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云羡 q群967878610 ♥

身为伪娘Coser的我被同社团的学妹调教了 第一章

身为伪娘Coser的我被同社团的学妹调教了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学长,做我的狗吧”
“啊嘞?”

■■市的天气,即使到了夜晚,窒息的闷热依旧如影随形。黏腻的汗水浸透了我的衬衣,本就疲惫的身躯变得愈发沉重。我回到宿舍楼,一进拐角,便看到走廊尽头的公共浴室前排起了长队,乌泱泱蹿动的人群,再加上这燥热的天气,真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呢。“什么时候才能搬到有独立浴室的宿舍里啊?”我内心不断抱怨着,回到宿舍脱下衣服带上洗浴用品直奔公共浴室,好在宿舍就在浴室斜对面,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享受完酣畅淋漓的热水浴,已是十一点半了,室友们都已经歇息了。“这真是绝佳的机会呢!”我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了,感觉整个宿舍都能听到我砰砰的心跳声。我从衣柜里翻出我新买的奶白色丝袜、莫代尔少女白色内裤,以及藏在衣柜深处的黑色口球,把它们一齐扔到了床上,像一只欢快的兔子一踪跃了上去。不用担心会打扰到其他同学,因为这一张床只有我一个人睡,下铺是用来堆放行李箱、饮水机和各种杂物的。我很快脱了个精光,赤裸着身体,腿毛和阴毛在洗澡的时候剃得干干净净,然后穿上奶白色丝袜,不停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腿。

继续阅读身为伪娘Coser的我被同社团的学妹调教了 第一章

♥ 作者: 云羡 q群967878610 ♥

我的最后一天 第一章

我的最后一天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的风,比往常要清冷一些。风声——如同饿狼的低吼,小孩的抽咽——混杂着叮铃铃的钥匙碰撞的声音。这声音,就如同无数根大头针一般,散落在我所住的牢房里,让我汗毛直竖、坐立难安。

由于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孽,我被大法官大人处以死刑,关押在K市第一监牢里。今日,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日。

“吱呀——”牢房缓缓打开了。恐惧和兴奋这组矛盾的情感充斥着我的内心。

依据K市法律,被判处死刑的囚犯是被剥夺了作为人的资格、划为比动物还要低等的“不可接触物”,所以在关押期间直至行刑之中,我不能着任何衣物,包括鞋子。

押送人员端来了上路前需要准备的工具:一盆水、剃刀、口枷、绳子、项圈。他们先用剃刀将我除了头部外的其它部位的毛发全部剃掉,之后为我戴上口枷,用极其牢固和纤细的绳子将我的手臂、大腿、小腿、脚踝,以一种繁复而又极具观赏性的方式束缚起来,并佩戴上项圈。将一盆水从我头顶上淋了下去,一是为了清洗,二是让绳子充分地吸收水分。处理完一切准备工作后,他们请出了一只所谓的“法犬”——也就是专门押送像我这种“不可接触物”的狗——将我项圈上的绳子链接到它的项圈上,牵着我沿着重生路——这条横穿整个市区最繁华区域的道路——将我押送到10公里外的法场行刑。

继续阅读我的最后一天 第一章

♥ 作者: 废名 ♥

无谎的四月 第一章

无谎的四月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与她的最初相遇,是在高三的音乐节上。

她一席白裙,缓缓走上舞台。只是扫视了观众席的众人,并没鞠躬,然后抽出钢琴前的凳子坐下。

灯光随即熄灭,演出正式开始。旋律从她指尖划过,弹奏的是第二协奏曲。

我坐在末排,抬头只看了一眼,目光就再也离不开。其实就我而言,音乐本身并没多大的吸引力。那天还是被好友拽着。说什么你一定要去,否则定会后悔。”

“好吧,”我对好友说,“我舍命陪君子,总算满意了?”

好友嘿嘿一笑,不置可否,似乎觉得我言不由衷。

现在看着舞台上的她,终于意识到好友所料不错。她是天宫的仙子,白裙素得不带任何花纹,反而衬出天生丽质的美貌,让人为之倾倒。

继续阅读无谎的四月 第一章

♥ 作者: J的黑短袖 ♥

琴音庆庆 第一章

琴音庆庆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夜里九点四十分,卫庆茹终于写完了高数作业的最后一道题。

趁着她收拾东西的空档,我一把搂住她:

“亲一下。”

“走开走开!不亲!”

