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 – 蔷薇后花园

第六章 失手杀死布莱妮,被改造成“雪姑娘”

圣诞演出结束之后,娜娜休息了好久才恢复精神,就在她休息的这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要忍受隔壁卧室里布莱妮讨人厌的浪叫声。

自己在教授的演出上出力更多,现在却是布莱妮更受教授的青睐,她身上带的淫具也更多了,教授在布莱妮的大阴唇上各打了三个洞,在上面穿上了不同的环。布莱妮蠢笨的脑子像是变聪明了一点,她感受到了娜娜怨怼的情绪,经常撅着屁股,对娜娜炫耀她的环,尽管她穿孔的伤还没好,两片肥厚的肉唇总是高高的肿着。

终于,轮到娜娜去做教授的床伴了,她开开心心地爬到教授的床上,使尽了浑身解数在做爱的时候发骚发浪,可教授却毫不在意,只是像平常一样,在第二天早上重新用媚药清洗娜娜平常佩戴的各种调教工具,然后把她锁会笼子里。

回到了笼子里的娜娜性欲很快就回来了,她开始不断地自慰,可是心情烦躁总是不能达到高潮。这时,她作恶心起,因为布莱妮趴着的地方离她很近,肿胀的阴唇就夹在她两腿之间,娜娜只要把手指伸过去,就能勾住。

娜娜一下子就勾住了布莱妮的阴唇环,然后用力一扯,扯的时候她还大喊了一声“臭骚货”不过因为她嘴里浓密的肉芽,喊出来后就变成了“湿丁可火”。【stink whore】

布莱妮显然被娜娜出乎意料的行为吓了一跳,她慌乱无主的想要逃开,因为阴唇被大力拉扯确实挺疼的,可她的阴环正被娜娜勾在手里,怎么能逃走。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在讲妮妮与娜娜和教授共度的第一个圣诞节之前,有必要讲一下教授的故事,以及,他为什么这么痴迷于虐待女性。

娜娜记不住的教授全名为:费尔曼.海因里希.冯.门德勒。海因里希是他父亲的名字,他的母亲则是英国人。

教授无比避讳的一件事是,他的父亲是战犯,是德国有名的贵族,因此也在非常时期相信了某种激进的宣传。而她的母亲呢,则是总部位于远东,某家臭名昭著的公司的资本家女儿。随着民族运动的高涨,母亲为了保护财产,转而远逃到当时相对保守的西德,屈己嫁给了当时年岁颇大,还在保释的父亲。

海因里希门德勒并不愿意伏法,他时常痛骂苏联人,嘲笑东德的穷人。在他老来得子之后,还经常对小费尔曼讲述什么用漂亮的犹太女孩做的人皮台灯,或是大屠杀这类的故事,每次说起,对这类残忍的事都是津津乐道,还不住地怀念自己从前意气风发的日子。

在旁人看来,门德勒一家并没有受过任何委屈,他父亲的贵族头衔尽管在所谓的魏玛共和国时期就已经不中用了,可他们家奢华,排场十足的生活方式和大宅依旧不断地向他人传递自己家是贵族的信息。

另一件让人们议论纷纷的是,费尔曼并不是他老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她母亲与他父亲年轻副官偷情生下的野种,可小费尔曼从小的脾气与他父亲一样,让人们少了嚼话头的资本。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改造完美结束,娜娜成为人工乳牛性奴

连着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都是娜娜做教授的床伴,娜娜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抚慰,虽然每晚都会被操得筋疲力尽,但是这种快乐是自慰和假阳具无法带给娜娜的。

她现在的智商和情商因为先前的窒息调教而缩减到了只有小学生的水平。所以显出了种种幼稚,让人哭笑不得的行为。因为现阶段她正受教授宠爱,所以就瞧不起比她更笨,只能每天缩在笼子里自慰的布莱妮,每次她爬回笼子里的时候,都会向布莱妮趾高气昂地露出轻蔑的微笑。

布莱妮显然也很受她无法彻底发泄的性欲折磨,于是越来越显示出如同发情期的母兽一样的暴躁行为。娜娜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幼稚的作恶心使然,她每次被教授草的时候都叫的极其放浪,就是为了让隔壁的布莱妮听见。

可第八天的时候,娜娜正隔着贞操带玩弄花穴里的按摩棒,等待教授把她领出来时,教授却去打开了布莱妮的笼子。于是,娜娜只能忍受着布莱妮整晚的野兽嚎叫声,和母猪一样的哼哼声,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洗的时候,娜娜注意到布莱妮身上有不少淤青,而她撅起屁股让教授用媚药冲洗她的菊穴的时候,娜娜看到布莱妮的两处骚穴都红肿着,阴唇大大的分开,想必是被教授大干特干,才变成这样的。娜娜幻想着教授也能这样草她,把她的花穴也操肿,而不是让她一个人用蜜穴去讨好他。这么想着,娜娜的下体又湿了,可除了快感,娜娜还感受到了嫉妒。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四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寂静的实验室里,只有一处发出微微的响声,那是一张简易的手术台,上面有一个用无数皮带捆扎着的乳胶人形,和实验台绑缚在一起的乳胶娃娃正微微地扭动着,显然是有人穿着它,乳胶娃娃的面部有一个仿照俄罗斯套娃面貌绘制的陶瓷面具,面具上的面容栩栩如生,还有玻璃制成的一双大眼睛。这个面具是固定的微笑表情,略显得生硬。让人忍不住遐想被关在这个乳胶娃娃中的女孩又是什么样的表情。

乳胶娃娃中的女孩子是娜娜,她已经被锁在着身乳胶皮中七天了,今晚她就可以被放出来了。不过她自己并不知道,被关在这里面长时间的缺氧和不间断的性高潮让她失去了时间意识。

