就因为冰冷而退缩。

这是与茄子完全不同的感觉,太冷了。少女抓住在外面的那部分阳具就像补偿似的快速套弄,舌头则不停地贴上去然后跳开。

银龙安静地站在那里,温柔地慢慢抽插,少女也轻松了很多。颤抖的牙齿轻轻咬在阳具上,顽皮的舌头一直逗弄。

最终,少女勉强适应了这样的极寒,灵活的舌头缠住了阳具,轻巧的舌尖侍弄着顶端,银龙也渐渐加快抽插速度,龙爪抓住少女刚刚发育的胸部,用爪尖挑弄这蓓蕾。

少女的躯体颤抖着,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快感。银龙的阳具已不需要挑逗,快速抽搐的同时蓓蕾也在被肆意玩弄,少女的身体变得火热,龙躯的寒冷又带来了新的刺激。

然后,银龙的阳具抽了出来,比它还要冰冷的液体喷了出来淋满少女上身。足以造成冻伤的黏液带来深入骨髓的寒冷,少女身体通红,相比之下阳具反而算得上温暖了。

但是,因为感觉冷就停下来是不行的,少女躺在温暖的冰块上,用手指分开外面的掩体露出里面的秘藏。经过美容的下体看起来干净漂亮,毛发也在剃除后用魔法保持,这一切都是王族子女进行的必要措施,少女早已接受这样的命运。可当真的要做这种事的时候,少女还是忍不住颤抖,这既是因为寒冷又是因为恐惧还有一些期待。

第一次,是联姻工具最重要的部分,所以虽然从小就进行训练但那里从未开发,少女出生就是为了将第一次送给别人。

她恐惧,因为从此以后工具就失去了用处。

她期待,因为存活至今就是为了这一刻。

银龙的阳具抵在穴口,一点一点地慢慢插入。少女还未适宜粘液带来的寒冷,冰冷的阳具又将极寒带至体内。少女紧紧抓着地面,虽然努力控制但身体还是因痛苦而扭曲。

蓓蕾再次被刺激,银龙头部贴在少女脑袋旁边,同时一只爪子也轻抚少女脑袋。虽然银龙的爱抚并没有减轻少女的痛苦,但这样也让少女感觉好受了一点。

然后,阳具就卡住了。龙的长度对人来说还是太长了,少女仅能容纳一半。意识到这点后少女大张双腿想让蜜道扩张一点,但人体结构摆在那这样做也没什么用。

少女感到尴尬,同时有点发愁,这时候银龙加快了抽插,庞大的阳具将少女填满,鳞片又与肉壁摩擦带来新的快感,原来想的事情丢到一边,少女闭上眼睛感受快乐。

蜜道分泌的汁液与阳具流出的黏液混合,在寒冷的刺激下肉壁收缩夹住阳具,然后又因为阳具的寒冷再次扩张,不停地咬合阳具让银龙呼出了冷气,强烈的刺激下少女不经意间双腿环住银龙,玉足轻轻摩擦它的尾根,银龙就像受到刺激一样全身一颤,直接在少女体内射了出来,而少女也在多重刺激下达到了高潮。

“哈啊…哈啊,夫,夫君,我,我怎么样?”

少女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穴内的寒冷液体缓缓流出,从表情来看少女并不好受。

银龙已经变回巨龙,将牛皮盖在少女身上然后飞出巢穴。少女看着它,用牛皮把自己包裹起来后慢慢进入了梦乡。

————————————

烤肉的香气将少女唤醒,抬起头一个小小的火堆就在自己旁边,几块肉正滋滋作响。巨龙睡在远处,和传说一样和自己的宝藏睡在一起。

少女本想等巨龙醒来一起吃,但咕咕作响的肚子一直在催促她,少女不得不捡起火堆旁的冰制匕首,把烤肉刺出来狼吞虎咽地吃掉。

少女很饿,非常饿,在饥荒中她已经很久没吃饱了,所以虽然烤肉差不多有半头牛那么多少女还是全部吃掉了。

吃完后,少女再次看着巨龙发呆。龙穴里没有阳光,少女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在火堆的照耀下虽然明亮了不少但也看不到别的东西,对着巨龙发呆是少女现在唯一的娱乐方式。