卫庆茹轻轻推开我,脸红着摆摆手拒绝道。

她是我隔壁专业的同学,大一军训结束后,我们加入了学生会的同一个部门。

在第一次部门开会见面时,她梳着中学生一般的马尾辫,笑着用“おはよう”跟我打招呼。

第二个学期、四月、春天、她的生日,我也写了一张“おはよう”的纸条,附在了买给她的生日蛋糕上。

我们在一起了。

继续阅读琴音庆庆 第一章

♥ 作者: MarlaC ♥

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二章

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一张床上,当然,胯下的“鸟笼”并没有消失,依旧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从装饰来看,这似乎是她的卧室,一想到这里,我又兴奋了起来。

不过很快我的思绪就被开门声打断了,她推门进来了。

“你醒了!太好了!”

她一边打开衣柜翻找东西,一边对我说

“还好你没什么事,不然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尽管确实是关切的语气,但不知为何我听起来就是有一种不爽的感觉。

说完她丢过来一件肉色紧身衣,“穿上它,然后出来!”说完她就开门出去了,完全没理会懵逼的我。

继续阅读我自投罗网成了邻家小恶魔的玩物 第二章

♥ 作者: lnlny ♥

卡德丽娜家的男畜农场 第二章

卡德丽娜家的男畜农场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卡德丽娜给希拉的礼物

适逢青春期的到来,卡德丽娜,这个家族的女儿,长出了男性的生殖器官,在朋友的宠物型男人的呵护下,肉棒长到了小臂一般的长度,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意味着以前的内裤全都不能用了,没有哪条小女孩的内裤可以容纳下这样大的肉棒。

卡德丽娜想了想,穿着罩衫,从男人饲养场里牵来一个小型男人,他们的身高现在连卡德丽娜的小腿都够不到了。

然后,卡德丽娜拿来先前的那一本《变物魔法大全》,翻到了内裤那一页。这正是卡德丽娜所需要的魔法。

她先为男人施展了“软化咒”,一道光芒闪过,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然后卡德丽娜把男性的嘴巴撑开,将自己巨大的肉棒塞入其中,小人的喉咙紧紧的,但无法抵挡卡德丽娜的肉棒,她拔着小人的双臂,强迫小人吞下那对于他来说有半个他那么高的巨大肉棒。直到小人的嘴巴咬到肉棒的根部,这使得他被牢牢固定在卡德丽娜的生殖器上。

继续阅读卡德丽娜家的男畜农场 第二章

♥ 作者: 未知 ♥

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第一阶段:以女主为中心

NTR绝缘体,被动绿帽,只绿不奴
比如双方同意的开放关系,或由她提出愿望后允许她偷情,或发现她偷情后不拆穿的默许;这种为了她的性福而被动戴上绿帽的情况下,绿的程度很难加深,除非自己天生就有未被开发的奴性。在这样的NTR关系里,自己不会和她的情人有任何交集。别去在意那个帮你取悦她的工具人到底是谁,而应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用心去发现和感受性自由带给她的快乐使她逐渐变得性感的地方。

被动戴上绿帽时并不一定能从NTR中得到快感,但出于对她的过度宠溺,想满足她的所有需求才会允许她和别人交合。既然她已经对自己诚实坦白了她有偷情的性癖或是想和不同的人体验性爱,那幺这也是属于心爱的她身体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而爱一个人时就会想要接受并爱上她的一切。如果她未经同意就偷情,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暴露,并通过暗示告诉她你默许并支持她这幺做;这会是保护两人关系的最好办法,前提是她偷情只是玩玩的心态。

这种关系的重点是,不要先入为主地去认定戴绿帽是一件坏事。尝试让自己慢慢意识到一个喜欢偷情的女人有多幺性感:除开陪伴在自己身旁的时间外,随时她都可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和别人交合;每一次主动联系她,或是收到她的消息时都会让你兴奋,因为你永远也想不到,这次打过去时她正专注于日常生活,又或是正在为你准备一顶绿帽;那种不确定性会让你每时每刻都想着她,变得离不开她,几乎所有女人都会乐于享受这种关心。除了不确定性,那些若隐若现的小秘密也会让她更加性感迷人,如果她愿意主动给些线索或暗示,或者时不时地佯装作案来挑逗你,两人之间的侦探游戏会变得更有情

