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六亿少女的梦 ♥

爱丽斯日记 终章

爱丽斯日记 终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那么久,我突然从无梦的睡眠中醒了过来,看到的却是女皇那得意的笑脸,脑中想起她对我做的一切,顿时心中越想越气,身体也似乎涌出了力气,一下子支起了身,怒声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亏我那么地信任你,还声声地叫你姐姐。你不是说我很像你去世的妹妹吗?有姐姐那么对待妹妹的吗!!最后……最后……竟然还……哇~”

想起最后自己还同时被2个男人强暴,身体也被肆意改造,心中的委屈顿时爆发了出来,大声痛哭起来。

“哼,要怪就怪你长的太像我妹妹了,我可没说过我很爱她哦。如果我对那个贱人的感觉叫爱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恨了,我要报复她,哪怕是长得像她的人我也要让其生不如死!”说完话,女皇眼中透出的阴冷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没想到让我陷入如此陷阱的原因竟然是我的长相。

‘不,我要离开这,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再下去我会死的!’看着女皇狰狞的面目,我被无尽的恐惧包围了,鼓起全身的力气向敞开着的大门跑去。女皇冷笑着看着我向门口跑去,缓缓地说了句:“爱奴,舒服不想要了吗?”

“不!我要~。”一听到这句话,我惊恐地发现我的身体顿时脱离了我的控制,停了下来。还用一种献媚的声音回答了女皇的话。

‘动啊,动啊,我要离开这里,在不逃就来不及了啊。’我的大脑拼命地想我的身体发出移动的指令,但我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再属于我了,还是一动不动地停在原地。

继续阅读爱丽斯日记 终章

♥ 作者: 六亿少女的梦 ♥

爱丽斯日记 第二章

爱丽斯日记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爱丽斯

在接下去的很长时间里,我一直在黑暗和寂静中在不停地重复相同的经历:令人舒服至极的麻药胸部按摩,随后就是难熬的与麻药对抗的时刻,他们会不停地诱惑我堕落,但只要我忍过了一段较长的时间,他们就会在我崩溃前认输,随后是麻药浣肠和尿道震动刺激,接着就是强制排泄。每当这些经过3次后迪克就会让我睡觉,但没有时间感的日子还是很难熬的。

唯一不舒服的就是那令人讨厌的不知名的肛具,总是在我浣肠的时候进进出出,还不断地的抽插、转动、扣挖,一开始我非常不习惯,但在后来却也渐渐习惯了,不过浣肠总在我将要上天国的时候突然停止,让我好怀念第一次那种上天国的感觉啊,但这都要怪麻药,如果非要麻药才能到达天国的话我情愿放弃。

因为不必担心他们会看到我接受按摩时享受的神情,胸部按摩可以说是我每天最期待的时刻。此时的我依然坚守着自以为正确的道德底线,也坚定不移地做着享受麻药,拒绝乞讨的事。

因为我认为麻药带来的快感是没有人能够忍受的,并不是我正在堕落,我不是每次都被他们以麻药为诱惑引诱堕落吗?我每次都与他们做了斗争,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每次都是以我的胜利结束的。所以我没有堕落。我是不会向他们认输的。他们休想征服我。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迪克

可怜的女孩啊,其实我是感觉非常对不起这个女孩的。刚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个女孩内心其实并不是十分淫荡的,也不适合作为女皇的M,她毕竟只在欲望之柱上坚持了2个小时就昏了过去。

要知道当初小云和娜娜在未经女皇训练前都能撑个5,6小时.只是她那对紧身衣那近乎偏执的喜爱和与莉莉公主几乎一样的长相害了她,似乎只要能给她稀有的紧身衣,除了淫淫外贞操什么的都可以拿去换,前者带着她来到这个她不该来的地方,而后者则给她带来了灭顶的灾难,想到当初女皇是怎么对待莉莉公主的……不说了,去看柿ノ本歌磨的漫画就知道了。

但女皇的意志是不能违背的。针对这个女孩的性奴调教计划还是在我和女皇的共同商量下完成了。在我看来,这个女孩不能同时抵御快感和药瘾将是导致其最后人格崩溃的最大祸首。其实本来麻药溶液是无色的,故意将其弄成绿色正是为了引诱其上钩。

经过这20多天的训练,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按摩和浣肠带来的快感中了。她现在的心理应该是一边享受麻药带来的快感一边又抵触着对麻药进行乞讨。其实除了前5天我们使用麻药的完全水溶液为其按摩和灌肠外,其后每天的麻药溶液浓度都在不断下降。

