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好色之徒 ♥

国庆地狱强高实录

国庆地狱强高实录 – 黑沼泽俱乐部

国庆假期的第六天我全身酸痛疲惫,下肢无法动弹使不上力,只能耷拉着脑袋靠在蕙的怀里。蕙颇为戏谑的用手背擦拭着我的脸,另一只手却放在我的阴缝上来回缓慢摩擦:“老婆,怎么样,还想再要一次吗?”

时间倒回国庆放假前一天下午。蕙开车接我回家,我一路上兴奋的跟蕙讲着最近的见闻。蕙的嘴角从接到我起就一直挂着一丝狡黠的微笑,也许是老婆又买新指套了?或者新玩具?也有可能是给我买衣服了?然而在我憧憬假期的时候,却没有一丝丝的意识到接下来我会度过一个地狱般的国庆假期。

装好电脑后舒舒服服洗上一个澡,就这样光着身子从浴室走出来一下子扑到床上,翻过身在夏日的余晖与凉风中释放身体的疲惫。凉风拂过洁白光滑的腰腹乳房,忍不住一激灵。蕙走进房间扔给我一件快递:“给你买的新裙子,试试吧。”这是一件到小腿肚的黄色碎花长裙,有点像公主裙带有一些荷叶边装饰看上去很有公主风。随后我穿上长筒白袜试着搭配一些鞋子,穿制服鞋或者洛丽塔鞋子还好,脱掉袜子光脚穿上尖头细高跟问题就出来了,不知为何我看起来就老了很多岁,甚至我穿马丁靴都依旧显得俏皮可爱,但是穿上了细高跟,老婆就嘲笑道:“老婆你看起来跟个小妈一样,我都可以叫你妈了。”

继续阅读国庆地狱强高实录

♥ 作者: chenglan ♥

精灵奴役记 第一章

精灵奴役记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炎热的天气,嘈杂的奴隶市场里,凯撒在寻找的自己心怡的女奴,用手遮挡了一下这肆虐在脸颊的阳光,叹了口气,即便是他也无法忍耐这炎炎夏日呀。要不是父亲大人硬是要管家把自己锻炼成一名严厉的奴隶主,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环绕四的都是大大小小的站台,站台上站满了奴隶,那些奴隶被拘束器固定着,摆着不同的姿势,奴隶商人不断的用皮鞭抽打着固定在站台上的奴隶,使其发出惨叫,以此吸引来来往往顾客的观望,凯撒就是其中一个。

这时候,凯撒发现有一个大的站台前围的人满为患,站台的两边都有好多雇佣兵把守着,好奇心驱使着凯撒想知道原因,剥开人群走到前面,映入眼帘的是身体如白玉般的女子,雪白的青丝垂在香肩,两只尖长的耳朵如春笋一样抖开发丝,露出粉嫩的耳尖微微抖动。

这样一个让人怜惜的精灵却被严加拘束在站台上的笼子里,笼子外围加了一层符文禁制,笼子里的精灵一双纤细的玉手高高举起,被手铐紧紧的锁在上方,整个人鸭子坐在里面,两条腿分开锁在两边,大腿和小腿锁在一起,使得她没有办法起身,身上穿着一层薄薄的麻布,侧面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真空),可惜的是她一直低着头,头发挡着她的容貌了,看到这里凯撒已经被她的身姿给迷住了。

继续阅读精灵奴役记 第一章

♥ 作者: 樱花草之花语 ♥

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十四章

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等忆梦准备完以后,雪姬已经站在试验台旁等着自己了。和自己一样,雪姬也戴好了蓝色的橡胶手套,脸上则戴着医用口罩。

“忆梦姐,您的口罩。”

雪姬将一个白色的口罩递给忆梦,但忆梦摇了摇手拒绝了。

“只是身体检查,又不是手术,不需要戴口罩。”

随后忆梦又扭过头对身后的夜语说道:

“录像就拜托你了。”

夜语手里拿着摄像机,另一只手做出一个“OK”的手势。

“请问……还要录像吗?”

此时趴在试验台上的MiMi也注意到了夜语手中的摄像机,声音一下子变得害怕起来,并且下意识地低下头想要遮住自己的脸。

继续阅读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十四章

♥ 作者: zhao1147424378 ♥

人生 第一至三章

人生 第一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在东山省青鸟市一座高楼中,一扇门上写着2803,没错,这就是我家。

我的笔名叫弼马温,所以本文用笔名代替。

我,弼马温,一个大城市中的有志青年,今年29岁了,自己做了点小买卖,赚了点小钱,今年刚结婚不久,喜欢sadomasochism;

我老婆,黄梓潼,今年24岁,也喜欢sadomasochism。

没错,我和老婆是主奴关系升华到夫妻关系,我认为,奴隶既然把自己全身心都交给了你,你就要对她温柔以待,网上的那些暴虐,太重口,可能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这里仅阐述自己的观点。

打开2803的房门,第一眼就会看到客厅里有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在倒吊着,一条拘束带绑在她的脚踝上,为了不让女孩的双脚踝被拘束带勒伤,在脚踝上戴着一双护腕,在天花板上的楼板上有一段钢筋露在外面,绳子穿过拘束带绕过钢筋绑又绑在拘束带上,双手在背后被手铐铐着,女孩的双腿之间不时传出嗡嗡嗡的声音,在阴道里边有一根电动假阳具正在工作,她的嘴上戴着口环,不时的发出呻吟声。

继续阅读人生 第一至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