继续阅读绿奴开发手册 第一至四章

♥ 作者: 未知 ♥

血色蔷薇

血色蔷薇 – 黑沼泽俱乐部

近年来,由于社会的飞速进步,行业内卷现象变得愈发严重,人们的工作生活压力逐渐增大,考虑到长此以往可能会危害到社会的稳定,于是政府不得不放开了对于风俗行业的管控,并通过了一直因为违反了公序良俗而而搁置的《雄性雌奴化法案》,以此来换取社会的稳定和掌握了社会中绝大多数资源的财阀们的支持,而我叶婉清,便是第一批自愿签订了《雄性雌奴化契约》的雌奴之一……

坐在盥洗室的马桶上,我赤裸着不断微微颤动的娇躯,强忍着内心的羞耻感用柔软的纸巾小心的擦拭干净自己被制式合金制成的亮银色贞操锁箍死的下体,尽管距离接受药物治疗和手术改造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但每当我看到自己下体那一整个被反射着金属光泽的平板贞操锁死死束缚住的雄性阴茎时,一种难以言喻的耻辱感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令我产生出一种既羞愧又兴奋的复杂情绪,同时,脑海深出也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亲手一点点剥夺掉我男性尊严,让我既爱又恨的身影来。

我叫做叶婉清,当然,这是我签署了《雄性雌奴化契约》后,我的主人给我取的名字,至于曾经的那个名字,我早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提起,而就像这个充斥着封建社会的古典美的名字一样,在主人的强烈要求和主刀医生精湛的技艺下,本就清秀的我,也迎来了一张足以和自己的姓名称得上是天作之合的容貌,樱桃嘴,柳叶眉,瓜子脸,阴柔淡雅中又带着些许难以言喻的哀怨,尤其是那对本该娉婷万种,妖艳无比,却因为眼尾的些许改动,而变得反倒叫人我见犹怜的狐狸眼,更是有如点睛之笔般,衬托的我这只注定要卑微淫贱到骨子里的人妖婊子清纯的宛若涉世未深,被负心汉始乱终弃的女大学生般,不经让人咂舌。

继续阅读血色蔷薇

♥ 作者: husk ♥

关于雌性化教育生的生育力剥夺

关于雌性化教育生的生育力剥夺 – 黑沼泽俱乐部

生育力剥夺是雌性化教育生必须完成的学业任务之一,同时也是雌性化教育中的最核心任务之一。

在接受生育力剥夺后,雌性化教育生将完全失去生育的权利和机会,由此减少可生育男性的数量;同时,有大量研究表明,生育力剥夺能有效加快雌性化教育新生适应雌性化教育的速率,增强新生的服从性;并且,完成生育力剥夺后,雌性化教育生更容易对男性生殖器产生崇拜,对被男性生殖器插入的容忍度提高。

生育力剥夺可以从多个方面实现:一、精子活力高度低下,无法致孕。二、无法产生精子。三、精子无法正常排出体外。四、精子在正常排出体外时由于其他因素活力下降至高度低下。五、难以或无法进行违规性行为[1]。 《雌性化教育法》规定,至少同时做到第一或第二中的任意一条、第三或第四中的任意一条才被算为完成生育力剥夺学业任务。虽然第五条对于完成生育力剥夺学业没有决定性作用,但几乎全部雌性化教育学院都会通过各类方法实现此条例。

继续阅读关于雌性化教育生的生育力剥夺

♥ 作者: LanHa ♥

少年的堕落之路 第二章

少年的堕落之路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深夜。

“天色已晚,你也该休息了。”林舟回应道:“是,主人。”瑟纳对他说:“休息的时候要佩戴好束具,这是暗黑精灵一族对待奴隶的传统。”

林舟没有反抗,任由瑟纳摆布。

瑟纳把林舟双手分绑在床位两侧,分别套上了一双圆形拘束手套。手套内部填充了绒毛,在魔力的驱动下轻轻摆动,带来丝丝缕缕的瘙痒感。

他的双足同样被分开固定在两侧,套上带有绒毛的拘束脚套,让他双腿呈60°打开,中间戴着尿道栓的小肉棒与有肛塞管束的菊穴一览无余。

瑟纳用魔法快速去除了林舟的阴毛与体毛,只留下了头发。“这些毛发留着也是麻烦,不如去掉,以后也不会再长出来了。”

林舟颈部的项圈禁锢了他的魔力,也将他锁在床上。一个个魔力形成的拘束环套在他的双臂,双腿乃至腰部。

收紧的腰环压迫了林舟被堵塞的膀胱和肠道,带来更加强烈的排泄欲望。不过在尿道栓和肛塞的作用下,再多努力也注定是徒劳。林舟动弹不得,只能无助地忍耐着。

继续阅读少年的堕落之路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