取而代之的是其在浅度睡眠时进行的催眠暗示,让她对按摩和浣肠产生强烈的依赖,现在的她只是用手去按摩乳房就能让她产生原本要用麻药才能产生的快感,甚至还能产生高潮,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她以为她只要能忍受绿液中麻药带来的药瘾就证明她未曾堕落,现在的她完全将自己的一切全压在了对麻药的抵触上,却不知道现在让她上瘾的已经不是麻药,而只是单纯的按摩和浣肠而已,至于用什么浣肠液已经不重要了。

继续阅读爱丽斯日记 第二章

♥ 作者: 黑暗游戏规则 ♥

圣兽战队之逐渐被淫纹侵蚀的圣狐少女

圣兽战队之逐渐被淫纹侵蚀的圣狐少女-蔷薇后花园

第一章 被掳走的圣狐使女友

零元3521年,距离灵魔大战已经过去了数百年。随着战争的消停,人们在废墟上建国封都,在和平时代诞生的人们,对于在活跃在那个时期舞台上的神与魔,只当成传说志怪。

其实,那些传说中的妖魔仍旧存在,它们会隐藏着黑暗中,躲藏在地下里。在灵魔大战过后,一部分妖魔选择与人类共存藏身在人类社会之中;另一部分则是随时准备反攻人类世界,把地面改造成属于它们的乐园,它们自称为妖魔联盟。

而在神明消失的今天,对抗着那些邪恶妖魔的,则是通过超古代遗迹中的‘圣兽记忆体’觉醒了血脉中的超古代圣兽因子的少男少女们。他们用“圣兽之环”变身为圣兽使,与妖魔联盟进行战斗。净化或者封印企图破坏人类世界的妖魔,便是他们的工作。

如今,圣兽使与妖魔联盟的战争已经到达最终阶段。

随着妖魔的首领——九头蛇在上一次战斗中失利,它的身体的八个部分被重新封印并且连本体也随之失踪后,妖魔联盟的斗志便大减。九头蛇麾下妖魔五天王——天狗王、牛头王、苍蝇王、妖狐王、黑蛟王更是分崩离析,各自为战。

黑蛟王在与白龙使战斗的时候被感化成为新的圣兽使——黑龙。天狗王和牛头王在与朱雀使和贪狼使的战斗中被擒捉。苍蝇王更是躲避不出,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而五大天王中最后一位天王,九头蛇的新娘——妖狐王则是被圣狐使——冥舞拦截在荒野中,这是属于她们的宿命之战。

荒野之上,气氛肃杀。这是两个女性之间的战场。不由分说,不再解释。

“变身——圣洁之狐。”

舞睁开眼睛的瞬间,手腕上的圣兽之环散发出清冷的银白光辉。随后,一道电子合成声从圣兽之环上发出。接着,银白光辉连接成丝带,包裹住少女她那婀娜多姿充满青春美感的身体。就在光华散尽的刹那,一套以粉白色的紧身衣短裙为主基调,左腿上套着白色长筒袜,右腿上缠绕着粉色丝带,脚上穿着一双白色小短靴的“圣狐礼装”就出现在了冥舞的身上。她在圣兽使中代表的是粉色。

舞已经走到妖狐王的跟前。

“真想不到,和妾身作最后一战的会是你这个清纯小圣狐。呵呵呵呵……真是孽缘啊。”

那个穿着清凉暴露、黑丝高跟,即使受伤也毫不掩饰地从身上散发出过多的荷尔蒙,仿佛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诱惑雄性的妖艳狐女,她把舞从下至上都扫了一眼,从那穿着白丝的粉嫩美腿,因为礼装勾勒出的充满青春美感的动人曲线,到少女那姣好如月、近乎完美的精致五官,她见状不由得媚笑了起来:“不过你这小狐狸真是美得让妾身也心动 不已,让妾身忍不住要欺负你啊!可惜……妾身真不想和你作战呢,不如小狐狸你也和妾身一样成为九头蛇大人的情妇吧,让九头蛇大人把你调教成无时无刻都在发情、小穴无时无刻都在渴望肉棒的骚狐狸吧……”

舞虽然因为妖狐王粗鄙下流的话语变得脸红耳赤,但羞红着脸的她还是打断了妖狐王的话:“闭嘴!妖狐王,就让我来终结圣狐族与你延续至今的宿命吧!”

