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被学生们调教成淫荡雌畜母猪的特警老师

被学生们调教成淫荡雌畜母猪的特警老师 – 黑沼泽俱乐部

极深的夜。

霓虹渲染着大片的光晕,迷离着晚归人的视野。

酒气四起的街道上盘旋着隐晦的交易。混乱和无序是这里的关键词。

两栋不断传出淫秽呻吟的房子之间,

发黑恶臭的小道中,一个美艳的身躯在那里摇晃着淫乱的裸体,四脚爬行着。

“快点走,不然有人会来的。”

领头的少年眼中闪烁着疯狂的色彩,手中细细的锁链延伸到女人的脖子上,猛地一拉。

“嗯呜!嗯呜……呼呼……”

巨大的窒息感让女人面部一阵扭曲,被鼻勾拉扯得崩坏的脸上依稀能看出姣好的面容。裸露的身体痛苦的摇摆着。

硕大的乳房不断甩动,白嫩的身体爬行在布满流浪汉尿液的小道上,呛鼻的腥臭熏得女人几乎睁不开眼。

继续阅读被学生们调教成淫荡雌畜母猪的特警老师

♥ 作者: th ♥

天堂 第十一章

天堂 第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一章 拍卖会

拍卖会如期举行,天南海北的买主带着各式各样的随从来到展览馆的门口。展览馆站着整整八位迎宾女囚,她们身穿真丝旗袍,银水晶高跟鞋。旗袍半遮半掩半透明的设计,让几位迎宾女囚优雅而不失淫荡。我走到展览馆门口,马上就有一位迎宾女郎走上前来,转过身,用被金属架子束缚的手给我呈上一根锁链,锁链链接着她的项圈,我抓过铁链,让她带着我走进展览馆,空缺的位置则立刻有新的女囚补上。迎宾女郎上身被秘银组成的枷锁固定,双手成后手观音样背缚身后,胸前的银管勒住她丰满的乳房,下身的银管则是微微顶住她们的小腹,让她们被迫挺胸抬头收腹翘臀,来让她的身姿显得曼妙动人。

迎宾女囚将我带入内室,告诉我拍卖会还要过一些时间才开始,我可以在展览馆里面随意转转。随后,她跪下身子,用嘴咬开我的鞋带,并将我的鞋轻轻咬着脱下,随后又用嘴将我的袜子脱下,然后双腿跪行到旁边的鞋柜,拿出一双专用的,走路不会发出声音的拖鞋,她用双腿顶住拖鞋,让我穿上,随后示意我将鞋踩在她的雪白的胸上,她则低下头用嘴咬住鞋带上的魔术贴为我将拖鞋穿好。做完一切以后,她低头用嘴将我的袜子用嘴整齐的叠好,然后咬在嘴里慢慢退出了内室。

展览馆的一楼展览的是监狱的一些基本信息,还有历代典狱长(我的祖先)和一些高官或者皇室成员的合影照片,介绍着这大陆一号监狱的发展历史,我在其中也发现了我的“父亲”分别和当代首相以及女皇的合影。二楼则是一些女囚的训练照片,课程安排,调教器具介绍等等,其中还对优秀女囚进行了介绍。三楼四楼则是各种被枷锁固定的女囚,为大家展示监狱的调教成果。她们被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妩媚淫荡的气息在馆中弥漫。客人在这里可以随意抚摸蹂躏被固定的女囚,女囚需要忍受客人乱摸的手,保持着她们一开始被设计好的姿势。四楼还有一个玻璃房,供来宾观看女囚雕像的制作过程,里面的一个女警正在给女囚安装刑具,旁边架子上则固定着一堆女囚,她们双手被捆在身后,脖子上带着固定在后面弧形铁架上的项圈,铁架子将她们整个人从后腰顶起来,她们只能像一堆肉货,一边点着脚尖缓解脖子上项圈的勒挤感,一边等待自己的制作。

继续阅读天堂 第十一章

♥ 作者: 雨生烟 ♥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灰色时空

“但是,槿时小姐,您想过这种生活的后果吗?您的尊严、自由和尊重都将被剥夺。您是否愿意接受这种屈辱的生活方式?你要向前看,不再让自卑和贫困阻止你的梦想。你要相信自己,勇往直前。”——AI

浅夏的风吹过绿化带,时间刚过响午,一部分人已经吃饱了饭食,但为了躲避烈日的酷乐依然缩在房间中午休。

酒店的旋转门被推动,两个身影先后进入。
“欢迎光临,你们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身穿着酒店制服的女前台,保持着标志性的笑容,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句子。

进来的那两个身影分别属于一个较胖的壮年男性和一个相对较小的女生。那个壮年男性身穿一身灰色服装和长裤,不知道什么品牌。但是身体裸露的皮肤处,依然有大片大片的浓密毛发。

那个身材较小的女生,背着一个白色小挎包,脸上画着一个淡妆,容貌尚可。穿着一件米黄色连衣裙。年龄约莫也就二十岁出头左右。

继续阅读姐姐大人的私人女仆 第四章

♥ 作者: 鹿鹿宁波 ♥

把自己邮寄的女孩 序章

把自己邮寄的女孩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八月的阳光透过印花的窗照进室内,奢华的装潢反射着金灿灿的光。

占地庞大的院子内,花草树木肆意野蛮的生长。

如此豪华又精致的别墅,偶然路过的人都会张望一会,或好奇,或羡慕,或向往。

空荡的别墅大厅内,电视正在播放着节目,可柜台上堆积了一层灰尘,又像是好久都没人来过。

奶白色的茶几上,很突兀的放着一个画满花里胡哨图案的方形箱子。

深紫的底色看起来像是一个魔术道具,又像是囚禁着各种邪恶事物的潘多拉魔盒。

阳光越发亮眼,气温也随之拔高。

“啪嗒”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响起。

‘潘多拉魔盒’打开了一条缝。

继续阅读把自己邮寄的女孩 序章