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 赫斯滕斯堡

罗欧见闻游记 赫斯滕斯堡 – 黑沼泽俱乐部

“唉~~~~我说列斯特利亚卿啊,弯刀完全不是这样子用的哦?不,哦天哪,你拿弯刀的样子真的太不像样了。换一把换一把。”

蕾切尔原本端庄中带着几分英气的脸蛋,此时拉得好长,语气活像个训斥笨学生的脾气暴躁的私塾老师。

最终,她为我选定的武器落在了刺剑上。据她说我控制刺击落点的手法还勉强说得过去,加上我对于人体解剖学还算精通,那么使用这种看起来有几分优雅的旧式剑,与别人一对一决斗时全力猛攻对手内脏或者大动脉等要害,与平均水平的对手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根据蕾切尔的说法,她建议我应该携带两把刺剑,其中一把是标准形制,而另一把则稍长些,再把剑尖打磨得又薄又锐好像手术刀一样锋利。平时用第二把剑猛刺对方要害先发制人,如果第二把剑的剑尖折断或者变钝又没有地方修理替换,则换回第一把剑用于普通格斗。

可想而知,在后来几年里,我不止一次受益于蕾切尔的这个听起来颇有些麻烦的建议。

……实话实说,蕾切尔的武艺,不管是在我还是其他人看来都是有些异类的那种,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特殊的“天才”。

继续阅读罗欧见闻游记 赫斯滕斯堡

♥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 维灵村落

罗欧见闻游记 维灵村落 – 黑沼泽俱乐部

比起座狼,魔狼牵引的雪橇更快,但也更加颠簸。然而要拖动这种带有保暖层的厢式雪橇,魔狼是唯一的选择,座狼非常讨厌拖曳过于沉重的东西。

不得不说,在白雪皑皑的荒原丘陵上行进了两天两夜以后,连地平线尽头升起的淡淡炊烟都显得那么激动人心。

远远望见大片原木栏杆蔓延的墙垛,维灵人车夫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的湿草卷,将散发着青色浓烟的草卷远远地丢在车后的一片白茫中,然后在一段距离开外命令魔狼停下了雪橇。这是维灵村落之间约定俗成的暗号,每一个村落都有特定的丢火把与停雪橇的方式,如果暗号完全对应,则会被当作村落的熟客热情款待。如果丢了火把但方式不对头,则会被当作村落相对疏远的客人被限制在村落外围活动。至于那些完全不知道此类暗号,贸然在冬天靠近村落围墙的倒霉蛋?他们是被弓箭和抛石招呼,还是被当场俘虏拷打然后赶出村落,就全看运气了。

“约瑟?”村落守门人是个维灵人少妇,宽大的皮帽下面露出维灵民族特有的橙色卷发。

“好久不见了朵莉莉!哈哈哈哈……哈。”我的车夫干笑着向守门人寒暄。

继续阅读罗欧见闻游记 维灵村落

♥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 艾霞庄园

罗欧见闻游记 艾霞庄园 – 黑沼泽俱乐部

“不不,你们真的不用再护送了,我的私人保镖就在前面的炉厅等我。”

我有点后悔向当地行省的总督亮出了我的马斯庭特使身份。尽管总督提供的官邸确实宽敞而舒适,但我在首府最多也只会逗留一天一夜。回想起来,马斯庭王国帮助绿山帝国从芬尼势力的压榨和控制下解放出来已经是近百年前的事情,但绿山帝国的上上下下,从政府到平民对于马斯庭王国这个名头仍然是敬畏有加。

敬畏过了头就变成了麻烦。

“啊这……”几名全副武装的绿山骑士面面相觑。虽然我只是个挂名的,但马斯庭王国的贵族特使,在级别上其实是相当于领事馆副领事、或者大使秘书一级的行政级别。我也很理解他们担心我个人安全一旦有差错,他们多少都要被问责的难处所在。

“唔……实际上鄙人此行,原则上是应某位大人的委托,到艾霞庄园进行指导访问。本人一旦进入艾霞庄园的管辖区,个人安全就由艾霞方面负责,再也和贵行省无关。所以这方面,如果各位骑士大人能够不妨碍鄙人的公务,鄙人实在是感激不尽。这里是鄙人昨天连夜草拟的感谢函,请几位过目以后,务必提交总督阁下。”

继续阅读罗欧见闻游记 艾霞庄园

♥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一海羽镇

罗欧见闻游记一海羽镇 – 黑沼泽俱乐部

阿嚏!

我裹紧了身上厚厚的斗篷。该死的冻雨。

气温下降比我预想的快得多,如同一块冻硬的雪冰砖呼啸飞过赤松林骤然砸在我的肩膀。我不该继续向北走的。没有准备太多的冬衣,尤其是应对这种潮湿冰冷的海风。

幸好现在仍有折返回马斯庭的选择。穿过崎岖的峡湾不远就是海羽镇,港口不大但总是挤满了从莫克哈根返回的大小船只,准备稍事停留以后就乘着北风一路向南。在这个季节,在那里找到一位能以相对适宜的价格,顺路把我们载回赫斯滕斯堡的船长,并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大小姐那边,就这样把手头的收获提交,然后告诉她我打算过冬以后再继续调查这一带,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海羽镇的面积并不大。繁忙拥挤的港口总是挂着招工的牌子,然而尽管报酬不低,甚至相比附近的其他城镇,在这里工作常常可以拿到大致能称之为丰厚的高薪,就算如此能长期留在这里工作的人也稀罕得如同冬天的蝴蝶。总体来说,人们对这个小镇是又爱又恨的。

在安顿好我那该死而不可或缺的五大箱行李以后,我赶着空马车来到附近的公用马车房。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某种香味。

这个城市有一座三层楼高,每层可以容纳三十张圆桌的炉厅,是这一带最大的一个。至少在我记忆里如此。

继续阅读罗欧见闻游记一海羽镇

♥ 作者: outofmemory ♥

罗欧见闻游记之橡路堡

罗欧见闻游记之橡路堡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并不是很习惯北方海滨的天气。

橡树叶沙沙地低吟着,零星的落叶敲打着陈旧的木窗,在风雨声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叹息。

说真的这是个不错的边境小城,尽管湖畔象征领主权威的堡垒石墙,已经因多年无人造访而显得萧瑟而冷清,但城中心的市政厅却有着符合这座小城规模的、恰如其分的低调和气派。

说起来这地方的领主是谁?好像追根溯源的话还是尊贵的胡格努斯家族之中的一支。我还从没去过那道海峡的北岸,不知道那位贵族老爷(如果还存在这么一个人)是不是记得他在海这边还有这么块不起眼的领地。

驯厩的木梁吱呀呀地呻吟,时不时飘来驯粪的气味与三盏煤油灯的烟气混在一起,让人不敢大口呼吸。我很想选个更宽敞的旅店,但基于我工作的性质,在更繁华的地方落脚只会招来更多的麻烦甚至是骚动。

欣慰的是,拜茂盛的橡树林与幽深冷清的小巷所赐,这所旅店在掩人耳目的方面几乎无懈可击。

继续阅读罗欧见闻游记之橡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