“呵呵呵呵,其他圣兽使都不在,你以为就凭你可以做到吗?”一直在媚笑的妖狐王,此时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一股大妖魔才会散发出压迫感突然笼罩住她。

与他们交手过那么多次的妖狐王知晓,舞在圣兽使中的战斗力不算得上很出众。妖魔联盟更关注的是她对妖魔独特的封印能力,还有那令男性妖魔也垂涎三尺的美貌。

不过以温柔美丽著称的圣狐使少女,此刻才展露出她真正的实力。只见她在被压力逼得后退数步后,重新站直了身体,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手平举放在胸前,微张的嘴唇说出如诗歌般优美的语句。那是不属于现世的语言。

虽然普通人类可能听不懂,但在场的圣兽使和妖狐王却听懂了,因为那是太古时期使用的语言。

“审判迷渡三途罪恶,身唱黄泉歌伶——天狐闭月。”

随着她话语的落下,一轮下弦月忽然出现在天空之上,随即月光化成的白狐从下弦月中飞翔而下落在她的手心,然后白狐形成核心向外延伸变形,展现出其武器姿态。仅仅一个瞬间,一把剑身修长如水,朴质无华但寒气逼人的白色太刀便握在了冥舞的手上。

那便是——圣兽使的最强武器,圣兽魂具。它是圣兽使灵魂的延伸。一般的圣兽使别说召唤它,恐怕连感受到它都困难重重。

随着“天狐闭月”的出现,妖狐王造成的压迫感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而面对“天狐闭月”,妖狐王产生了一种恐惧感,仿佛她面对的是自亘古之中诞生的“天敌”。

“这是什么?”

“你的克星。”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妖狐王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不过,她闻言仍旧冷笑一声,故作镇定,“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下一个瞬间,她俯身前冲,右腿朝着冥舞的左侧回旋踢出!

快!那是足以使人失神的快,也是足以令人致命的快!简单的一击,仿佛夹带风雷,妖狐王的黑丝美腿不仅施与诱惑,还带来死亡。

妖狐王能在五天王中占有一席之地,绝对靠的不是九头蛇新娘的身份。她的实力在妖魔中也是顶尖。

但就在她要踢中冥舞的时候,却见圣狐少女浅浅一笑,她站在原地,不动也不惊,仿佛即将到来的不是败亡,而是——

妖狐王满脸惊愕地看着圣狐少女,天狐闭月已经刺中妖狐王的胸口,鲜血绽裂而出。

妖狐王那看起来必杀的一击,竟然错之三分,抬起的黑色美腿停留在了冥舞脸庞的左侧,仿佛难以再进一步。

继续阅读圣兽战队之逐渐被淫纹侵蚀的圣狐少女

♥ 作者: 重口味女王 ♥

女王的淫獸愛戰士

女王的淫獸愛戰士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去吧,我的小母狗。你知道該怎麼做的。”蝙蝠女在結子耳邊說。

“是…是”結子搖晃著頭似乎在和自己的內心搏斗卻不得不順叢地走入黑暗的房間。

“怎麼?不打算放手麼?”虎蜂人不動聲色地問道。

“不,只是她身上植入了我的孩子,怕你控制不了”

“哼!你就是想獨占…”

“安靜!”虎蜂人制止了他,接著說“你說得也有道理,那就交給你負責,不過…你得向我報告一切進度”

“這是當然的”蝙蝠女彎腰行禮,露出了一絲微笑。

“嗚,媽媽,媽媽你在哪?”年僅七歲的男孩在黑暗中尋找著媽媽。黑暗中出現了一個人,正是赤裸著身如同行屍走肉般前進著的結子。

“媽媽!”儿子完全沒有意識到媽媽的異常,高興地呼喊著。

結子一聽到儿子的聲音立即沒有了困惑的神情,愣了一下后急忙跑去,緊緊抱住自己的孩子。“小男…小男”

“媽媽…媽媽為什麼沒穿衣服?”

隨即結子的臉漲得通紅,隨口便自然而然地回答:“因為媽媽是母狗,母狗是用穿衣服的。”說罷卻陷入了更深的羞恥地獄,卻思前想后不知說錯了什麼,被篡改的意識里分明就這麼記得,下体卻濕潤發癢。

“媽媽是小狗?”小男孩疑惑地問。

結子仔細想了想找不到差錯反而得出了這不是羞恥是發情的結論。“對,媽媽是條淫蕩的母狗。”想通了的結子立即覺得無比歡快,把羞恥感與性欲完全聯系了起來。

“母狗…”小男反復想著,突然又發現了新的異狀

“媽媽的奶奶好大噢。”說著伸手在結子的胸部上摸了一把,卻立即引起了她全身的的快感

继续阅读女王的淫獸愛戰士

♥ 作者: wyp13985467 ♥

欲奴与性

欲奴与性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南宫泠是五毒峰的大弟子,他长得眉清目秀,因为修的古武,更是留的一头长及腰的秀发,不,应该说五毒峰的男弟子大多都是像他一样,还有人戏称是峰主的恶趣味。五毒峰每人每月会接一次任务,他今日的任务是击杀古武界最新崛起的新人:何俊杰。但是这人实在厉害,南宫泠有些力不从心,他的身上已经被伤了好几处,身上完好的西装被割裂的破破烂烂。南宫泠眼睛一斜,就看到后方又有人来追,他不由加快了脚步,准备先躲避,再见机行事。他猛提一口内力,瞬间掠出好几里,不见了踪影。

后方来人一见,不由气的破口大骂,“格老子的,一个个的都会武功,还让老子追?”