火堆渐渐熄灭,在这段时间里少女想了很多,比如巨龙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当它的妃子,家人怎么样了,人民又怎么样了,虽然这些只靠想得不出答案,但少女现在也没别的事可做。

巨龙睁开眼睛,与此同时火堆也熄灭了。它站起来甩甩自己的脑袋然后看向少女。

巨龙抬起一只爪子,小心翼翼地点了一下少女的脑袋,然后转头叼出一个小小的提灯放在少女旁边。少女鼓起勇气,在巨龙递过来提灯的时候摸了摸它的脸,然后就被巨龙鼻孔喷出来的冷气给冻着了。

“啊哈啊…”

少女止住了喷嚏,巨龙拿出一个奇怪的装置摆弄了几下,一个新的火堆产生在少女旁边,然后它走到远处飞出了巢穴,振翅产生的气流差点熄灭刚点起的火堆。

少女目送巨龙飞走,然后看着这个提灯,它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虽然没有火堆明亮但可以带着四处走。

少女借着火光环顾四周,虽然已经待了很久,但仔细观察龙穴还是第一次。地面也好墙壁也好都是冰做的,冰柱里冻着像是储备粮一样的牛羊,少量的金银被埋在很深很深的冰块下面,如果冒险者要取出来估计挺麻烦吧,远处被巨龙放在身边的宝藏仅靠火光看不清得拿提灯过去才行。

少女烤着火观察周围,突然想起睡前的事情马上羞红了脸,明明训练这么久但还是不行,必须得进行更多训练才行。那么得先训练什么呢,少女坐在寒冷的冰面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少女脱下残破的衣服,拿起提灯往藏宝室走去。

好冷,失去火焰的庇护严寒马上抓住了少女。好痛好痛全身都好痛,冰冷的空气犹如剪刀切开皮肤,鲜血落在地上渗入冰层,身体变成了紫色不停地颤抖。

这样下去的话会死的。少女赶紧跑回去,火堆还能坚持很久,在那里烤了半天少女才勉强恢复正常。然后她选择穿上衣服裹着牛皮再次向藏宝室走去。

依旧是严寒,但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少女很快走到藏宝室那里,令她失望的是这些宝藏只是些古董,根本没有传说中的金银珠宝,少女泄气地坐在地上,盯着这些古董想看看它们有什么值得收藏的。当然,少女并不懂这些古董的价值,也看不见部分古董上面闪烁的魔法灵光,不过少女还是找到了什么,比如刚才巨龙创造火堆的神秘装置,上面写满了看不懂的字少女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回去吧。少女拿着提灯往回走,在昏暗的光辉下少女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少女再次发起了呆,她没办法适应这里的寒冷,现在她又该怎么办。少女目光游离,扫到了放在一旁的提灯。拿提灯练习。这样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少女也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行,夫君的东西怎么能这么用。少女这样想着。

可是如果你不这样用,那又该怎样满足夫君呢。内心再次发问。

少女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看着提灯,准确来说是提灯上附带的棍子陷入纠结。最终,不知过了多久,少女下定了决心。

好吧,但之后我会让夫君造冰块出来的。少女将棍子对准蜜穴,一点一点塞了进去。

棍子和夫君的阳具一样寒冷且粗长,虽然比不上夫君寒冷也没有夫君粗长,但它带来的刺激远比自己想象的大。一只手悄悄地攀上山丘,对上面的果实开始玩弄,另一只手也改变了目的,用棍子抽插小穴。

“唔…嗯…夫君……”

双手变得越来越激烈,身体也控制不住直接趴在地上,冰面的寒冷再次刺激,少女就这样到达了高潮。

“……”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少女看着提灯陷入沉思,然后再次把它塞入蜜穴,只不过这次她张开双腿,俩只手一起调整位置也没有摩擦太多,棍子很顺利就到达了夫君阳具卡住的地方。

少女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悲哀地发现并不是训练不足而是她的蜜道就那么长。少女试探性的拿棍子撞了撞,除了带来痛苦外什么也没有发生。少女烦躁地转着棍子,就像惩罚似的拿棍子搅拌自己。然后,她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在刚才状态下一下子捅上去说不定能行。

于是少女无视了内心的警告,一只手拿着棍子抽插另一只手则对保护蜜穴的掩体进行逗弄,很快少女马上就来到高潮边缘。

就是现在。少女一鼓作气把棍子捅了上去。成功了。少女欣喜地想。然而剧痛却把她拉回了现实。

少女低下头,发现棍子卡住了一动就会带来撕裂般的疼痛,然后。

那,那是血吗!?

