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二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二章

神秘事件结束了。

做出这种判断的依据,不只是梦魇已经死去。那种一直紧紧咬在在我心头的疼痛现已离开,我的直觉,我的感受,都在享受劫后余生的庆幸。

没有噩梦的一夜安眠。

再醒来时,我正枕在临时主人的大腿上,鼻子贴着他晨勃的大鸡巴。顺其自然地,我伸出舌头,开始早上的侍奉。

能够战胜梦魇,这根鸡巴功不可没。何况,我本来就是临时主人的牝犬,侍奉它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临时……

咀嚼着精垢的味道,我的思考停滞于此。

我不愿继续想下去,只是机械般地动着舌头,一遍又一遍舔过冠状沟,直到鸡巴开始跳动。

这是射精的前兆。

继续阅读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二章

♥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一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地面的触感。

有些微微发晕,是脑袋撞得太重,脑震荡了吗?我应该赶紧起身……说起来,我现在的姿势,是土下座?

身体好像很熟悉这种姿势。脑袋抵着地面,穿着暴露的衣服,对着男人摇首乞尾,小穴噗呲噗呲地偷偷喷着爱液。浑身上下的肥硕雌肉都挤压着,巨乳在地上压成了乳饼,黑丝包裹着的脚跟也挤进光溜溜的屁股肉里,偷偷地掰开自己欲求不满的白虎淫户。屈辱如同蟒蛇一样缠绕着心脏,又好似中了媚情的蛇毒,从倒错的劣情里汲取着变态的快感。

“行了。”是主人的声音,“给我打扫吧。”

我下意识抬头,迷离的双眼看到的却是主人的脚底板。穿着棉袜,带着酸臭的汗味,足尖理所当然地点在我的额头上。

“是!”我下意识地答道。可是……到底是?

我依然处于混乱中,身体却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嘴唇抿住袜子,稍微向外拉出一点,再用牙齿咬住。一拽,一扭头,就把袜子完全扯到地面上。

“请让我用舌头为主人大人的玉足清洁……❤”顺着情势,我的口中说着不知所谓的话。

继续阅读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二十一章

♥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九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在与斋藤樱分别后,心中越发涌现出不安。直觉在警告。我做错了什么,致命的错误。

在地铁站前,焦虑揪住了我的心脏。我在呼吸,但身体却好似不能汲取到氧气。

“怎么了?”

临时主人看着我。他能感受到我的不安,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

汗水在脖颈上滑动,牙齿在打颤。

这样不行。

不顾其他路人的目光,我拽着临时主人,为僭越举动道着歉,逃向无人的小路。

然后,跪下去,胡乱拉开临时主人的裤链,暂时还隔着内裤,把脸贴上去,深深埋进去。

继续阅读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九章

♥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六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做了一个梦,但我记不得梦中的内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如同小狗一样蜷缩着。躲在被子里,枕着临时主人的大腿,鼻子贴在临时主人的鸡巴上,贪婪地嗅着臭气。

本应该赶紧拔出脑袋,窜出被窝……但这气味着实让我沉迷。

贱兮兮地用鼻尖剐蹭着,心中荡起暖洋洋的惬意。

我在昨天晚上崩溃了。但那不过是因为:我的内心——与“神奈学姐”相对的那部分人格的内心——还没有做好接受调教所带来的变化的准备。哪怕只是成为临时的牝,只是演技,但依然会给我的身心带来实打实的变化。

拥抱这样的变化,接受力量的代价。如此,我的自尊心便能好受一些。

私下里像个贱逼婊子一样说些下流话,在开放的现代世界,也算不得多不得了的事情。那只不过是情趣玩乐。表现得像个淫荡性奴,被主人当作是牝犬对待,也不代表我就真的失去了人权,成为了一条狗。而且,这背后也有着高尚的理由:为了活下去,为了对抗幕后黑手。

就算已经被路人看到了……她也没有拍照,对吧?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舌头伸出来,像是偷吃的小馋猫,从鸡巴的根部开始舔弄。那边的皮被汗液搞得黏糊糊的,和睾丸袋黏在一起,散发着闷杀雌性的味道。

继续阅读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六章

♥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五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住宅区在天黑后就见不到什么行人了。除却远处大路上的汽车轰鸣,附近一片死寂。

就好像没有活人一样。

“那么,变成牝犬走到公园吧。”

“不行,被人看到怎么办。”我断然拒绝,“名誉伤害也是一种永久性损伤啊。”

“反正穿着衣服,闻到附近有人的话立刻站起来不就好了?”

“才不是这么回事吧。”

路上的行人或许真能靠嗅觉来规避。但是,我又怎么知道两侧的住宅内,没有人正搁着窗户看向这里呢?光是和朝仓和走在一起,我都会担心自己平日在学校里的风评受到影响了。

更何况……我不能再放任不管。现在的调教进度,几乎已经到了我所能接受的极限。

继续阅读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五章

♥ 作者: 仮花 ♥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四章

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从绝顶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神奈学姐才注意到,主人的肉棒已经压在了她的鼻子上。

硕大的龟头几乎占据掉全部的视界,入眼的满是紫红色的凹凸纹路,令人头晕目眩。

像小狗一样一直伸出来的舌头,也被坚硬的竿身压着,动弹不得。

神奈学姐不由向内抿住上唇。

根据御牝仪式上的临时誓约,主人的肉棒不能插入神奈学姐的体内,主人不能夺走神奈学姐的初吻。

肉棒确实没有插入到口穴里,嘴唇也没有碰到,所以不算是接吻……只是用舌头舔到了肉棒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不到半厘米。初吻的安全,完全是依赖舌头和鼻梁把肉棒架起来的那点高度。如果稍微滑开一点的话……呜。