夜已有些深了,在一处山洞里,南宫泠忍着剧痛,处理了身上的伤,他必须快点回去,否则会有更严厉的惩罚在等着他。一想到惩罚,他眼底一荡,心里一寒,可是身体却反常的阵阵发软,面部飘上一抹红潮。

不过一瞬间,他就收敛了所有杂念。他已经给峰主发了信息,相信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接自己。他们的宗旨一向是打不过就绝不逗留,所以任务他倒不是很急,不过何俊杰这个人还是得多让峰中的兄弟姐妹们注意。想着想着,南宫泠靠着硬硬的墙壁,不由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前想到了峰里的惩罚,他居然梦到了上次任务失败回去的时候。

南宫泠跪在下方,不敢抬头去看峰主,他放下了昨天出任务扎的马尾,因为回了峰,所以穿着平时常穿的青衫,峰中衣物大多都是宽松遮不住锁骨的,所以从上方人的视线可以清楚的看到底下的美景。洁白无瑕的肌肤,一头青丝堪堪遮住了快要露出的肩膀,美好的锁骨下是一片白皙的胸膛,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清眉眼,让灵琅有些不满。她一手执扇,一手随意的放在膝上。灵琅半躺在椅子上,语气随意的决定了南宫泠的去处,“去吧,任务失败就要有惩罚,但是你也太不中用了啊,现在就连最小的阿紫都比你厉害了,以后还怎么继承我的衣钵?能服众吗?”

南宫泠听着听着,突然又想到,五毒峰的女弟子普遍比男弟子要厉害,现在,连小师妹都超过他了吗?

不过,这次,怎么是去紫潋阁,以前不都是黑曜的吗?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告退了峰主前往领罚,并没有注意到他背后的峰主那有些惆怅的表情。

一路上有不少师弟妹和他打招呼,他语调轻松的回了。还碰到了大长老,穿着一身香艳糜丽的红袍,饱满的酥胸几乎要往外蹦一样。他赶紧移开视线,中规中矩的行礼。其实大长老长得并不能说特别惊艳,她的五官也没有特别精致的地方,但是她本人就是一种肉欲的美,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产生情欲,也许是和她修炼的功法有关。

继续阅读欲奴与性

♥ 作者: HaoYue ♥

玩具工厂

玩具工厂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臨欣茹在自己的呻吟聲中醒來。她的頭疼的彷彿是要裂開。

我這是在哪裡?

她開始回憶。好像是她的大腦在答覆她自己問題,她關於昨晚的記憶又回來了。昨天她剛從香港拍片回台北,然後開車去住所附近的一家高級餐館吃飯。好像喝了一杯酒,就什麼也記不得了。

我這是在哪裡?我被帶到了什麼地方?我身上的衣服怎麼沒了?我睡了有多長時間?

她的腦子在飛速地運轉著。但是,她的身體卻不聽使喚。她用盡了最大的努力,才能勉強睜開了眼。環顧了一下四周,她發現她現在所處的房間大致和她自己的臥室一樣,門邊有放衣服的架子,牆上安裝有電視,整個天花板就是一面大鏡子。

在她又要昏昏睡去之前,她看到電視機被打開了,但是沒有聲音。

當她的意識再次恢復的時候,頭疼還是依舊,但是,她的身體已經能夠動彈了。

她發現,她還是在那間房間裡,什麼都沒變。

原來這不是噩夢!

想到這一點,她的頭彷彿挨了重重的一擊:我被綁架了!