红色的液体顺着棍身流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她难以思考。

眼前开始模糊,意识逐渐远去。

夫君,救救我……
————————————

少女在床上醒来,一旁的女子见状马上让旁边的小女孩跑了出去。

“这里是……”

“爱神的神殿。”

爱神的神殿?少女想起之前的事情马上掀开被子。

“安心,你身上的伤我们已经治好了,以后记得学点医术免得再干出这种事。诺,给你。”

女子递过来两本书,一本是白鸦教徒出版的医学入门书,另一本则是……

少女羞红了脸,女子坏笑地看着她。

“哐当!”

门开了,一个白发少年跑了进来。

“夫君……”

虽然是从未见过的人类形态,但少女还是一眼认出了它。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加油哦~”

女子笑着离开,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夫君唔啊啊啊啊啊!”

少女抱住少年痛哭,少年费劲地挣脱一只手摸摸少女的头。

“好啦好啦没事啦。”

少年安抚着少女,眼睛却盯着一旁的提灯。

【怎么回事。】

【领主,我劝了但是夫人没听啊。】

唉。少年在心里叹了口气,另一只手慢慢拍着少女背部。少女也渐渐平静下来,开始变得有些扭捏。

“那个…夫君…”

“没事,你是我的妃子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少女暗暗叫苦,同时也在打量夫君人类形态。白发红瞳,好可爱!比我矮一个半头,好可爱!穿的是贵族的衣服,好可爱!啊啊啊夫君好可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脸红的夫君也好可爱!

“走,走吧,还要跟祭司他们道谢呢。”

“好的。”

夫君真可爱啊……

————————————

祭司正在分发食物,瘟疫得到了控制,少女看到这样也安心了。

刚才的女子看到俩人有点惊讶,“你们刚才没有亲热吗”直接写在脸上。

“那个…谢,谢谢。”

少女突然有些扭捏,毕竟刚才做了那种事,她的窘态估计被看到了。对不起爸爸妈妈还有夫君,我给你们丢脸了。

夫君搂住了少女,女子笑着看着他们。

“没有关系啦,帮助有困难的恋人是我们的工作,另外再往里面走几步你们能看到几个房间,那里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们哦~”

不要说了太羞耻了啊!少女拖着夫君跑掉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跑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女子则带着奸计得逞的笑容关上了门。

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微弱的灯光照在夫君身上让它看起来更可爱了。身体正在脉动,少年马上就要变回银龙形态。

“不许变!”

少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喊了一句,夫君一愣停止了转变,然后就被少女压在了床上。

错愕的表情真可爱啊。少女抚摸着夫君的脸,露出捕猎的目光。就算变成人形态夫君的身体依旧寒冷,少女舔舐着它,感受它颤抖的身躯。

“等,等一——”

不老实的手已经来到下身,正隔着裤子挑逗着它,另一只手则和身子一起压制少年不让它变回龙形态。

“唔嗯……”

可爱的声音让少女愈发大胆,变成人形态后夫君身体再次缩小,小夫君也变成一只手就能握住的小小夫君。

冰凉的少年尝起来就像雪糕,甜美的呻吟让少女食欲大增,那清甜的气息犹如开胃甜点,而正餐也在逗弄中燃起情欲的火焰。

美玉般的肌肤染上诱人的绯红,迷离的双眼也在勾引犯罪。

小小夫君脱离裤子的束缚,在少女的玩弄下变得愈发坚挺。

双唇交汇二舌交融,火热的人舌与冰冷的龙舌交织在一起。

同时面对这么多的进攻,少年很快就忍不住射出了第一发生命之种,但还没等它恢复少女又开始新的刺激。

“唔!唔唔!”