她不知道的是,这长期的缺氧状态让她的智力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她现在的知识水平只和小学二年级的孩子一般,她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记忆,现在放她走,估计连回家的路都可能认不得了。这全在教授的掌控之中,笨一点就更方便控制。

刚开始的几天比较难熬,娜娜想着,因为教授不允许她用她习惯的夹腿去自慰,她双腿被一只乳胶束带紧紧绑着只能保持并拢的姿势,不过后来她学会了收缩阴道和菊穴去挤压插在她身体里面的按摩棒,于是她就一直享受着不间断的高潮,熬到了第七天。她可以熟练地控制阴道和肠道里的肌肉,让它们做出各种力度,不同频率的吸吮动作,娜娜用她比从前还要笨的脑子想着,可能这也是教授的意思,这样她的双穴会更淫荡,能更轻松地抚慰男人。

晚上的时候教授如约而至,他先是给娜娜松了绑,脱掉了缠绕她双腿的束袋。不过松开之后娜娜也无法动弹,笨重的乳胶娃娃里面灌满了人体改造用的黏液,只是抬起手臂就会让娜娜精疲力尽,更何况她一直处在高潮的状态,根本就动不了。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四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三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乳胶监狱封闭改造,洗脑成功】

随后的四天里,教授果然没有再脱下娜娜身上穿的乳胶内裤,或是摘掉她嘴里的假阳具。娜娜浑身上下都瘙痒无比,因为一直处于临近高潮的状态而使荷尔蒙分泌,她的身上也犹如教授所说的产生了和布莱妮一样的骚味,这使得娜娜就更加饱受性欲折磨了。

教授每天都在喂给娜娜营养液,水和改造用黏液,只不过黏液的量不如封闭的第一天多了,可是娜娜不能排出去,所以肚子也愈发鼓胀了,第四天的时候,她的肚子已经涨得如怀胎九个月一般,肚脐高高地挺着凸起出来。

橡胶内裤的前段被娜娜的大肚子遮住了,这让她的动作变得笨重,更不用说追加的六只大乳房,最上面由腋窝下的副乳开发出来的一对在这四天里也大了不少,让娜娜没法并拢双手垂下。她每次自慰都是把双手背到身后去,试图抚慰自己下体被锁起来的菊花和阴道。

尽管没办法用手碰到,但是娜娜也能感觉到封在橡胶内裤里的纸尿裤和尿垫都已经吸满了自己的淫水,一挤压就会发出咕吱咕吱的水声,听见这种声音娜娜的性欲就会又不由自主的升起。埋在她体内的两只假阴茎太耗电,在第二天就停止工作了,每次娜娜靠挤压或是撞击下体想要获取性快感的时候,这两只不动的假鸡巴都让她焦躁不已,使她更加疯狂地想让它们动起来,于是,她的性欲也因此被拖拽向更深的地方,也让她更加的饥渴。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三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二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天一早教授就回来了,他没有放开已经被不断攀升的性欲而刺激的浑身潮红的娜娜,仅仅只是打开了贞操代外侧塞住尿道的小孔,把一个带有引流管的塑胶袋与娜娜尿道里的橡胶管相接,把膀胱里堆积的尿液与媚药排泄出来。

娜娜排尿的过程十分不顺利,黏液中的春药在经过一晚之后把她的膀胱与尿道改造的更加敏感。不仅长出了许多神经丰富的细长肉芽,这些肉芽蜷曲挤在她的膀胱里,增加了她的腹腔压力,哪怕是里面的尿液已经排空了,娜娜也会一直有憋尿感,这也是为了增强她的敏感度的,一直保持充盈的膀胱会挤压子宫和阴道,让她在做爱的时候能感受到更多的快感。

涂抹在娜娜身体上的黏液已经板结,变成了像是巧克力一样的松脆的质地。教授捏了一下娜娜肚子上最厚的一块透明黏液块,马上就发出了咯咯破裂的声音。

黏液之下娜娜的身体已经长出不少细软稀疏的体毛,教授如法炮制,把娜娜身上覆盖的所有黏液都捏碎扫开。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二章

♥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一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娜娜是一名生物系的大三学生,她正在准备毕业的实验项目,每天都会工作到很晚。因为她的工作都是有关于合成的,所以免不了各种分离,萃取的实验步骤。这天下午,她走柱子出了大错。协助她做实验的博士生对她频频羞辱,不得已留下来陪着她完成实验。

这令娜娜很沮丧,因为从进入大学以来,她一直学业平平,尽管她想要读研究生,可她的成绩连毕业都是勉勉强强,根本不可能有教授会收她做学生,她是他们这个年级最笨的女孩子。

与娜娜相反的是,她们中有一位品学兼优,长得又漂亮的女孩名叫布莱妮,她是博士生,与其他人不同,其他的博士在娜娜犯错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撇嘴,最后因为娜娜的愚蠢远近闻名了之后,还会集体在她犯错之后大声呵斥,羞辱她。可布莱妮不同,哪怕是娜娜犯错了,也会细心纠正她,帮着她赶上别人的进度。娜娜已经好久没见她了,他们这群天天泡实验室的人没什么社交,说不定布莱妮已经毕业了。

布莱妮跟随的教授是他们学院最年轻的学者,娜娜看不懂他的论文,所以也记不住他的名字。她只知道,很多人都说他只是太年轻,如果再工作二十年,一定会名声大噪。

教授至今单身,尽管他长得十分帅气,特别是其他的教授都是老态龙钟,头发或秃或白的老头老太婆,就更显得他玉树临风。他们这些无聊的学生常常谣传,或许布莱妮就是因为长相漂亮,性格又温柔,才成为教授的学生,实际上却是他私底下的情人。

继续阅读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