她的第一個反應是跳下床來,跑去開門。可是門當然是鎖上的,無論她使多大的勁還是紋絲不動。這個行動給了她新的發現:她的手腳沒有被綁著,她的身體是完全自由的。臨欣茹躺回了床上,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她現在需要好好地思考。

她這才開始注意到,她雖然渾身一絲不掛,卻在腳上穿有一雙高跟鞋。鞋的根非常高。這肯定不是她昨晚穿的鞋。於是她坐起來,想把鞋脫下來,才發現那雙鞋的搭扣是扣在腳腕上的,搭扣用一把細小的鎖鎖住的。如果沒有鑰匙,那麼她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把鞋脫下來。抬頭看看,牆上的電視裡正在放一部毛片。片子裡一個長得很漂亮、乳房特別大的女孩正被兩個傢伙一前一後的干──

她覺得這真令人作嘔。

欣茹對性的態度很嚴謹。別說什麼什麼SM、群交之類的,即使是和男人接吻她也接受不了。她在14歲時曾被三個男人輪姦了三天三夜,死去活來。從那以後,她就對性和男人完全失去了好感。

她一般通過手淫來解決自己的性方面的需求,她在自己的家裡收藏有各種類型、各式大小的假陽具。當然這是她個人的小秘密,根本不能讓外界知道,否則就只有A片製片商來和她簽約了。臨欣茹喜歡自己的身體,喜歡把自己打扮的性感,可是她不喜歡男人,更別提與男人上床了。

「這幫綁架者低估了我的智慧,他們沒有把我捆綁起來。」她想,「只要能讓我活動,我就會設法逃出去。早晚我會得到逃跑機會,所以第一步,我必須隨時準備好,機會一來就立即逃跑。我絕不會成為一個逆來順受、容易控制的被綁架者。等著瞧吧!」她在心裡鼓勵自己。

為了順利出逃必須使身體保持在一種良好的狀態。想到這,欣茹馬上從床上下來,在地板上躺下,開始做仰臥起坐。

第二章

這時候在另一間房間裡,曉虹正在閉路電視上監視臨欣茹的各種反應。閉路電視是從兩個不同的角度觀察臨欣茹,一是從鏡子天花板,另一個是從從臨欣茹房間電視機的位置。

曉虹年紀在30歲左右,身材高挑,身穿一套白色女式職業套裝,裡面是一件淡黃的襯衫,使她的臉顯得更加嫵媚。雖然衣裝顏色搭配鮮艷,她的神情看上去總是很冷漠,給所有的人一種冷美人的印象。

曉虹是心理學的博士,學業優良,三年前剛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她就成了主人的性奴。在主人這裡,她的專業特長得到了更充分的發揮。她是主人的玩具總管,管理主人的一切玩具娃娃。

可最令曉虹感到自豪的是:她是主人的專有的性奴,她只從命於主人,而主人總是通過她對別的玩具娃娃發號施令。「主人對我信任有加。」想到這裡,曉虹感到自己的蜜壺開始分泌淫水。

曉虹給主人撥了電話。「第一步到目前為止很順利,主人。她的意識和潛意識都在估測的範圍內,芘芘正在積極鍛煉,表明她要出逃的意識。我想在精疲力盡以後,讓淇淇去和她先接觸一下。」

「好的,有什麼新情況隨時向我報告。」電話那頭傳來了回答。

曉虹又看了眼閉路電視,臨欣茹還在做仰臥起坐。「她的身材真不錯,長長的腿,屁股上沒有多餘的贅肉,主人真是有眼光。」曉虹想。

第三章

欣茹躺在床上,喘著粗氣。她剛完成了第一輪的50個仰臥起坐。她腦子裡現在考慮的全部是關於出逃的各種計劃,怎樣使自己的身體更靈活以便於行動。

這時門被打開了,一個高個的女人走了進來。在她能及時做出反應之前,門又立即被關上了。

欣茹試圖從床上站起來,可是她剛才鍛煉的太累了,所以剛一站就癱倒在地板上。不過從這樣一個角度,她看那個女人更清楚了。

那個女人有一雙長長的腿,腿上是黑色長統絲襪,穿著一雙紅色跟很高的涼鞋。她穿一件護士服,制服短得僅能勉強遮住她的臀部,裡面什麼內衣也沒穿。

可以看到她的屁股又白又大,皮膚細嫩。

她用一根帶子束了腰,腰身非常的細,細得讓人羨慕,顯得誇張。兩個大大的乳房有一半都露在外面,衣服繃的很緊,讓人覺得只要她一不小心,她的兩個奶子就會奪衣而出。豐臀肥乳細腰,這個女人的魔鬼身材會讓所有的女人都羨慕不已。

她的脖子上戴著一根黑色的項圈,項圈上面刻有金燦燦的兩個字「淇淇」。

至於她的臉就只能用淫蕩來形容了。她的嘴很小,兩片嘴唇塗滿了顏色鮮艷的口紅。畫著黑色的眼圈,塗著銀色的眼影。

「她根本不會化妝!」欣茹用充滿了嘲笑的眼神望著那女人,她這樣的化妝和衣扮簡直像個娼妓!她真想對這女人喊:「你是個爛貨!」 继续阅读玩具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