少女就像没听到少年发出的抗议一样,继续自己的捕食。而少年在被挑起情欲那一刻就摆脱不了成为盘中餐的命运了。

少女将刚发射的小小夫君夹在股间轻轻摩擦,解放了的双手除了继续撩拨少年外也开始给自己带来快乐。

一只手在少年身上画圈,另一只则玩弄少女并不丰满的胸部。当然,最重要的蓓蕾还是得留给夫君,无论多么渴望也不能碰到。

“夫,君…舒服吗?”

少女舔抵少年耳朵,说完还悄悄吹了一口气。

“嗯…嘛…”

“啊啊对不起夫君,马上就帮你解决。”

少女当然知道少年到底舒服吗,这样只是少女一时兴起。

甜蜜的宝库再次开启,一点一点地把巨龙吞噬进去。

“嗯!”

龙类的性能力很强,无论在什么形态下都是同体型最强那一类,仅仅是刚刚吞下少女久达到了高潮。

“嗯…啊!对不起夫君我马上开始。”

因为高潮少女进入短暂的失神,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始运动。

“嗯…哈…啊…”

龙具进入蜜道后马上扩张填满,少女所享受的是远超曾经体验过的一切快感的快感。

但就算如此,少女也没有停下,她速度越来越快,体验的快乐也越来越多,少年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终于!

洪水涌入洞穴,少女趴在少年身上轻轻喘气,阳具悄悄滑出,黏液慢慢流到少年身上。

“夫君……”

少女深情地望着少年,少年则埋怨似地看向别处,俩个生物就这样躺在一起,直到大门再次打开。

爱神祝福真爱,而在神殿中这份恩赐进一步提升。少女的身躯被神力强化,银龙的严寒与冬日的太阳无异,将少年压倒的力量自然也有神力相助。

————————————

火焰轰击在巨龙身上,巨龙发出怒吼和红龙厮打在一起。少女,或者说老太举起法杖,微弱的魔力注入银龙身上为其提供小小的增益。

当年的雏龙已经步入青年,它们飞在空中不时喷出吐息。

箭雨落下,虽然没法伤到巨龙但是能提供干扰。

在众生物围殴下,红龙逐渐处于下风。最终它发出一声龙吼,迅速飞走了。

人群发出欢呼,巨龙在空中盘旋宣告自己的胜利。

青年龙们则在空中盘旋一圈后飞回自己巢穴。

老太拄着拐杖,笑着看着银龙。

————————————

云层之上,少女骑着银龙,慢悠悠地飞行巡视帝国。灾难已经终结,人们终于安顿下来。

少女对着银龙又搂又抱,亲来亲去。而银龙则看着前方头也不回。

接下来就要回到巢穴了吧,少女看了看手中的房事百科全书,选了一个算是入门的方式。

从帝国到龙巢不算远但也不算近,对龙来说只需要几分钟就能飞过去,这段路上少女反复阅读房事百科全书,并进行大量的想象练习。

火光燃起,回到家了。

银龙将少女叼了下来,然后趴在地上看着火堆。

少女靠在银龙身上,享受着温暖的火堆和银龙的冰冷身躯。

就算是巨龙,欲望也是有限的,刚做完的银龙现在处于贤者时间。

两生物安静地呆在巢穴里,默默看着火堆,噼啪作响的火焰跃动着,为漆黑的巢穴增添了些许浪漫。

————————————

巨龙站在墓碑前,目光看向远方。

每年的时间,圣龙大人就会来到这里哀悼龙姬大人。

清冷的月光照在银色巨龙身上,看起来比平时更高贵也更神秘。

龙姬大人究竟是怎样的人呢?祭祀少女看着巨龙陷入沉思,直到她的银雏龙伙伴咬了她一口才回过神来。

算了,这注定得不到答案,还是给小银做饭吧。祭祀少女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

————————————

少女悠悠转醒,火光依旧。

对不起夫君我睡着了。

少女本想这么说但轻微的鼾声告诉她银龙也睡着了。

少女抬起头看着银龙,又发起了呆,并且也没有别的事可以做。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银龙也醒来盯着少女发呆,两个生物就这样看着彼此发呆。