“当心呢。”主人的手抚摸在牝犬的后脑勺上,“吻上去的话,可就算是神奈学姐主动打破临时誓言了。”

继续阅读御牝馆藏谭卷一 第十四章

♥ 作者: Seamew chan ♥

母犬月华调教日记 第一章

母犬月华调教日记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昏暗的咖啡厅里弥漫着淡黄色的光雾,一曲悠然调侃的爵士乐伴着饮客的喁喁细语回旋在四壁。幽静的角落中坐着一位女生,她约莫十七八岁年纪,身着黑色抹胸连衣裙,一对修长匀称的美腿在长裙下若隐若现,胸前配以一朵白花为装饰,为翘起的胸部平添一份诱人。她的脸蛋肤色娇嫩,晶莹雪白,眼神清澈,嘴边有粒小小黑痣,尽管不能说美胜西施,艳越貂蝉,却也相当有辨识度。这正是本书的主角月华,此刻她正啜饮着微苦的奶香咖啡,眼波流转间,静静等候那个约好的人。

门忽地被推开,外面风很大,啸音袭来,又随着门的闭合嘎然而止。一道身影向月华走来,这就是已经网调了她一年多的主人天城。月华站起来向他抬手示意,他们曾在线下见过几面。他也认出月华,踱过来坐到她的对面。

“月华,坐高铁来的吗?”月华是她的网名。

“是啊。你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不久。”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月华仔细打量着他,他的样貌普通,打扮朴素,但人挺得笔直,手臂上可以看到明显的肌肉线条,皮肤也保养得很好。没有人会想到他是个将要接手家族产业的富哥。不过再加上他的网名,她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此了。

继续阅读母犬月华调教日记 第一章

♥ 作者: 喵喵教猫猫 ♥

觉醒 第四章

觉醒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绽放(终章)

卧室,与其说是卧室,更像一间拷问房,X型的人体架,八爪鱼般的检查椅,挂满绳子和扣具的一整面墙,站立的铁笼,大小不一的皮鞭,就连唯一的一张床,床的上方还挂着明显用来放人的秋千架。。。。。。抬头看着这些场景,妙妙的心中发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仿佛知道她会害怕,男人轻柔地摸着妙妙的头发,说,“别害怕,这些不是用来惩罚你的,说了要给你奖励的。过来。”男人坐在床边,解开了裤子拉链,一根粗壮的肉棒失去束缚,蹭的挺立起来,“来,含住。”

这次很顺利,没有停滞,没有犹豫,妙妙爬了过去,把头伸向了男人的裆部,整个含住,不等下一步指令,就自己吮吸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主动,妙妙下意识的顿了顿,想要脱离,可身体却并没有抗拒的意思,嘴上的动作更加主动了起来。一边抗拒和害羞的心情,一边却又不知为何感到舒服和满足的情绪,很怪,却停不下来。

昨晚学到的技巧一一被复现了出来,妙妙心中一阵异样,明明,明明是被迫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记得那么清楚,为什么学这些学的这么快这么熟练。

继续阅读觉醒 第四章

♥ 作者: 喵喵教猫猫 ♥

觉醒 第三章

觉醒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坠落

回到地下室,是那个刚才从里面走出来的笼子。一个食盆放在笼子的角落,里面放着一些已经坨了的面条。妙妙坐在地上,伸手要把食盆拿过来,却发现食盆是固定在笼子上的。

真是的,这怎么吃啊。

俯身爬进笼子,高度的限制让妙妙没办法坐直,只能维持趴着的姿势,不想让脸压在地面,就只能用手肘撑起身体,可是没有手的帮助,就只能直接用嘴去啃盘子了。这下真的是小狗的吃饭的姿势。想到这里,妙妙有些犹豫,可是肚子不争气,内心斗争许久,终于还是屈辱的把头伸了过去。

再爬出笼子的时候,想是因为动作生疏,本来就很少的面条,为了填饱肚子硬是不得伸舌头舔盘子,终是吃的满脸都是。来到旁边的桌子取了张纸巾把脸擦干净,才发现旁边放了一堆衣物,最上面又是一张纸条“母狗,穿上你的衣服,到三楼卧室来。”

继续阅读觉醒 第三章

♥ 作者: 喵喵教猫猫 ♥

觉醒 第二章

觉醒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滑坡

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只铁笼子里,笼子不小,放一只小猫小狗绰绰有余,笼子也不大,长度都不够一人伸展躺平。妙妙只能蜷缩着身体,侧卧在笼子地面的薄薄一层软垫上。翻身起来,打算换个姿势,平复一下已经压麻的手臂,却听见咚的一声,笼子不高,都没办法坐直,只能手肘和膝盖支撑勉强爬行。

笼子对面放了一面镜子,妙妙看着镜子里,一丝不挂的自己果然如小狗一般,趴在笼子里。也不能说是一丝不挂,毕竟脖子上的项圈并没有摘掉,妙妙心里一阵委屈。

没有上锁,妙妙的晃动直接就把门打开了,缓缓爬出,终于能够站直身体,略微舒缓,还有一阵虚弱没有缓过来。看着字条,好像也没得选,无奈的穿上了准备好的衣服。

门外,是回转楼梯,一束刺眼的阳光从正上方投下来,原来这里是地下室。楼梯用的是很好的地板,似乎刚打过蜡,只有丝袜没有鞋子的脚变得很容易打滑。拾级而上,每一步都不得不走的很小心。

继续阅读觉醒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