少女眨了眨眼,该开始今天的侍奉了,书上说适度的行为可以增进夫妻感情。

银龙再次变化,这次它变成了之前的白发少年形象。少女双眼发光,直接扑了上去,然后就被少年按在地上。

之前是因为爱神赐福加上没有防备才被少女压倒,现在它做好准备还在自己巢穴中自然没那么好压。

接吻,冰凉,就像冰牛奶一样。

微甜的香气。

身体紧贴彼此,火热与冰凉。

美好。

抚摸前面的尾根,少年喘着粗气。

精神起来了。

握住它,摩擦前端,冰凉的液体流了出来。

张开双腿,让少年之手摸索进来。

颤抖。

快感一阵一阵。

按压后面的尾根。

手中棍一跳,冰爽的黏液粘在手上。

抽手,在夫君面前舔舐。

欲冰结成。

改变姿势,人尾相连。

甜美的冰淇淋。

由下至上,一圈又一圈。

化掉的冰淇淋液被舔掉。

美味之物要留到最后。

冰冷的舌头伸入体内。

勾起,搅动。

液体流出。

夹紧双腿。

吃下冰淇淋。

微凉,口感极佳。

舔舐,吸吮。

融化了。

螺旋,扭曲。

舌头深入。

猛攻一点。

失神,宝库幻影。

冰淇淋液溢满口腔。

同时高潮。

在阳具滑出口腔的瞬间液体也瞬间挥发。

第二轮开始。

改变姿态。

腰部被夫君抓住,坐在夫君脸上。

舌头继续冲击,快感无比。

伸出双腿。

美味的冰淇淋不能只有手口品尝。

抓住,揉搓。

凉液流淌。

低速按摩。

微弱呻吟。

高速摩擦。

清晰可辨。

再快一点?

化身喷泉。

挥发于空气中。

轮到主菜了。

爱神圣徽显现。

打开宝库大门。

巨龙闯入。

陷阱重重,逐渐突破。

稳步推进。

万千守卫,皆为冰封。

抵达中心。

最后之敌。

恶战。

千方百计。

血战到底。

巨龙吐息,胜负已分。

满载而归。

少女眼冒爱心,不断起伏,液体在不断交合间艰难流出。

————————————

破败的大地。

被污染的水源。

末日已至。

人们在避难所中苟延残喘。

尸臭漫天。

只是通过植入义体强行驱动这腐烂的躯体。

死去的巨龙张开双翼,飞翔在这片核废土之上。

巨龙守护这片土地,哪怕守护的理由早已忘却。

巨龙已死,圣龙永存。

初次见面的人初次见面(废话)我是汽水(给自己起了简称呢)按照惯例每篇完结的文章我都会写几句(哪来的惯例,晓夜特区系列不是都没写吗)这次的文章估计前后差距很大(你也知道啊)因为这篇差不多隔了半年才写完,一直到爱神神殿那块都是前半年写的,后面的是我今天补完的(难怪那么像烂尾)文章的结局是提前订好的,准确来说这篇文章就是为了结尾这碟醋包的饺子。然后我该说什么呢(我不道啊)总之下篇文章再见(如果下篇文章还记得写后记的话)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1 thoughts on “龙之守护”

评论区互动指引

欢迎你来的为数不多并逐年减少的文字社区,为了保证社区内的成员都能够愉快的写作、阅读和交流,所有人在社区的发言都需要遵守以下守则:

  1. 言论自由具有局限性,在不和下列规则冲突的前提下,你的言论自由的权利会被保证。
  2. 不发布任何同类型网站的链接或任何会被认为是广告的链接,黑话和暗号没问题。
  3. 不发布粗俗、诽谤、仇恨、侮辱或挑衅性的攻击言论。
  4. 有建设性的意见、批评和讨论是允许的。
  5. 最终的衡量尺度:对社区带来利益是否明显大于限制这些言论而制定的更多的条条框框。
  6. 社区是大家的,互动指引欢迎你来补充和完善。

请接受人和人无法完全互相理解,尊重他人的观点和看法。

出局不会有警告,直接杀头砍账号、设备指纹进黑名单永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